“啊?竟然那麼大膽”張局長張大這嘴巴,臉上露出一個氣憤的表情,對着身後的幾十名警察喊道,“你們幾個,把在地上躺着的人都拉回警局”

“是” (楚路)都市異聞錄 ,隨即便轉身,帶着三分之二的警察,將地上的那些人都一一擡了上車。

“唐少爺,不知道還有什麼吩咐”張局長就如同僕人一般,對着唐顏恭敬說道,不敢有任何怠慢,在官場上,職位大一階兩階那都是不可彌補的權力。

“能將我送到市委大院麼,我想跟李慶叔說個話”唐顏沒有高傲,以禮還禮對着張局長說道,說完這句話後,又補上了一句,“我的車子已經無法使用了”

唐顏指着那已經半破爛的蘭博基尼說道,這車子的確無法使用了,雖然還是開得起來的,可是就怕零件出故障,比如說剎車剎不了。

“好,我送你過去”張局長聽到唐顏的話音,自然是答應了下來,唐顏在他心裏也就如同小太子爺啊,能不答應麼。

唐顏聽到張局長答應後,便轉頭對着銀月老大點了點頭,銀月老大也是會意的點頭,鑽進了車子內,扯出那非常虛弱的銀月老二,至於銀月老三,依舊是背靠在車身上,只不過已經睜開了雙眼。

四個人,加上張局長,五個人都進了警車上,這警車是張局長的專用車輛,所以都是由張局長開出來辦事,等於說是張局長的公用車輛,當張局長坐上去時,哪個警察都沒有疑問。

“唐少爺,是直接去市委大院麼”張局長有點小激動的說道,這市委大院他只進去過兩次,都是被市委書記召喚過去的,一般沒事的時候他都不會過去的,畢竟這裏待着的人可是他的上司啊。

“銀月,那兩人被你們安置在哪裏了?”唐顏沒有回覆張局長,反而是問向坐在一旁的銀月老大,口中的那兩人自然就是陳晃跟馬少德。

“我也不知道,打個電話看看吧”銀月老大直接回應唐顏,那兩人他們中途就放下車了,畢竟跟着他們太危險,他們的命沒了就算了,但是這兩人的命沒了,那唐顏交代的任務就沒法辦到了。

說着銀月老大便掏開了手機,這手機並不是現在最新款的蘋果6,而是一個普通的諾基亞罷了,普通的按鍵機,雖然說只是按鍵機,不過這種手機的抗摔能力可是極強的。

就拿剛纔的車禍來比,恐怕普通的智能手機都沒有撞個幾次就壞了,但是這個諾基亞卻不同,即便是從六樓摔下來都完好無損,只是電池會散開罷了(p:我有試過)。

………………

逃跑嬌妻:首席買定不離手 ,有兩個人蹲着,非常謹慎,顯然是在躲着誰似的,就像兩隻小老鼠般,而在垃圾堆的不遠處,有些五六個黑衣大漢,臉上帶着墨鏡,一看就知道不是善類。

“這兩小子跑去哪裏了?怎麼不見人了”其中一名黑衣平頭大漢對着身旁的男子說道,視線掃在周圍,沒有放過任何一個角落。

“不知道,不過唯一需要知道的就是別讓他們跑了,若不然都別想回去了,老大的脾氣你們是知道的”另外一名黑衣大漢嘆了一口氣說道,一想起如果這次任務失敗他就有點心驚膽戰。

