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天穹微微一笑,然後,一個直拳打了上去,整個拳頭,彷彿有着雲霧繚繞一般,顯得虛無縹緲,看似輕飄飄的一拳,美杜莎卻是沒有一點兒小視的意思,他可是活了幾百年的老油條了,也知道,獅子搏兔尚需全力,何況自己呢。

美杜莎伸出那長着又長又黑又尖的黑指甲的左手,輕飄飄地拍出一掌,和司馬天穹的拳頭撞在了一起。

頓時,兩個人都彷彿被暫停了一樣,在那裏靜止不動,要不是司馬天穹還有美杜莎臉上,時不時會爆青筋,恐怕,真的以爲時間已經停止了一般。

司馬天穹咬了咬牙,將全身力氣都聚集在了自己的拳頭上,美杜莎頓時支撐不住,差點就要被司馬天穹擊敗,不過,他很快便做出了應付措施,穩住了身子,伸出另一隻手,一個直拳,朝着司馬天穹的小腹打去。

琉皇看見了美杜莎的小動作之後,暗道一聲不好,然後,他便是上去,攔住了美杜莎的拳頭。

“這種偷偷摸摸的作法,可不好哦!”

琉皇身體雖然難受,但是,他還是硬撐了下來,美杜莎,可是一個陽神末期的頂尖高手,琉皇和他,相差了整整一個境界的修爲,琉皇能夠承受這一拳,已經算是他的極限了。


美杜莎突然感到身體裏的異狀,不禁憤怒地退到一旁。

“你就是那傳說中的硫磺酸?”美杜莎驚訝地問道。

“嘿嘿,沒想到,大名鼎鼎的美杜莎,居然聽說過我的名號。”琉皇嘿嘿笑道。

他剛剛,順着美杜莎的拳頭,將一種神祕的東西融入了美杜莎的身體之中,琉皇知道,這肯定不可能殺死美杜莎,但是,拖美杜莎一段時間,還是可以的。

“兄弟,快點,現在美杜莎我們拖着,你快救兩位弟妹吧!”司馬天穹嘿嘿笑道。

看了已經重傷的美杜莎一眼,林嶽剛剛打出去的那一掌,可不是鬧着玩的,天火焚天掌,那可不是吹的,一掌,便是能夠讓美杜莎身受一點輕傷,而且,想要治療好,便是需要儘快地恢復,而司馬天穹他們一拖再拖,美杜莎也是沒有時間去治療,體內的傷便是越拖越重,輕傷,也已經漸漸轉變爲重傷。

因爲美杜莎的修爲強橫,到了他這種修爲的人,自然也是不可能這麼容易就死掉,哪怕重傷,也不例外,只要給他一個安靜的環境,讓他恢復療傷,他就很快可以生龍活虎了。

不過,他本來重傷之軀了,琉皇又給他下了一點毒藥,所以,傷勢重上加重,現在,他雖然死不了,但是,想要恢復,也是需要一段時間了,至少,現在,他是打不過司馬天穹和琉皇的聯手了。

美杜莎真是後悔,他後悔自己,爲什麼會這麼高傲了,居然連一個聚氣末期的小屁孩都是能打到內傷,他上次,因爲防禦及時,所以,林嶽上次打出來的天火焚天掌,確實沒有這麼大的傷害,這次,顯然是自己疏忽大意,不然,也不可能會受到如此重傷,美杜莎他心裏暗暗發誓,有了這個教訓,他以後不論是挑戰什麼樣的對手,都要用盡全力了,最好能夠一招擊殺。

不過,美杜莎看見司馬天穹和琉皇兩人那兇狠的攻擊,便在想,自己是否還有明天。


美杜莎一邊躲閃着司馬天穹和琉皇的攻擊,一邊壓抑着體內的傷勢。

“我們快走吧!”林嶽將江靈和小柔的穴道給解開,溫柔地說道。

“小紫。”林嶽喊了一句,小紫便知道林嶽的意思,她趕緊便會靈獸的模樣,而且,體積比以前大了許多,然後,讓江靈和小柔坐了上去,然後,讓小紫送她們離開了。

至於林嶽爲什麼不走呢,就是因爲,林嶽想要和司馬天穹和琉皇,合攻美杜莎。

就算不是他殺死的美杜莎,但是,他也有一個助攻的名額,而且,誰殺死美杜莎,奪了美杜莎的蛇頭,結果還未定呢。

林嶽抽身將身後的黑劍給拿在了手中,然後,朝着美杜莎刺了上去,看那動作,顯然,林嶽使用了他唯一會的一個劍招——平沙落雁劍。

看到林嶽的加入,琉皇和司馬天穹朝着林嶽微微一笑,而美杜莎,卻是緊張起來,額頭滲出冷汗。

兩個人圍攻他,他已經非常吃力了,現在,又增加了一個讓他這麼費力的對抗司馬天穹二人的林嶽,雖然林嶽才聚氣末期的修爲,但是,他那招數,實在是變態至極,特別是他那帶着火焰的左掌,正是因爲林嶽的左掌,才致使他落入如此悲劇的地步,他現在,處於被動狀態,只能夠防禦着,讓司馬天穹兩人打他。

