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是宮城中,在十分優良的環境中進行圈養的那幾隻黑欲天蟲,都沒有這麼高效的產出率,若是白宇浩能夠再提高黑欲蟲后的蟲卵孵化率,那日後一旦圈養的黑欲蟲后增多,恐怕都可以對黑欲卵進行批量生產了。

這一忙就是一天過去,第二天一早。

因為徐老頭突然跟失蹤一樣,音訊全無,臨走前把獸廄全權交給了白宇浩負責,所以,他每天早上都要去獸廄巡視一下。剛到獸廄,他就聽到青靈的獸欄內發出十分悅耳動聽的嬌笑聲,不用想就知道是誰了!

白宇浩眉宇輕挑,便直接走了過去,走到青靈的獸欄門口后,就見馬嵐少有的一身輕裳打扮,透著幾分嬌柔賢淑的韻味,拿著一些食料正喂著青靈吃。

「這麼早就來看青靈,你這主人還真是勤快啊!不過,把自己的御靈獸丟在這裡三個月,你這主人還是挺狠心的,你知不知道青靈很想你?」白宇浩靠著獸欄邊上,雙手抱胸的看著馬嵐問道。

其實,白宇浩走過來的時候,馬嵐就已經發現了,所以,聽到白宇浩的聲音,她也並不驚訝。

「我當然知道,這三個月我經常做夢聽到青靈在叫我。」馬嵐神色輕凝地轉頭看了白宇浩一眼,嬌容露出幾分內疚之色。

白宇浩本來只是想調侃一句,但沒想到馬嵐竟然露出如此神態,倒讓他不由嘴角一勾的說道:「青靈能走的時候,就開始按耐不住的想去找它的主人,看得出它對自己主人的感情很深,我覺得這御靈獸其實比人更懂得什麼叫做感情。」

「是嗎?」馬嵐一聽,立刻美眸顏笑地抱著青靈的頭,一臉溫柔的神色,充滿母性的光輝,不禁讓白宇浩看愣了幾分。

「對了,徐老頭到底去大本營做什麼了?為什麼到現在還不回來?」白宇浩想起什麼,立刻問道。

「徐爺爺沒跟你說嗎?」馬嵐疑惑的看向白宇浩。

「說什麼?」白宇浩眯眼道。

「徐爺爺已經接受大統帥的邀請,正式擔任赤龍軍團的御獸師,負責管理赤龍軍團的所有御靈獸。」馬嵐她還以為白宇浩已經知道這事,但現在看來白宇浩顯然還被蒙在鼓裡。

「這死老頭居然忽悠我,說什麼去幾天就回來,結果,自然卻跑到大本營吃香喝辣去了,還丟給我一堆的爛攤子!」白宇浩咬牙切齒的罵道。

馬嵐聽完,突然撲哧一笑,嬌容如花綻放,甚是動人。

「你笑什麼?」白宇浩不爽地問道。

「我一直以來都覺得你挺聰明,只有你騙別人的份,但沒想到你也有被人騙的時候。」馬嵐有些幸災樂禍的笑道。

「我被徐老頭耍,你很開心嗎?」白宇浩瞪眼道。

馬嵐雖然沒有回答,但那嬌容的神色,顯然是樂於見到白宇浩這副樣子。

「青靈,你的主人說她很熱,弄點水給她降降溫吧!」白宇浩見狀,突然勾起一抹壞笑地對青靈說道。

「青靈才不會聽你的呢!」馬嵐一聽,心知白宇浩是想報復她,但卻一點都不擔心,因為青靈是她的御靈獸,不可能聽白宇浩的。

但是讓馬嵐沒想到的是,青靈突然昂頭一叫,竟然將頭伸到了水槽里,吸了一口水,然後,仰天吐出,猶如噴水柱般,飛濺四射……

!! 「啊……」馬嵐驚叫一聲,根本來不及躲,立刻被灑得滿身都是,身上的衣裳立刻濕透,緊緊貼著嬌軀,將玲瓏有致的線條襯托的淋漓盡致,尤其是胸前的豐滿,更是有種呼之欲出的感覺。

白宇浩見狀,馬上大笑起來,心想,你這女人敢笑話我,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當然,馬嵐確實很驚訝青靈居然會聽白宇浩的話,加上昨天白宇浩還駕馭過青靈,所以,她心裡對白宇浩的感覺,也越加覺得不可思議起來。不過,她可不是那種任人欺凌的人,別人敬她一尺,她一定會敬回一丈。

