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白塵公子這麼癡情,到底是對還是錯,有時候我總感覺他真的不適合當這個君主!”星墨濃嘆氣,神白塵和神夜殺都是自己看着長大,可是兩個人的性格卻那麼沒有君主的力量。

“你錯了,其實神白塵一直以來都很有君王的才能,只不過他一直在逃避,逃避自己。不然的話君主就不會把位子要教給神白塵而不是神夜殺,而是因爲神夜殺還是不具備那種力量的。”雪夜笑道。

“可是神夜殺,明明比他的能力更加強大。”星墨濃不解。

“你們都錯了,神夜殺也希望是白塵公子繼承老君主的位子的,因爲他愛自己的弟弟,我能夠感受到他只想給自己弟弟所有的一切。”螳螂淡淡說道。


“你們別在這裏談天了好不,我們能不能研究一下計劃,如何才能夠挽救這一場的局面啊!”靈九魅聽不下去,皇族都是皇族,爲什麼什麼都是皇族!

“那麼就聽我來講吧。”雪夜淡淡說道。

“如果鬼覡前來攻城,我們就投降歸順,這一段時間久隱忍,等到擊敗了冥天羅國的危機,到時候不管神白塵公子回不回來,我們都全力一搏,要麼鬼覡亡,要麼我們輸!這也是確保七城的唯一方法,除非你們願意有人當這個君主!”雪夜看着大家堅定說道。

“跟我想的差不多,這個想法我同意。”靈九魅笑道。

大家都同意了這一次的計劃,那麼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靜靜地等待着時間來對一切進行推波助瀾,但是所有人都不會懂得,命運的軌跡是經過無數次改變而改變的,有時候忽然間你會感受到命運將至,可以切都變成了無可奈何的時候。

巫城。

林雲飛依舊閉目冥想,他的腦海裏是大量的魂禁術信息,其實不管鬼覡保留沒有保留,林雲飛這一次得到的信息都非常龐大,他覺得現在的自己已經能夠擁有擊倒一切的力量,黑暗之力果然強大,自從他學習這一系列關於黑暗的力量之後,自己的五元素力量明顯帶着黑色的光芒,無論是怎麼樣使用,都是附加黑暗力量的攻擊力,也就是說,同等元素對抗下,他們控元師必敗無疑,因爲他的力量是增加的黑暗之力。

“現在,我可以復活了顏媚幽了。”林雲飛笑道,走出了這個密室。

巫城大殿上,鬼覡看着底下,現在人類三城已經歸順,剩下的就是妖怪主城,這個幾個鬼覡還算認識,當年還與他們拼過幾次,他們的實力經過了幾千年,肯定增強了不少,這樣鬼覡有些頭痛,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四個妖怪主城聯手,他還要對付冥天羅國,而且是聽說對方已經蠢蠢欲動了,爲了保存實力,現在還是必須想辦法的!

“什麼!”

忽然一個黑袍人出現在大殿之上,大家剛纔都沒有注意到,現在才發現。

鬼覡看着眼前的人,笑了起來:“你果然很出色,提前完成了我的事情!林雲飛!”

“沒錯,我現在要復活顏媚幽!”林雲飛放下兜帽,那犀利的眼光看着鬼覡,好不輸王者氣勢。

“林雲飛!”都明天等三個人類主城城主都驚訝了起來,沒想到在這裏居然見到了林雲飛,他也是一直跟隨神白塵公子的啊。

“沒錯,他就是林雲飛,五元魂體,和我一樣資質的人,但是現在他是幽魂。怎麼樣,想不到吧,現在他在爲我而賣命!”鬼覡笑了起來,現在他的力量又增強了一份,林雲飛的實力已經今非昔比,估計只有自己能夠剋制他!

