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貳說得大義凜然,擱平日,這話大有玩笑意味,但吳貳殊不知的是,白月有千年之齡,這番話在古時古人心中,堪比一諾千金,已經算是皇天后土共鑒的誓言,因而聽完他的話,走在前面的白月腳步彆扭一頓,隨即繼續朝前沉默慢行。 再往更深處走,溫熱清新的氣息愈發濃烈,隱隱有沉悶的躁動聲,聽不真切,但始終持續不斷,白月一直走在前邊,此刻也放慢了腳步,吳貳跟著警覺起來,他跟白月相處這麼久,太了解也相信白月對於危險的直覺。

「哧!」只凝神細看,白月卻突感腳下刺痛,低頭一看,發現原本光禿的黑岩地面,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居然布滿了荊棘類的細枝。

「怎麼了?」

「當心些,這裡氣息雖然怡人,恐怕並非善地。」白月微微蹙眉,紅光灑在她精雕細琢般的側顏上,吳貳不由一陣恍神,隨即又見白月化貓身為人後,一直赤著腳走動,失去了之前貓爪下的脂肪肉繭,難怪踩在荊棘上會吃痛,吳貳當即也不遲疑,二話不說,從身後一把將白月攔腰抱起。

「你……這是幹嘛?」很是意外,白月怔怔看著他發問。

誰知吳貳卻只是輕輕一笑:「成為人以後呢,這腳啊,可就不是以前那雙腳了,這裡這麼多荊棘利刺,我怕你光著腳吃不消。」

白月只能任由他抱著,雖然兩人不是第一次這樣身體接觸,之前不管去哪,都是吳貳要麼把她抱在懷裡,要麼隨她趴在肩上,可那份感覺卻似乎隨她變作人以後已然完全不同,白月紅著臉低聲埋怨了一句:「做人真麻煩。」

「咳咳……那個……你能不能……把襯衫的扣子……全部都扣上……」吳貳抱著她,低頭略略一眼就不小心瞧見白月頸項下面的深溝,頓時觸電一樣雙臂僵硬,趕緊抬頭不敢再多看。

白月跟著瞧了自己胸口一眼,明白過來怎麼回事,下意識地雙手環抱,將領口的扣子匆匆扣上。

那些荊棘細枝一直沿著山體縱深而去,沉悶的躁動聲還在,卻是越來越清晰,吳貳眼睛已經適應了昏暗,他左右打量著山壁,並沒有發現什麼異樣,可因為一直光著膀子,此時感覺背後奇癢無比,不知是不是有螞蟻爬上了身體,那種奇怪了觸覺一點點蔓延開來。

「噓……」白月豎起一指,向他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吳貳意會,即刻停下腳步保持冷靜。然而只是稍瞬,原本只是輕微的瘙癢感逐漸向肩部擴散,吳貳已十分篤定,絕對有什麼東西爬上了後背!

吳貳不敢稍動半分,他是相信白月的,旦看她左手捏蘭花指於唇間,右手慢慢抓緊了吳貳臂膀,這樣極奇緩慢的相持不過幾秒鐘不到,白月吐氣指尖,擺手急揮,吳貳背後陡然風起,空氣中白光一閃,居然有火光乍亮,而吳貳的身體已被白月另一隻手帶到了身後,幾乎是同時,昏暗的荊棘洞穴中一點點紅光泛起,不斷有振翅的聲響如在耳側,伴隨白月那一擊之後,火光如星屑般散落,頓時就騰起一股格外辛辣的氣息,不過俯仰之間,滿壁荊棘細枝上像掛起了一盞盞小燈籠,將整個山洞照得如同煉獄之河。

「……鳳羽蝶。」白月喃喃吐出三個字,身子不禁一緊,鳳羽蝶又稱火蝶,休憩時它們跟普通蝴蝶並無區別,可一旦蘇醒過來,翅膀上所有的紋路會立即變成紅色,且伴隨翅膀的煽動,這種紅色會越來越亮。

吳貳不明所以,敢情剛剛爬到背上的就是這種東西,不過白月說的鳳羽蝶這個名字以前聞所未聞,只感覺長相跟名字倒是匹配,這種蝴蝶確實很艷麗好看,滿壁像綻放出一朵朵紅色玫瑰。

「憋足一口氣。」短暫的屏息沉默中,白月匆匆交代了一聲,吳貳看她神色有異,恐怕這鳳羽蝶並不如它表面看著這麼美好,於是依言長吸一口氣,離得近的幾隻鳳羽蝶繞開白月又開始朝吳貳飛過來,實在有些奇詭難言,難道這些紅蛾子喜歡裸男?