「青靈,那個傢伙想洗澡,你幫他好好洗洗。」馬嵐馬上對青靈命令道。

青靈馬上又從水槽里洗了一口水,然後,對準了白宇浩。

白宇浩見狀,馬上目光一凝的叫道:「青靈,你要是敢噴我,我就不給你好吃的東西吃了。」

青靈一聽,頓時猶豫地昂了一下頭。

「喂,我可是你的主人,為什麼你卻聽他的話?」馬嵐看青靈居然不聽她的命令,更是非常驚訝,緊接著,就對白宇浩問道:「你是不是給青靈吃了什麼壞東西?」



「我給它吃的可是非常好的東西。青靈,如果你也這麼覺得的話,就再噴你主人一次。」白宇浩相當壞心眼的說道,為了能讓青靈更好的恢復,他偶然也會拿山寨龍涎喂青靈。

「青靈,你要是敢再噴我,我可就不理你了。」馬嵐一聽,馬上嬌容一變,急忙擺出一副主人的架勢對青靈叫道。

這青靈夾在白宇浩和自己主人之間,一下子也是左右為難,乾脆直接就仰天朝天棚噴去,結果因為噴的太猛,竟然將天棚沖塌了,一些厚重的木板立刻掉落了下來,正好落向馬嵐。

「小心!」白宇浩見狀,下意識的就一個箭步上去,伸手將馬嵐拉入懷中,並沒有想到其實以馬嵐的實力完全可以輕易躲開的。

馬嵐被白宇浩這突如其來的舉動也給弄懵了,一時間也沒有任何反應,仍由白宇浩將她摟在懷裡。

青靈見自己闖禍了,馬上就翅翼一揚,擋開了那些掉落下來的木板,砰的幾聲,那些木板便落在四周的地面。

而此刻,有些搖搖欲墜的獸欄內,正有兩道身影緊緊地擁在一起。

馬嵐只覺得自己被一股強烈的男人氣息完全包圍,讓她的嬌軀不聽使喚,而且還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另外,她發現自己的胸口,一隻溫熱的手掌正輕輕的壓在上面,隨著她急促的呼吸而輕微摩挲,那感覺令她頓時全身燥熱起來,十分難受。

「你沒事吧?」更要命的是,這時一聲溫柔而沉穩的聲音在馬嵐耳邊響起,吹著她的耳垂,讓她嬌軀猛然一顫,心底彷彿有一個心弦被撥動了一下,湧起一陣從未有過的感覺。

「我……我沒事……你可以放開我了嗎?你的手一點都不老實……」馬嵐就像是做錯事的小孩,此時已經是兩腮羞紅,面紅耳赤。

白宇浩這才意識到自己的手正在無意中吃著馬嵐的豆腐,而且竟然還令他有些戀戀不捨,不過,他收回手后,還不忘調侃了一句道:「手感還真是不錯,以後娶了你的男人有福了!」

馬嵐一聽,這頭就低的更低了,若是平常她絕對會十分生氣地轉身直接給白宇浩一個巴掌,馬上一句「流氓」后,就轉身走人,但是,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竟然因為白宇浩的這句話,心裡突然泛起一陣失落。

「我是不會嫁人的,而且我的身體已經被某人看過了,已經不是清白的了。所以,我更不會嫁人!」馬嵐突然背對著白宇浩道。

「這可不行,那我豈不是成了罪人了?」白宇浩一聽,就知道這某人指的一定是他。

「我嫁不嫁人關你什麼事?你可別自作多情!」馬嵐不知道為何莫名的生氣的叫道,猛然轉身抬頭,可是她沒想到白宇浩就在她背後,加上她的身材本來就高挑,就差白宇浩不到半個頭,所以,她這一抬頭,正好將自己的香唇送到了白宇浩的嘴邊。

頓時,四唇緊貼!

這下子兩人都懵了,這馬嵐雙眸瞪大,完全想不到居然會發生這種事情。

而白宇浩雖然相當享受著香唇的觸感和芳香,不過,馬嵐這突然間送上香唇的舉動,實在讓他有些吃驚,雖說他明白這肯定是馬嵐的無心之失。

青靈見自己的主人竟然和白宇浩大玩濕身激吻,似乎也十分興奮,還嫌不過熱鬧,馬上又從水槽中吸了口水,仰頭噴起,結果,一時間都愣在原地的馬嵐和白宇浩,一下子就成了落湯雞。

兩人匆忙分開,頓時,哭笑不得地看著彼此。

馬嵐見自己已經衣不蔽體,連肚兜的顏色都顯露出來了,急忙又雙手護住胸前,雖說白宇浩該看都看過了,但是,就這樣在白宇浩面前站著,更加令她有種無地自容的羞愧之感,所以,馬上就像是逃跑一樣,灰溜溜而去,留下看著她背影消失的白宇浩和青靈。

