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淵並沒有多說其他。

有黃鐘探路自然會安全一些,畢竟自己還是沒有什麼能力。

對於黃鐘來說,他內心就興奮無比。

終於又找到了一個在吳淵面前表現的機會。

他根本就不怕危險!

有吳淵在,什麼危險不能解決?

又過了幾分鐘時間,吳淵便來到了一個寬闊的地方。

這裡是幾條管道交錯的位置,約莫有十幾個平米大小。

讓吳淵面色驚變的是。

這裡的陰氣濃郁到了極點,就像是曾經有過很多厲鬼一樣。

冉麗麗他們肯定來過了,李逵應該還沒有被殺死,否則地獄空間就應該提示任務失敗。

黃鐘也警惕的左右四看。

金守中的臉上,卻露出一絲悲愴之色。

吳淵心中驟然就警惕了不少。


忽而,一個巴掌的聲音被拍響。

緊跟著,連綿不斷的巴掌聲,還帶著一股陰森到了極點的笑容。

「沒想到,你也敢進入這裡。」

「更令我沒想到的是,你竟然差一點兒就破壞了這裡的一切。」

右側的一個通風管道之中,一個矮小的身體緩慢的走了出來。吳淵的臉色,一瞬間就陰沉了下來。

陰夫子的身上依舊穿著那件髒兮兮而又破爛的衣服。

在他的臉上,露出一絲狂妄之色。


「你不是想要找我么?現在我就在這裡。」

「只不過,你似乎沒有那個本事了。」

吳淵完全沒有想到,會以這種方式和陰夫子見面。

他,竟然在最後關頭,要找到李逵的時候出現!

並且陰夫子的表現,似乎和自己不同,就像是有全部的能力一樣。

幾遍不是全部,那也有大半。

不止可以自保,甚至還可以輕而易舉的殺死自己。

「吳淵,你不愧是吳長海的兒子,僅僅第一次來這裡,就發現了這麼多秘密。」

「我在十年前發現這個地方,用了三年時間摸透它的存在,才能夠逃離,之後這裡就成了我最後的一個庇護所。」

「你的確很強了,可在這裡你一無是處。」

話音落下的同時,陰夫子忽然抬起來了手。

幾個紙紮人從他剛才出來的通風口飄了出來。

「我本來不想破壞這裡的循環,大樓裡面的那隻鬼很兇,在這個循環之中,他就很脆弱。」

「因為你,我困住了他,也因為你,這些鬼,都醒了。」

「殺了你之後,他們依舊會繼續循環下去,缺少的我都會補充,你的鬼魂,也將是這個循環之中的一部分!」

三言兩語之間,吳淵才明白過來,這裡是陰夫子早已經了解的地方。

眉頭緊鎖起來,吳淵心中也有懊惱,自己還是少算了一樣。

這裡既然是在陰夫子的陣法之中,那麼他又怎麼可能不了解這裡?

事到如今,也只能夠先行對付陰夫子了。


就在這時,黃鐘忽然哈哈哈大笑起來,說道:「你個又臟又臭的老頭子,穿的滿是補丁的破衣服,就憑你,你想要和主人斗?」

「主人一個巴掌就可以拍死你!」

黃鐘的表情狂妄無比,立刻擺出一個恭敬的駕駛,說道:「主人,屬下不才,先替你教訓教訓這個老頭子!」

吳淵緊鎖的門頭變成微眯著眼睛。

因為當黃鐘說出來這番話的時候,陰夫子的明顯往後退了半步,緊跟著停駐下來,冷冰冰的說:「小小一個怨鬼,敢對老夫說這樣的話?你的主人,怕是自身都難保了。」

這微小的細節動作吳淵看的清楚無比,陰夫子一定也有所缺陷,絕對不像是外界那麼強,否則他絕對不會先閃躲一下,一定是他發現了黃鐘只是怨鬼,才沒有繼續退避。

陰夫子也是攝青鬼,攝青鬼面對怨鬼又怎麼會躲閃?

