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總,你總算來了。手術費還欠着,我們沒有錢交。不過我們以後會用我們的工資來抵債的。我們知道,馬濤是在工地外被人打的,所以跟公司沒有關係。”一位農民工哀求着跟我說道。

“各位工友,現在不是考慮錢的問題。只有能治好馬濤的傷,花再多錢我決不含糊。你們也放心,馬濤的治病錢全部由志成公司承擔。既然已經跟衆誠集團有勞動合同關係,衆誠集團便不會袖手旁觀的。”我安慰着那位工人。

一名工友領着王青交費去了,我着幾名工友坐在長椅上詢問具體的原因。那個身上血跡最多的工友走到了我的面前。

“周總,你還記得我嗎?我叫**,去年因爲賭博欠了一屁股債的那個。是你和馬濤哥幫忙我把賭債還了。”

**,我有了一些印象。因爲賭博欠債,幾個沒有往家裏寄錢。最終被馬濤發覺,才被慢慢的遏制。

“**,我記得你。馬濤倒底是被誰打傷的,究竟是爲了什麼原因?”我讓**坐了下來。

**擦了一下臉,然後跟我講起了馬濤被打的經過。今天中午,馬濤和**吃完了午飯,看看離上班還有幾十分鐘,便想出去買一些生活用品。距離城市廣場一里路左右的地方,建起了一個臨時的商貿區。商貿區服務的對象主要是針對這裏的農名工。做小吃的居多,然後便是賣衣帽鞋襪,而生活用品的小商販。

雖然經營不是很規範,但也着實方便了這裏大量的農民工。兩個人在商貿區裏行走,中午這裏比晚上顯得較冷清一些。所以二人匆匆買了東西,便往工地而去。

剛出商貿區不久,迎面來了五六個人。一個個氣勢洶洶,**和馬濤並不敢惹他們,只是站在路邊讓他們過去。熟料幾個人走到了他們的面前,卻停了下來。爲首的一個說話很客氣。

“你們兩個人誰是馬濤?”

馬濤當時一愣,便答應道。

“我就是,請問你找我有什麼事嗎?”馬濤畢竟是一百多個工人的小領導,所以也有些架子。

“你就是衆誠集團工地的馬濤嗎?”那人又確認了一遍。

“是的!請問有事嗎?要是有事,我們去工地談好嗎?”馬濤不卑不亢的說道。**早已看出了那些人來者不善,連連給馬濤使眼色。

因爲這中間一個人**認識,便是當初張黑虎賭場裏的一個打手。


那爲首的確認了誰是馬濤之後,突然勃然大怒。

“弟兄們跟我打!死死的打。看他還多事,要不是他,黑虎建工會蒙受那麼大的損失。”此人的話音剛落,另外幾個人早已掏出了兩尺多長的鋼管,往馬濤的身上抽來。

**想去勸阻,也被狠狠的抽了一下。從馬濤被打到那些人匆匆離去,不足十幾秒的功夫。**眼睜睜的看着幾個坐着一輛沒有拍照的汽車揚長而去,地上的馬濤全身都是血跡,早已是奄奄一息了。

**發瘋似的大喊。

“來人呀!有人殺人了……”

**揹着早已昏死過去的馬濤,跑回了工地。之後幾位工友在外面攔了一輛車,將馬濤送來了醫院。

我聽着**的講述,心裏騰起了一股無名的怒火。**好像提起了黑虎建工,難道這件事情跟謝染有關?因爲馬濤的把關,讓謝染制磚廠的那些劣質磚全部被銷燬。從而導致了黑虎建工蒙受巨大的經濟損失,可是謝染在跟安軒結婚的時候,已經被朱煥天神不知,鬼不覺的擄走了。那麼毆打馬濤致重傷的指使人又是誰呢?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神級師傅》更多支持!

