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凌睿表情凝了凝,眼底慢慢參出一絲無奈的神色。

陶小朵突然發現自己好像太激動了,嘿嘿一笑,轉去了洗浴間的方向,一下子到了門邊。

距離不遠,不過用走的還是有點兒遠,比她住過的所有房子的距離都要遠上好多倍。

土壕啊,屋子太大了。

到門口時,她順手就拉住了門邊的一個金屬橫杠,撐起了身子,心裡還在暗喜這設計挺好,就不用在他面前丟臉了。

不過,當她推開浴室門,一眼望進去時,就有些呆掉。

哇嗚,這是什麼浴室,怎麼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好多金屬拉杆。


這裡是向凌睿主卧室里的浴室,她第一次親眼見。之前,她只用過客房裡的衛生間。一直好奇他的空間,又知道他很注重個人穩私,前段時間她常來這裡等他消息時,都克制住了好奇心,沒有進來過。


今兒一下,大開眼界了啊!

― 整整半個月的時間,方言等人就在和這群赤雷魔蚊糾纏,每天殺一點,半個月的時間居然殺得差不多了。

好幾次赤雷魔蚊王怒氣沖沖的撲了出來,要不是方言等人走得快,只怕已經被滅殺了,因為那隻赤雷魔蚊王居然是一隻五品虛空妖獸。

這下大家都傻眼了,不過既然都殺得差不多了,也沒有半途而廢的道理,大家最後聚在一起商議。

韓磊等人議論紛紛,但是方言卻坐在一邊打坐,至於空冥冰玄鷹則被他收了起來。這次空冥冰玄鷹吸取了起碼上百顆妖丹,早就已經是不堪重負了,現在已經陷入了沉睡之中,希望它醒來之後有翻天覆地的變化。

至於方言,半個月的時間也沒閑著,而是一直服用千年流螢蓮子增加修為,半個月的時間吸收了五顆蓮子。現在的他已經到了二品巔峰,隨時都有可能會突破,只要再吸收最後一顆蓮子,必定能夠突破到三品。

外人看不出方言修為有多恐怖,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戰鬥力再次飆升了,比之前恐怖多了。

韓磊等人商議了半天還是沒有一個結果,飲月鬱悶的道:「現在老巢之中還有十多隻精英魔蚊和一隻魔蚊王,我們想引它們出來只怕是不可能了,只能殺進去了。」

「可是那隻魔蚊王太恐怖了,殺進去的話,我們沒多少勝算啊。」韓磊苦笑連連。

大家都有些愁眉苦臉了,想殺進去又怕死,不殺進去又不甘心,畢竟勝利就在眼前了。方言微微一笑,並不在意,只是眯著眼睛閉目養神。

飲月猶豫了半響,最後咬咬牙道:「其實,我有個辦法對付魔蚊王,只是需要韓磊你犧牲一下。」

「什麼辦法?」所有人眼睛一亮。

韓磊也咬咬牙道:「有什麼好辦法你說,只要我能做到必定同意。」

飲月直接拿出一把短劍,這把短劍外形血跡斑斑散發著一股恐怖的殺意,但是卻很多裂紋,好像已經快崩潰一般。

「這是我家族長輩賜予的血玄兵,裡面蘊含六品虛空武帝的一擊之力,但是使用者卻要承受攻擊的反震之力,只怕會身死道消。」飲月苦笑著道:「我是不敢用,這裡只有韓磊大哥你用了之後死不了,最多只是重傷。」

大家驚喜的一笑,這還真的是意外之喜了,只要韓磊肯犧牲一下就好。

韓磊聞言眉頭一皺,但是很快答應下來:「好,我就用這把血玄兵擊殺魔蚊王,那麼大家也正好擊殺其他魔蚊,把它們徹底滅殺。」

「好,韓磊大哥威武。」苗飛苗塵兩人興奮的歡呼,飲月也露出一絲歡喜,只有米雪滿臉的擔憂。

大家直奔魔蚊老巢,剛進入那個小山谷,就發現兩隻普通魔蚊大小的魔蚊王,正帶著剩餘的十多隻魔蚊氣勢洶洶的撲了過來。

「殺!」

韓磊咆哮一聲,毫不猶豫激發了手中的短劍,一股恐怖的殺意瀰漫出來,頓時讓所有人臉色大變。

「嗡」!

赤雷魔蚊王頓時不安了起來,毫不猶豫爆發最恐怖的雷電,鋪天蓋地朝所有人撲來。

「快躲。」大家紛紛後退,只留下韓磊在前方對敵。

韓磊臉色猙獰無比,那短劍直接崩潰,一股股殺意在他身邊環繞,最後形成一把虛虛實實的紫色大劍。這把大劍一出,魔蚊王爆發的雷電直接被反彈回去,把山谷弄得一片狼藉。

「死吧!」

韓磊猛然躍起,氣勢洶洶的一劍劈下。

赤雷魔蚊王不安的嘶叫幾聲之後,凝聚最強的雷電之力竄了過去。

紫色大劍和雷電之力瘋狂的碰撞,赤雷魔蚊王的雷電根本就不堪一擊,直接被轟飛。同時紫色大劍也直接從它的頭部切過,一瞬間血花迸濺。

「砰」!