“都城主、分道分神城主、聖小天城主。”林雲飛客氣地說道,可是並沒有十分的歡喜能夠見到這些舊人,他的臉色是冷淡的,對一切都充滿了漠視的態度。

大殿之上,都明天等人也不好說什麼,只好沉默不語,心裏卻想着林雲飛到底爲何投在鬼覡門下。

“鬼覡,這下你可以讓我復活顏媚幽了吧!”林雲飛哼道。

“你的表現很滿意,但是要復活顏媚幽,現在不是時候,你必須爲我做一件事!”鬼覡淡淡說道,現在不能夠讓林雲飛過早的得到顏媚幽,這是控制他的唯一方式了,林雲飛這個人性格里也是非常傲氣,和自己很像,如果沒有約束,他是不可能會聽命自己的,現在顏媚幽就是他的約束!

“你!”林雲飛已經要動了殺人的念頭,只見他周身的黑氣循環而出!

“大膽!”十魂想要阻止,可是鬼覡卻擺手停了他們:“你的一切都是我教的,難道你要用這黑暗的力量殺死自己的師父?”

林雲飛停了下來,是啊,自己也不能夠做這樣的事情,說實在鬼覡對自己還是有恩的,沒有他自己不可能這麼快突破,甚至現在成爲了強大無比的人。

“你說吧,到底要我做什麼,我只希望最後你能夠讓我救活顏媚幽!”林雲飛服軟了,畢竟救活顏媚幽纔是他的目的,不管是誰,也不能夠阻擋他,他還要更強大, 只有打敗鬼覡,真正強大起來,到時候就不會再受到這樣的約束!

“哈哈哈,現在我們要面對就是四大主城的妖怪,我知道你曾經跟着那個神白塵去過這些主城,對於他們的主城肯定有所瞭解,這一次我就命令你出征,你幫我奪得四城,等我將南風國安定下來,我就給你顏媚幽的靈魂,讓你復活她!”鬼覡笑道。

“四城?”林雲飛看着鬼覡,這個人的野心真是龐大,他知道這一次是自己的試水,他想看看自己的實力。

“怎麼樣,你不想答應?難道你就不想復活自己心愛的女人麼?幽魂?”鬼覡輕笑。

林雲飛看着鬼覡,他知道這是自己無法拒絕的,現在一切都已經準備好,就差復活顏媚幽了,沒想到鬼覡要靠這樣的後招來對付自己!

“我答應你,他們所有人都得聽我的命令行事,不然我不會去的!”林雲飛哼道。

“這個自然你們全都聽命於幽魂的指示!”鬼覡立刻對着都明天等人下命令。

“現在你滿意了吧?”

“不!”林雲飛搖搖頭,他看着倏風等人說:“他們也必須聽我的命令!”林雲飛看這些早就已經不爽了,要是落在他的手裏,一定要讓他們好看!

“可以!”鬼覡笑道,看着林雲飛這股子霸氣確實有幾分欣賞的意思。

“好,我答應你,攻下四城!”林雲飛說得氣勢凌雲。

“好了,你們都下去吧,林雲飛就全權交給你指揮了,我可不想聽到失敗的言語,如果失敗,你就再也見不到顏媚幽這個女人了!”鬼覡也是來狠的,他知道林雲飛在乎顏媚幽,這一次更是給他加了定心丸!

“林雲飛你怎麼會在巫城!”鬼覡把十魂都留下了,林雲飛和都明天等人,他們就開始追問林雲飛。

“別說了,一言難盡,我們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了,這裏說話也不安全,你們跟我來,我們到外面說去。”

片刻之間,幾個人來到了一片荒涼之地。

“本來也挺順利額,可是在黑暗修羅妖殿的時候,遇上了神白塵的哥哥神夜殺,他竟然是黑暗修羅妖殿的城主,然後就將顏媚幽殺死,然後我暴走了,我帶着顏媚幽就離開,聽他們說,我知道這顆妖靈珠一直以來都是困住鬼覡的,他們是用計謀將這一切佈局出來的,我們被算計了。”林雲飛嘆氣,現在自己也掌握在了他們手裏。