吳忘的居所是在以前四海府旁邊的一棟豪華的府邸,四海府經過擴建已經大了許多,不過大多是以前的四海候府的人居住。←

而吳邊一直居住在以前的城主府裡面,偶爾會回去四海府的竹閣居住一下,而四海府的竹閣是四海府的徹底的禁地,除了吳邊自己,誰都不能靠近。

竹閣裡面的重力空間對於吳邊來說用處已經不是很大了,可是還有其他的意義。

對於吳邊來說竹閣不僅僅包含了他成長的記憶,還有就是對於父親的回憶,想到父親的慘死,吳邊的心中很快就被怨恨給填滿了。

獅城的城主已經死了,可是吳邊確沒有感覺到復仇的快感,他記得是吳忘把獅城城主的人頭從另外一個城池摘來的。

而吳邊看到獅城城主的時候,獅城城主早已經死去多時了,就算吳邊心中有著百般疑惑,也無處解答。

所以今日看到吳忘的第一眼,吳邊就知道揭露謎底的時候到了。

吳忘在前面怒氣沖沖的直走,而吳邊也小心翼翼的緊隨其後。

很快吳忘就回到了自己的府邸,而吳邊也翻牆而入。

看著吳忘的府邸,吳邊自己也沒有來過,吳邊舉目四看,吳忘的府邸奢華無比,不會比自己的城主府差多少,傭人和侍女看到吳忘的樣子大氣都不敢喘,都小心翼翼恭敬行禮。看來吳忘在府邸裡面積威很深。

躲過傭人和侍女的排查,吳邊看到吳忘走進了他自己的奢華大殿。

明眼就能夠看出那是一個府邸的核心,屬於府邸的主殿,而吳忘的卧室就是在主殿裡面。

突然吳邊感覺自己觸碰到了什麼,抬頭一看,嚇得大氣都不敢喘。原來就在吳邊的腳下有著一個很明顯的陣法存在。

吳邊皺眉,吳忘怎麼會如此的小心,他已經看清楚了,侍女和傭人都很明顯的躲開了這個大殿,而吳忘竟然不需要傭人和侍女的服侍,就這樣一個人呆在殿裡面,很明顯和吳忘的奢華作風不同。

吳邊感覺奇怪,不過也小心翼翼的往後退了一步,然後才繼續往前走。好在吳邊知道自己在碧海聖地的時候,對於陣法有點研究,不然這麼簡單的觸碰陣法就會把他暴露出來。

漸漸的一個一個陣法都被吳邊給發現了,而吳邊對於吳忘就更加的奇怪了,他沒想到吳忘竟然在自己的府邸外頭設置了如此之多的陣法,雖然都是低級的陣法,不過也太小心翼翼了,如果不是自己懂陣法。就算是靈師可能一不小心也會被發現的。

吳忘隱藏的越深,吳邊心中想要探究的感覺就越加的深。

這是天載難逢的機會。從剛剛吳忘的表現出來,就算比起自己強,也不會強到哪裡去,自己要把握這次機會,研究個明白。

一個一個陣法都被吳邊給排除了,吳邊已經靠近了吳忘大殿的門口。

在門上輕輕的觸碰出一個缺口。吳邊把眼睛往裡面看,可是看了許久,吳邊心中突然很是迷惑,大殿裡面竟然空無一人,吳忘的身影竟然從大殿裡面消失了。

吳邊感覺到了一股陰森的感覺。他很清楚的看到吳忘是從門口走進去的,而且大殿裡面也只有一個門戶,吳忘也沒有從別的出口離去,可是為什麼就會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不見了。

「咔嚓。。。」吳邊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破解掉了門上的感應陣法,他輕輕的推開門走了進去。

吳邊的膽子確實很大,如果吳忘在裡面的話,他鐵定會被發現的,可是為了解開謎底,吳邊也只能冒一下險了。

可是讓吳邊沒有想不到的大殿裡面如同他看到的一樣確實沒有吳忘的身影。

吳邊做在椅子上,輕輕的低著頭,臉上有股思索之色,他不會覺得吳忘會憑空不見了,大殿的屋頂是用很堅固的岩石搭建的,吳忘就算想從樓頂走,只要發出一聲輕微的聲響,自己也能夠發現的。

可是自己在外面許久都沒有發現吳忘出來過。

那麼吳忘竟然沒有出去,也就只能隱藏在了大殿裡面的其中一個地方了。

吳邊看向了腳下的地面,那是用一塊一塊的青磚鋪墊起來的,在青磚的上面覆蓋了一層紅色的獸皮,吳邊思考中,如果真的隱藏了起來,那麼還有什麼比地下更隱秘的隱藏地點呢!