而林嶽的加入,一招“平沙落雁劍”,便是將美杜莎的右臂給割開了一個大口子,裏面的血肉、骨頭,都暴露在空氣之中。

而整個婚禮現場,已經被搞得狼狽不堪,那些來參加婚禮的蛇人,都是沒有見過如此大的場面,他們都不敢相信,自己心目中,最戰無不勝的美杜莎,居然現在被虐得一招也不能夠反擊。

林嶽看見自己這一招,居然能夠起到這麼大的效果,雖然說,這劍招有着一定的作用,但是,大多數的作用,卻是在黑劍上面,要不是黑劍它削鐵如泥,要想砍開美杜莎的皮膚,簡直是比登天還難。

美杜莎也因爲他對自己的皮膚的堅韌的程度非常自豪,所以,根本沒有想過要拿什麼武器來防禦,直接用自己的雙手來抵擋,不然,他也不至於手上出現多年來,未曾出現過的傷痕。

“兄弟們,一鼓作氣,將他的頭顱給砍下來,林嶽,他的頭顱,就交給你了!”司馬天穹大聲地說道,“我和琉皇兩人,便是制住他,不讓他對你做出什麼事情,最好一劍又快又準,直接幫他的腦袋搬家!”

美杜莎一聽見司馬天穹那大嗓門的聲音,他不禁微微顫抖起來,活了這麼長時間,他都沒有想過,死亡的感覺,而現在,他清楚地感覺,死亡,已經離自己越來越近了,一股涼氣從他的腳底,涼到了頭頂上。

“不管了!三十六計走爲上計!我跑!”

美杜莎心裏想到,現在,他只是爲了保命,什麼百戰百勝、什麼百戰不殆,都被他扔到了一旁,轉過身,在一個很大的空隙處,他急忙撒開腳丫子,跑了。

“林嶽、司馬天穹、琉皇,今天的仇,我記下了,你們三個,我有空,我肯定會來找你們好好玩玩!”美杜莎拖着自己的重傷之軀,跑了。

林嶽和司馬天穹、琉皇三人,都想要去追上美杜莎,然後,將美杜莎給殺死。

拳破九衍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林嶽等人,絕對不允許,這種情況發生。

可是,美杜莎這條蛇,逃跑比誰都快,一眨眼的功夫,便不知道飛到哪裏去了。 第八十七章 直接斬殺!

林嶽看着已經遠去看不見蹤影的美杜莎,不禁大罵一句,也不禁後悔。

這次過後,林嶽和美杜莎的粱子,也算是結下了,美杜莎被他打成如此重傷,美杜莎又怎麼不會找他復仇呢,林嶽知道,現在,他又有了一個隱藏的敵人,那就是美杜莎,他根本不可能知道,美杜莎會在什麼時候來找他復仇,林嶽知道的是,美杜莎已經懷恨上了他,只要他傷一好,美杜莎恐怕就會馬上來找林嶽三人尋仇。

不過,美杜莎的傷,可不是這麼容易,就能夠好的,如果他剛剛開始的時候,就開始療傷,恐怕,真的不需要多少時日,就能夠去找林嶽、司馬天穹、琉皇三人報仇了,但是,美杜莎卻是拖了好久,纔開始療傷,此刻的病情,已經加重,美杜莎想要恢復之前的巔峯狀態,林嶽保險估計最快也就需要一年的時間。

一年時間,林嶽又能夠進步到什麼地步,這個,就無人可知了,林嶽卻是知道,自己現在,只有努力地提升自己,至少,他要能夠在美杜莎的手上,順利逃脫,這才能算是成功了一小步。

林嶽這才漸漸感覺到,修煉的重要了,林嶽知道,自己只能夠努力努力再努力了,他廢材了十五年,林嶽可以說,他是在十五歲的時候,纔剛剛開始修煉,作爲一個起步晚的修者,林嶽知道,自己想要追趕上同齡人的話,那麼,就絕對不能夠偷懶,以及,他必須付出比平常人,多十倍百倍的努力!