“叮,叮叮叮,叮咚叮咚……”一聲細微的響聲加上震動聲響起,在周圍那寂靜的空間中格外明顯,那聲音就是從陳晃的口袋響起的。

哎呀臥槽,要不響晚不響,偏偏這個時候響,陳晃心裏暗道,這次可是坑死他了,肯定又要暴露了。

“什麼聲音,聽到了嗎”其中一名黑衣大漢原地不動,仔細着聽着那手機鈴聲,對着周圍的幾人說道。

“嗯,手機鈴聲,聽到了,這兩個小兔崽子就在附近,大家都去找找”另外一名黑衣大漢點頭說道,這聲音雖然小,但是身爲保鏢的他們,怎麼可能聽不到。

六個保鏢分頭行動了起來,不少垃圾桶垃圾堆,只要能藏人的都被翻了一個遍,眼看着就要翻到陳晃跟馬少德的位置了。

“陳晃,怎麼辦”馬少德格外焦急的說道,再這樣下去肯定會被發現的,因爲離他們最近的那黑衣男子,也不過只有三四米遠了,只需要幾步就可以達到他們所在的障礙物面前了

── 本章完【求收藏拉】 “我擦,那個孫子給我來電話的,偏偏這個時候打”陳晃小聲罵道,老天爺都TM想讓他們暴露啊,如果可以,他真想暴揍打來電話的那人。

陳晃急忙從口袋掏出手機,看看是哪個“孫子”給他打來的電話,如果這事過去了,他還活着肯定會把那人打個半死。

手機上顯示着“銀月老大”,得,這會兒將陳晃的臉憋個通紅,這一口氣生生得嚥了下去,徹底沒了脾氣,他哪裏敢揍他們?他們揍他還差不多。

“是誰打來的?”馬少德臉上帶着怒意看着陳晃的手機,但是看到那四個字,臉上的表情瞬間跟陳晃的一模一樣,沒有了絲毫的怒意。

陳晃雖然想接,但是此時的身處狀況非常不妙,肯定是沒有時間接的,爲了小命,他果斷掛斷了。

“嘟嘟嘟,對不起,你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在銀月老大的手機傳出這麼一道聲音,顯然是對方沒有接。

“我擦,這兩個小子竟然敢掛我電話”銀月將老牌諾基亞抓在手上,想準備又打過去,卻被唐顏給攔住了。

“或許他們是有事,先別打過去”唐顏對着銀月老大說道,腦子不斷在轉,忽然想到了什麼,對着銀月老大說道,“之前有幾輛車追你們的?”


唐顏這麼一問銀月老大,銀月老大臉上擺出了一個沉思的表情,隨後對着唐顏不解的說道,“13輛啊,咋了”

“糟了,你確定是十三輛?”突然,主駕駛一直沉默的張局長大拍轉向盤說道,顯然是聽到銀月老大這句話瞬間想到了什麼。

唐顏疑惑問道張局長,“怎麼了?”

“剛剛我們檢查過了,在現場只有11輛車,剛剛你們說有13輛,顯然是少了兩輛”張局長將事情告訴唐顏,這麼一說,衆人瞬間都恍然大悟了。

“將車開去你放他們下車的地區,他們肯定走不遠”唐顏比較冷靜,對着銀月老大說道,臉上陰沉的銀月老大聽到唐顏這句話點了點頭,只能這樣了,於是便做起了導航。

唐顏坐在後駕駛,掏出了手機,再一次撥打陳晃的電話。


………………

在那條小巷中,陳晃跟馬少德坐在地上氣喘吁吁,臉上冒出一滴滴冷汗,還好老天爺都在幫他們,就在剛纔,他們準備暴露後,不知從哪裏跑來兩人,於是那些保鏢便誤當成他們兩人追了上去,將那兩個路過打醬油的路人乙路人甲嚇得拔腿就跑。

“走吧,雖然被支開了,但是他們很快就發現他們追錯人了,到時候他們恐怕又跑回來了”馬少德先意識到,立馬對着陳晃說道。

“他大爺的,剛剛差點嚇死我了,好了,我們走吧”陳晃拍着胸口說道,臉上的汗還是在流,第一次那麼心驚肉跳。

“叮,叮叮叮……”陳晃的手機再一次響起,將手機打來後,這次顯示的是唐顏,來頭比銀月還要大,他怎麼可能不接,再說了現在也沒有危險了。

“喂,唐老大”陳晃接上電話後,點頭哈腰對着電話的另一頭笑道。

“你們哪邊情況怎樣??”唐顏聽到陳晃的聲音,鬆了一口氣,還好他們兩個沒事,若不然真的是得不償失了。

“沒事唐老大,槓槓的,這幫孫子剛剛被我們甩開,現在……”陳晃一直在吹噓,剛剛說到現在二字時就被一旁的馬少德給打斷了。

“他們來了,快跑,快跑”馬少德對着身旁的陳晃喊道,接着自己先跑了。

在他們背後幾十米,六個黑衣男子快速的跑過來,陳晃看到後嚇得拔腿就跑,速度可以說是這輩子最快的一次。

“喂喂,你們在哪裏”唐顏聽到風聲以及嘈雜聲,立馬對着電話喊道,但除了嘈雜聲外,根本就沒有迴應了,但是唐顏卻沒有掛斷,果然,過了十幾秒後陳晃終於回覆了。

“唐,唐老大,我們在莫屋街”陳晃對着唐顏剛剛說完這句話,唐顏的手機就傳出了嘟嘟聲,陳晃直接將手機給掛了。

在陳晃那邊,他已經顧不上手機了,直接將手機丟了,有多快跑多快,雖然非常累,但是對於小命來說,這一點累不算什麼。

“張局長,莫屋街,快快快”唐顏在對方剛剛掛斷電話的那一刻,立馬對着張局長喊道,自己則是打開車門,一瞬間就不見人了。

只留下一車子的人還在愣神,看着唐顏消失的位置,現在車子正在行駛,就這麼開車門跳了出去,唐顏這不是不要命了,雖然看過許多好萊塢都有這樣演,但這可是真實的,連他們的有點驚住了。

