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哦,呵呵,大哥哥不是仙人,也和你一樣都是普通人,只不過學了點本事而已!!”張小天苦笑着解釋道!

“那你會飛嗎?”


“嗯!!”

“那你可以帶丹丹飛一次嗎?”

魂海的海面之上,一個黑袍青年帶着一個粉色長裙的小姑娘,自由自在的飛着!

“哇……好開心哦!丹丹真的可以飛起來了!哇……哇……”劉小丹手牽着張小天的手,在天空中不斷地飛着,興奮的大喊大叫!

“劉大叔,這位上仙真好,如果我也可以飛的話,那該多好啊!!”魂海邊的沙灘上,胡公子對着劉大叔羨慕的說道!

“是啊,真沒想到小天這孩子居然是位上仙……”劉大叔也是欣慰的說道,一雙老眼都有些溼潤了,他知道,張小天估計要走了,因爲他們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深夜,魂海之上,繁星點點,悽迷的月光灑在沙灘上,暖暖的海風,溫柔的捲起心愛的海水,一次一次的衝向了沙灘,煞是好看!

張小天孤身一人坐在這片美麗的海灘之上,任由浪花拍打這自己,一頭火紅的長髮被月光印照着,泛出淡紫色的光芒!

“是時候走了……”張小天微閉着眼睛,嘆息的說道,離別總是傷感的,所以他準備不辭而別,他給劉大叔留了一堆金幣,足夠這爺孫兩過一輩子了,這些金幣正是白天在臨海鎮用玄石換的,值得一提的是,用金幣換玄石的是一位財主,這位財主平生嗜好就是喜歡一些玉石收藏,見到張小天手中發着白光的下品玄石,一時間哈喇子都都流了出來,本來想坑張小天的,結果被一旁的胡公子一頓臭罵,說張小天是鎮守府的貴客,結果可想而知了……

張小天還給劉小丹留了一套功法,這是一套風屬性的功法,是張小天海量的戰利品中張小天認爲最合適劉小丹的,至於劉小丹能不能夠修煉,這就要老劉小丹的緣法了,不可強求!


張小天將這些東西就在小木屋內,對着劉大叔和劉小丹的屋內施展了一些小手段,劉大叔和劉小丹就沉沉的睡了過去,而後張小天就來到了魂海邊上!


只見坐在沙灘上的張小天單手一揮,體內玄力運轉,一股乳白色的生命之氣頓時將其周身纏繞,隨後張小天的斷臂和斷腿處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先是骨頭慢慢的長出,而後肉芽開始不停地生長,隨後經脈,皮膚………

半個時辰後,張小天身上的生命之氣消失,張小天緩緩的站了起來,張小天伸出重新長出的左臂玄力運轉,緊接着重新長出的右腿對着海面一腳踢出,一道由玄力凝聚的白色光刃就射向了海水之中,轟的一聲,激起一團巨大的浪花,還沒等浪花落下,張小天的左臂又是打出了一拳,一道拳影流掠向了爲曾落下的浪花,噗……浪花隨後被激成一團水霧緩緩消散!!

感受着重新長出的斷臂斷腿,張小天滿意的點了點頭道:“生命之氣果然玄妙!!!”

隨後,張小天意念一動,整個人憑空消失,沙灘依舊是沙灘,魂海依舊是魂海,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

“嘿嘿……小子,爽不爽啊??”張小天剛一進意識空間,就聽見了小蝠淫 賤 的笑聲!

“你們……你們兩個小怪物,快……快……快殺了我吧!!!”一道淒厲的慘叫聲傳來,同時傳出白袍青年虛弱而且生不如死的聲音!! 張小天定睛一看,眼眶一凸,不由的無語道:“我類個去,你們兩個也太殘忍了吧?”

只見那名白袍青年,赤 身 裸 體的懸浮在意識空間的一角,看樣子是被定住了,這都不算什麼,更重要的是,這貨本來一頭好看的頭髮,此時已經連一根毛都不剩了,全身上下更是半點毛都沒有,包括兩腿之間處,令張小天更加無語的是,這貨的那玩意也太小了點,跟個小孩的一樣,隨着白袍青年的顫抖,不停地晃動着!