“可惡,讓那傢伙逃跑了!”司馬天穹看着遙遠的天邊那一丁點小黑點,憤憤的道,顯然非常不滿。

到手的鴨子,現在卻是飛了。誰能夠看見鴨子飛了還能夠高興起來的。

“算了,天穹,這混蛋跑就是跑了,反正,他已經是重傷了,想要恢復過來,最少需要一年兩年的時間,而且,絕對不會再恢復到原來巔峯的境界了。”琉皇笑眯眯地說道。

顯然,他在自己投入美杜莎的身體裏的毒中,放了一點點其他的東西。

“那傢伙就不管他了,如果他敢來報仇的話,那麼,我們三兄弟,就一起把他給打死,這次讓他跑了,下一次,可沒有那麼容易了!”林嶽即使已經望不到美杜莎的身影,但是,他還是眺望着遠方說道。

“沒錯!兄弟齊心,其利斷金!”司馬天穹伸出一個拳頭,說道。

“兄弟齊心,其利斷金!”林嶽和琉皇,也是用拳頭和司馬天穹各擊了一掌,然後,哈哈笑了起來。

“好了,我們也玩夠了,應該是走了吧。”林嶽建議道,他還想回去看看江靈和小柔的情況呢。

“兄弟,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呢,放心吧,她們肯定沒有一點事!”琉皇一手搭着林嶽的肩,一邊說道。

林嶽也知道,琉皇說的話,大多數都是真的,所以,點了點頭。

“那我們就送你去見你的那些小媳婦?”琉皇賤笑道。

“恩。”林嶽點了點頭,然後,便是被司馬天穹和琉皇給呆着飛了起來。

“啊!”林嶽任憑風拍在自己的臉龐,不禁動情地喊了起來,“如果我也能自由自在的在天空飛翔,那該多好啊!”

“放心,兄弟,你以後,一定會有機會的!”司馬天穹拍了拍林嶽搭住他的肩的手,說道。

“恩。”林嶽點了點頭……

司馬天穹和琉皇飛行的速度很快,一下子,便是來到了大夫的醫館外面。

大夫一直站在外面,東瞧瞧西看看,好像在找什麼人。

當他看見林嶽三人從天上飛下來之後,看見林嶽等人,並無大礙,便是拱手恭賀了一下。


“大夫,您言重了。我們只不過是去搶個親而已,順手幫你做的一件好事。”林嶽拒絕了大夫的好意,說道。

大夫本來說,要將自己畢生的心血、畢生採集來的珍貴藥材,贈送給林嶽三人,可是,林嶽卻是不接受,大夫也只好不送了。

“三位姑娘已經在上面,請上去吧,她們都在等你。”大夫說道。

林嶽笑着點了點頭,但是,沒走幾步,頭腦便覺得一陣昏眩,然後,便是毫無預兆地倒了下來……

當林嶽睜開眼睛之後,便是看見自己已經躺在牀上,眼前的景色,不是那一塊塊的天花板,而是江靈和小柔關切的目光。

“你醒啦?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嗎?”大夫聽見了林嶽剛剛醒來的時候的那聲**聲,便是知道,林嶽已經甦醒了。

“沒有,現在,自我感覺,槓槓的!”林嶽看了看自己的身體,也從內部觀察了一下自己的各個器官,並沒有發現什麼異狀,搖了搖頭,說道。

“沒事就好,你們慢慢聊吧,我就不打擾你們了。”大夫也是一個識時務的人,知道現在,不應該是自己出場的時候,於是,他果斷退場。

“大夫慢走!”林嶽坐在牀上,目送大夫離去,笑着說道。

“哼!你倒好,居然一回來就讓我們這麼擔心!”當確認大夫走了之後,江靈開始爆發。

“你知不知道,當我們被抓的第一天,我就希望你能來救我們,但是,卻沒有看見你的身影,但是,我又不希望你能來救我們,因爲,你一旦這樣做,便有可能出現生命危險,所以,我們也不希望你能來就我們……就這樣,我們每天在期盼你來和期盼你別來之間,糾結,沒想到,你終究還是來了……”江靈激動地說着,不過,顯然沒有說什麼關於這一個月,美杜莎對她們做的事情,顯然,美杜莎並沒有對她們動手動腳。

“你來了,我和小柔姐,心裏都很高興,但是,卻又非常不想看到你來,這種矛盾的心裏,讓我們煎熬地度過了一個月的時間,幸好,你並沒有傻傻地一個人來,這樣子,你肯定會死的很慘,你卻是帶來了司馬天穹和琉皇兩個得力助手,我漸漸對你能夠救我們出來的機率,大大增加。” 娛樂圈養老指南

“不過,我在高空中,看見你被美杜莎給打得吐血的時候,我的心,便是不停地揪了起來,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小紫卻是將我們帶走了,使得我,連最後的結局都沒有看到……你們倒好,害我們白白擔心了這麼長的時間。”江靈說着,淚水就不自覺地往下流,江靈雖然說得沒有什麼感染力,但是,在江靈的語氣中,林嶽還是聽到了一些隱晦的東西。

