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敏喝道,橫眉冷豎的。只不過她這樣可愛型的臉蛋一點沒有威脅性。

「或許。但曉敏你確定換了別人就能夠確定一心一意嗎?」許麗也沒有生氣,而是平靜的問道,

看著周曉敏默然,許麗繼續說道,「誰也不能確定未來如何。既然如今遇到了自己喜歡的,並且我覺得自己可以接受他的一切,而且他也把我當成最重要的一個,甚至昨晚他都想和我直接去婚姻登記。我已經滿足了。曉敏,不管別人怎麼看我這段感情,也不管以後會如何,但起碼這個時候我很幸福也很滿足。」

「這對你不公平!」周曉敏說道,這是周曉敏真心實意的說法,她一直認為許麗這樣的女人應該有完美的生活。但如今的情況顯然不是,周曉敏這時候都有些後悔當初在鳳祥珠寶點主動和楊廣搭話了。

「這個世界哪有那麼多的公平。而且這也不是公平不公平的事情,也不是男女的事情,關係還要看自己的想法,你覺得公平覺得足夠,那就可以了。很多事情都是如此,看的並不是比較,而是你自身的感覺。」

許麗溫婉平淡的說道,雙手握住周曉敏的手,誠懇的說道,

「曉敏,我知道你是為我好,你是我最好的姐妹,所以我想得到你的祝福。」

「我算是服了你了,我真懷疑大帝那個混蛋是不是給你灌迷1魂湯了。」

周曉敏心中充斥著怪異和無語的感覺,對楊廣可是恨得牙痒痒,不過耐不住許麗柔和的目光,只能舉手投降。「好,我祝福你,祝你永遠如同現在一樣幸福滿足。」

隨後周曉敏惡狠狠的說道,「不只是要祝福你,我還要保護你。大帝那個混蛋,取了個暴君名字還真當自己是皇帝了。絕對不能這麼便宜他,小麗,把握住他的家產,讓這個混蛋泡妞都沒錢開1房,呃,這招估計不管用,這個傢伙自己會賺錢。那就結婚的時候簽協議,他犯錯的話,讓他凈身出戶。好像也不合適,哎,小麗,都是你,一點都沒有原則,這樣的事情都答應了他,這個傢伙現在很能耐,根本限制不住他啊!」

望著周曉敏抓頭髮的時候抓狂的樣子,許麗不由笑了起來,這個周曉敏就是這麼可愛,很想想出一些惡毒的建議,結果因為根本沒有哪根筋,卻弄得自己這個樣子。

「你還笑?!都是因為你……」

周曉敏不滿抓向許麗,兩個人頓時打鬧起來。良久之後,周曉敏癱坐在沙發上喘息著,咬著牙說道,


「太便宜大帝了,不行,我也要祝福他,祝他找女人的時候解不開褲腰帶,哦,小麗,要扣除找你的時候。」

這時候正驅車前往淮海路的靈寶旗艦店的楊廣不由打了個寒噤,有些莫名其妙的四下看了看,卻沒有發現什麼,於是就將古怪的感覺丟到了腦後,他可不知道這是有人在『祝福』自己,更不知道周曉敏彷彿找到了靈感,什麼褲鏈卡住小弟弟之類的『祝福』都被她陸續發出……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超級鐵匠鋪》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超級鐵匠鋪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靈寶旗艦店。

好,如今的靈寶只有這一家店,所以毫無疑問的,旗艦店的名號就被帶上了。不過這家店面不管是地理位置還是面積裝修什麼的,作為任何珠寶行的旗艦店都不為過。

楊廣停車之後來到門前,已經結束了培訓之後的安保們這時候已經開始輪流值崗。這些安保大部分都是衛錚的戰友,對於這些將要保護自己財產安全以及護衛自身安全的人,楊廣很重視,不只是薪酬不俗,其他條件也是相當不錯,類似什麼包食宿之類的,使得這些安保對於楊大帝自然很是尊敬感激,畢竟是衣食父母嘛!