張小天仔細一看,不由的差點笑出口,只見這貨的胸口處的兩點小 咪 咪 ,已經不見,好像是被割掉了,順着胸膛往下滴血,嘴脣也腫的不像樣子,像是兩根香腸一般,嘴角也是血漬未乾!

在看小仙和小蝠這兩個混蛋,小仙盯着白袍青年一臉的興奮,手舞足蹈,而小蝠的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了一根鞭子,正對着白袍青年的兩腿之間的那玩意抽的可帶勁呢,一鞭下去,白袍青年就是一聲慘嚎,這貨的那小小的命根子,已經慘不忍睹,被抽的皮開肉綻,兩邊的蛋蛋也已經腫得快趕上雞蛋大小了!!


聽到張小天的笑罵聲,小蝠停止了手裏的動作,舔了舔小小的嘴脣,彷彿意猶未盡的樣子!

“什麼情況?你們兩個這是幹嘛?”張小天身形一晃就來到了三人面前!

“本尊,你來啦,你不是說將這人給我們玩玩嗎?還是小蝠姐姐有主意,你看可好玩了!!”小仙興奮的說道!

“張小天,你真不錯,見我們無聊,還扔個人給我們玩玩,好久沒有這麼爽了!!”小蝠也是開心的笑道,完全不顧白袍青年那殺人般的眼神!

張小天一聽這兩個活寶的話,不禁無語道:“我說小蝠啊,你看你也是個母……不,是個大美女,你覺得這樣玩合適嗎?再說,小仙都給你帶壞了!!”

“切…有什麼不合適的,想當年老孃玩的比這還要刺激呢,老孃………”

“打住,打住……”見到小蝠越來越不着調,張小天趕忙開口阻止,隨後又問道:“有沒有問道什麼可靠的情報??”

“情報??沒有啊,你不是說讓我們玩玩嗎?”

“沒有?那你應該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吧?”

“沒問!!”

“噗………”張小天差點一口老血就噴了出來,合着這兩個活寶,真把這小子當玩物了!!

聽到張小天三人的對話,這位倒黴的白袍青年眼淚都下來了,帶着哭腔的說道:“幾位爺,饒了我吧,你們是不是想知道什麼嗎?我全說,我全說,求求你們別折磨我了!!”

“小仙,他的衣服呢,快給他穿上,我有話要問他!”張小天聞言不禁苦笑,隨後招呼了一下小仙!

“你叫什麼名字?來自哪裏?”待小仙把白袍青年的衣服披上後,張小天問道!

“我叫風雷,來自天鬼門,”白袍青年虛弱的說道!

“天鬼門?果然是鬼修,那你這次來到臨海鎮幹嘛?”張小天疑惑了一聲,繼續問道!

“奉命前來挑選弟子的,對了,之前飯館那位和你一起的小姑娘,我就看上了,她是罕見的風屬性體質!!”風雷繼續說道!

“那是我妹妹,也算你小子倒黴,居然選到我妹妹的頭上了,你們鬼修一脈這邊有沒有魔修和妖修??”張小天繼續問道!

“魔修和妖修?難道你不是我鬼修一脈的人?”風雷驚訝的問道!

“現在是小爺問你,你只管回答就好了,別唧唧歪歪!!”張小天不耐煩的揮了揮手,只見一旁的小蝠晃動了一下手中鞭子,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風雷一看縮了縮脖子道:“有啊,我們魂海不光是有鬼修,魔修和妖修也是可以隨意走動的,至於魔修一脈的無盡沙漠和妖修一脈的玄獸森林也是有着我們鬼修的弟子,換句話說,除了正道的道修和佛修外,我們魔道三脈的關係是非常融洽的,三脈之間差不多是一個大團體,只是所修的功法和體質不同罷了!!”

張小天聞言,沉吟了半晌,看來魔道這邊還真的挺團結的,隨後張小天又問道:“既然這裏是鬼修的地盤,那爲什麼臨海鎮沒有出現三脈的武者?”

