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體內靈光雷震霹靂一般,迅速的升騰了起來。

!! 轟隆!

威震天凌空虛立,渾身雷光閃耀,霹靂大作,整個虛空都轟鳴不斷,一片昏沉了起來,瞬間便黑暗了不少。

啪!

驟然,虛空一聲炸響,一道縱橫天地的電蛇猛然落了下來,直接朝著滄浪拳宗的水老兒砸了過去。

「哈哈,天雷宗主,別人怕你的天雷斬,我水任潮可不怕!」水任潮矮胖的身形,此刻在天地靈氣的襯托之下,變得異常高大了起來。

無窮的天地靈氣匯聚,浩浩蕩蕩,彷彿一條浩瀚長河,橫貫天地,形成一隻巨大的拳頭虛影,砸在了電蛇之上。

轟的一聲,電蛇炸裂,四下奔散,可怕的氣息撕裂虛空,流竄了出去,天地靈氣更是如狂潮一般,洶湧浩蕩。

在這可怕的靈氣狂潮之中,水任潮巋然不動,彷彿定海神針般,遊刃有餘。

忽然,他再次朝前踏出一步,虛空如同實質一般,被他踩得震天響,浩大的聲音擴散出去,震耳欲聾。

嘩啦啦!

靈氣如潮,纏繞在其周身四方,洶湧澎湃,浩大莫名。

看到這一幕,威震天臉色有些難看了起來,他的天雷斬只是靈級下品的功法,比之水任潮的滄浪神拳要遜色不少。

這一擊交手,雖然表面上二人看不出什麼吃虧,但是實際上,還是水任潮佔了一絲便宜。

「滄浪神拳浩大兇猛,比之天雷斬更甚一分,與這老傢伙硬抗,我占不到絲毫的便宜。」威震天眸中神芒閃爍。

就在這時,水任潮揮拳殺到了他的面前。

轟!

剎那間,天地都轟鳴陣陣,恐怖的拳風狂潮一般淹沒而來,彷彿要顛倒虛空,粉碎眼前的一切。

「欺人太甚!」

威震天見狀,暴怒不已,但是卻並沒有衝上去,而是抬手一揮,一道雷電如神刀一般斬落,撕裂虛空靈氣狂潮。

而他本人則是身形一晃,後退了出去,電光一閃,便消失無蹤了。

天雷斬攻擊力比不上滄浪神拳,但是速度卻是強項,否則赤火也不可能一直無法從威震天手上逃脫了。

轟隆隆!

威震天身形飛閃,與水任潮激斗的難捨難分,你來我往之間,雖然占不到什麼便宜,卻也沒有吃什麼虧。

……

轟!轟!轟!轟!

聽著轟隆雷鳴之聲,在看著那山林可怕的交戰,吳昊身形一晃,在此後退了數里,那種存在的交手,根本就不是他能左右的。

「最好是兩敗俱傷,全部死光,否則的話炎龍真魂根本就沒有我的份。」

吳昊心中默默祈禱著,身形落在了一顆茂密至極的大樹上,這大樹樹冠如華蓋,他隱藏在其中,根本就無人能察覺到。

尤其是他本來就擅長隱匿,此刻幾乎與整個山林一體,就算是縱橫山林的凶獸,都無法察覺到分毫。

「不對,此地古怪,怎麼有一種極為熟悉的氣息呢?」

就在觀戰之時,吳昊心中忽然升騰起一種古怪的感覺,不知為何,他在眼前的山林之中居然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就好像以往在什麼地方見過一樣。

「究竟是怎麼回事?」

他心中一動,眉頭皺了起來,暗暗回想著自己是在什麼地方感覺過這種氣息,竟然能如此熟悉。

砰!砰!砰!

忽然,他手中的儲物戒指震動了起來。

「小金?」

吳昊目光一閃,立刻就察覺到是儲物戒指中金象在撞擊,十分煩躁,好像要從裡面衝出來一樣。

「我想起來了,這氣息,是那頭凶獸……」

看到金象,吳昊渾身陡然一陣,想起了這熟悉氣息的來歷。

難怪如此熟悉呢,這氣息正是當初將金象還是蛋的時候給自己的那頭古怪至極的凶獸。

「難道那凶獸在這裡?」

吳昊目光閃爍了一下,將金象放了出來。

其實,金象本來就可以隨意進出儲物戒指,只是吳昊怕它惹事,便跟它說好只有得到他的同意,金象才可以在外界活動。

這也是金象沒有直接衝出來,而是撞擊儲物戒指空間壁的原因。

「小金,你感覺到了什麼?」

既然想到了那頭凶獸,吳昊也就能理解金象的躁動了,只是他有些不確定是否是自己猜測的那樣,便詢問道。

「嗷嗷嗷……」

金象明顯能聽懂吳昊的話,發出一陣急促的叫聲。

「你的意思是,這是你出生的地方?」聽到金象的話,吳昊大吃一驚,暗暗猜測,莫非當初那頭凶獸是小金的父母?

只是這長得也太不像了吧……

吳昊打量了一番金象,覺得他就是一頭金色的小象,若不是鼻子有點短,恐怕可以說是小金豬了。

至於之前那頭凶獸,吳昊還有深刻的印象,絕對不是金象的樣子。

「嗷嗷嗷……」

金象點頭,回答著吳昊的話,胖嘟嘟的身形嗖的一聲,從樹枝上落了下去,嚇了吳昊一跳,急忙將其抓住。

他可不想在這個時候被那幾個恐怖的存在發覺了。

只是金象的力量很強大,吳昊不但沒有抓住它,。反而被它從樹榦上拉了下來,砰的一聲,站在了地面上。

轟!