想到就做,吳邊從自己的妖獸戒指裡面拿出一個奇異的東西出來,那是一隻白色的老鼠,不過那老鼠很古怪,一直外面冒著寒氣。


「去。。」吳邊輕輕的拍打了一下那老鼠,很快那老鼠就一溜煙的跑到地面上。

那隻老鼠只是一般的一級妖鼠,不過這種妖鼠有一種很奇異的能力,他對於寒冰花很敏感,不管多遠都能夠聞到,吳邊知道這種老鼠有這種能力以後,就一直留在自己的身邊。

剛剛和吳忘短促的交手之間,吳邊就已經未雨綢繆般的把寒冰花的花粉抹到了吳忘的身上。

現在那寒鼠果然一下地面,就很快的朝著一個地方而去,吳邊也緊隨其後。

可是吳邊沒有想到那寒鼠去的地方是一張大床上,到了大床上以後,寒鼠如同發瘋一般瘋狂的撕咬著吳忘的床鋪,彷彿地下隱藏著什麼一般。

吳邊帶著疑惑看著寒鼠,又看看那床鋪,摸了一下床鋪也沒有發現什麼有用的消息,他知道寒鼠是不會感應出了,那麼吳忘最後一次出現就是在這大床上了。

可是床鋪上很明顯沒有東西,除了吳忘徹底的隱身了。

吳邊圍著床鋪轉了幾圈,然後目前瞄向床鋪旁邊的一個巨大的大鼎,那鼎在大床的旁邊,吳邊感覺很是突兀。

所以為了驗證自己的想法,吳邊把寒鼠從床上抓了過來,然後靠近那個大鼎,果然和自己意料中的一樣,那寒鼠靠近了大鼎也很是瘋狂。

很明顯吳忘曾經觸碰到了這個大鼎,才會在大鼎上留下寒冰花的印記。

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吳邊鼓起全身的力氣,猛的把這個大鼎轉動了起來。

「咔。。。」一身清脆的聲音傳出,一道裂痕從吳忘的床上打開。

吳邊瞬間臉色大喜。


果然在床底下有暗道。(我的小說《神級師傅》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我陷入了無邊的煩惱,我站了起來,走到裏走道一處的窗戶邊,看着醫院的進口處。一輛輛車進進出出顯得十分繁忙。一輛警車進入了我的視線,我的目光被吸引了過去。

警車在一處空地停了下來,然後我看見張蕊下了車。之後走下來的,卻是城市廣場工地的項目總經理王木生。他好像在跟張蕊說着什麼,然後進了醫院的急診科大樓。

很顯然是有人報案了,張蕊爲了瞭解情況,於是讓王木生把她帶到了醫院。果然不久。王木生帶着張蕊匆匆的趕到了急救室的外面。見到了我也在此候着,王木生趕緊過來打招呼。

“周總,你也在這裏呀!”王木生顯得有些唯唯諾諾。

“王經理,你的工人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你怎麼還穩得住?”我有些生氣,剛纔聽到**說經過工友在工地外攔了一輛車,我便已經有了莫名的怒火。

“周總,你冤枉王經理了。是他第一時間報的案,然後我帶着一個助手去了現場走訪了幾個目擊者。之後纔跟王經理一起趕來了醫院,傷者現在情況怎麼樣?”張蕊走到了我的面前,替王木生解圍。

“周總,事情就是張警官所說的這樣。我原本早就要來的,只是帶着張警官在工地裏走了一趟,所以才耽擱了一點時間。對不起……”王木生小心翼翼的說道。他呼出的氣息,有一股濃烈的酒味。

“現在不是說對不起的時候,如果當時工地能夠派出車來。馬濤也不至於多耽誤半天,以後工地任何人在工作時間不許喝酒,尤其是中午。”我面色凝重,其實我並不想怎麼訓斥王木生。劉琪的事情,讓王木生的打擊很大。

