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衡文鬆了一口氣,回禮道:「你好,金長官。」

「長官?」聞言,伊迪絲臉色不由浮現驚訝的神色,叫道。

「是的,我介紹一下我自已,我是方舟北大西洋聯合力量行動總負責人,同時也是北約在中東成員國的軍事顧問之一。」

金五笑著答道。

「咦————」

周衡文剛想抬起左手,發現感覺不對,仔細感受了一下,發現手錶忽然變得很重,以他的四成力量,也才勉強舉起,不由納悶的問道:「這手錶換了嗎,重了不少?」

「嗯,換了,相當於原版雙倍的重量,但增加了很多新功能,」金五答道。

雙倍重量?

新功能?

周衡文有點驚訝,他忽然有點好奇了,摸索著手錶,興緻勃勃的問道:「這手表現在有名嗎,叫什麼?」

「探索者,英文名是pathfinder。」

金五一邊說著,一邊在平板上調出關於探索者的信息,給周衡文看,看完所有信息的周衡文表示非常震驚。

探索者除了手錶擁有的時間功能外,還具備了全息次代ALT手錶的功能,但令周衡文最在意的,還是那個新功能。

第一個功能便是麻醉針,接下按鈕即可發射,依舊是機械齒輪帶動,這使探索者即使遭到了電磁干擾,在內部晶元損壞后也可以發起攻擊。

第二個功能是電流攻擊,周衡文對這個功能再熟悉不過。

第三個功能是全息投影,需要投影機。

第四個功能是網路上傳、下載文件,內置存儲卡128

G。

第四個功能是撥打電話,需要信號站和電話卡。

第五個功能是衛星定位和GPS導航

剩下的就是新功能了,只有一個,名字是超頻。

按照平板上的教學,周衡文同時按下探索者手錶四邊的按鈕,一瓶只有3厘米大小的綠墨色藥劑從手錶中間升起。

「這就是鋼鐵細胞?」按捺住心中的好奇心,周衡文問道。

「是的,」伊迪絲答道,周衡文看向她,發現她手中也有一瓶藥劑,顏色和周衡文手中的鋼鐵細胞藥劑一樣,大小卻有十厘米多,是周衡文的兩倍。

「怎麼用?」

「喝下,」伊迪絲說著,拔掉藥劑瓶塞,一口喝完,周衡文不由傻了。

「我也要這麼做嗎?」握著手中小試管,周衡文傻傻的問道。

聞言,金五不由失笑幾聲,等伊迪絲跑起來離開兩人,金五他這才說道:「不要命的傻子才會那樣做。」

「啊?!」

望著金五臉上突然浮現的嚴肅表情,周衡文突然被驚醒,他反問金五,「那怎麼用。」

「你不能直接喝鋼鐵細胞藥劑,只能穿上這個,然後把藥劑當成中和藥用。」指著腳下的箱子,金五臉色非常嚴肅的答道。

周衡文瞥了一眼剛從身邊跑過去的伊迪絲,收回眼神正式打量著藥劑,忽然開口說道:「如果藥劑直接喝會怎樣?」

「直接喝的話,短則會因為穩定度沒有到10%而暴走,長則會在十幾年後,身體器官會因為金屬過多而衰竭,然後死掉。」金五嚴肅答道。

「而且除非你一直喝這個,然後去打納米強化血清,身體器官才有可能不衰竭,」金五補充道。

「那喝了之後會有什麼好處,」握著小試管,周衡文好奇問道。

「加速,身體會進入超頻狀態,力量和神經反應速度會提升,」金五答道。

周衡文起身站起,放下藥劑,就在金五以為他拒絕了很失望的時候,周衡文反而打開了箱子穿上了戰甲喝下了藥劑,金五欣喜若狂。

事實上,金五這次出動的任務並不是帶兵來葉門,反而是勸說周衡文喝下藥劑穿上戰甲,完成超頻。

帶兵來葉門反而是次要任務,所以金五到了現場后才知道周衡文在,不然他是打算去馬希拉島。

不過也好,以金五這個身份,去馬希拉島太過冒險。

就在金五內心欣喜若狂的時候,周衡文也快穿好了戰甲,但光是戰甲的三層鈦合金菱形甲片組成的裝甲,周衡文差點就累死。

周衡文按照平板的提示,將探索者塞進左臂裝甲的空缺出來的手腕部分,伴隨著語音助手的電子合成聲響起,周衡文終於穿好了戰甲。

「這裡是方舟企業-語音助手『眾神』1.2系統,歡迎用戶啟動001號第一代超頻裝甲,各分子系統己上線待機,請下達作戰指令。」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講解…..