不過驚歸驚,現在主要的還是趕去莫屋街,車子一路上飛快的行駛,即便綠燈都沒有停下,誰讓那車是警車呢,就是這麼任性。

………………

唐顏在空中仰視下方的建築物,翅膀不斷扇動着,每一扇就是幾百米,速度非常快,如果是普通人,根本沒有辦法在那麼快的情況下看清下方。

莫屋街也不過幾公里的範圍,這裏並不是步行街,只是普通的街道,路旁都是店,開着小本生意的人。

下方的情況唐顏一眼就掃光了,一瞬間就發現了陳晃跟馬少德的位置,因爲兩人都是高速奔跑,在路上格外吸引人,而且在兩人的後面有着六個黑衣大漢追着,怎麼看都不正常。

“站住,給我停下”那六名大漢對着陳晃馬少德不斷喊道,兩羣人的距離非常近了,十米左右,而且距離還不斷的縮近,估計沒有幾分鐘就會被追上,再一則兩人也堅持不了幾分鐘,畢竟他們都是少爺,怎麼可能跟經常鍛鍊的保鏢比。

“媽呀,不跑給你們抓啊”陳晃非常逗比的迴應道,已經顧不上跑步的姿勢了,怎樣跑最持久就怎樣跑。


“哎呀你說,唐老大到底來不來啊”馬少德一邊跑一邊狼狽的問陳晃,現在他們唯一的指望就是唐顏了。

“我也不知道啊,希望快點來,若不然我們真的要dead(死)了”陳晃欲哭無淚的說道,現在被追的這個滋味,他們可不喜歡。

“麻痹,天王老子來了都救不了你們兩個”在他們身後的一名黑衣男子說道,他們黑衣男子不想這兩人一樣那麼狼狽,他們可以說非常輕鬆,根本就沒有累的表情,呼吸也很均勻,跟前面的那兩人比,一個天一個地啊。

“噢?是麼?”在黑衣男子的身後響起一道聲音,顯然是質疑剛纔他說的那句話,什麼天王老子不天王老子的,他來了就註定沒事了。

“是啊,當然是”那黑衣男子立馬迴應了身後那發出聲音的人,突然感覺到不對,立馬扭頭看到,在他們的身後,何時竟然出現了一個身穿校服的俊俏男子跟着他們一起在跑步。

其餘的黑衣男子也扭過頭來,看到唐顏時臉上都是帶着驚奇,什麼時候蹦出來一個人了?他們竟然不知道。

“啊,唐老大你終於來了”陳晃首先扭過了頭,看到身後的那名穿着校服的人激動的喊道,就差眼淚沒有彪出來了。

── 本章完【求收藏】 馬少德聽到陳晃的這聲歡呼聲也停下了腳步,將頭扭了過來,看到真的是唐顏時,心情同樣是無比興奮,救星終於來了,功夫不負有心人啊。

“嗯?”那六名黑衣保鏢也停下了腳步,冷漠的看向唐顏,肯本就不認識唐顏,不過唐顏身上穿着校服,這將他們心中的輕蔑瞬間攀升。


“小學生,下課了?”其中一名黑衣大漢對着唐顏說道,臉上帶着淡淡的譏笑。不知道是誰竟然那麼大膽,敢插手他們的事。

“額,我不是小學生,你纔是小學生吧?”唐顏無奈對着黑衣大漢說道,什麼小學生不小學生的,誰看到過172的小學生?真是傻不拉幾的。

“擦,你說什麼,我小學生?我纔不是小學生,我告訴你,我可厲害着呢,我lol黃金二階了,說誰小學生?”那黑衣大漢被唐顏的這一句小學生瞬間戳中了心窩,立馬反駁唐顏道。

“額”唐顏無奈了下,咋的回事又扯到lol了,不過竟然對方跟他吹噓,以他的性格,怎麼可能不耍耍對方呢?