“啊?難道你不是我魔道三脈的人?”風雷一聽張小天這話頓時眼睛圓睜,彷彿看怪物一般看着張小天!

“嗯?你小子皮又癢了不是?”

“不不,我說,我說,臨海鎮是凡人的世界,我們修道的武者是不可以隨意涉足的,這是自古以來的規定,除非師門挑選弟子纔可以的,這向規定沒有武者不知道的!!”風雷接着說道!


“好,我且問你,你知不知道嗜血戰場?”張小天接着問道,其實這纔是張小天真正的目的,如果他想要回去的話,必須經過嗜血戰場那邊,因爲據他了解,正魔兩道之間連接處,已經被大能聯手封印!!

“嗜血戰場?知道啊,我們魔道三脈也是最近兩年才進入的!!”風雷有點不明白張小天到底想要問什麼,於是老實的回答道!

“那你知不知道嗜血戰場的入口在哪?”張小天問道!

“在野鬼羣島,不過具體的位置,我也就不知道了,因爲我沒有去過嗜血戰場!!”風雷說道!

“野鬼羣島?那是什麼地方??”張小天接着道!

“是我鬼修一脈,野鬼門的地盤,其實我們整個鬼修一脈的武者都是生活在魂海之中的諸島上的,魂海周邊的沿海陸地上則是生活着凡人,凡人是不知道有我們武者存在的,所以我們武者挑選弟子的時候,凡人都誤認爲我們是上仙,大致就是這樣的!”風雷一五一十的說道,因爲這些只是魔道三脈的一些基本常識,是個武者都會知道的!

夜晚即將過去,魂海的遠處的天際出現了一抹淡淡的魚肚白,一道人身快似閃電般的出現在了臨海鎮的上空,微微一停頓後,就向着臨海鎮的某一處掠去!

“這小子這麼早起來幹嘛?”張小天的身影出現在了一座宅院的院落之中!

院落之中一個青年後揹着雙手來回的踱着步子,口中還唸唸有詞:“今天該不該去見見上仙呢?嗯,不能去,昨天剛見的,這樣會着上仙煩的,不對,上仙是什麼人?怎麼會計較我這個凡人呢?還是得去……”

“胡公子,今兒個怎麼起的這麼早啊?”張小天突然出現在了胡公子的面前,微笑着說道!

“我起的早不早管你什麼…………啊?上仙,您怎麼來了,小的見過上仙!!”胡公子剛準備破口大罵,一見居然是張小天,急忙鞠了一個九十度的大躬!

“好啦,別假惺惺的了,我這次來是拜託你一件事的!!”張小天有些無語的說道!

“上仙請講,能爲上仙辦事是小的榮幸,咦?上仙,你的腿和手怎麼都好了??”

“咋了?你希望我是個殘廢啊!!”

“不不不,小的該死,小的該死,上仙有事還請吩咐,小的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胡公子連忙一個勁的點頭哈腰!

“嗯,我準備出一趟遠門,我劉大叔和丹丹妹子我不放心,所以……”

“上仙放心,小的明白,我等會就去小劉村將他們爺孫兩接過來住,從此以後,劉大叔就是我親叔叔,小丹丹就是我親妹妹,不不,差輩了,劉大叔就是我親爺爺!!”胡公子還沒等張小天說完就明白了其意思,自告奮勇的說道!

張小天聞言摸了摸鼻子暗道:“對啊,差輩了,我喊劉大叔管叔,喊小丹丹叫妹子,這不亂了嗎?”

其實張小天這是隻是想讓胡公子幫忙照看一下劉大叔爺孫兩,現在既然胡公子如此說了,那就正好,也該讓這善良淳樸的爺孫兩享享福了!

“好了,我先走了!”張小天隨後說了一句就飛身而起,就在快要飛出宅院的時候,大手一揮,一道黃芒就射向了還在發愣的胡公子!

“小子,這是給你的報酬,咱們也算有緣,後會有期!!”張小天隨後低喝一句,腳下光芒閃爍,轉眼就消失不見!

只見一個黃色的小本本,掉在了胡公子的腳前,胡公子趕忙拿了起來,定睛一看,頓時整個身體開始顫抖了起來!