“什麼,沒想到是這樣的事情!那麼白塵公子呢!”都明天大驚,分道分神和聖小天也是非常的驚訝。

“他,我不知道,但是倏風跟我說過,神白塵沒有死,鬼覡當時沒有殺他!”林雲飛說道,然後繼續把一切根由都說了出來。

“現在我的難題就是攻打四城,不知道你們有什麼想法,我知道你們不會真心服鬼覡,我也打算與他們四城進行談判!然後找機會先詐降,等待神白塵歸來吧,現在沐雪兒沒有意識,一直被鬼覡控制着做殺人機器,我想神白塵一定會回來的,估計也只有他能夠救沐雪兒。”林雲飛嘆道。


“如此說來,確實,林雲飛我們其實和四城也有聯繫的,他們跟你的想法是一樣準備詐降,現在由你指揮就更好了,我們可以好好的利用這一次。”都明天笑了起來。

“既然這樣子,就更好了,我希望你們能夠站在我們這邊,因爲我同樣是被挾持的,我一樣不會爲這個卑鄙的人賣命,希望你們能夠幫助我,等到神白塵回來,我救活顏媚幽。”林雲飛帶着懇求。大家看着他也點了點頭,林雲飛也算是跟着神白塵有一段交情的,現在他們還是可以相信眼前的這個人,不會出賣他們。 清冷的風吹滿整個平靜的山坡,雪一直在下,南風國已經進入了冬天,徹底的冬季,每逢這時候,雪之國的風雪都會瘋狂的吹襲而來,一片銀裝素裹,冬天是格外安靜的,主城們忙亂於入冬,妖怪們也尋找自己的棲息之地,找一個適合修煉的地方進行一場對來年春天的提升。

“林雲飛,你現在想怎麼攻打四主城,都這麼多天過去,爲什麼還沒有見到你的動靜!”倏風有些生氣,確實主人把事情全權交給了林雲飛,可是林雲飛每天卻只是站在巫城的房頂上望着遠方看啊看的,這讓倏風十分的着急。

“你急什麼?我都不着急,而且現在整件事我纔是最高統領者,你別用這命令的口氣跟我說話。”林雲飛笑道,看着倏風眼中閃過一瞬的銳利。

“你!”只見周圍的風元素開始瘋狂的咆哮,倏風已經發動的攻擊了。可是林雲飛依舊站在那裏不動。

“你真的很自大,林雲飛!”倏風在不知覺就靠近了林雲飛,那帶着鋒利的風刀之刃馬上就要砍了下來。

就在這時候,一個巨大的黑色鐵拳從天而降,一層一直將倏風打穿到了屋子裏面。

“你竟然跟對我出手,你難道不懂現在的情況麼?”林雲飛哼道。

“可惡,林雲飛真是給你臉了。”暗處的其他八魂全都出現在屋頂上面。

“來得好,正好教訓一下你們,讓你們知道,爲什麼現在我能夠站在這麼高的地方,而你們永遠只是一條狗!只能夠在別人腳下卑微的活着!”林雲飛怒目看着這八個人,這些都是策劃了陰謀的人,他的心裏是非常的惱怒的,因爲他討厭卑鄙無恥之人,完全不顧別人的生死,而且還敢打着那種莫名的旗號,什麼以解救蒼生,真是笑話!

只見黑色的火焰開始顯現,林雲飛腳下的黑色光芒形成了巨大的圈,裏面帶着黑色蓮花瓣的紋路開始旋轉形成。

“真是系那個逃逃不掉。”林雲飛的周圍已經被五種元素的力量包圍,全方面無死角的配合攻擊,讓他根本找不出一點點的破綻來。

漆魂哼道:“你這個小子,自從來到了巫城,就一直看不起我們的偉大的計劃,你一直在抱怨,要不是我們引薦你見到主人,你能夠得到主人的重用,一點都不知道感恩!當初就應該殺了你,不該留着你。”

林雲飛看着這些人,他大笑:“難道引薦我的目的,我不懂的嗎?試問天地之間有幾個五元魂體之人,就連你們,這些活了千年的老東西,也都不是主人真正討喜之人,本該輪迴之人,卻不進輪迴之道,你們纔是真正應該下地獄的人!”