「你這淘氣的傢伙,現在好了,我不僅看過你主人的身體,而且現在還親了她,要是她賴著我負責的話,那我可不是慘了?」白宇浩瞪了青靈一眼,雖說他艷福不淺,可是,他怎麼都覺得這只是麻煩的開始。

之後的幾天,白宇浩就再也沒見過馬嵐,這日子過得依然風平浪靜。

可惜,這老天爺似乎覺得這樣太無趣了,所以這天一早,白宇浩才剛到軍營門口,就被兩個等候他多時的守衛給請去了馬嵐的統領營帳。

「她該不會是真想要我負責吧?」進賬前,白宇浩心裡不由嘀咕了一句,但他心知這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廟,有些事情總該面對的,不過,如果馬嵐真要讓他負責的話,那他肯定會很頭疼,畢竟,他心裡還有一個讓他放不下的龍雪研。


!! 進賬之後,白宇浩才發現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因為營帳內除了馬嵐外,還有兩位副統領以及幾隻御靈者小隊的隊長。

「在開會嗎?那我回頭再來。」白宇浩見狀,立刻說道,以為來的不是時候。

「我們都在等你。」此刻的馬嵐似乎就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十分冷靜地看著白宇浩說道。

「等我?」白宇浩神色一愣,這東北軍營的統領和副統領居然特地在等他,他的面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大了!

當然,白宇浩覺得這絕對不會是什麼好事。

「這次與木神國打了三個月戰,赤龍軍團的損失不小,沒想到木神國的統帥是個軍事奇才,絲毫不遜於我們赤龍軍團的副統帥,所以,剛開始打的時候,因為低估了木神國的實力,以至於損失了三位實力不弱的千騎統領以及不少御靈者。雖然之後在副統帥的統領下,我們扳回了局勢,但這損失是無法彌補了。因此,大統帥決定趁這段休戰期間,從有實力和能力的御靈者中挑選幾位能夠擔任千騎統領的統軍人才加以培養。所以,大統帥下令舉辦一場軍營對抗賽。赤龍軍團的六個軍營中,每個軍營挑選出派五名御靈者,除了軍營統領以外的所有御靈者都可以參加。」馬嵐隨後對白宇浩開口道。

「哦,那這和等我有什麼關係?」白宇浩不解的問道。

「經過我和兩位副統領的一致商議后,已經決定東北軍營除了派出兩位副統領外,另外,還有御靈者小隊中二隊和四隊的隊長,他們都是地斗一級的實力,也是幾隻御靈者小隊中實力最強的。至於最後一個人選,因為除了兩位副統領和兩位隊長外,整個東北軍營的御靈者中,實力能上地斗級的就剩一個人。所以,此人必須也要替東北軍營出戰。」馬嵐眸光冷凝,透著幾分統領威勢地盯著白宇浩說道,顯然她所指的人,就是白宇浩。

「這麼說就是我咯!」白宇浩眉宇一皺,果然不是什麼好事情,這替東北軍營出戰,很容易就暴露他的實力,可是他並不想讓人知道自己現在的實力,因為要是讓人知道的話,肯定會惹來無數猜疑。像他這麼低調的人,當然不會自找麻煩!

「我一個飼養員去參加似乎不太合適吧。我看統領還是另選他人吧。」所以,白宇浩乾脆的擺手婉拒道。

這沒有機會參加的其他三位御靈者小隊的隊長一聽,不由心裡紛紛暗想,這白宇浩難道是白痴嗎?竟然拒絕這麼好的機會!

不過,白宇浩這麼一拒絕,反而也給了這些隊長一絲希望,如果白宇浩不參加的話,他們就有機會了,不過,馬嵐卻並不打算做其他考慮。

「你們先出去。」早就猜到白宇浩會拒絕的馬嵐,對兩位副統領和幾位御靈者小隊的隊長,揮手示意道。

王牌捉妖師:相公你別跑 ,立刻面露失望之色,悻悻地和其他人走出了統領營帳。

很快地,營帳里就剩馬嵐和白宇浩。

「你明知道我不會參加,為什麼還要選我?」白宇浩見人都走後,立刻雙手抱胸地對馬嵐,問道。以馬嵐的聰明應該早就能料到他是不會參加的,可是馬嵐偏偏做出這樣的決定,顯然也讓他覺得奇怪。