“你的才黃金二階,那麼差勁,你跟着哥混吧,帶你裝比帶你飛”唐顏臉上故意擺出一個得意之色說道,好像自己真的是大神一般,不過話說回來,唐顏不會玩lol,甚至研究都沒有研究過。

“擦,黃金二階還差勁?那你告訴我,你多少階位了”那黑衣男子不服氣的說道。什麼叫做黃金二階還差勁,想當年,額,不是,lol纔開了幾年,想去年他用這個等級,不知道在lol被多少人捧爲大神。

“你跟着我混就對了,我可以讓你的階位提高不少”唐顏擺出一個胸有成竹的模樣,就唐顏這個演技,如果不去做演員還真的是可惜了一位人才。

“那你說說,你能讓我升到多少?”黑衣男子被唐顏這句話勾起了興趣,竟然真的有點相信唐顏了,對於一個lol迷來說,這可是一個不小的誘惑。

“嗯,我想想,青銅五吧,帶你裝比帶你飛”唐顏猶豫了一下,直接大方的對黑衣男子說道,要裝比就要裝一手好比。

“我擦,青銅五,這個是升階?這個是降……”還沒有等黑衣男子說完,黑衣男子的屁股立馬就遭受到了一個重擊,整個人就像狗吃屎一般撲了下去。

而在他的背後,另一個身材較爲魁梧的黑衣男子,擡着腳,姿勢還沒有放下,顯然遊戲迷的那一腳就是魁梧男子踢的。

“說你傻X你還真的是傻X,要討論遊戲回去隨便你討論,竟然在這個時候討論,難道你不知道現在什麼場合?你是想沉迷在遊戲中還是想直接被總裁爆頭?”那身材魁梧的黑衣男子憋紅着臉一口氣說道,指着地上躺着的那遊戲迷狂罵,就差爹孃沒有被罵出來了。

“呃”那遊戲迷着這麼一腳加上濤濤不絕的叫罵聲給拉回了現實,對耶,他是過來抓人的,怎麼聊到了遊戲上面去了,即便是他自己都覺得自己有點像傻X了,但他卻不知道他自己本來就是傻X。

“你,給我滾開,這裏沒有你的事”那身爲領導人的魁梧黑衣老大指着唐顏說道,非常叼,說是保鏢,其實也就是會一些武功的地痞流氓罷了。

“唐老大”陳晃對着唐顏叫了一聲,剛纔唐顏跟他們聊得正有激情,他並沒有去打攪,不過此時不一樣了,那環境被打破,又回到了最初的環境。

“嗯?你們認識?”黑衣老大有點疑問的說道,扭頭看向兩邊人問道。

“呵呵,認識,我就是來保護他們兩個人”唐顏呵呵一笑說道,絲毫沒有任何掩飾,誰讓他就是那麼牛叉呢,這幾個人他根本就沒有放在眼裏。

“哎呀臥槽,原來是一夥的,我就說怎麼你護着他們,這樣也好,你跟着他們回公司吧”黑衣老大看着唐顏說道,將唐顏視爲板上之肉,就等着來切割了。

“呵呵,如果我不去呢”唐顏依舊是淡淡一笑迴應道。

“那就對不起了,你們兩個,上”黑衣老大對着唐顏抱歉說道,隨後眼光掃向那遊戲迷以及身旁的一人。

兩人被黑衣老大點中了名字,只能按照他的要求來了,誰讓對方是隊長呢。

想着兩人便揉了揉拳頭朝着唐顏走去。

剩下的四個人則是朝着陳晃兩人走去,一步一步,不過姿勢卻像只要一個動作就可以瞬間爆發奔跑起來一般。

“完了,這下怎麼辦”馬少德最爲膽小,平常的他都很文雅的,就這次是一生最驚悚的時刻,面對這種狀況,他也只能夠問一旁的陳晃。

“不知道”陳晃嚥了咽口水說道,喉結動了動,他也害怕啊,即便是腳都在顫抖。

四人每走一大步都離陳晃兩人近了一點,陳晃兩人也在不斷的退後,不過他們的腿完全被嚇軟了,只能互相攙扶着一步一步後退。

距離越拉越近,即便是陳晃都想拔腿就跑了,可是他敢保證,他剛剛一跑對方肯定立馬發動攻擊,到時候恐怕他們的下場就是死無葬身之地。

就在此時,黑衣男子臉上帶着得瑟的表情,在黑衣男子的肩膀上,一道手掌拍了過去,只不過着拍勁並不是很大,只是普通一拍。


“哎呀別鬧了,打完了就歸隊,一起擡他們兩個回公司”黑衣老大將手抓住那手掌,丟了下去,頭並沒有扭過去,因爲他怕他一個疏忽就讓兩人跑了。

黑衣老大剛剛將唐顏的手拍了下去,立馬感覺到了不對,這手也太光滑了吧?而且又瘦,這是經常鍛鍊並且虎背熊腰的人有的麼?

黑衣老大感覺到了不對後瞬間將頭扭了過去,這一看險些讓他嚇一跳。

嚇一跳並不是因爲唐顏可以解脫,唐顏可以解脫雖然說非常厲害,但也算不上不可思議,至於他驚呆的原因,那是另有其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