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傲聲音同樣很大。

在九洲城,他也算得上是一個比較出名的富二代。

宏偉集團在他眼中,還什麼都算不上。

畢竟周家的家底擺在這裏。

楊來福絲毫不在意,不屑道:“真有意思,現在這個年代,是人是狗都要裝一下。”

“還讓宏偉集團破產,你知道宏偉集團有多少資產嗎。”

“你怎麼不說你要去給長城貼瓷磚?”

“宏偉集團資金二十億,你知道二十億代表着什麼嗎?蠢材。”

“行,老子再給你十分鐘,十分鐘要是你搞不出點動靜來,老子就讓十個大漢弄死你。”

周傲懶得回答楊來福。

只是轉身恭敬看向陸天龍:“陸先生,讓你看笑話了,你放心,今天我一定弄死這個狗東西。”

“那就麻煩周少了。”


周傲一個富二代,被打得這麼慘都不哼一聲,算是有幾分勇氣了。

周傲就是囂張了點,辦事聰明。

反正對他沒有造成什麼太大的損失。

原諒一下也不是不可。

十分鐘。

楊來福已經等不及了,上前嘲諷道:“那個蠢狗,你說的十分鐘到了,你吹的牛呢?如何了?”

嗚嗚。

話才說完,手機就響了起來。

見到號碼,更是得意:“看到沒, 我堂哥給我打電話了,正好我幫你問問,我們宏偉集團完蛋了沒有。”

一邊說着,一邊打開了免提:“哥……”

“楊來福,你是不是在步行街的加菲貓咖啡廳?”

“哥你怎麼知道?”

楊來福愣了一下,接着笑道:“哥我給你說,我來這邊收拾兩個傻狗,有一個還吹牛,說是要把我們宏偉集團搞破產呢哈哈。”

“哥你放心,今天的合同我都搞定了,就是來這邊走走,一會就回去,不耽誤……”

“我耽誤你娘。”

電話那頭,男子直接罵了起來:“楊來福你個狗東西,我問你,你是不是招惹了一個叫周傲的人。”

“周傲?”

楊來福疑惑回到:“有啊,就是這傻狗說是要讓我們公司破產呢,我剛纔還打了他一頓,是不是他也得罪你了?”

“哥,他要是得罪你了,我現在就弄死他。”

“楊來福,你……”

電話那頭的男子,已經聲音顫抖:“你個狗東西,你知道你幹了什麼嗎?”

“我告訴你,你現在,給我給周少跪下,給他道歉,我現在就過來。”

“要是周少不原諒你,我就把你剁碎了喂狗。”

啪。

電話那頭說完直接掛了電話。


讓原本想要開免提炫耀的楊來福滿臉懵逼。

這都什麼情況,給周傲道歉?

可是楊宏偉不像是開玩笑啊。

一下子感覺頭皮發麻,周傲說的,該不會是真的吧?

眼神有些慌亂的看向周傲:“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周傲擦了擦額頭上的鮮血:“怎麼,怕了?你剛纔不是很囂張嗎。”

楊來福一下子就心虛了。

把周傲打得這麼慘,怎麼道歉?

但是楊宏偉的話他又不敢不聽,只能略顯尷尬的開口:“那個,周少,剛纔是個誤會。”

“這樣,我擺一桌,親自敬周少兩杯,多少醫藥費,我雙倍賠償,我們就當是不打不相識,化干戈爲玉帛。”

“交個朋友怎麼樣。” “草,不要臉。”

楊來福這道歉的臺詞,讓圍觀看熱鬧的人紛紛罵了起來。


剛纔還那麼囂張,現在怎麼就慫了?

不過這周傲到底是誰啊,竟然能把宏偉集團踩下去。

“咦,我想起來了,他是周傲,他二爺是九洲城的古玩大師周啓年。”

都在好奇周傲的身份。

終於有一個人喊了起來:“周大師你們總該認識吧,不光在九洲城,放眼整個國內,周大師也算得上一號大人物。”

“而且周大師最疼的就是周傲。”

“以周大師的身份,宏偉集團那就是個屁啊。”

是認出周傲的人十分治好的開始介紹起來。

顯得很有學問的樣子。

“真的假的啊?”

旁邊不懂人質疑道。

“周大師名聲那麼大,你們若是不信啊,自己拿手機出來搜,我放句話在這裏,今天宏偉集團啊,算是栽了。”

那人故意把話說的很大。

楊來福心中則是已經涼涼。

他不認識周傲,可他知道周啓年。

因爲他堂哥楊宏偉也十分喜歡古玩。

所以找周啓年幫忙鑑定過一些古董。

周啓年那是大師級別的人,宏偉集團的確是個屁。

這件事,算是鬧大了。

臉色更慌,很是爲難的看着周傲:“周少,您看,這就是個誤會,我哥跟周大師,也算是認識,不如……”

“不如你現在給老子跪下,看到那椅子沒有,你剛纔用來砸我啊,把他給我吃下去,這事就算了。”

周傲也是狠。

搞得楊來福臉色蒼白。

一把椅子他怎麼吃得下去。

周傲分明是不想給他機會。

“怎麼,這點誠意都沒有?”

剛纔捱了一頓毒打,周傲豈能就這麼消氣?

何況他今天是要表現給陸天龍看的。

弄死一個宏偉集團,能夠讓陸天龍原諒他,這件事太值得了。

“周少,你這不是爲難人麼。”

楊來福語氣緩和了許多。

但是他還沒意識到事情的真正嚴重性。


在他覺得,這件事楊宏偉來了,頂多是賠點錢,讓周傲消氣就好了。

下跪認錯,還不至於。

周傲也不急,負手而立:“你剛纔那麼囂張,不是要打斷我的腿嗎?現在繼續啊。”

“周少,剛纔的事的確是我的錯,都是誤會,我現在是真心實意給你道歉,你沒必要把話說得這麼絕吧。”

“絕?”

周傲笑了:“你覺得這就叫絕嗎?”

“我一會讓你看更絕的,你不是覺得你們宏偉集團很牛嗎?”

“我一會讓你看看,你們宏偉集團在我眼裏,連個屁都不是,二十億是吧,今天就蕩然無存。”

“還有,你現在是在求老子,要跟我說話,跪下跟我說。”

師侄請自重 ,周傲已經給他下了死刑。

長這麼大第一次被人打,他要弄死這羣人。

今天是誰來了都沒用。

楊來福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

倒是旁邊的女朋友上前道:“親愛的你怕什麼,他多半是吹牛的。”

“你哥那麼大本事,公司不可能說沒就沒了。”


“他現在不領情,一會你哥來了看他還敢不敢這麼囂張。”

“大不了到時候賠點錢給他當醫藥費就行了,沒必要對他這麼客氣。”

楊來福一聽也是。

以他的哥的面子和實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