態度溫和的點點頭,順著安保幫忙推開的門走了進去。


靈寶的籌備裝修什麼的工作都交給了李婉雲,雖然李婉雲經常會將裝修的進度通過郵件發給楊廣,但親身見到效果這還是首次,可見楊廣這個老闆的不靠譜。

在一樓大堂內隨意打量著,楊廣滿意的點點頭,大氣典雅奢華卻絲毫不顯的庸俗,做設計的人能力相當不錯。而且讓楊廣有些意外的是,這時候各個櫃檯上也都擺滿了珠寶,柔和的燈光照映下,這些華麗的珠寶閃爍的光芒無疑極為璀璨。對此楊廣倒是有些疑惑,畢竟還沒有正式開業的時候,為了安全也不應該如此拜訪啊。

「老闆!」嬌滴滴的清脆聲音接連響起,雖然還沒有正式開業,但一些工作人員卻已經開始了工作。就如同眼前這些銷售人員,都是一些姿容秀麗,儀態優雅的美貌女子。

雖然店裡這邊裝修楊大老闆都沒來,但是招聘的時候他可沒有錯過,畢竟楊大老闆也知道珠寶店這樣的工作場合招聘的大部分都是女人,而且姿容出眾的女人顯然更受歡迎。

儘管楊大老闆並沒有想著吃窩邊草,好,他心中確實想過什麼秘書啦,秘書啦,潛規則啦之類的,但畢竟只是想想罷了,吃窩邊草太麻煩了。而且李婉雲還是許麗和周曉敏推薦來的,那時候和許麗之間儘管還沒有和好,但楊廣也不想被她知道自己想要吃窩邊草,自然表現的很老實了。

如今更是不用說,許麗和周曉敏很快就要來這裡上班,就算有些小心思,也都悄無聲息的熄滅了。但這並不妨礙楊大老闆享受一群漂亮女人的賞心悅目啊。

目光在十幾個各有特色的女子臉上掃過,其中幾個看向楊廣的目光火辣辣的,顯然對於楊廣這個貌似鑽石王老五的傢伙很是有些想法,但楊大老闆也只能心中暗爽卻不敢有什麼多餘的表示了。

楊廣注意到,今天來店裡的銷售員都是這批員工中最為漂亮的那些,這就有些古怪了。正要詢問的時候,楊廣就看到從電梯中走出幾個人,是的,電梯。儘管靈寶所在的店面只有三層,但是並不妨礙這裡有電梯。

貌似有些敗家,但要的就是這種敗家感覺啊,好,是奢華的感覺。因為設計和裝修的巧妙。電梯所在的位置絲毫沒有影響到一樓大堂整體的典雅。

這時候李婉雲就陪著這幾個人,看著那幾個人的衣著,楊廣有些遲疑的問著身邊的員工,「這是記者?」

對方有幾個都穿著多功能馬甲,手中持著相機,還有相當專業的鏡頭。

「是廣告公司的攝影師。」身邊有著高挑身材的女子微笑解釋道,態度溫和恭謹,絲毫沒有覺得作為老闆不知道這些安排有什麼不對。這種態度可不是因為楊廣是老闆,是鑽石王老五什麼的,更多的還是為了楊廣給予的豐厚薪酬,那兩身優雅得體的職業裝就不說,同樣報銷食宿可是給這些員工省了不少錢那。

在同行業的薪酬福利上,楊廣的靈寶絕對是名列前茅。當然,說實話,這也沒有什麼可比性。其他的珠寶行,哪怕再怎麼國際排名前列的珠寶行和楊廣都沒有辦法比擬,以鐵匠鋪為後盾的楊廣成本之低絕對會讓競爭對手吐血的。

可見的利潤很高,楊廣絕對不介意對自己的員工待遇優厚一些。這是他以前做員工的時候yy自己成為了老闆之後要做的事情,很沒有資本家的心態,但他卻為此很高興,實現了曾經的一個小理想那。