赤雷魔蚊王直接倒地,身體都被分成了兩半。

韓磊手中的紫色大劍直接崩潰,他人也拚命的吐血,顯然受到了非常大的反噬。只不過他並沒有死,只是虛弱無比罷了。

那些赤雷魔蚊一看到自己的王被殺,頓時暴怒的朝韓磊殺來,此時韓磊虛弱無比,根本就無法閃躲。

「上!」大家紛紛興奮的撲了過去,魔蚊王已經死了,那麼剩下的十多隻魔蚊就掀不起什麼大浪了。

方言一道恐怖的指法直接把一隻魔蚊轟飛,接著馬上把韓磊救了下來,看著其他人都在苦戰,他也沖了上去。

這些都是魔蚊中的精英,一隻只都有三品的戰力,非常的難纏。要不是米雪突破到四品之後戰鬥力強悍,大家根本就頂不住。方言雖然實力很強,但是他卻不肯出全力,只是拉著三隻魔蚊廝殺。

「萬里狂刀。」方言大笑著,手中的八神妖刀詭異莫測,好像有無數刀影把三隻魔蚊籠罩,不時把它們殺得暈頭轉向。

等到其他人的魔蚊殺得差不多了,方言才冷笑著加大真氣灌注,八神妖刀頓時爆發兇悍的一擊。

「噗噗噗」!

三隻赤雷魔蚊直接被方言亂刀分屍,死狀無比凄慘。

「呼……」所有人都忍不住長長的呼出一口氣,臉上露出一絲絲驚喜,雖然這次花費了很長時間,但是終於成功了。

「快找那前輩的屍身。」苗飛大笑著道。

此時韓磊也掙扎著起身了,他雖然不能戰鬥,但是走動卻是無礙了。大家一起往山谷內部走去,這個山谷無比龐大,不過既然沒有危險了,大家就慢慢的排查起來。

「找到了,快看,哪裡有一個山洞。」苗塵激動的指著山谷最陰暗的地方。

哪裡被藤蔓遮擋的地方確實有一個不起眼的山洞,山洞很明顯是被人開鑿出來的,進出口很大,但是卻不深,一眼就能看見裡面。

「還真的有一具屍身,大家進去看看。」米雪興奮的一笑,小心的走了進去,大家也連忙跟上。

山洞之中好像有一些會發光的礦石,讓大家清清楚楚的看見這個山洞的情況。看清楚眼前這一幕之後,每個人都忍不住露出一絲狂喜。 喝了酒,又吐了一槽,這一晚陶小朵都睡得不怎麼安生。到天蒙蒙亮的時候,尤其覺得口渴得慌,翻來覆去睡不著,就爬了起來。

一看天,已經蒙蒙亮。

再看時間,睡了還沒三個小時。

房間里很溫暖,他在家時,屋裡一直開著中央空調,不知道是什麼品牌,完全沒有公司那種乾躁悶熱,很舒服。

走出卧室,她揉揉頭,總覺得哪兒不對勁兒。

進廚房倒了溫水,喝了兩口后,慢慢回了神兒。

剛才一路走來時,地上的殘渣已經被打掃乾淨了。昨晚他進門就抱她,原來是因為屋裡打碎了玻璃製品,他怕割到她的腳,才抱著她進了他的卧室。

那是距離大門最近的一間房。


她睡他的卧室,那他昨晚睡哪裡啊?

拍了自己腦門一巴掌,她轉頭就尋去樓上的客廳,之前她睡過的那間。

沒人。

尋了一圈兒,樓上的三個客廳都沒人。

有些納悶,下樓尋。

主卧后的弦形走廊盡頭,有一個門,她正猶豫著要不要敲一敲,裡面就傳來了低低的咳嗽聲。

他還醒著。

這種壓抑的咳嗽聲,肯定睡不著。

她不自覺地收緊十指,看著深色的大門,好像一道天塹似的,難以逾越。

若是她出聲詢問,他一定會說沒事兒,讓她回去睡覺。

如果她直接推門進去,未經他允許侵入他的私人空間,他一定會不高興。不管會不會再拿東西砸她走,想到他會不舒服,不自在,她也不想讓他為難。

已經知道,不可能再裝做不在意。

她怔怔地站在門前,站到渾身都有些發涼了,忙跑回去找外套穿。只是回到卧室發現這裡沒她的衣服可穿,身上的還是男士睡衣。

想找他的衣服,但看著像是衣櫃的牆,她就沒找到可以開門的扣。

好吧,她是個土老帽兒。

折騰半晌,終於發現一個遙控器,一通亂按之後,窗戶突然大開,三十幾層的高空風可夠大的,一下子把滿屋的暖氣都收走了,窗帘被風吹得打在窗台上啪啪作響。

好不容易終於恢復原狀,她瑟瑟發抖縮在床上。

高科技,真可怕!