就在吳昊落地的一剎那,他感覺到了大地猛地震動了一下,就好像地下有著什麼恐怖的存在要破土而出一般。

「喂,你要去幹什麼?」

金象將吳昊拉下來之後,身形一晃,竟然直接將吳昊丟下,朝著不遠處飛了過去,如一道金光掠過。

吳昊臉色一變,有點擔心它,不敢怠慢,急忙追了上去。

轟!轟!轟!

在追趕金象的時候,吳昊明顯能感覺到大地震動越發的頻繁了起來,彷彿要地震了一般,隱隱有一股熾熱的氣息湧現。


「怎麼回事?」

見遠處金象鑽入了一個隱蔽至極的山洞之中,吳昊臉色一變,急忙再次跟了上去,心中卻湧現出無窮的疑惑。

山洞之中一片黑暗。

不過這難不倒吳昊,到了他這種境界,晝夜已經沒有太大的區別了,黑暗在他眼中,也與白晝一般。

金象的速度飛快,轉眼便沒有了蹤影。

但是吳昊卻不擔心,這山洞沒有岔道,他只要一路追過去就行了。

然而,越往深處,他感覺溫度越高了起來,彷彿自己進入的不是一個山洞,而是一處火山口之中。

「當年那凶獸便是從岩漿之中走出,莫非這山洞是它的巢穴?」吳昊回想起當初在火靈穴遇到那凶獸的情形。

轟隆隆!

大地震動越來越厲害了,就連山洞都抖動了起來,不少的岩石從洞頂嘩啦啦的流淌了下來。

吳昊心中十分擔心,自己會不會被埋葬在這裡面。

當然,以他現在的實力,就算這山洞崩塌,岩石傾覆,也無法將他壓死。

「嗯,前方有火光,小金就在那裡。」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吳昊心中忽然一動,看到了前方隱約的火光,以及金象的氣息,頓時渾身一震,飛掠了過去。

下一刻,眼前豁然開朗,溫度驟然升高,虛空都彷彿灼燒了起來。

這是一片寬闊至極的山洞,虛空之中充斥著無窮的火焰,憑空升起,也無寄託,熾烈的燃燒著,詭異至極。


!! 這裡溫度奇高。

若是一般的武者進入這裡,恐怕要不了多久,就會被灼燒而死。



但是吳昊不同,且不說他本身就修鍊的是火屬性的功法,當初進入火靈穴之中也照樣毫髮無損。

此地溫度儘管比火靈穴更高,但他的修為比之當初卻不知道高了幾百倍。

再加上他煉化了鳳凰的血脈,對於火焰本身就有一種親切感,所以這高溫不但傷不了他,反而讓他極為舒服。

「唳……」

識海之中,隱約有鳳凰舒暢的鳴叫聲傳來。

「嗯?」

進入這山洞深處,吳昊也顧不上周身的舒暢了,抬頭一看,頓時臉色一白,看到了令他震驚的一幕。

遠處,一個巨大如湖泊般的岩漿池裡不斷翻滾著岩漿氣泡,甚至能看到熾烈的火焰升騰,燒的虛空都扭曲了起來。

而吳昊此時卻看到金象朝著這恐怖的岩漿池中投去。

「不要!」

吳昊臉色大變,再也顧不了多少了,體內熱血激蕩,轟的一聲充斥周身,一股鳳凰火焰從周身毛孔之中湧現了出來。

「唳……」

鳳凰的鳴叫聲清晰了不少,清脆悅耳至極。

吳昊背後,兩隻巨大的火焰翅膀延伸了出來,只是微微一扇,他便飛掠過數百丈,一把抓住了即將落入岩漿中的金象。

嗖!

下一刻,他又撲扇翅膀,電射而回,將金象抓緊了,而心中卻鬆了口氣。

「你這傢伙,沒事玩自殺?」

吳昊鬆了口氣之後,將目光落在了金象的身上,臉色陰沉了下來,也不管金象滿是疑問的表情,喝問道。

金象被他問的一愣。

不過隨即它周身金光一閃,掙脫了吳昊的手,大聲的叫了起來:「嗷嗷……」

「什麼?」

等金象說完,吳昊大吃一驚,問道:「你說什麼,這個岩漿之中有東西在呼喚你,你不是瘋了吧?」

吳昊說著,下意識伸手又要去抓金象。

嗖!

這一次金象反應過來了,胖嘟嘟的身形猛地一閃,躲過了吳昊的手,繼而如流光一般,再次朝著岩漿池投了過去。

吳昊一愣,這一次倒是沒有阻止。

「莫非岩漿下面另有玄機不成?」看著一股反顧的金象,吳昊心中忽然升騰起了這個念頭,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疑惑之色。

轟!

隨著他念頭的升起,那金象轟的一聲,已經投入了岩漿之中,只見岩漿四濺,熱浪滾滾,滋滋啦啦的響個不絕。

而等到吳昊回過神來,眼前已然沒有了金象的身影。

砰!

他身形一動,也來到了岩漿池邊上,渾身充斥著鳳凰火焰,與虛空火焰交相呼應,彷彿一體,如魚得水般的舒暢。

頓時他就知道,這火焰根本就奈何不得自己。

「下去看看!」

吳昊心中好奇,想到金象,有感覺到大地震動越發劇烈之後,忽然也有了下去看看的念頭。

既然這火焰岩漿傷不了自己,為什麼自己不能下去看看呢?

吳昊想著,說走就走,砰的一聲,在鳳凰火焰包裹周身的前提之下,他也徑直的落入了岩漿之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