「你以為我願意選你嗎?是大統帥要求的!」馬嵐美眸輕凝的語出驚人道。

「大統帥要求的?」白宇浩不由一驚,但馬上白眼一翻的說道:「那你就不能找個借口替我推了嗎?」

「怎麼推啊?大統帥的命令誰敢違抗,就算大統帥是我姑父,但公歸公,私歸私,他以大統帥身份下的命令,我當然要遵從。況且,我為什麼要把借口幫你推了,這是你的事情,而我只是聽命行事!」馬嵐帶著幾分賭氣的口吻說道,而且還擺出一副我為什麼要幫你的表情。

白宇浩聽馬嵐這口氣,就知道這女人肯定是在意上次發生在獸欄的事情,雖說那完全只是一個意外,可是,他明白對馬嵐這種未經人事的女孩子來說,應該也是很難接受的。

「其實,那天的事情……」白宇浩想到這裡,覺得有必要解釋一下,他也不想和馬嵐之間太尷尬,只是他才剛開口,卻聽馬嵐說道:「記住,我們之間什麼都沒有發生過!而且這件事我真的幫不了你,所以,你必須參加這次的對抗賽。」


「你覺得我會答應嗎?」以白宇浩的個性,怎麼可能會如此任由人擺布,哪怕下令的還是赤龍軍團的大統帥,只要他不願意的,就算玉皇大帝下令,他都會無動於衷。

馬嵐當然知道白宇浩不會輕易答應,因為她知道白宇浩本來就是那種離經叛道的個性,絕不會趨炎附勢,但是她最擔心的也就是這個,如果白宇浩違抗大統帥的命令的話,那後果絕對難以想象,上一次白宇浩已經拒絕過一次了,這次如果還抗命的話,只會讓大統帥覺得白宇浩恃才傲物,太過自負,留下這種印象的話,對白宇浩以後的前途極為不利的。

雖說剛才馬嵐還擺出一副不想管白宇浩的神色,但想到白宇浩如果真的不去的話,那一定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所以,猶豫了之下后,便道:「你不是欠我一個要求嗎?我現在要求你參加這次的對抗賽,而且還必須全力以赴!」

「你居然為了讓我參加對抗賽,用了這麼珍貴的要求,你確定要我非去不可嗎?」白宇浩神色冷凝地問道。

馬嵐不置可否的點點頭,其實,說到底她也是為了白宇浩后,畢竟,和大統帥做對的話,可是沒什麼好下場的。

「反正以你的實力,在對抗賽上也不會有什麼驚人的表現,能贏下一場都算不錯了,就當是去玩玩好了。而且你去的話,我也不會為難了。」馬嵐有點苦口婆心的說道。

「我知道了。我也不會讓你為難的。」白宇浩看了馬嵐一眼,心知馬嵐畢竟也只是個聽命行事的小統領,如果他真不去的話,馬嵐確實也不好做,況且,馬嵐連他答應的那個要求都用上了,他也沒有理由再拒絕。所以,說了一句后便轉身離去。

看著白宇浩離去的背影,馬嵐原本平靜的嬌容瞬間瓦解,眸光劇烈晃動,因為她現在一見到白宇浩,滿腦子就是那天和白宇浩親吻的一幕,之前的平靜都是裝出來的。而且更重要的是,回想起來她竟然不討厭那種感覺,她也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麼了,就好像是有什麼丟了似的,心裡空落落的!

!! 兩天後,也就是對抗賽的日子。


不過,白宇浩並沒有打算跟馬嵐他們一同前往大本營,而是託了雷勇轉告了馬嵐一句,讓馬嵐他們先去,他隨後就到。馬嵐也知道白宇浩獨來獨往的個性,所以,也就先帶了兩位副統領和兩位隊長前往大本營。

因為白宇浩打算去宜城的時候,順便再採購一些東西回來,所以,在**稍做了下準備后,才帶上龍不像和龍赤,趕著馬車前往宜城。

到了宜城,白宇浩先去了寶獸閣分號一趟,採購了一些所需要的東西,又在城裡逛了一圈,最後,將馬車和東西寄放在寶獸閣後分號,才去了大本營。

因為今天是對抗賽,不少小軍營的士兵和御靈者都隨隊而來,所以,大本營的守衛也比平時鬆懈,白宇浩報上所在軍營后,就被放行進去。不過,他也沒急著去參加什麼對抗賽,而是先去雲萱閣找素素。因為素素應該好幾個月沒見過龍赤了,應該很想龍赤才對,所以,他這次才特地帶上了龍赤。

還沒到雲萱閣,龍赤就徑直熟門熟路的跑向了雲萱閣,很快就聽到雲萱閣裡面發出驚喜的嬌笑聲,緊接著,就見素素從雲萱閣中走了出來,一見到正走過來的白宇浩和龍不像,立刻歡喜不已。