聽了員工的解釋,楊廣恍然想起似乎前兩天李婉雲和他提過,邀請廣告公司做一系列的廣告。不過距離開業沒幾天了,現在做廣告還來得及嗎?朝著似乎要走過來的李婉雲揮揮手,沒有打擾她工作,楊廣自顧自在這屬於自己的領地內欣賞起來,沿著樓梯走到了二樓。二樓裝修更為典雅,這邊出售的也將是價值更高的珠寶。

「老闆,感覺怎麼樣?」李婉雲走了過來,笑問道,

「很不錯,琬雲姐真是厲害。還有,叫我阿摩就行。說了好幾次了。」楊廣滿意說道,不過顯然李婉雲這樣的職場女子,哪怕和楊廣有著一些聯繫,而且楊廣似乎很溫和,卻也不會犯這樣的錯誤,只是笑而不語。

「去樓上看看你的辦公室。」李婉雲說道,

兩人來到了三樓,在位置最好的一間就是屬於楊廣的辦公室了,不過感覺上估計有些浪費了,畢竟指望楊廣這個不靠譜的老闆經常來這裡辦公那是不可能的。辦公室很寬敞大氣,主色調溫和,內部拜訪的幾株盆景給房間增添了一些活力,在一邊還有著一個書架,李婉雲看到楊廣走過去隨意的翻動那些書籍,開口說道,

「不知道你喜歡什麼書,所以直接挑選了一些暢銷書回來,還有什麼成功學之類的書籍。」

楊廣坐到寬大的辦公桌的老闆椅上,翻看了一下辦公桌,朝著李婉雲笑道,

「琬雲姐,將我的辦公室弄得這麼好,卻是有些浪費了。你也知道我很少過來的。」

「不管來不來,你總是老闆,要有老闆的待遇啊。這方面可沒有什麼浪費不浪費的,這也算是公司形象了。」李婉雲的回答很特別。

楊廣聳聳肩,卻沒有多說什麼,其實他自己也很喜歡的。浪費不浪費的對於如今的楊大老闆而言重要嗎?

李婉雲走到楊廣身邊,打開了電腦,等電腦啟動之後,拿出了一個優盤交給楊廣。

「這是廣告公司送來的文案,準備用作網上廣告,你看看怎麼樣。」

楊廣依然打開,上面是文字配合圖片,圖片就是拍攝的靈寶店內情景,這時候楊廣明白了為何店裡工作人員最漂亮的那些都在這裡,因為需要她們上鏡作為廣告背景啊。上面的文字也是極為優美,說得上軟文範本了。

「還不錯。不過,琬雲姐,還有幾天時間就要開業了,現在還來得及嗎?」楊廣疑惑問道,

「當然來得及,不過開業的時候並不指望這些網上廣告,而是有著更好的辦法。你也說過,珠寶行最好的代言就是最好的珠寶。事實上,如今行業內我們靈寶絕對不是默默無名,不少人都在關注著我們。

那些幫我們進行原料雕刻的大師們在一行人脈廣泛,徒子徒孫眾多,讓這些差不多已經收山的大師忍不住出手的原料,還有這些大師手藝帶來的成品,任何珠寶行都不會漠視。說句大言不慚的話,其中幾個擺件絕對稱得上是國寶級別的。如今流傳出去的照片在玉石論壇和珠寶論壇可是惹起了軒然大波。」

李婉雲難得情緒有些激昂興奮的說道。聽到這裡,楊廣已經有些明白了。

「不說那些論壇上的曝光率,就憑這些國寶級別的擺件,都不用掏錢就能請來不少記者專家什麼的,上頭條都沒問題。那些記者們也是需要新聞的。我已經和那些記者們商量好了,開業前幾天我們就會免費上電視上報紙,人氣絕對不用擔心。至於網路上的廣告不過是慣例,爭取讓人氣延續,讓靈寶的名字深入人心。為此以後可能還需要電視廣告,讓靈寶耳熟能詳。不過現在還不急,畢竟我們如今只在中海,並且只有一家店。」