註釋:無。

ps:1,求收藏求推薦票。 「這裡是方舟企業-語音助手『眾神』1.2系統,歡迎用戶啟動001號第一代超頻裝甲,各分子系統己上線待機,請下達作戰指令。」

語音助手?

作戰指令?

周衡文嚇了一大跳,但他睜開眼發現自己的眼前是一片片漆黑的時候,周衡文更慌了,伊迪絲好說歹說,這才勸住周衡文,讓他別退出超頻裝甲。

半響,周衡文作足勇氣,蓄力了半分鐘這說出第一個命令。

「開燈。」

劈里啪拉的電子火花響起,布置在裝甲內部一排又一排的LED藍燈亮起,照亮了內部,周衡文這才發現手上纏著全息數據鏈。

「第二個命令,開啟正面視野。」

周衡文作足勇氣,傳出了第二個命令。

劈里啪拉的電子火花再次響起,正方形的頭部盔甲開始變動,先是三層鈦合金菱形甲片組解散分開,緊接著底層鎢鋼甲片分開,露出周衡文的臉龐。

「好慢,」周衡文嘀咕著,手上的動作卻是沒有停下來,先是揮出右拳,感受一下力量。

嘭!

嗯?

剛揮出右拳,周衡文便感受到了平時根本不會體驗到的風聲,他臉上不由浮現出驚疑不定的神色,並說道,「我這是破音速了?」

聞言,伊迪絲情不自禁的笑出聲,見周衡文惱羞成怒,她連忙解釋道,「是拳風啦。」

「拳風?」

摸索著右臂裝甲,周衡文詫異的問道。

「未見其物,先聞其聲,」金五替伊迪絲解釋道。

「……你確定你的四字成語沒說錯嗎…」聽到金五的四字成語,周衡文心想道。

不過,經金五這麼一解釋,結合平板上的信息,他倒是明白自已現在的處境了。

如果他想的沒想錯的話,自己和超頻裝甲的穩定度應該在百分之六十以上,百分之九十以下的範圍。

穩定度在百分之十以下的範圍,進入超頻,這種狀態稱為低價超頻,提升身體機能非常有限。

穩定度在百分之十以上、百分之四十以下的範圍,進入超頻,這種狀態被稱為適應超頻,提升身體機能,處在這個範圍的人,普遍對周圍事物非常敏感。

穩定度在百分之四十以上、百分之六十以下的範圍,進入超頻,這種狀態稱為恆定超頻,可以提升身體機能5倍。

穩定度在百分之六十以上,百分之九十以下的範圍,進入超頻,這種狀態也被稱為次代超頻,僅次於零度超頻,可以提升身體機能10倍。

穩定度在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範圍,進入超頻,這種狀態被稱為零度超頻,可以提升身體機能20倍,同時也可以進入一心二意三用狀態。

不過…..

超頻裝甲不僅需要使用者進入超頻狀態,還需要秘源石作為能源為裝甲提供電力。

平板上並沒有秘源石的詳細信息,只顯示秘源石的圖片和使用危害,一種紫色的含電放射性礦石。

秘源石的使用危害很高,使用者每次穿上裝甲進入超頻,與裝甲零距離接觸的身體器官都會受到秘源石的放射性攻擊。

幸運的是,這種攻擊,會被使用者與超頻裝甲之間穩定度所影響,穩定度越高,影響也就越小。

儘管這種攻擊是永久性的,即使你退出超頻離開裝甲,也要終身受到影響。

這也是周衡文非常擔心的一點。

————————

周衡文退出超頻,他這時才發覺除了伊迪絲,Z隊其他女兵如卡爾、維克托等人都不在,他不由好奇的問道,「其他人呢?」

「沒有等你,伊莎蓓爾帶頭,提前進入曼蘇拉了,」伊迪絲答道。

「什麼?」

「我才是隊長,她怎麼可以提前進入呢?」周衡文忿忿不平的說道,他覺得自己受到了欺負。

「對了,有了這身裝甲,我們還怕什麼,走,我們這就去曼蘇拉,」周衡文拍手叫道。

「可是我們就2個人,而且卡爾她們開走了駕具,我們怎麼去曼蘇拉?」伊迪絲反駁道。

周衡文轉頭看向金五,金五想裝傻,但周衡文已經拿出了衛星電話,金五急了,他不想將周衡文讓給別人。

「你要我幹什麼?」平白無故被宰一刀,金五心情極為不爽的說道。

「我想出動方舟放在馬希拉島的三艘翼效飛行器裏海怪物,同時我也想要兩百個經過訓練的士兵,去曼蘇拉,」周衡文說道。

周衡文剛說出口,金五就叫道,「不行不行!你要求的太高了!」

「那你能給我什麼支援?」周衡文反問道。

「那我只能幫你聯繫最近的葉門聯軍,讓他們去曼蘇拉支援你,在你突圍的時候,我帶人去接你,」金五說完聳肩,表示無可奈何。

「哼,隨你便,」周衡文被金五這幅態度激怒,丟給伊迪絲衛星電話,往後連退三步,右手按下了探索者手錶凸起來的按鈕。

一根探針被機械齒輪彈出刺進皮膚,電流順著皮膚流向身上四個裝甲核心,劈里啪拉的電子火花響起,裝甲核心被激活,鈦合金甲片從裝甲核心飛出,包裹住周衡文全身,互相咬合組成裝甲。