和王木生分手後的劉琪先是一直被張黑虎挾持着,後來被謝染救了出來。再後來跟孫少又走到了一起,現在劉琪去了哪裏,始終還是一個謎。

“知道了……”王木生退到了一邊,然後找了空餘的椅子坐了下來。張蕊則跟我說着對這件案子的看法。

“周總,你認爲馬濤遭人毆打,屬於報復行爲。目前來講,馬濤得罪最直接的還是黑虎建工了。前天安軒還去警察署報案了,稱黑虎建工的總經理謝染在婚禮現場被人劫走。現在黑虎建工只是一盤散沙,誰還會因爲那批劣質磚的事件來報復馬濤呢?”張蕊將我所能想到的每一處疑點都給堵死了。

是啊!這件事情對謝染造成的損失最大。要報復也是謝染,人謝染現在也是生死不明。

“張警官,我也想不出是什麼原因了。現在只爲願馬濤能夠平平安安的脫離危險,如果馬濤醒了,興許還會有一些線索。”

我感到了無比的壓抑,這一刻突然有一種抽菸的衝動。但看到牆上那禁菸的標誌,也只能強忍着。我站了起來,對**說道。

“**,你在這裏看着,我去方便一下。”

其實,我是想去衛生間躲着抽一根菸而已。因爲這個春節,是我過得最憋屈。一個人的時候,我只有靠香菸來打發無盡的空虛與寂寞。

而且我感覺,在抽菸的時候,我會感覺思維更敏捷一些。就像某些寫作者,在寫作的時候抽菸便會文思泉涌,腦洞大開。

我在衛生間的洗手出,狠狠的抽了兩隻煙。香菸的青煙在一面鏡子裏慢慢的騰起,是那麼的飄逸。一張熟悉的臉突然出現在了青煙裏,我猛一回頭,看見了劉琪想側身從我的身後走過。

“劉琪……”我喊了一聲。

劉琪一愣,站住了。

“周,周總,你怎麼在這裏?”劉琪顯得有些驚慌。

“我還想問你怎麼在這裏呢?劉琪你究竟在搞什麼鬼?王木生對你可謂是感情真摯,你怎麼就舍他而去了呢?”看到了劉琪,我便想到了王木生。新的一年,我本來想對王木生委以重任。但便是因爲劉琪,讓王木生如同沒有了靈魂,失去了拼搏進取的鬥志。

“周總,你別逼我了。兩個人在一起,講的就是一個緣分。王經理是一個好人,但不是我喜歡的那種類型。”劉琪顯得有些無奈。

“按照你的說法,你跟孫少就有緣分了嗎?劉琪,你真的太讓你失望了。”我不想再說什麼,人各有志。每個人的想法,他人又怎麼能夠理解。

“周總,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但是我和孫少不是你想象的那樣,我跟孫少已經分手了。謝謝你一直對我的關心,總有一天,你會明白我的。”我不知道,劉琪是想讓我明白什麼。一直以來,我都想幫她,她自己不好好珍惜,又能怨誰呢?

“你來醫院做什麼來了?”我問。

“周總,我能不回答嗎?一個女人醫院,要麼是看病人,要麼就是自己看病。對了,你怎麼來醫院了?”劉琪巧妙的避開了我的問題,反而逼得我說出了自己到醫院的目的。

“城市廣場工地的一個工人無辜被人打成重傷,現在還在搶救。王木生也在搶救室外面,你要不要去見見?”我冷冷的說了一句。

“不了!周總,我還得趕着回去上班,不好意思了,後會有期。”劉琪說了一句話,拉開了洗手間的門,匆匆而去。


我感覺劉琪甚至來醫院的意圖似乎跟馬濤被打有關,但是我只是猜測而已。在這裏碰到劉琪,也純屬是巧遇。

從洗手間出來搶救室裏仍然在工作着,不時的有護士出入。但是她們面色凝重,我們誰也不好向她們詢問裏面的情況。

**告訴我,他要去接一個人。這個人是馬濤的妻子,馬濤被打的時候,**就跟馬濤的妻子打了一個電話。此時已經過去了兩三個小時,馬濤的妻子已經快到蓉城了。

我讓王青給了**一些錢,之後**拿了錢匆匆的走了。走到顯得很靜,靜得讓人心裏不安,甚至充滿恐懼。

搶救室門上的燈滅了,之後走出了一位主刀醫生。

“誰是病的家屬?”

這裏誰也不是馬濤的家屬,除了**跟他關係近一些外。只是**已經離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