念頭才落,身前白月已經有了行動,右臂一展,左手捏指平於胸前,很快有風聲突起,沒等鳳羽蝶飛到吳貳身上,幾道風斬乾淨利落得劃破了它們的雙翅,束束火屑像煙花般在半空隕落,又是那股辛辣的氣息充溢在空氣里,似乎得這種氣味的影響,很多只是安靜停留在山壁上的鳳羽蝶一下子全部飛下,紅色翅膀聚在一起像極一團飄動的火焰。

「走!」白月低喝一聲,吳貳反應很快,卻先一把拉過白月的手,轉身就往洞穴深處跑,而他們背後,鳳羽蝶如受驚的蜂群一般,瘋狂壓向奔跑的兩人,山壁震動聲很大,越來越多的鳳羽蝶朝蝶群彙集,須臾之間,整個山洞彷彿掀起了一股紅色潮浪,吳貳失聰感強烈,但已經顧不得回頭看,渾身氣力都用來加快腳下頻率,哪料身旁白月速度更快,轉瞬就到了吳貳前面,兩人牽著的手一下換了白月在前面拉著他跑,也不知轉了幾道彎,山洞越往深處,空間越發逼仄,約莫奔了近百米,卻被一道荊棘掛叢攔住了去路。

「死路?」吳貳大驚失色,一路狂奔並未多加註意山洞是否存在岔道,莫不是跑偏了?白月沒有說話,腳下依舊不慢,吳貳趁機看了一眼身後,忍不住脫口大叫:「holyshit!」,背後已是紅光大盛,鳳羽蝶一直窮追不捨,眼看就要被這股紅色風暴吞沒,白月在前頭抽掌一擺,頃刻斬斷了橫在眼前的荊棘掛叢,然後縱身一躍,將吳貳拉得一個趔趄,身子失衡飛起,吳貳看得真切,前方几米平台外,頭頂驟然大亮,山洞竟然直通一處巨大的圓形淵口,數道巨瀑從天而降,跌落淵底的水花聲轟然炸響,天光寂寂灑在峭壁的苔蘚地衣上。白月和吳貳兩人身子一出山洞,腳下幾乎再無立足之地,只能跟著巨瀑一同墜下,而鳳羽蝶緊隨其後灌入淵口,原本綠意盎然的空間頓時映得緋麗繽紛,不過絢爛只在片刻之間,圍合淵口的巨瀑瞬間就將它們淹沒,吳貳和白月一齊落入水中,看到頭頂的那片鳳羽蝶如星辰隕滅,感覺火蝶飛瀑的震撼絕不亞於飛蛾撲火。

吳貳浮在淵底巨大的水潭中踩水,白月卻沒有他這般從容,吳貳知道貓雖然會游泳,但都不喜歡游泳,為人以後,恐怕這種本性依然沒變,好在他們二人的手一直牽在一起,吳貳游近她身邊,在水中一隻手微微扶著她的腰,眼下這種情況,說話不太好使,四周水瀑跌落聲太大,吳貳示意前方一截伸出水面的粗壯枝幹,然後雙腿上下擺動,將白月慢慢推著坐了上去。 6月3號,剛過零時。

逗魚平臺各直播間,主播們還沒有從夢哥帶來的震撼當中平靜下來。

大家還都在興致勃勃地談論着“小糰子醜小鴨變天鵝”“夢哥豪刷五百萬”“平臺第一個滿級賬號”“三個小時120級”等等熱點問題。

所有直播間的公屏上,同時彈出一條官方公告。

《2017年度,逗魚粉絲狂歡節即將開啓!》

點開公告,是關於粉絲節的詳細介紹,以及規則賽程。

內容挺多的,但是歸根結底,可以用一句話來總結。

那就是,誰刷得多,誰就是冠軍!