後背三片甲片縮回,露出三排洞口,一股股氣流從洞口噴出,周衡文被帶到二十厘米高度,並且持續上升。

「方舟企業-語音助手『眾神』1.2系統已重啟,歡迎用戶啟動001號第一代超頻裝甲,各分子系統己上線待機,請下達作戰指令。」

伴隨著語音助手的電子合成聲再次響起,裝甲內部的LED藍燈重新亮起,照亮了內部,周衡文重新進入超頻。

「GPS定位葉門亞丁省曼蘇拉中心,模式:飛行,切換為自主控制。」

周衡文冷漠著下達出作戰指令,縱地一翻,在噴氣甲片的帶動下,爬升到三百多米高度,向曼蘇拉飛去。

………

鋼鐵俠托尼將在未來幾章出現。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講解…..

註釋:無。

ps:1,求收藏求推薦票。 飛起來的周衡文並沒有感覺很牛逼的感覺,他反而感覺自已一般般。

既沒有《永無止境》的腦域加速,也沒有感覺到《硬核危機》、《天外寄生》那種身體加速的體驗。

到現在為止,周衡文進入超頻的唯一感覺是很精神。

「感覺有點奇怪,這是超頻嗎?」周衡文想道。

搖頭閉眼吸氣重新睜眼,周衡文這才發覺自己已經來到曼蘇拉西部上空。

但令他最在意的,是幾十米外籠罩住東區的霧氣,周衡文連忙剎車停下腳步落地,緩慢靠近觀察。

這些霧氣非常厚,周衡文走近了幾步霧氣才散開,近處的建築物雖然可以看到,但遠處的建築物依然無法看到。

周衡文停下腳步,想找曼蘇拉西區當地人詢問情況,卻發現西區根本沒人,甚至連屍體都沒有,周衡文只在西區的一棟三層樓中,發現了血跡和掉在地上碎裂的自動步槍。

啪!

咦?

周衡文剛靠山離霧氣最近的一棟三層樓正門,裝甲內置的聲音波動機就出現了除周衡文以外的第二個聲音波動。

這不由引起了周衡文的警惕,按下武器按鈕,一柄鈦合金長矛從背後彈出,被周衡文躍起握住。

幾乎是同一時間,木製的正門被踹飛,一名體型和周衡文差不多的壯漢從正門跑出,頭也不看周衡文,徑直往後跑,周衡文不由愣了。

這是?————!

周衡文剛感到納悶,心中忽然生起一股不安,果斷開啟噴氣甲板,人飛了起來,一道黑影從旁邊跑過。

周衡文轉頭看去,一道慘叫聲響起,他的臉色不由一變,那道黑影已經將逃跑的壯漢殺死,並啃咬著胸口。

等太陽照射到黑影身上時,黑氣才消失真身露出,周衡文這才發覺這好像是一隻食屍鬼。

見食屍鬼依舊在啃咬著屍體胸口,周衡文再也忍不住,落地提起鈦合金長矛,擲向食屍鬼。

食屍鬼在周衡文離它5米距離上才感覺到敵人,然而剛一抬頭,鈦合金打造的長矛己經貫穿了食屍鬼頭顱,並伸出十幾厘米,將其釘入地面。

頭顱被長矛貫穿,但食屍鬼的動作依然沒有停下,緩慢的孺動著,企圖逃脫出長矛。

「哼,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周衡文嘀咕著,滑動手錶,調出選項,激活長矛內部的電路,數秒后一股高壓電流從長矛湧出,傳進食屍鬼體內,食屍鬼四肢和皮膚瞬間變味變硬,一股焦味從體內傳出。

「哼,」周衡文冷笑一聲,得意洋洋的撥出長矛,剛準備斬下食屍鬼的頭顱拿回去炫耀,忽然發覺周圍氣氛變得壓抑了起來,並且低沉的嘶吼聲不斷響起,周衡文臉色不由一變。

砰!

砰!

砰!

三隻食屍鬼破土而出,撲向周衡文,速度非常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