土老帽,真可恥。

最後,那面牆似的衣櫃終於打開了,無聲無息,好像芝麻開門似的,整整一面牆的柜子里,掛著滿滿當當的黑色大衣、西裝,一排排的配飾小抽屜,就像電視里演的土壕衣櫥,一模一樣,隨便晃一眼那排男士手錶,都是只在時尚雜誌上才有的奢侈品牌。

她怔怔地看著眼前的一切,腦子一片空白。

這時候,屋外傳來了輕微的響動,像是從廚房那裡傳出來的。

寂靜的房間里,男人沉重的腳步聲尤其清晰。

一下一下,慢慢越過她所在的位置,朝後挪去。

她跳下床,也顧不得身上還有些冷,追過去,那人剛好進了門,她跑上去,門正緩緩合上,她拿手擋了一下,開口想叫人時,屋裡透露出的一幕,讓聲音咔在喉口,再也發不出。

腦海里迅速回放了兩人,從第一次見面,看到他倒在垃圾筒邊,奇怪的撐起動作,到後來他篤著拐杖來赴約,他走在路上那種特別慎重、緩慢的行動姿勢,他在病房裡抱著左腿,壓抑低吼的地痛楚表情……

不,這些都不是全部。

原來,那不過是那片大海隱藏的冰山一角。

此時,這座冰山突然顯露,猝不及防地將她滅頂,眼耳口鼻似乎一下子被堵住了似的,悶得難受。

她吸了一口氣,就覺得渾身冰扎似的又冷又疼。

門慢慢合上,輕輕一聲咯嗒,關掉了那個世界。

可是那一幕就像釘子似地,狠狠地盯在了她的腦海里,她像個機器人轉身回到了卧室,蜷縮回大床上,拿被子將自己裹緊,還是覺得有股風從心口透出,全身發冰。

往昔的很多事,終於在腦子裡串成了一條線。

——只要我還能站得起來,就絕對不做一米三的男人,只能坐在輪椅上。

為什麼他會說這樣的話,說出這種話時,他在自己心上劃了多麼重的一刀,那一刀,並不比她把自己的傷疤攤在他面前時的痛,少半分。

屋裡已經漸漸回暖,這麼大的房間,如此的華麗奢侈,都在那樣的畫面下變成了一種尖銳的嘲諷,啃噬著人心。

她突然有些自厭。

他的傷,是這一切都無法換回的遺憾。

他吼出那句話,他的倔強,他挺直的背脊,那雙黯藍的眸底一直隱藏的秘密,和自卑,他絕不說出口的痛,是一個人一生的自尊。

用力裹緊了被子,還是覺得冷。

威爾斯說,少爺從小就愛打籃球,還拿了整整一牆的獎盃獎牌。

在客廳的多寶格上,她還看到過一個球形獎盃。上面刻著的字,她不認識。但他從那麼多的獎盃里,就帶了這一個回國,必然對他有著特殊的意義。

可是現在,他的左腿整個從膝蓋就沒有了,而他一直隱藏的右腿也從膝蓋下被截斷。

他是一個徹底沒有了雙足的人。

他說,他穿的是48碼的鞋。

而多數運動鞋品牌,最大隻有46碼,那麼他就和喬丹、奧尼爾他們一樣,是需要特別定做鞋子的人了。也只有這麼大的腳,才足以支撐他們成為空中飛人。

他都沒有了。

他說,喬丹能跳兩米。

現在,他半米都跳不起來。

一米九

一米三

60公分的差異。

已經是他面前的一道天塹,此生,無法跨越。 山洞非常簡陋,完全是臨時削出來的一個居所,甚至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具屍身。但是這具屍身卻不簡單,衣服全都破爛不堪了,但是屍骨卻是堅硬如鐵,絲毫不見腐化。

屍身旁邊是一把蒙塵的大劍,雖然一堆灰塵,但是卻掩蓋不住那恐怖的鋒芒,只怕是極品虛空玄兵了。所有人一看到那把大劍的第一反應,就是呼吸急促,單單是這一把劍都足以讓所有人搶破頭了。

要知道一把下品玄兵值兩千萬靈晶,一把極品玄兵就算是一百把都下品玄兵都換不到,這可是多大一筆財富?就算暫時不敢自己用,那麼販賣出去也能換取大量的修鍊資源了,到時候修為還不是蹭蹭蹭的往上漲?

這還沒完呢,那屍身的手指上當然也有一隻空間戒指,大劍那麼誇張,空間戒指裡面肯定還有好東西。

每個人都激動得渾身顫抖,恨不得立刻搶到自己的手中,但是又警惕的看著周圍的人,怕誰忍不住動手。

韓磊難掩心中驚喜,激動的道:「米雪過去把空間戒指里的東西全倒出來,大家不準亂,看看有什麼再按勞分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