“功法?金靈訣?這這……我不是在做夢吧!!”胡公子一看小本本上面的字,不由的說話都有些語無倫次,他隨後對着張小天消失的方向大喊道:“上仙,我胡塗一定不辜負您的期望的!!”

已經飛出老遠的張小天一聽此話,差點就從半空中掉了下來,:“我靠,糊塗?這是啥名啊??”

半個時辰後,一道黑色身影出現在了魂海的上空,猶如一道流星,此時天色已經大亮,東方的天際,朝陽已經露出了半個腦袋!

看着下方不斷後退的海水,張小天不禁感嘆:“這魂海還真是大啊,都飛了半個時辰好了,居然沒有見到一座島嶼,幸虧風雷那有整個魂海的地圖,要不然我還得迷路呢!!!”

張小天這次的目標是野鬼羣島,他要通過野鬼羣島那邊嗜血戰場的入口進入嗜血戰場,從而回到“玄武大陸”那邊,好在風雷這個小子隨身攜了魂海地圖,要不然恐怕麻煩了!

張小天邊飛邊看着手中地圖,他現在首先要做的就是找一個安全的地方突破,其實張小天早就可以突破了,經過上次的慘烈大戰,那玄王境四階的瓶頸已經有所鬆動,還有他準備修煉一下嗜血魔君給的嗜血九重變,因爲現在他道修的身份不能暴露,要知道現在可是在魔道的地盤上!

一個時辰後,張小天眼前的海面上出現了一個小黑點,從地圖上看,這是一座無名島嶼,上面更是沒有武者存在的,要知道魂海上的島嶼無數,不可能每個島嶼都有武者的!

隨後張小天玄力運轉,化爲一道閃電就飛向了這座無名島嶼,幾個呼吸後,張小天就站在了無名島的沙灘之上,隨後張小天也不停留,向着島嶼中心掠去,一炷香的功夫張小天就來了小島中心的一塊空地之上,這裏樹木林立,雜草叢生!

張小天環顧了一下四周,滿意的點了點頭,就準備開始修煉,突然張小天眉頭一皺,隨後收斂自身的氣息向着左前方的某一處走去,因爲他剛剛習慣性的釋放了一下靈魂力量,就發現左前方大約兩裏的地方出現了武者的氣息!

時間不大,張小天就來到了氣息出現的地方,張小天躲在一堆山石後面,定睛一看,頓時鼻血就噴了出來!

映入張小天眼簾的是一灣不大的小湖,看樣子是天然形成的,湖水清澈見底,當然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湖水的中間,一道妙曼的身影正在歡快的遊着!

這是一名女子,一 絲 不 掛,一頭天藍色的長髮隨着她的遊走而隨意的擺動着,雪白的肌膚吹彈可破,這名女子時而從水中衝出,飄出一個弧度然後鑽進水裏,時而面朝上,飄在水面上,身材前 凸 後 翹,胸前一對碩大的雙峯隨着她的遊動若影若現,令人無限的瞎想,就連女性最隱祕的地方也是被張小天看個一清二楚,那是一片小小的黑森林,彷彿這個世上最美好的事物就集中在此女的身上,時不時還傳出一陣銀鈴般的嬌笑聲,和水花四濺的聲音!

“非…非禮勿視,非禮勿聞……”張小天抹了一下鼻血,口中囔囔自語,嘴上雖然這樣說,可是他的眼睛始終沒有離開過女子!

шшш✿ ттkan✿ C O 眼前如此香豔的一幕,看着張小天是口乾舌燥,畢竟他還是個未經人事的雛,而且正是年輕氣盛,血氣方剛!

“我去,這絕對是真材實料啊……”張小天邊看邊發出了感嘆的聲音,而且他的小腹處升起了一股邪火,緊接着兩腿直接快速的支起了一個小帳篷,張小天不禁老臉一紅!

“哈哈……藍琳妹子,真有雅興啊,要不要蛟某來陪你鴛鴦戲水啊??”突然一道猥瑣的聲音從小湖的另一邊傳來,正目不轉睛的張小天聞言,是嚇了一跳,差點就施展身法逃離此地!

