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牧北:(╥﹏╥)

扎心啊!淚流滿面啊!我的心竅咋就那麼小…… “對了牧店主,聽說貓娘結婚了?”白薇一臉好奇問道:“那是不是以後她就不常跟着您啦?”

話音未落,貓娘立即閃現在唐牧北肩頭,順便宣示主權,“喵!”

僞·北冥南江也出現在它身邊,好奇打量白薇和過來圍觀的衆厲鬼。

“貓娘老公好帥!”桃娘仔仔細細看了一遍稱讚道:“真是一表人才,牧店主您給貓娘找了個好女婿,這下就坐等抱小祭靈獸吧!”

“嘖嘖,這是誰家的小祭靈獸?眼睛裏有一片星空,真好看!”

Www ✿ttKan ✿¢○

“修爲實力還很高哩。”

“不錯不錯,將來的小祭靈獸肯定特別萌!”

“祝你倆萬年好合早生貴子呀!”

……

圍觀的厲鬼們有稱讚僞·北冥南江的也有催着生娃兒的,把貓娘羞得小臉通紅,轉身鑽迴心竅的小窩裏去了。

僞·北冥南江悄聲在唐牧北耳邊道:“貓娘哪都挺好的,就是那個窩也忒小了點……”

唐牧北:“……要不,等小黑閉關出來你跟它商量商量,既然聖殿都能強行撐大心竅,讓它也試試。要是能變得更大一點,就讓它準備個雙人窩。”

“好!謝謝牧店主!”僞·北冥南江歡天喜地找貓娘去了。

許久未見,厲鬼們圍着唐牧北七嘴八舌有問問題的有彙報工作的,吵吵嚷嚷大半天才清淨。

臨近午夜時分,他才揉着太陽穴脫身來到五樓客廳。

緩了好久,唐牧北鼓起勇氣進入中轉站。

“磨磨蹭蹭的怎麼這麼長時間?”剛跨進門,他就聽見半空中傳來熟悉的聲音,頓時嚇得一哆嗦整個人都精神了。

果然,半空中漂浮着巨大漩渦。

“我有那麼可怕嗎?瞧把你嚇的,真慫!”魔王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繡金龍的長衫,長髮梳的整整齊齊,更顯英俊明朗。

唐牧北尷尬笑笑轉移話題道:“你在諸天萬界也不露面,穿這麼好看有毛用?”

“給你看的。”魔王邪邪一笑。

唐牧北:?_?…

喵喵的這是被撩了?

“來看看這些物資。”魔王壓根沒發現他臉紅到脖子根了,伸手指向兩大堆貨物,“左邊那些是其他世界的雜貨。

我都經過分類挑選了,翻新貨,你給厲鬼們拿去做小買賣甩貨吧,多少它們能掙些零花錢。”

唐牧北打開瞄了一眼,果然是雜貨,大到牀櫃傢俱小到雞毛撣子花盆菸灰缸,厲鬼用的東西應有盡有。

由於經過大佬親自處理,這些物件看起來都跟新的沒區別。

還別說,景瑤城因爲以前太窮了經濟根本沒發展,所以連這些基本生活用品都沒有。

這下倒是能稍微提高一下厲鬼們的生活質量。

畢竟能長期住厲鬼客棧的是少數,百分之九十九的厲鬼,還是貓在自己隱蔽的藏身之地。

哪怕只是有張舒適又不佔地方的厲鬼專用牀,它們白天休息的時候也能舒服些。

“右邊這一堆全是衣服鞋子。”魔王,不,在專業工作的時候他是萬界清潔工大佬,打開一個包裹展示道:“雖然是二手的,但都是我親自翻新消毒,絕對乾淨衛生。

我在大街上看了看,你們景瑤城的鬼窮的喲,嘖嘖,真可憐。

很小一部分穿的還行;

絕大部分略顯寒酸,衣服款式都過時了;

還有那麼一部分,衣衫襤褸甚至衣不蔽體,看着就跟難民似的。

這些衣服鞋帽我都分過號碼了,拿去給厲鬼們一鬼發一身。不夠的話,後期我再弄點過來。”

作爲景瑤城的厲鬼主管,唐牧北羞愧的低下了頭。

萬界清潔工大佬拍拍他肩膀安慰道:“你已經做的很不錯了,任職以來帶頭髮展經濟,作爲店主對自己還那麼節儉,就憑這一點,我會幫你的!

