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沖盯著姬長逸,喝道,「你就算有點本事,遇見我們的兄弟葉陽,也是死路一條,你現在把我們放了,事情還有緩和的餘地,而你們要的聚魂石,我們也可以給你們。但你們如果把我們殺死在這裡,那事情就真的沒有任何緩和的餘地了,你們在場的所有人,都會被我們的兄弟殺死。」

「沒錯,我們如果死了,我們的兄弟葉陽肯定會為我們報仇的。」楊武大喝道,「聚魂石給你們,你們快把我們放了。」

「那個葉陽現在自身都難保了,還管得著你們?」

奪日月境界的姬長逸冷笑起來,「幾個廢物,也好意思自成黨派,真是可笑。剛才給你們機會,讓你們主動將聚魂石交出來,你們偏偏要嘴硬,現在想交?晚了!鍾光,動手吧,將這三個廢物殺了,讓他們魂飛魄散,後面再去殺那個葉陽,敢跟我們奪天黨作對,真是不知死活。殺了這些人,好去和南宮月匯合,把我剛才完成隱藏任務獲得的一千萬積分交給她。」

「好。」

鍾光點了點頭,似乎就要動手,但是突然,一名奪氣運的男子突然站了出來,「鍾光師兄,這幾個廢物哪裡用得著你出手,還是師弟我動手讓他們上西天吧。」

「好,李師弟,這三個廢物就交給你了。」鍾光收斂了身上的氣息,抱負雙手,一副準備看戲的模樣。

周圍的十餘名奪天黨成員都在看戲,要看司徒沖三人,是怎麼死在他們這個奪天黨成員手裡。

「你們三人,想要什麼死法?」


奪氣運的男子一步步向被姬長逸的氣場鎖定,動彈不得的司徒沖三人逼去,臉上有著毫不掩飾的嘲弄之色,「我這個人最擅長抽筋扒皮,讓人活活痛死,你們三個既然這麼有骨氣,不如嘗嘗被抽筋扒皮的滋味吧?」

噗嗤!

這名奪氣運的男子話音剛落,一道撕裂虛空的亮麗劍氣,突然從天而降,將這名奪氣運的男子一劍給劈成了兩半。

到死,這個奪天黨成員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死在了什麼人手裡。

嗖,劍光之後,一個身披惡魔戰袍的少年從天而降,是葉陽。

此時的葉陽手裡握著一口寒魄神劍,站在那被劈成兩半的屍體前,面無表情的掃了眼周圍的奪天黨成員,「我這個人,最擅長殺一些不長眼的廢物,你們這群廢物,居然敢對我的兄弟動手,都給我死吧。」

「葉陽,是你!」

「上一次被你逃了,你還敢出現?」

「好膽,竟敢擊殺我奪天黨成員,不想活了?」

「你不是只有九次蛻凡的修為嗎,怎麼身上的氣息這麼強大?」

周圍的十餘名奪天黨成員並沒有理會死在葉陽手裡的奪天黨成員,而是用吃驚的目光看著葉陽,「你難道恢復修為了?」

「我的修為從來沒有丟失,何來恢復一說?」葉陽淡淡的道,「你們這些土雞瓦狗,還真以為是我的對手?如果不是幾天前我有其他事情,幾天前就是你們的死期。」

「這才幾天,受損的靈魂就能恢復,到底是怎麼恢復的?難道融合了大量的聚魂石?」

鍾光冷冷的盯著葉陽,「管你是怎麼恢復的,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偏自己闖進來,闖到姬師兄的氣場里,我看被鎖定的你,還能不能從我們手裡逃離?」