至於其中什麼粉絲參與度,什麼粉絲數量,什麼團隊征戰等。

這些東西,都是可以用錢來解決的……

逗魚平臺爲什麼突然搞了這麼一個粉絲節,而且趕在夢哥剛出現後,大家心知肚明。

所以很多主播看完之後,連連搖頭。

“哎,這官方吃相也太難看了吧!夢哥剛來,就立刻搞個大活動,這意圖也太明顯了!”

“如果我是夢哥,那我就不參與,讓官方自己玩去吧!”

“不是吧,官方這麼狗的嗎?”

“這活動……感覺真要打起來啊,看官方這意思,不參加的主播以後日子要難過了。”……

有些主播通過這個公告也看出來了,官方對於這次活動非常重視!

從獎勵就能看出來了,“海量人氣扶持”“首頁固定位置推薦”“粉絲團定製動態徽章”“最強粉絲團稱號”等。

甚至這次粉絲節最終排名前三的主播,在年度時將直接晉級最後的決賽階段!

如果說前面的獎勵只是名譽和扶持,那麼最後這個看起來不起眼的獎勵,意義就相當重大了。

年度盛典可以說是每個直播平臺每年最重要的一場活動!

這裏也是新人主播向大主播發起衝擊的戰場。

每一年,都會有不少的新人冒出來,來個一鳴驚人,通過擊敗老主播,來讓更多的遊客認識自己。

如果本身水平足夠的話,一舉成名成爲大主播也不是不可能。

就像草哥,就是通過在年度上打敗了禿子。

踩着禿子的身體,才正式登頂虎牙星秀一哥的。

所以,對待年度活動,不管是主播還是他們的公會,都非常重視。

想要衝擊名次的主播和公會,也絕對不吝於自掏腰包,把全年掙到的錢全部砸進來都不算什麼。

很多主播甚至是到處借款來打活動。

爲的,就是拿個名次。

博取一個成爲大主播的機會!

而大主播們,也要通過年度比賽,來繼續鞏固自己的地位。

一年下來圈了那麼多錢,到了年度時,也該“吐”了。

不然的話,平臺能會讓你舒服?

這同時也是給家裏的粉絲團一個排面,增強粉絲的凝聚力。

…………

因此,年度活動從預選賽階段就會打得非常慘烈。

爲了競爭一個晉級決賽的名額,如果遇到大家都想競爭時,那光預選賽階段,打出兩三百萬甚至更多都是正常的。

而這次的粉絲節活動,只要拿到前三名,就能直接在年度上進入決賽階段。

這等於是給你省了幾百萬啊!

而且還不用擔心出現什麼意外,例如預選賽最後階段被人偷塔秒了之類的事情。

別人打得頭破血流時,你可以好整以暇。

準備好錢,等着決賽階段以逸待勞,痛擊對手就可以了。

這獎勵可謂是非常非常豐厚了。

直接就等於是起碼兩百萬的現金!

…………

根據公告時間,這個粉絲節活動要兩天後開啓。

之所以這樣,很明顯,是讓各位主播趕快和去公會或者大哥商量,去準備錢!

二石就很懂,他看完公告後立刻就聯繫了公會管理。

他和小糰子所在的蘭慶公會,規模並不大,但是搞得還挺正規的。

公會老闆開口閉口就是“公司化”“上市”!

說到底,就是明擺着告訴旗下主播們,公會是來賺錢的,並不會賠錢捧哪個主播。

想在公會身上佔便宜的,還是早點洗洗睡吧!

在直播行業,公會分兩種。

一種是“情義公會”,公會老闆沒指望這個賺錢,就是爲了好玩,老闆本身就是神豪大哥。

有時要是上了頭,老闆自己就出手幫主播打仗了。

這種模式的公會,都是在直播行業早期形成的,歪歪平臺比較多。虎牙那邊有一部分,至於逗魚,基本沒有。

另外一種,就是“商業公會”了。

這種公會,是公司化管理,做公會的目的是爲了盈利。

老闆基本不會上線給主播刷錢,公會管理交給職業經理人來負責。

旗下主播如果混得不好,那你就自生自滅去吧,公司絕對不會出手給你刷錢的。

像小小檸和禿子所在的光榮公會其實就是商業公會。只是夢哥的出現,讓這個公會性質有了微妙的變化。

而二石和小糰子所在的蘭寧公會,也是標準的商業公會。

不然的話,二石也不會被小錢打壓得那麼慘。

因爲人家小錢自己就是小公會的老闆啊!