李婉雲說的坦然自信,神采飛揚,雖然時間還不長,但對於靈寶的榮譽感和信心卻是格外的強烈。

想到那些如今在銀行保險柜中的那些精品,楊廣心中也是讚歎,他讚歎的卻是那些雕刻大師的心靈手巧以及奇思妙想,雖然說那些原料大部分都出自楊廣之手,但是被細心雕琢之後的變化卻讓他極為震撼。

李婉雲說的並不過分,其中幾個擺件真的稱得上是國寶。

其中有一株翡翠白菜,翡翠白菜如今並不少見,但因為楊廣通過合成提供的原料太過出色,靈寶的那顆和尋常白菜大小類似的翡翠白菜栩栩如生,絕對價值不菲。還有一個雕龍杯盤,五條龍形如同直入雲霄攀附在玉杯上,而玉盤上則是有著九條龍紋,整體上完全超越了故宮珍藏的這件龍紋杯盤。

還有一盤壽桃,冷不丁的看過去,恐怕也會當成是真實的。

最為特別的還是一件多彩翡翠擺件,藍水翡翠猶如大海,大海上浪濤泛起,而在海中幾條真龍嬉戲著,這幾條真龍有的身體完全浮現在海面,有的大半身體在海中,搖頭擺尾,如同真實。

而且這幾條真龍的顏色各不相同,青龍、黃龍、紅龍應有盡有,可以說這件擺件的存在完全就是個奇迹。雕琢完成的時候所有見過的人都被震撼了,甚至這段時間一直有人請求允許觀摩或者拍照。

但請雕刻大師雕刻的時候已經簽訂了合同,不能拍照。如今外面的照片都是李婉雲找人拍攝放出去的。

這件九龍腦海擺件有臉盆大小,雖然形狀並不規則,但絲毫不影響整體形象。整個擺件的種水都在高冰種之上,甚至部分達到了玻璃種,顏色也都是頂尖,價值難以估計。

還有鏡子形狀大小的和田玉牌,雕刻著桃園三結義;以及白玉雙龍瓶等等。

只是這些擺件就足夠引起轟動,絕對能夠給靈寶帶來巨大的名氣和利益。只憑這些擺件,楊廣自稱是個土豪也不算什麼大問題了。更何況對於珠寶行而言,還是首飾之類的更受歡迎,玻璃種祖母綠的戒指手鐲,和田玉的手鐲玉佩掛飾,以及其他紅藍寶石鑽石等等寶石飾品,各個價值不俗。

說起來,楊廣更希望這些能夠多賣一些,因為這些原料的成本對楊廣而言太低了。反倒是金銀鉑金等等,鐵匠鋪沒有多大的功效,利潤自然而然的也就低了。

有著這些國寶級別的珍寶,別看靈寶還沒有開業,但只憑這些珠寶,也可以大言不慚的說自己是著名企業了。別的不說,利用這些在銀行抵押,貸個十億八億也是簡簡單單的事情。

楊廣很快回過神來,雖然那些擺件珠寶確實極為珍貴精美華麗,但對於楊廣而言也只是欣賞罷了。終究在別人看來可遇不可求的珍貴原料,在他手中卻是唾手可得。他更欣賞的還是那份雕刻的藝術。而且他也沒有想著將這些珍貴擺件自己珍藏,這個市儈的傢伙沒有什麼藝術細胞,相對而言反而是賬戶內的數字更讓他喜歡。


「呃,對了,琬雲姐,我們的珍寶稱得上是國寶了,你說會不會有人讓我們捐獻啊?」楊廣忽然問道,

「怎麼可能?這是屬於你的私人貴重物品,誰有資格讓你捐獻?!」李婉雲說著說著語氣低弱下來,神情變得有些古怪,她卻是想到了那件『九龍鬧海』。第一次看過之後,她還想著故宮博物院都沒有這樣的珍寶。如今聽到楊廣的說法,發現楊廣的說法似乎真是個問題啊。