「氣場,你說的是周圍這個暗黑色氣場?看來你們對這個姬長逸的氣場很有信心,可惜在我眼裡不過是豆腐渣而已。」

葉陽身軀一震,一股洶湧的力量從體內爆發,好似大海發出來咆哮,火山冒出了岩漿,無形的力量一個撞擊,接觸到這股力量的昏暗氣場,頓時好似豆腐渣似的被撞了個支離破碎。

「怎麼可能?姬師兄的暗魔氣場馬上就要蛻變成領域,怎麼可能被你這個奪無極的人輕飄飄震碎?」

鍾光大吃一驚,用見鬼的神色看著葉陽。

看見葉陽剛才那舉手投足就把姬長逸氣場震碎的動作,他就知道自己無論如何也不是葉陽的對手,完全不是一個級別。

「有什麼不可能?在我手裡沒有任何不可能。」

葉陽大手一抓,身前的虛空震蕩,烏雲快速凝聚,從其中探出來了一條魔神之手。

這魔神之手並不大,但卻有一種乾坤在手,任何人都不能躲避的氣勢。

風雲變色,鎮壓向了鍾光。

「鬼神劍!」

看著一條恐怖的魔神之手向自己鎮壓而來,鍾光大喝一聲,催動了身上最厲害的武學,鬼神劍。

密密麻麻的鬼神攜帶著強烈的劍氣出現了,似乎要把魔神之手擊破,再將後面的葉陽變成屍體。

但是什麼鬼神劍,什麼鬼神真氣,在葉陽的魔神之手下,全部好似豆腐似的被一巴掌拍碎,下方的奪陰陽境界的鐘光,也被魔神之手一巴掌拍翻在地,被死死鎮壓在地面,動彈不得。

「鍾光!」

「鍾師兄,你怎麼了?」

周圍的奪天黨成員大驚失色,他們甚至沒有反應過來,鍾光就已經被鎮壓在了地面。

這個時候,在場的奪天黨成員都用一種恐懼的目光看著葉陽,他們原本以為葉陽可以隨意揉捏,現在看見葉陽連奪陰陽境界的鐘光都能輕鬆鎮壓,一個個都有種大難臨頭的感覺。

好在身旁還有個奪日月境界的姬長逸,讓他們稍微找回了點信心。

此時的姬長逸,臉色十分的陰沉,本來就十分不痛快的他,變得更加不痛快。

兄弟,你怎麼看 ,開口道:「葉陽,我真的沒有想到,你居然擁有這種實力,看來之前的確小看了你,你能有諸多傳聞,的確依靠的是自己的實力,現在你也證明了自己的實力,把鍾光放了吧。」

「我可沒有證明自己的實力,只是單方面的想要你們死而已。」

葉陽滿臉淡漠,那將鍾光鎮壓在地的魔神之手狠狠一抓,一捏。

砰!鍾光整個人爆了,被活生生捏碎成了血雨爆散開來,周圍的奪天黨成員,眼裡都有著驚恐之色,一個奪陰陽境界的傳奇學生,說死就死了,而且還是像螞蟻一樣被人捏死,這衝擊眼球的場面著實震撼到了在場每一個人的神經。

「葉陽,你小子竟敢殺了鍾光,不知道他有一個奪星辰境界的大哥,鍾洪?」

看見鍾光死在葉陽手裡,姬長逸整個人都瘋狂了,如狼如狽的面孔幾乎扭曲到極點,發出來了咬牙切齒的陰狠聲音,「整個學院沒有人不知道鍾洪的可怕,你居然敢殺死他的弟弟,你完了,你自己找死為什麼要牽連我?看來只有把你殺死,把你後背的宗門滅門,才能平息鍾洪的怒火。」

「我管他什麼鍾洪,這個鐘光自己找死,怪得了誰?」

葉陽冷冷一笑道,「你們別擔心,這件事不會連累你們的,因為你們所有人今天都要死在我的手裡,就先斬了你們,再去斬那個什麼鍾洪,奪天黨的人,都該死。」 「該死的是你!」

姬長逸暴吼一聲,雙拳一動,群星閃耀,打出來的拳影破開長空,好似天上的星星墜落下來,「星宿神拳。」

這是一門天級武學,是乾天學院里鼎鼎有名的神拳,一拳打出,風雲震動,融合了日月之力,似乎能一拳把天地破開。

「星宿神拳?雕蟲小技。」

葉陽搖搖頭,手臂一晃,九條繚繞著神光的青龍纏繞在手上,最後好似投石機般轟擊而出。

砰砰砰!

一連串的拳風擊打在姬長逸的星宿神拳上,頓時所有的星星全部變得暗淡,所有的氣勢被一下破解,姬長逸整個人甚至連連吐血,在蹭蹭蹭倒退之間發出來大吼的聲音,「不可能,你不過是奪無極的境界而已,我是奪日月境界的強者,為什麼不是你的對手?我不信,我不信這是真的,暗魔連環,陰陽百變,給我去死。」

轟隆隆!

數之不盡的陰風從姬長逸的體內衝出,這些陰風居然凝聚成了形體,可以千變萬化,似魔鬼,似惡魔,似怪物,似凶獸,似飛禽,似火雨,似流星。

姬長逸催動了耗費大量真氣的武學,要把葉陽置於死地。

可惜他的所有攻擊,真的如葉陽所說,在葉陽眼裡和豆腐渣沒什麼區別。

「太弱了,姬長逸,你那奪日月的境界,實在太弱了,幾天前我連奪星辰級別的妖魔都殺死過,殺你就和殺雞沒什麼區別。」


葉陽滿臉淡漠,身上幽冷的地獄氣息繚繞,整個人好似化身為了地獄魔神,可以主宰一切。

他身軀一動,萬千劍氣從毛孔內噴發而出,成一連串的扇形掃射而出,掃射在姬長逸那千變萬化的陰冷真氣上,頓時所有的鬼影消失了,被破解,只有一個全身是血的男子從劍光后跌落出來。