誰讓你跟我長期堅持的理念特別合呢。”

“謝謝前輩。”唐牧北看看他,欲言又止。

萬界清潔工大佬心情特別好,一擺手笑道:“有什麼問題儘管問,有要求也可以提。

當然咯,我答不答應那是另外一回事。”

唐牧北撓撓頭試探性問道:“前輩,你知道時間樹嗎?”

“喲,你總算問了點不白癡的問題!”魔王翹着腳坐到一堆貨物包上,看起來特別平易近人。

“不過你這個問題還真有年代感。”他略微回憶了一下,娓娓道來:“世上知道時間樹的人,已經不多了。

其實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前,修行界發生過幾次大戰,就是爲了爭奪神奇的樹。

在我的小本本里,記載爲:搶樹大戰。

除了時間樹以外,還有另外兩棵與其不分上下的樹——空間樹和世界樹。

從名字上就能知道,一個掌管空間可以任意穿梭;另外一個卻是能夠穿梭世界。

跟穿梭萬界可不一樣,世界樹厲害的一批,能讓你在過去的萬界和現在萬界間遊刃有餘。

想當年,幾場搶樹大戰我還都參與了。”

噗!

唐牧北差點吐血,魔王真牛!

簡直讓人找不出形容詞了!

“你對它們都感興趣?”唐牧北好奇問道:“那結果呢?誰搶贏了。”

“沒興趣。”魔王翻了個白眼,“可當時業界翹楚都在,我要是不參與一下,豈不是顯得很沒追求?

說不定那些傻X還會以爲我害怕他們呢!”

唐牧北:……

好吧,大佬總是有奇怪的腦回路,可以理解。

“結果啊……”魔王雙手抱在胸前嘲笑道:“誰也沒搶贏唄!

世界樹被燒了,根都燒成萬里黑山,看那樣沒個幾千萬年緩不過來。燒焦的樹根被封印在一個很隱祕的地方,有幾個老怪物鎮壓着;

空間樹被大卸八千萬塊,樹根趁着衆人搶奪時大打出手自己跑了……”

“跑了?!”唐牧北驚叫出聲,“自己跑了?”

魔王白了他一眼,“大驚小怪叫什麼?空間樹最擅長空間傳送,它是有靈智的好不啦,不跑還等着被大卸八千萬塊啊?

說起來,它能跑掉還得謝謝我呢,要不是我搗亂,它哪有機會!

最後是時間樹,也是被砍了,樹根受到重創最後放逐虛空。說是虛空,其實諸天萬界以外就是世界隧道,也就是俗稱的天道小黑屋。

也不知道擱哪飄着呢,估計它也一直在逃跑,不然被逮住就慘了。

除了世界樹以外,空間樹和時間樹留在諸天萬界的遺產比較多。比如某些空間法寶;還有用時間樹幹做成的時光城,可以任意調整時間流逝的快慢。”

唐牧北聽得一臉豔羨,“前輩,那你參與了爭奪戰,有得到什麼好處嗎?”

“好處自然是少不了的,我可是魔界之主,沒好處跑去光湊熱鬧啊?”魔王眼神一亮,“你對它們感興趣?

那好辦呀。

等你見過天道能活着回來並告訴我天道的祕密以後,我帶你去刷那三棵樹!”

What?!

唐牧北一臉懵逼,刷樹?怎麼刷?

“世界樹雖然燒焦了但是沒死,自己緩着呢,封印鎮壓的那幾個老怪物我也不是沒打過,搶回來應該不是問題;

空間樹嘛,雖然它逃跑了,可那是在我的幫助下跑掉的。所以當時我就在它根上留了一道印記,真想找也不是太難;

時間樹就更簡單了,大不了沿着世界隧道一條一條的找唄。

刷到三棵樹,我教你怎麼制服它們!”魔王信心十足,“有了那三棵樹傍身,你也就不用擔心自己是水貨的問題了。”

唐牧北木然點頭,總感覺他這麼說有點不吉利。

好像天道遲早要滅了自己一樣!