「哈哈,不用自己嚇自己了,這些年沒有聽說這樣的事情,頂多一些珍寶故宮博物院會請求展覽罷了。」

楊廣笑道,其實如果別人出得起錢,價錢不是差距太大的話,他並不介意將那些賣出去。似乎故宮博物院就很有錢,嗯,到時候如果故宮博物院有這個想法的話,楊廣覺得自己可以打個折扣表達一下自己的愛國心靈。

李婉雲有些無語的搖搖頭,也感覺自己似乎有些杯弓蛇影了。沒辦法,李婉雲想到那些擺件的珍貴就心驚,難免有些疑神疑鬼的,當初將那些擺件帶回來的時候,儘管帶著幾個安保人員,但李婉雲的緊張依然無法形容。

不再理會這些事情,轉而和楊廣說起其他的一些安排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超級鐵匠鋪》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超級鐵匠鋪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正說著關於開業典禮表演活動的問題,楊廣手機響了起來,看了看號碼,楊廣正準備掛斷,一邊的李婉雲卻是主動開口道,「你先接電話,我去看看弄些飲料來,你要喝茶還是咖啡或者其他什麼?」

「給我來杯果汁。」楊廣說道,看著李婉雲離開,楊廣拿起了手機,心裡卻還在嘀咕,看樣子這陣子李婉雲真的是很忙碌,而且類似於助理秘書之類的也沒有配備,不然的話怎麼也輪不到她來端茶倒水啊。

呃,更有可能的是楊廣這個老闆沒有助理秘,畢竟這裡是老闆辦公室不是李婉雲辦公室,以她的忙碌程度,如果沒有助理和秘書肯定應付不過來的。

「又怎麼了?別告訴我你對姬麗哈澤爾的騷擾戰術真正打動了她啊。」楊廣懶洋洋的說道,對面是李陽。

「切,不過是個洋鬼子罷了,我怎麼能在她身上浪費那麼多時間。」李陽酸溜溜的說道,

這個傢伙自從前幾個月的時候去了一趟英國見到了一些足球寶貝和明星之後,就死乞白賴的和姬麗哈澤爾交換了聯繫方式,真難為以他的口語如何溝通的。回來之後還得意洋洋的對楊廣和方明遠說要用他最擅長的文字來搞定對方,不過在楊廣和方明遠看來,拿著一本英漢字典翻譯情詩的行為不過是騷擾罷了,而且還要翻牆。

這個傢伙新鮮勁兒來得快,去得也快。估計沒有什麼成效早就丟到了腦後,不過這倒並不妨礙楊廣用這個事情來嘲笑這個傢伙。

似乎聽到楊廣在嗤笑,李陽怒道,「你笑個屁,我告訴你,我已經徹底的明悟了。對於那些沒有什麼節操的足球寶貝而言,最好的方式就是拿錢將她砸的躺下,等到我李大少發達了,一定再去找她開始第二回合。」

「好,好,到時候別忘了你的那個願望,將她全身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錄製下來。」楊廣笑道,

「好了,別廢話了,有事說事,我可是很忙的,正在公司這邊忙著開業典禮的事情那。」

「切,你就胡說,這段時間我雖然不在中海,可也聽娟子說過你的豐功偉績了,自從買下店面之後,你都沒有去過三次。什麼事情都丟給了招來的總經理。小心到時候你的店被人家給吞了。」李陽不屑道。

「哼,你這個傢伙不懂就別亂說。我可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給予下屬足夠的發揮空間,才能讓她們發揮出最大的動力來。至於你說的擔心,我更不在意。那個誰不是說過嗎,只要掌握住人事權和財政權,那麼就翻不了天。我這才叫享受生活,將工作丟給別人,自己只需要偶爾關注一下就可以了。」楊廣得意洋洋的說道,

