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

咳咳。

姚俊瞬間失去了說話的能力 ,直接猛烈的咳嗽了起來。

“姚俊!”

這一刻,沈義怒了!


好久沒有生氣了!

“沈先生,你快走!這幫人很厲害!”

姚俊竭盡力氣吐出了這一句話。

但是沈義又怎麼可能挪動分毫?

姚俊是爲自己出頭才被打傷的!

這個仇,他必報!

“你們幾個,想好了怎麼死了嗎?”

沈義目光冰冷,看向了那幾個保鏢,同時也看向了他們的老闆“葛洪”。

葛洪頓時大驚失色。

雖然他現在有六個人,背後小圈子裏還有很多社會名流幫忙。

但是不知道爲什麼,在這一刻,他居然怕了!

準確的來說,是畏懼了沈義的那道恐怖的目光!

。。。。。。。。。。 沈義此刻展露出來的氣勢太可怕了。

壓得葛洪幾乎無法呼吸,嚇得步步後退。

“你幹什麼?!你不要過來!”

葛洪氣勢上已經輸給了沈義,雖然前面有六個人在護着他,但是他已經嚇傻了。

“你們六個,還愣着幹什麼?給我上!弄死他!!”

葛洪大叫一聲。

六個保鏢瞬間動作!

“嗖!”

六個人瞬間將沈義圍困在中間。

沈義瞬間如臨大敵!

常欣頓時就急了!


這件事因他而起!

她怎麼能袖手旁觀?

“你們幹什麼?你們還要打人不成?”

常欣雖然見識過沈義的拳頭,但是現在看到六個人把沈義圍在了中間,她也是心中不免擔憂。

葛洪呵呵一笑,道:“剛纔他打人的時候,你怎麼不說了?”

“我!”

常欣頓時無話可說,但是仍舊絲毫不退縮,繞道了沈義面前,打開了胳膊,道:“你們要打沈義,先過我這關!”

“唉?唉唉唉?”

常欣這話剛說完,便是雙腳離地,直接被沈義拎着後衣領給提到了自己的身後。

這個傻丫頭。

這種情況下,事情怎麼可能會輕易地平息呢?

憑他去跟他們對抗,這不是找死嗎?

“沈義!你放開我!我要告訴他們我是孫家大小姐,讓他們都怕我!”

常欣掙扎着,說着。

這話本來很平常,但是傳到周圍人耳朵裏就變得怪異了起來!

孫家!

乃是江北金字塔頂尖的兩大家族之一!

與陳家並列而生!

盤踞在江北已經數百年,其底蘊實力深不可測!

孫家除了少有的幾個在外經營的人經常出面之外,其他人諸如常欣和常瑤等都極少以孫家大小姐的身份出現在世人的面前。

“哈哈哈哈,孫家大小姐?你是孫家大小姐?笑死我了!”

葛洪捧腹大笑。

沈義呵呵一笑,道:“孫家大小姐怎麼了?他就是啊。”

“哈哈哈哈。”

葛洪再次狂笑,道:“她要是孫家大小姐,我特麼就是天王老子了!”

說完,他眸光一寒,道:“你們少特媽的拿孫家來嚇唬我!就算你們是孫家的人又怎麼樣?你們說你們是孫家的人,那老子還說,老子是今天拍賣會的那個出價一百六十億的神壕呢!”

“哦?”

沈義聽到他的話頓時就笑了。

“在你心裏,那位神壕比孫家要厲害咯?”沈義打趣的說道。

葛洪哈哈一笑,道:“當然了!能輕易地拿出一百六十億買黑匣子的人,當然要比孫家厲害!就算是陳家,變賣了家產,才湊了一百八十億而已!那位神壕輕而易舉的就湊了一百六十億,他不厲害誰厲害?”

葛洪這話說完,衆人都是燃燒起了崇拜的目光。

神壕的事情已經在他們上流圈傳遍了。

每個人都把他當做了自己心中的偶像!

這種有錢人江北以前可都是沒出現過的!

沈義呵呵一笑,“看來你們都不認識那位神壕是誰啊。”

“怎麼?你認識?”葛洪一臉挑釁的說道。

沈義扣了扣下巴冷冷一笑,道:“認識!因爲我就是那位神壕!”

“噶?”

沈義這話一出,所有人都是驚了。

“你!你就是那位神壕?”

葛洪等一衆人都是睜大了眼睛,滿臉不敢相信。

沈義微微一笑,點了點頭,道:“有問題嗎?”

一時間,空氣都安靜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空氣突然炸開!

爆發出瞭如潮水一般的笑聲。

“哈哈哈哈哈,你是神豪?你是神豪?”

“不行了,我要笑死了!神壕穿得這麼寒酸!”

“我擦,他是乞丐中的神壕把?哈哈哈哈。”

“不行了,我笑的都要絕育了,誰能救救我?”

“好久沒有看到這種傻逼了!”

“我看他應該是被葛洪給嚇傻了吧?”

“那肯定是嚇傻了呀!不然怎麼會說出這種薩比話?”

“誰能把這逗比趕出去啊?我實在是受不了他了!”

一羣人瘋狂嘲笑,一個個笑的滿地打滾。

常欣在一旁也是氣的捏緊拳頭,罵道:“你們笑什麼?沈義本來就是那個神壕啊!有問題嗎?”

這話一說完,全場便再是靜了下來。

這次,足足靜了能有一分鐘。

一分鐘後,全場再次爆發出了潮水一般的笑聲。

“哈哈哈哈,不行了!又瘋了一個!”

“這個傻丫頭,一邊說自己是孫家的人,一邊說這個小子是那位神壕!”


“不行了!我要笑死了!誰救救我!真的要絕育了!”

“我肚子裏的孩子都已經笑吐了!你們能不能不再要搞笑了?”

這個小圈子裏的人每個人都在瘋狂嘲弄常欣和沈義。

常欣捏着小拳頭已經要氣瘋了。


然而沈義卻是不在意。

現在他想做的只是讓侮辱了常欣的葛洪好好的付出代價!

姚俊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

他曾經也跟這羣人一樣嘲笑過沈義。

然後,他就被打臉了。

今天看到他們在這兒,彷彿看到了以前的時候。

看來註定,他們是要爲自己的語言付出沉重的代價了!

這個酒會辦的很大,嘲弄沈義的人也僅僅是這個小圈子裏的人罷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