但他還是小心翼翼問道:“那……前輩你會培植時間樹嗎?” 菩提琉璃心?

唐牧北迴憶了一下試探性問道:“冰靈土和離恨水?”

“嗯嗯嗯!”他點點頭,“每天澆灌的時候最好能在水裏摻幾斤自己的血,這樣長成的時間樹很容易煉化。”

噗!

幾斤血?

還是每天?

唐牧北脫口而出,“別說每天了,就是一次弄我兩斤血我也得掛了!”

“果然!”魔王一挑眉邪笑道:“你是把時間樹根弄到多肉空間世界裏了吧?

沒想到你運氣還不錯,在哪逮住時間樹根的?”

看看這位特殊“顧問”,唐牧北賭一把他真的對時間樹不感興趣,因此攤牌將手機拍的照片翻出來。

魔王拿過手機瞄了一眼恍然,“原來是跑到死靈界附近了。

我說你這拍的怎麼那麼瘮的慌?我拍的就好看多了。”

說着他摸出自己的手機翻了好一會兒,“看到沒?死靈界外面這層保護罩可特喵有意思了,會變臉!

這是我攻打他們之前研究時候拍的。

晴天的時候,所有的臉都表情平和;

陰天的時候會皺眉;

下雨天下雪天就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

你拍的這個知道爲什麼這麼面目猙獰嗎?”

唐牧北猜測道:“難道是……發生天災了,變臉表情就怒了?”

“不是天災,是人禍。”魔王叉腰哈哈大笑道:“我們都對死靈界宣戰多少年了,天天打仗,不憤怒纔怪!”

唐牧北:……

前輩請你有點良知好嗎?

你明明是始作俑者,作爲侵略一方能不能低調點別這麼得意?

“霧梟那小子來找你了,沒你帶着他進不來,在五樓客廳轉悠呢。”魔王biu的一下跳到半空中漩渦裏沒了蹤影,幾秒鐘後又突然探出半個身子問道:“你打算怎麼養時間樹根?”

唐牧北訥訥道:“反正每天幾斤血我是肯定做不到的,還能怎麼養?先找冰靈土和離恨水唄……”

“別告訴我你到現在都還沒種上菩提琉璃心,我把土都給你了。”

“就是沒種上呢。”他倒也不迴避這個問題,“沒找到離恨水呢,只是聽說在灰界,但是你看我有去灰界找水的實力嗎?”

魔王:╮( ̄⊿ ̄)╭

水貨水的這麼理直氣壯,估計起點也僅此一家了。

可是沒辦法,對牧店主討厭不起來啊!

主要是這麼多年,什麼樣的妖孽天才沒見過?什麼樣的裝逼打臉沒見過?

但像牧店主這樣的還真是第一次見,太有意思了。大水貨慫巴巴自帶萌點,偶爾還能欺負一下,最關鍵的還是不浪費,這一點比起旁人真的強太多!

“那行吧,我好人做到底,告訴你去哪裏找足夠的冰靈土。”

唐牧北:(*^ω^*)

魔王壞壞一笑,“其實就在死靈界,他們本土人都不知道這個祕密。

死靈界的皇族度假園林中有一座名叫末岐的山,從山腹位置開鑿三丈以後,就能看到最純粹的冰靈土了。”

(д)!!!

唐牧北的笑容逐漸凝固。

喵喵的,這是要去霧梟大人家裏挖礦啊!

“我平時種花用的冰靈土都是從那兒挖的,雖然其他世界也出產冰靈土,但質量最好量最大的只有末岐山。

你要種時間樹,用的可不止一星半點,怎麼也得挖他半座山吧。”

唐牧北:(╯°Д°)╯︵┻━┻

還得挖半座山?!

那可是皇家園林啊老大!

別說死靈界那麼牛的皇族,就擱京城那個皇家園林挖座山試試,特喵的會被有關部門neng死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