這個披頭散髮渾身血淋淋的男子,正是姬長逸。

「不可能,我不可能敗在一個奪無極境界的人手裡,我不相信這是真的。」

姬長逸似乎已經瘋了,就那樣癱倒在地搖著頭,連凝魂令都沒來得及捏碎,最後被葉陽一劍劈死。

「死了,鍾光師兄死了,現在姬師兄也死了。」

「為什麼,為什麼葉陽這麼強大,連奪日月境界的姬師兄也能殺死?」

「他現在到底是什麼修為,為什麼強大到這種程度,他不過是一個不長眼睛敢得罪我們奪天黨的小人物而已,為什麼會這麼強大啊?」

看見姬長逸也死在葉陽手裡,周圍剩餘的奪天黨成員全部發瘋了,一個個臉上都有種驚恐與憤怒的神色。

「葉陽,你竟敢把鍾光殺死,鍾洪師兄第一個饒不了你。」

「你完了,連我們奪天黨的人也敢殺,還殺死了鍾光師兄姬長逸師兄那樣的寶貴傳奇學生,等刑天戰場結束后,就是你的死期,你會被當成惡魔,在裁決峰上被制裁而已。」

「說不定等不到刑天戰場結束,你就要死在我們奪天黨的人手裡,我奪天黨可不止只在乾天學院里有人,幾乎神州大陸有名的勢力,都有我奪天黨的人,連姬長逸也敢殺,葉陽,你徹底完了。」

「徹底完了的是你們。」

看著周圍那些奪天黨成員一個個都拿出來了凝魂令,葉陽突然冷笑了起來,「你們是不是以為有凝魂令在身,我就拿你們沒辦法?我連姬長逸都能殺死,你們這些個廢物在我手裡有捏碎凝魂令的時間?」

砰!一個奪氣運的奪天黨成員,在即將捏碎凝魂令的前一刻,整個身軀突然爆炸了,在一道龍形掌印下被炸得四分五裂。

砰砰砰砰砰!

周圍的奪天黨成員接連炸開,不是在葉陽的拳風下灰飛煙滅,就是在葉陽的掌印下魂飛魄散。


幾乎瞬息之間,剩餘的奪天黨成員,便全部死在了葉陽手裡,是徹底死了,魂飛魄散,再也沒有任何轉世投胎的可能。

噗通。

外界,斷魂山,乾天學院所在的區域內,一個盤膝而坐的青年,突然身體無力的癱倒在了地上。

這個倒在地上的青年,正是鍾光。


「怎麼了?」

看見鍾光突然癱倒在地,周圍的乾天學院的長老頓時臉色一變,「鍾光,奪陰陽境界的傳奇學生,怎麼會死在刑天戰場里?到底遇見了什麼事情,連凝魂令都沒來得及捏碎,一下魂飛魄散?」

噗通。

就在這時,鍾光身旁一名盤坐在地一動不動如狼如狽的男子,突然也無力的癱倒在地。

「姬長逸!」

「奪日月境界的姬長逸,怎麼也死在了刑天戰場里?」

噗通,噗通,噗通。

在姬長逸倒下后,又有十餘名學生癱倒在地。

看見這一幕的長老,臉色頓時變得無比的難看,每個傳奇學生都是學院里最寶貴的資源,現在一下死了這麼多,他們怎麼接受得了。

「為什麼,為什麼會突然有這麼多學生死了,到底在刑天戰場里遇見了什麼事情?」

很多長老臉色陰沉,尤其是執法長老和寒魄老祖,臉色尤其難看,他們注意到了,這些死亡的學生,都是奪天黨的成員,似乎有人故意在針對奪天黨的人。

「是誰,到底是誰殺了姬長逸他們,連我乾天學院的傳奇學生也敢殺,難道是其他大陸的天才?」

「姬長逸他們死了,身上的積分肯定會被擊殺他們的人得到,不久前姬長逸才完成了一個隱藏任務獲得了一千萬積分,勉強進入了前一百名,現在姬長逸死了,看積分落到了誰的身上,誰的積分暴漲,誰的名次跳躍的最快,誰就是擊殺姬長逸他們的人。」

「快看刑天榜,看兇手到底是誰?」

乾天學院的長老都用陰冷的目光看向刑天榜,頓時看到了一個快速跳躍的名字。

那名字本來在刑天榜的最下方,結果積分一下暴漲,名次跳躍的速度幾乎讓人難以看清。

「看到了,有一個人的積分在姬長逸他們死了后突然暴漲,肯定是這個人殺死了姬長逸他們。」

「這個人是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