片刻之間,之間黑暗的力量瞬間侵襲,幻化作了一個黑色巨人,林雲飛揮手一指,所有的元素力量都化作了黑色的氣,不斷地融入巨人身體內,林雲飛跳出了原本應該控制他的魂禁術之陣,然後只見巨人飛了過去,八個人同時被打了下來。

“林雲飛!”倏風了也怒了,從屋子裏出來,帶着萬千的風刃向着林雲飛襲去!

“現在的你們還能夠對付我麼?”林雲飛根本不懼,他控制巨人走過來,風刃打在巨人身上,然後就消融在了裏面。

“可惡,這是什麼怪物!”倏風嘆道,沒想到林雲飛凝結成的巨人竟然能夠吞噬他們的力量。

“哈哈,還記得曾經的吞噬王嗎?倏風!”林雲飛笑道。

倏風一聽,驚訝非常:“沒想到,你居然幻化出吞噬王!”

“沒錯,吞噬王本就是黑暗之物,當日與他戰鬥的時候,吞噬王的一片碎片其實落進了我的身體內,一直以來我都沒有在意這片碎片,但是自從學習了黑暗元素力量,我能夠感受到這碎片的覺醒,原來是可以幻化出真實的吞噬王!”林雲飛大笑,現在的他今非昔比,而且在得到了鬼覡的魂寄信息後,他更加學到了太多種類的元素控制力和魂禁術。更有不少是自己領悟出來的力量,這些將成爲林雲飛強大的底牌!

“兄弟們,咱們一起上,林雲飛太狂妄了,今天我們九人一定要打敗他,不能讓他的氣焰囂張下去,這個小子不是善主,就連主人也說過,今天要不是不把他按下去,那麼今後他只會更加囂張跋扈!”遊魂怒道,他已經開始了唸咒,魂禁術之陣再一次在林雲飛的腳下形成。其他人也開始的輔助攻擊,他們也不相信,這個尷尬裏見他們的小子任憑任何一個人都能夠把他捏死的人,今天才多久的時間,能夠將他們打敗。

林雲飛看着九人,他肆意地笑着,那種狂妄的眼神和對於一切的漠視,他已經有了底,打敗九魂是遲早的事情,也正好,趁着這一次機會給於他們應該有懲戒,而且他知道,鬼覡就在暗中觀望的,這麼大的動靜,他都沒有出現,林雲飛自然知道,這個鬼覡也不過想要試自己的身手到底到達了哪一步,因爲現在連鬼覡都不能夠看出林雲飛身上的變化了,可見林雲飛已經強大的何等的地步。

幻化的吞噬王一下子分化出了九個黑影,與常人一樣大小,林雲飛一招打破了這個封印陣法。隨後九個黑影開始與九人進行戰鬥。

林雲飛就像幕後的操控者一樣,他不停地指揮着九個黑影與他們進行戰鬥。

“可惡,這個小子居然已經強大到這種地步了嗎?”遊魂嘆道,現在與他們斗的可是分化出來的力量,要是這種程度,他們九個人都只能夠與人家持平,那麼自然而然實力會達到一個讓人不可比及的高度,難道真的只有主人能夠打敗他嗎?林雲飛的成長真的太過逆天了,這樣的資質,居然在短短几個月的時間內能夠脫胎換骨,成爲了不起的人物!

“大哥,怎麼辦!”