「你就嘚瑟,我倒要看看你這個靈寶的效益怎麼樣,到時候虧本了可別哭。」

李陽這個傢伙絲毫不知道什麼祝福之類的,反而很欠揍的說道,顯然這個傢伙就是在嫉妒啊,他最嚮往的就是什麼事兒都不用干,只要享受的生活。可惜李陽他爸一點都不慣著他……

「嘿嘿,羨慕死你。忘了告訴你,我這裡的員工可是一水兒的美女。還有過陣子就要拍攝電視廣告,我這時候正在考慮著是找個明星那,還是直接給那些苦苦尋找出頭機會的藝術學院學生們或者模特們一個機會那!哈哈哈……」楊廣故意怪笑著說道,他知道怎麼樣能夠讓李陽羨慕嫉妒恨的。

「呸,社會風氣就是被你這樣的敗類給破壞的。只有我這樣純潔的人多一些才能達到凈化社會風氣的目的。」

李陽咬牙切齒的說道,「對了,差點忘了。嘿,你店裡就算全是美女又能如何?你敢動手嗎?你和許麗既然已經和好了,那麼你還能不讓許麗到靈寶店裡?」


「呃,你怎麼知道的?」楊廣還真是有些詫異了,這件事情不過是昨天發生的,還沒有告訴這些朋友們啊。

「哼哼,某人倒是似乎腦子開竅了,還懂得浪漫了。沿街到處送玫瑰花,炫富可恥啊,更可恥的是炫富還炫的不專業,上百朵玫瑰花能有多少錢,你要弄一車來還差不多,要不然就送茶葉蛋也好啊。網上可是很多人鄙視你的。」李陽取笑道,很有些幸災樂禍的感覺。

網上?楊廣恍然,如今這個網路和智能手機時代,新聞的時效性無以倫比,同樣的稍微有些吸引力的事情就會有人將之拍攝下來傳遞到網上。這就是互動年代。

「想不到啊,如今咱們也上了次新聞。」楊廣有些好笑的說道,對於李陽提及自己被鄙視的事情,他也沒有在意。因為楊廣很清楚,在網路上,再怎麼樣的事情也總有不同意見,因為這個影響自己心情可不值得。

有了鐵匠鋪之後,不知不覺的,他就變得淡定了很多。

「切,我被你連累了。娟子也喜歡上這個論壇,被她看到之後,少不得也要讓我辛苦一番。」李陽埋怨道,

「也讓你們秀秀恩愛不好嗎,不是你說過嗎,讓娟子高興就是你一生最大的任務。」楊廣笑道,聽著李陽的埋怨就可以猜到,網上關於楊廣和許麗事情整體的輿論應該是很不錯的,不然也不會有陳娟會要求的說法了。

李陽徹底無語了,給女朋友許願發誓什麼的能信嗎?作為一個男人,還是兄弟,說出這樣的話,純粹就是給他拆台啊。

「你這個叛徒,我祝你合家團圓,許麗很快就會發現席雅,你們一家人團聚,可要發揮出你的浪漫因子搞定女人之間的衝突和嫉妒啊。」李陽嘿嘿笑著,很是不懷好意的說道。

「呃,謝謝你的祝福。不過已經有些晚了。昨天我和許麗已經都談好了,准許我一如既往。」

楊廣得意道,嘴上說的牛叉哄哄的,不過心裡也是有些犯嘀咕,許麗是搞定了,但席雅那,席雅可不是那些為了錢出賣自己的人,對於許麗已經和楊廣和好的事情,席雅又會如何決定那?!

電話那頭頓了半響,之後李陽的尖叫聲傳來,

「這怎麼可能?你這個混蛋怎麼會這麼幸運?還有沒有天理啊?!阿摩,你該不會是吹牛?」

「隨便你怎麼想,羨慕的話,你也可以和娟子提提看啊,她那麼通情達理一定會同意的。」楊廣說道,「好了,今天就到這裡,我這兒安排開業嘉賓的事情那。十一前別忘了滾回來,要不然用支票和花籃代替也行。」

掛斷了電話之後,楊廣微微皺眉,從昨天到現在一直沉浸在和許麗和好的幸福中,卻是忘了席雅的事情,結果被李陽說破,讓楊廣這時候煩惱起來,哎,這也是自找的,誰讓自己這麼貪心那!