對於攝青鬼來說,那就是本質意義上的恥辱了。

黃鐘轉瞬之間就來到了陰夫子的面前。

陰夫子抬起手,徒手直接抓住了黃鐘的脖子。

他冷哼一聲:「小小怨鬼,大放厥詞,現在我就讓你魂飛魄散!」

吳淵已經感受到陰夫子的差距在什麼地方了。

他現在的實力,不是攝青鬼,甚至都不是厲鬼,只是要比怨鬼強一些。

否則黃鐘此刻早已經魂飛魄散。

下一刻黃鐘就露出一個不屑的表情,冷哼了一聲道:「老東西,就這點兒實力?你又捏不死爺爺,就讓爺爺帶你去感受一下什麼叫絕望!」

驟然間,人皮燈漂浮到了陰夫子的額頭上,直接就沒入了進去。

黃鐘也直接鑽進了陰夫子的眉心。

陰夫子的身體僵住不動了。

最後一剎那,他的眼神之中閃過的是一絲不敢置信。

這一切都是轉瞬之間發生的,那幾個紙紮人剛好漂浮到了吳淵和金守中的身旁。

這時吳淵才感覺到紙紮人的恐怖。

它們的身體全是紙紮,眼睛卻是血紅色的,分明就是厲鬼製成。

這也是陰夫子有恃無恐的原因。

他雖然實力不夠,但是卻有做紙紮的能力。

吳淵沉默了一下。

金守中已經半跪在一個紙紮人的面前,痛哭流涕。

拿紙紮的模樣,分明有幾分像是李曉梅。

應該也是冉麗麗一行厲鬼先來,讓陰夫子有所消耗,否則的話也不會那麼容易困住他。

同時,這些紙紮的存在,也更讓陰夫子放鬆了警惕。

這一切都是陰差陽錯,否則的話,單憑吳淵自己的能力,又怎麼能夠對付得了現在的陰夫子。

此刻陰夫子已經完全失去意識,僵硬的站在地上。

「金守中,去找到李逵。找到他,這一切都結束了。」

金守中的雙目也是血紅無比,低聲說道:「是,主人。」

他的身體,忽然一下子完全擴散開來,形成了一道道的血色霧氣,鑽進了通風管道之中。

李逵,不可能醒過來。


剛才陰夫子也無意間說了出來,李逵是一個很兇的鬼,一旦他醒過來的話,也就相當於大樓之中那個鬼醒過來,這裡的循環就中止了。

可偏偏就在這個時候,陰夫子的身體忽然顫抖了起來,黃鐘從陰夫子的眉心中漂浮了出來。

他臉上一陣驚怕之色。

「主人,這糟老頭子記憶中的東西真的太恐怖了,我根本沒有見過這麼恐怖的東西,而且它的等級,竟然是攝青鬼。」

明顯,黃鐘的臉上閃過一絲懼怕之色。

黃鐘魂魄一陣顫抖,他心裡頭還有些懊悔,要是知道陰夫子是攝青鬼,怎麼也不會先裝逼去動手。

就在這時,陰夫子眉心的位置,人皮燈竟然也緩慢的浮現出來。

眼看陰夫子就要醒轉過來!

吳淵臉色驟變,厲聲說道:「回去!不惜一切代價,再困住他幾分鐘!」

黃鐘心裏面也是一陣驚愕,吳淵怎麼會突然讓他這樣去拚命?可他也不敢停頓,吳淵的命令對他來說就是天命!

他驟然朝著人皮燈鑽去。

下一瞬間,忽然一個紙紮人就來到了陰夫子的面前,直接一把抓住了黃鐘的脖子!

黃鐘慘叫了一聲,這一次他身上的黑霧大片大片的擴散。

他的眼中,閃過一絲驚恐,大聲求救:「主人!救我!」

吳淵面色難看至極。

陰夫子驟然睜開了眼睛,他的眼神之中也全都是狠戾:「險些栽在你手裡頭,小畜生,我看你還有什麼辦法!「

下一瞬間,其餘的幾個紙紮,直接圍住了吳淵,那森然的鬼氣,幾乎讓吳淵的身體完全僵硬。

血紅色的眼睛更是無比的怨毒,它們驟然伸出手,全部都攻擊向吳淵的要害!

這些紙紮人完全憑藉陰夫子的意識控制。

此刻陰夫子只想殺了吳淵,不想再有任何變故! 剛才被黃鐘控制了身體,更是因為那盞燈的緣故,讓陰夫子回想起來此生早已經不想回想的一件事情。

此刻醒來,發現吳淵竟然還沒有動手殺自己。

陰夫子已經后怕到了極點。

千年的壽命,讓他越發的怕死,所以才會在錦城之中設立下來不知道多少個逃生的地點。

歲月時間,過去的太久太久,甚至讓他都忘記了自己到底可以去多少個地方藏身。

這個千元火車頭修理廠,是十年前發現的最為合適的地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