“啊!!!誰??”正在湖中歡快遊動的藍髮美女,聞言後是一陣尖叫,隨後猛的一頭扎進了湖水中,大約三息時間後,一道藍色的身影從湖水裏飛出,懸浮在了小湖的上空!

張小天定睛一看,一時間竟然看的癡了,之前因爲這女子在不停地遊動,看不清其面容,現在張小天可真看清楚了!

只見此女,一身淡藍色的長裙,一頭天藍色的頭髮溼漉漉的,瓜子臉,柳葉眉,高高的鼻樑,大眼睛,一對藍色的眸子彷彿可以勾魂奪魄,特別是胸前的那對玉兔,挺拔圓潤,差點就從裹胸巾裏面蹦出來,雙峯之間一道深深的溝渠清晰可見,帶着一絲異域風情的,絕對是天下所有男人都夢寐以求的尤物!

“哈哈,藍琳妹子,是我!!”隨着聲音的傳出,一名身穿紅色長袍的青年不緊不慢的出現在了湖邊的草地之上,此人雖說聲音猥瑣,但是長的倒還不錯,一頭黑髮披肩而下,正一臉猥瑣的盯着半空中的女子!

“是你!蛟森,你個無恥的東西,早就警告你不要跟着我,現在居然還敢偷看我,哼!當真以爲我不敢殺你嗎?”藍琳見到此人的出現,頓時絕美的臉上露出了極度的厭惡,一對藍色的眸子射出來殺人的目光!

“嘿嘿,藍琳妹子,別這樣嘛,反正你遲早都是我的人,又何必如此呢?我從玄獸森林一直追尋你到此地,難道你不明白我蛟森的心意嗎?”蛟森擺出了一副苦笑的模樣!

藍琳聞言頓時是柳眉倒豎,杏眼圓睜,體內妖氣爆發,只見她擡起了兩隻手臂對着虛空一陣揮舞,一時間藍芒閃現,緊接着她身前方的虛空出現了一隻藍色的孔雀,這隻孔雀由藍色的妖氣組成,剛一出現就發出了一聲長鳴!

“受死吧!雀神殺!!!”隨着藍琳的一聲嬌斥,那隻藍色孔雀就化爲一道藍芒撲向了湖邊的蛟森!

“哼,賤人,給你臉了是吧?蛟龍風刃,給我出!!”看着飛向自己的藍色孔雀,蛟森不屑的冷哼一聲,伸出了右手對着虛空就是猛的一揮,隨着他的揮動,一條足有數十丈長的紅色蛟龍憑空出現,一道龍吟之聲傳出後,就張牙舞爪的衝向了藍色孔雀!

“我靠,兩個都是妖修,而且還是玄皇境的高手,看樣子我得小心一點了!!”躲在巨石後面的張小天見到這幅情景,頓時將身體又縮了縮,將全身的氣息徹底收斂!

這時候半空中的蛟龍和孔雀已經碰撞了一起,轟的一聲,藍芒與紅芒交相呼應,隨後就傳出了孔雀的哀鳴聲以及蛟龍的嘶吼之聲,只見蛟龍張開了血盆大口,一口就咬掉了藍色孔雀的半個腦袋,藍色孔雀在被咬的一剎那也是猛的一口啄掉了蛟龍的一隻眼睛,緊接着兩隻虛幻的妖獸就纏繞着鬥在了一起!

“你!你已經突破了?”看着明顯處於下風的藍色孔雀,藍琳有些訝然的說道!

“哈哈……僥倖僥倖,琳兒,現在你可以從了我了吧?”蛟森一陣猖狂的大笑,隨後也嗖的一聲飛向了半空,與藍琳遙遙相對!

此時場中的兩獸已經分出勝負,藍色孔雀顯然不是蛟龍的對手,被蛟龍一口一口的給吞噬了,徹底的消散一空,雖然蛟龍也是遍體鱗傷,可是依舊威風無比,不停地對着藍琳撕吼!

蛟森見狀,對着蛟龍就是一揮手,蛟龍隨後化爲一道紅芒,消失在了蛟森的手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