看來,這一個月,江靈和小柔,並沒有好過,至少,她們是在水深火熱之中,度過的。

江靈和小柔,並沒有說出,她們這一個月,眼裏看到的,有多麼的恐怖。

美杜莎這人,簡直就是變態中的變態,居然在整整一個月的時間裏,在江靈和小柔面前,活剝了一個又一個的人類女子,然後,將她們的肉,給一點一點地當着那些還未死去的女子的面吃了下去……

這種恐怖的場面,還是少形容得好……

江靈和小柔如果想起這一個月眼裏看過的事情,就會如同遇到噩夢一般,不停地顫抖,神智不停地崩潰,不過,只要她們不想起來這一個月內發生的事情,就一點事都沒有。

“你知不知道,這一個月,我們,看過什麼嗎……”江靈還是不自覺地說了出來,林嶽已經回來了,她們自然是要找一個發泄的對象了,江靈一提起這件事情,她和小柔兩人,都不禁顫抖起來,眼神裏,滿滿的都是恐懼……

“別怕,有我在呢。”林嶽看見兩女不停顫抖的嬌軀,便是知道,她們響起了一些什麼不堪回首的事情,這一個月來,江靈和小柔,可以說是飽受折磨,而且,還是看着別人受折磨,卻沒有一點辦法。

林嶽輕輕摟住江靈和小柔的嬌軀,江靈和小柔,便是撲在林嶽的懷裏,放聲哭了起來。

“好好,別哭啊,有我在,以後,不會有這些事情發生。”林嶽一邊安撫着江靈和小柔,一邊腦子裏飛快運轉,終於是找到了一點點可能跟江靈和小柔經歷的事情有關係的線索。

司馬天穹曾經和他說過,他們來取美杜莎項上人頭的任務,原因就是因爲美杜莎私自拐帶人類少女,而且,在進行一系列不良行爲之後,便是將那些少女,毀屍滅跡……

林嶽知道,江靈和小柔會這麼害怕,恐怕,和這件事情,脫不了干係。

試想想看,美杜莎看見美若天仙的女子,自然是那什麼蟲上腦了,肯定不可能像對待江靈和小柔一樣,晾在一邊一個月,而是直接……

美杜莎一個月,自然不可能忍受得住,自然是要找人泄.欲的了,他一般完事之後,就會將那些“泄.欲工具”給變態地毀屍滅跡,而江靈和小柔,那個時候,肯定在場,所以,纔會因爲看到這種場面,而受到驚嚇。

林嶽不禁對這個美杜莎,心裏非常憎恨了,他真後悔,爲什麼不將美杜莎給追回來,直接斬殺!這樣,恐怕,以後就沒有這麼多相同事情發生了…… 第八十八章 拍賣行!

林嶽現在後悔,也沒有用了,誰叫美杜莎已經逃跑了呢,而且,跑去哪裏,他也不知道。

現在,林嶽只好好好安慰懷裏的兩個淚人,經過林嶽自己艱難地勸說,江靈和小柔,才漸漸止住了哭聲,林嶽這個時候,突然覺得,哄女生,纔是最困難的。

林嶽哄兩個女生,已經是累得夠嗆了,額頭上,滿是汗水,林嶽還微微對自己慶幸,小紫幸好也沒有哭,不然,一連勸三個,林嶽連死的心,都有了。

江靈和小柔,似乎是哭累了,而且,也是因爲這段時間根本沒有得到什麼休息,所以,在哭聲停止之後,便是緩緩睡着了。

林嶽看着懷裏呼吸均勻的兩人,不禁放鬆了許多,經過了自己浪費這麼多口舌之後,江靈和小柔,也總算是安靜了下來。

“哥,看你滿頭大汗的。”小紫看見林嶽已經沒有事情做了,也就是放鬆了,她看見林嶽額頭上的滿頭大汗,不禁拿出一塊紗巾,爲林嶽擦汗。

這塊藍色紗巾上,還有着一股淡淡的花香味,林嶽想,這也許是藏在小紫身上藏久了,也是沾上了一點小紫的體香吧。

小紫輕輕地爲林嶽擦拭額頭上的汗水,她卻是艱難地支撐着自己的身子,她擔心碰到小柔,而吵醒了小柔,所以,她一直小心翼翼的,這張牀,也沒有多大的位置,此刻,能夠睡下三個人,已經算是不錯的了,而就剩下一個小紫了。

“小紫,你暫時變回靈獸的模樣吧。”林嶽溫柔地說道。

“爲什麼?”小紫雖然疑惑,但是還是照着林嶽的辦了。

林嶽看着漸漸變成靈獸模樣的小紫,微微一笑,將她從牀榻抱了起來,抱來懷裏。

“嘻嘻?爲什麼?當然是跟我們大被同眠啦!”林嶽邪邪一笑,然後,輕輕地吻了一下小紫的額頭,然後,各在江靈、小柔的額頭上,也輕輕一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