「白大哥,這才幾個月不見,小龍赤居然又長大了!」剛才素素一見到龍赤,差點都沒認出來,因為龍赤現在的個頭都快趕上龍不像了,而且,比原來野性了許多,模樣也變化了不少。

「所以,現在不能再叫小龍赤了,不然,它可要發脾氣的。」白宇浩開玩笑的說道。

「是嗎?那以後我也不能再叫你小龍赤了,而要叫龍赤,對吧!」素素笑著說道,輕摸著龍赤的頭,而龍赤則露出一副十分享受的樣子。

「白大哥是來參加對抗賽的嗎?」接著,素素便抬眸對白宇浩問道。

「你怎麼知道的?」白宇浩沒想到素素會知道他是來參加對抗賽。

「因為昨天我無意中聽到小姐提起白大哥,還說白大哥今天會來參加對抗賽。」素素一臉乖巧的應道。

「柳雲萱也知道我會來?不過,她是副統帥,又是柳承的女兒,她知道也是正常的。」白宇浩目光一凝的想道。

「我聽說,只要在對抗賽上獲得前三名的話,就有機會當上千騎統領,所以,白大哥你可要加油哦!」素素鼓勵道。

「你希望我當上千騎統領嗎?」白宇浩笑問道。

「當然啊,這可是白大哥出人頭地的機會,如果爺爺在天有靈的話,也一定會保佑白大哥的!」素素麵露甜笑的點點頭。

白宇浩聽著,微點了下頭,並沒有說什麼,接著便道:「不過,可能又要麻煩你替我照顧一下龍赤了,我不方便帶它一起去。」

「白大哥你也太客氣了,就放心的把龍赤交給我吧。」素素嗔了一句道。

隨後,白宇浩便帶著龍不像離開雲萱閣,前往舉辦對抗賽的地點。

這對抗賽的地點位於大本營的東側練武場,而此刻,練武場早就人滿為患,來觀戰的除了大本營的士兵和御靈者外,其他軍營也都有不少士兵和御靈者前來替自己的軍營加油助威。

因為每個軍營都有五名御靈者參加,所以,六個軍營一共就有三十名御靈者,而只有三個人能夠有機會僅剩千騎統領,競爭激烈十分激烈。

對抗賽一共分為三輪,第一輪是採用淘汰賽制的實力比試,最後獲勝的七名御靈者將進入第二輪的能力比試,這所謂的能力,自然就是各方面的綜合能力,至於比試內容,將由大統帥現場提出,所以,誰也不知道這第二輪究竟比試的是哪方面的能力,完全需要靠臨場應變。而第二輪過後,最快通過能力比試的兩名御靈者將進入第三輪的決戰,這決戰所要比試的,便是身為統領最重要的能力,也就是統軍作戰。

在決戰中獲勝的御靈者,便可以直接晉陞為千騎統領。

至於在第三輪落敗的御靈者,將和另外一名從第二輪中挑選出來的表現不錯的御靈者,再次進行大統帥的考驗,來決定是否能夠晉陞千騎統領。

當然,如果兩名御靈者都表現很優秀的話,也都可以晉陞。因為柳承這次對抗賽的目的,就是在挖掘人才。

因此,這次對抗賽對於參加的這些御靈者來說,無疑是個平步青雲的大好機會,因此,這些御靈者自然也都摩拳擦掌,全力以赴。

當然,除了一個人例外。

「白宇浩還沒來嗎?」東北軍營的休息去內,馬嵐對身旁的陳副統領問道。

陳副統領搖搖頭。

「統領,他該不會是怕丟臉,所以,不敢來了吧?」一位御靈者小隊的隊長嘲笑道。

馬嵐眸光一凝,當然她知道白宇浩肯定不會是因為怕而不來,而是根本就不想參加。如果不是她連哄帶騙,還用了之前白宇浩答應她的那個要求,才讓白宇浩鬆開答應來參加對抗賽,但是,她擔心白宇浩會不會突然又反悔。而且,到現在還沒出現,難免讓她心裡有所不安。

就在此時,一道亭亭玉立,婀娜多姿的嬌影,在幾名女侍衛的簇擁下,走進了東北軍營的休息區。

「副統帥……」馬嵐見到這進來的嬌影,立刻就拱手叫道。

兩位副統領和其他人馬上也跟著神色恭敬地躬身行禮。

這來的正是柳雲萱!

「都不必拘禮。馬統領, 快穿︰黑化病嬌放肆寵! ?」柳雲萱只是瞥了一眼,就知道白宇浩不在,便暗示的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