“大家合力,把這些黑影就纏住,給我時間實施陣法!”遊魂說道,一下子剩下的八個人圍在了一起,將九個黑影全都舉起來。

“哈哈,那麼這樣又如何?”林雲飛手一比劃,那九個黑影又變成了巨大的吞噬王模樣,一拳下來,就打飛了一個人。


“可惡的林雲飛!”剩下七個人恨得癢癢,可是無論怎麼使用自己的力量,居然一點都傷不了這個黑色的巨影,他們一直被吊着打,很快連持平都沒有辦法,差距已經越來越大了。

“燃鬼之陣”

遊魂的陣術終於啓動了,只見黑色的火焰燃燒,一個巨大的骷髏頭模樣出現在吞噬王面前,它展開血盆大口,直接將整個吞噬王吞了下去,然後黑火燃燒,遊魂念懂咒語,一下子變作了灰燼。

“不錯,居然打敗這個不錯的一招。”林雲飛點了點頭,完全沒有把他們發在眼裏。

九個人有開展了攻擊,林雲飛也佩服他們的毅力,這估計是鬼覡在後面指使的,他知道,在不打敗這些人,鬼覡估計也看不下去了,自己想要真正入別人的眼睛,還是必須一招完敗他們,讓鬼覡這個老傢伙的好好的吃驚。

只見血色飛舞,忽然間紅色的火焰在林雲飛的周身盤旋氣息,一條巨龍的身影幻化而出。龍嘯九天,巨龍一舞,一下子破了九人的力量,然後逐個全都打倒在了地面下,林雲飛剛想動手。只見一個黑影襲來,他一看,正是鬼覡。他就那樣抓住林雲飛的手,林雲飛竟然動彈不得。

“林雲飛,你已經很出色,現在我要你是攻下四城,現在你卻想要先喪失自己的戰鬥力嗎?”鬼覡微微一笑,林雲飛心中嘆道鬼覡的力量到底強大的何種地步,沒想到自己已經完全被控制住了,就這一招就被人制服的無法動彈,現在林雲飛才感覺到自己果然還是渺小了。

“那你也不管管他們,你看,這一次你可是讓我掛帥出征,底下人都不聽從我的招呼,那麼四城我還怎麼攻打,不如將他們留在這個巫城吧,我一個人過去就行。”林雲飛無奈的說話,已經放棄了掙扎,鬼覡也鬆開了手。

“遊魂!”

“是主人!”底下九人全都跪在地面上。

“現在你們也滿意了,以後你們就聽從林雲飛的安排,不準有任何的異議!如果四城因爲你們而拿不下來的話,那麼回來我一定重治你們的罪!”鬼覡哼道。

“是,主人!”底下九人沒有異議,現在自己打了打不過人家,主人又開口說話了,今天他們也只能跟從林雲飛了。

“這一下你滿意了?”鬼覡看着林雲飛有些生氣。

林雲飛笑着點頭:“你放心,四城春暖之時,必然送到你面前!”

“記住你說的話!”鬼覡化作了一團黑霧,消失在大家的眼前。

“可惡的林雲飛!”倏風哼道。

“你們現在不過是我腳下的螻蟻,以後記住自己的身份,再敢犯上的話,到時候我不會留手,誰敢再惹我,我就殺了誰!”林雲飛雙目怒視,那一掃而過的威嚴氣勢讓底下九人都有些膽寒,倏風看着林雲飛,他覺得這個小子變了,現在真的變了。

“你們給我滾吧,沒我的召喚,別出現在我的面前!”林雲飛已經不想看到他們,他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這麼恨他們,或許自己變了吧。

九人離開了這裏。

“林雲飛,沒有想到你的實力已經達到這種地步!”都明天走了出來,剛纔的一切他在遠處都觀望到了,林雲飛一人戰九人,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林雲飛真正變得如此的強大。

“哎。”林雲飛嘆氣,自己想要的並不是這一切,可是一切都沒有辦法,自己已經被故事推至向前了。

“對了,都城主,怎麼樣了?”林雲飛這一次就是讓都明天幫忙去聯絡四城之人,看來現在都明天回來,估計這件事已經辦成!

“跟我走!”都明天帶着林雲飛離開了巫城。

巫城之中。

“我就知道你們跟四城有來往,不過不用擔心,不管你們下個搞什麼花樣都會輸在我手裏。” 夢里夢外花半開 ,此人正是鬼覡!

荒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