這種事情發愁也沒用,只能盡自己最大努力了,至於結果還是先放在一邊。將這個頭疼的事情丟到了一邊。不過這種事情也托不了多久的,畢竟席雅也知道楊廣開公司的事情,總不能開業都不通知她啊。

沒一會兒,李婉雲抱著幾本畫冊模樣的東西走了進來,身後一個高挑的美女拿著托盤,上面是果汁和咖啡之類的。楊廣道謝之後,接過了果汁,那位美女員工將咖啡放到了李婉雲身前茶几之上后就走了出去。

「這是我們給那幾個雕刻大師準備的紀念品,都是我們靈寶那些頂尖擺件首飾的高像素照片。雖然這些大師只是希望將自己的名字刻在作品上,但我們總不能不盡點心意。因為合約的關係,這幾個大師和作品的合影都是我們拍攝的,這時候也正好放在一起送還給他們。」李婉雲將畫冊放到了楊廣面前介紹道,

楊廣翻開著畫冊,用專業的攝影師拍攝出來的效果相當出色,那些大師和擺件的合影也充滿了藝術感。

「如果老闆這幾天有時間的話,可以去給這幾個大師送一下請柬,雖然他們大半不會來,但也是禮節。需要老闆親自去拜訪的大師只有三個,兩天時間就差不多,主要是一個大師身在京城,另外兩個就在東浙省。」

楊廣點頭應下,既然想要在珠寶行業發展,那麼人脈特別是這些雕刻大師就是必須要重視的,儘管楊廣通過鐵匠鋪有著最大的底氣,但能夠更順利一些也是好的。

更重要的還是因為對方很有人請,為了靈寶及時開業,嘔心瀝血的辛勞,不去見見實在顯得很沒有良心。

終究楊廣要將讓靈寶壯大,不只是為了賺錢以及積累社會關係,更是因為這個世界上大部分珠寶原料都是鐵匠鋪需要的能源,而鐵匠鋪對於楊廣而言就是最重要的,所以一個龐大合理的能量來源也就極為重要了,這就是他要大力發展靈寶的原因。靈寶越壯大,對楊廣的好處越大。

不過這樣一來也有些事情需要認真考慮了,首先就是原料來源的問題,靈寶想要發展就需要最好的作品,但好的原料終究是有數的,而靈寶總是能夠拿出頂尖的原料來,也容易讓人懷疑。所以靈寶發展壯大的期間,楊廣需要一個礦業公司,要進入珠寶行業的上游,進行原料開發。

當然,這個想法更多的還是找個借口罷了,如果去國外投資礦業,當地的環境還有貨運之類的問題,別人很難察覺其中的是否有什麼貓膩,除非耗費大量的精力財力來調查。

如果是那些政局比較穩定法律細緻全面的國家還有些麻煩,如果換了非洲的一些國家,想要從稅收方面推測都沒有辦法,沒辦法,很多非洲國家的官員的貪婪已經是種習慣了。

這方面倒是還不急,畢竟這時候的靈寶還只是一家店面而已。

另外一個同樣是原料的問題,楊廣使用鐵匠鋪合成原料,儘管這些原料都是頂尖的,但成本卻不值一提。楊廣自己知道這件事情,但是並不合適讓別人知道。這其中不只是保密的關係,還有稅收方面的考慮。


所以楊廣需要另外一個獨立賬戶。通過中介公司在開曼群島註冊公司,在瑞士銀行開戶似乎就是個不錯的選擇。這樣一來就可以玩玩左手倒右手的遊戲了,從而減少大量的稅收以及減少被別人的關注懷疑的可能。

這個事情倒是需要儘快辦理,如今的靈寶剛開業還可以完全用楊廣獨資來解釋,但以後就需要正規一些了。

「對了,琬雲姐,晚上有事情嗎?小麗和我請琬雲姐吃頓飯,如果姐夫和侄子方便的話可以一起來。」

聊完關於開業籌備需要楊廣決定的事情后,楊廣也沒有忘記許麗交代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