二石一個主播,公會也不幫他掏錢,他哪來的本錢去和小錢這樣的公會老闆幹仗呢。

…………

說到公會,二石就來氣。

今晚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夢哥要來逗魚平臺展示了。

基本上所有公會的管理都在全程關注。

自己和小糰子還是最幸運的那兩個主播呢,如果換了別的公會,那公會老闆必須要出來感謝一下夢哥啊。

而自己公會管理竟然一個人都沒有露面!

電話響了半天,纔有人接聽。

“啊?二子啊,什麼事呀,我都睡了。”

對面傳來公會管理吳哥充滿睡意的聲音。

二石都氣得說不出話來了,他還真沒想到吳哥好意思說他睡了。

一般情況下,公會的管理人員,晚上應該要值班的,不說熬到夜裏兩三點。

但是晚上黃金時間段你總要在吧。

夢哥八點上線,就在小糰子那出現了,而公會一直都沒有反應,顯然那時就沒有管理在。

不過他們公會也不是什麼大公會,除了吳哥這個管理外,就只有四個運營人員。

平時四個運營晚上要輪流值班的,今天奇了怪了,一個都沒有在。

他就沒好氣地問道:“吳哥,今晚什麼情況啊,怎麼公會一個人都沒在線啊?”

“哦,今天我帶着大家去搞了個團建,玩得比較累,晚上就給大家放個假,讓大家早點休息了。一般晚上也不會有什麼情況的,我們在不在都那樣。”吳哥漫不經心地回答道。

這也就是二石,算是公會的頭牌了。

如果換個主播,估計他都懶得接電話。

二石忍着氣,把今晚發生的事情講了一遍。

吳哥那邊一聽就來了精神,連忙追問道:“你和那誰……小糰子?咱們公會有這個主播嗎?你們運氣這麼好的嗎,夢哥給你們兩刷了兩百萬!”

二石有點無語,這公會管理,連自己公會主播的名字都記不住。

而且,事情的重點不應該是自己和小糰子得到了夢哥的青睞,有希望站起來嗎?

另外,逗魚剛推出粉絲節活動,老吳不應該研究一下這個活動規則,安排一下公會主播怎麼去打活動嗎?

怎麼老吳就關注刷了多少錢去了!

顯然,老吳很快也意識到了這點,就尬笑着解釋道:“這個數目有點驚人啊,兩百萬!這放平時就是我們工會一個月的營收了!”

他們蘭寧公會,因爲規模不大,大主播就二石一個,其餘都是中小主播。

加上逗魚這邊普遍流水都不高。

所以整個公會,一個月下來兩百萬的流水都勉強。

不過最近二石被小錢打壓得有點慘,禮物流水也在大幅下滑了。

這也是爲什麼最近老吳對公會都不怎麼上心的原因所在,因爲二石一直糾纏着讓公會出錢幫他打仗,而老吳心知肚明,老闆絕對不會掏這個錢的。

那他夾在中間難做人啊。

乾脆就躲着二石,少上線。

從二石這裏得知喜訊後,老吳腦筋也動了起來。

官方的活動,那都是爲了圈錢的,這一點大家都知道。

以前,蘭寧公會遇到大型活動時,也會意思一下,主要是支持二石。

這可是公會的臉面,不說拿什麼名次了,起碼要混到決賽階段吧。

但這一次,老吳有了別的想法。

他斟酌了半天,纔開口說道:“二子啊,這次可是你和小糰子的好機會啊!”

這是廢話,不用他說,二石也知道這次的機會千載難逢!

自己和小糰子應該是在夢哥心中留下印象了,如果這次活動上,再得到夢哥的支持,一飛沖天不是夢!

但問題是,想要打活動,想要讓夢哥支持,首先自己和公會要拿出態度啊。

難道自己和公會這邊什麼都不做,就仰着臉張着嘴等着夢哥來喂?

換了自己是夢哥,看到這個情況也會不高興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