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這電話還沒真的撥打出去,周瑩瑩就發現那堵牆似乎有所變化,仔細一看,牆壁上漸漸出現了張昊天的身影,幾乎是一瞬間,張昊天就那麼出現在了牆壁跟前!

周瑩瑩連忙揉了兩下眼睛,想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看錯了,可在揉眼睛之後,周瑩瑩赫然發現張昊天已經走到自己跟前了!

幾乎是想都不想的,周瑩瑩騰地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伸手一把摟住了張昊天的脖子!

“你可算是回來了,你要是再不回來,我真要想辦法找人幫忙了!”周瑩瑩幾乎帶着哭腔說着。

張昊天聽着周瑩瑩的話,心裏猛的一顫,本來想讓周瑩瑩從自己脖子上下來的,瞬間放棄了這個想法,還伸手在周瑩瑩的後背安慰似的拍了兩下。

“沒事兒,沒事兒,我這不是好好的回來了嗎?”張昊天儘量微笑着說着,但是心裏的後怕不是一星半點兒了。

周瑩瑩這會兒也已經回過神來了,想着自己現在的動作真的不太合適,趕緊從張昊天的脖子上下來,尷尬的看着張昊天,臉上也不知道是因爲尷尬,還是因爲這裏太熱,已經有些發紅了。

張昊天的情況也沒比周瑩瑩好多少,但是爲了緩解尷尬,張昊天還是趕緊轉移話題,把剛纔自己遇到的事兒,一五一十的對周瑩瑩說了一遍,想看看周瑩瑩有什麼好的意見和建議。 周瑩瑩一聽,大大的吃了一驚,“這不可能啊!你這都自己送上門了,他們居然不要你!”

這絕對是對張昊天侮辱的最嚴重的一次了,如果說看生辰八字什麼的,那他的這條命絕對是相當的合適的,甚至幾乎很少能找到比他更加合適的了,可送上門,居然還被人家給退回來了!

張昊天苦笑,“是啊,你也覺得不可思議吧,我也覺得奇怪,要是那些傢伙真的想留下我的話,我現在就不可能好好的站在這裏跟你說話了!”

周瑩瑩尷尬的扯了扯嘴角,心說這事兒還真是有意思呢。

自己從小到大聽父親爺爺他們說過各種各樣的事兒,可還真的是第一次聽說有人送上門被鬼拒絕的,不知道張昊天是不是開創了什麼先河了。

就在兩個人說着話的時候,周圍的人開始越來越多了,爲了不在這樣的地方談論這麼不合適的話題,張昊天起身提着周瑩瑩的那些東西,跟着周瑩瑩一起往外走。

可當他們走到樓下商場大門口,準備打車回家的時候,張昊天依稀聽到有人在呼喊着什麼,不停的喂喂喂的喊着。

這就奇怪了,要是喊人的話,爲什麼不喊對方的名字?還有,這都接連喊了幾嗓子了,爲什麼被喊的人沒有一點兒迴應呢?

張昊天覺得奇怪,就開始四下的看着,這一看不要緊,張昊天發現不遠處的黑暗當中,似乎有個黑色的影子正衝着自己招手。

開始張昊天以爲是自己看錯了,眼花了,那地方黑乎乎的,真的很容易看錯,可再次仔細看的時候,張昊天發現了那黑暗當中剛剛露出的一張白色的臉!

或者說,那幾乎算不上是臉了,就是一個森白的骷髏頭。

這讓張昊天心裏咯噔了一聲,心說就是這個傢伙在呼喊着誰嗎?

仔細又一看,再一聽,張昊天發現那傢伙呼喊的並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這就更加奇怪了,那傢伙爲什麼要呼喊自己?還有,他是鬼啊,就不擔心被捉走了,或者是直接消滅了?

心裏十萬分的好奇,但是張昊天還是帶着周瑩瑩一起走到了那邊的黑暗當中,心裏默默的唸叨着,想要看看這個傢伙到底要做什麼,爲什麼要自己找到自己頭上!

剛一到黑暗附近,那顆森白的骷髏就開始發出咯咯咯的笑聲,“真好,我終於遇到有本事的人了!”

“什麼意思?”張昊天沒明白這傢伙的意思,什麼叫終於?什麼叫做有本事的人?這傢伙想做什麼?

“字面上的意思!我是來求你幫忙的。”

這會兒張昊天和周瑩瑩的雙眼幾乎也已經適應了這裏的黑暗,發現那顆骷髏頭說話的時候雙手是合十的,就像是在祈禱着一樣。

“有話快說,我沒那麼多的時間。”張昊天沒什麼好氣兒的說着,這種傢伙找到自己能有什麼好事兒,還幫忙呢,不是幫忙做壞事兒就燒高香了!

“其實,這事兒很簡單,我希望你能幫我,不對,是幫我們離開這個地方!”那隻鬼說着,剛纔嘻嘻哈哈的神情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糾結,就連聲音也跟着有些低沉了。

“什麼?離開這裏?想走自己不會走啊,爲什麼要我們幫你?”周瑩瑩顯然也沒什麼耐心了,去留是他們的自由,死後本來就應該離開的,是他們自己願意留在人間,還都在這裏聚集,貪戀人世間的繁華,這事兒能怪誰?

說着這些的時候,周瑩瑩腦海裏閃現出商場裏面那些喜歡試穿衣服的鬼,要不是貪戀人間的繁華,他們爲什麼要去試穿那些東西?

“這事兒你可冤枉我了,我承認,這地方的鬼有一些真的很想繼續留在人間,但是我不是,還有很多和我一樣的,我們都不是!我們希望好好的離開人間,好好的去投胎,但是我們離開不了這個商場的範圍,半步都不行,就別提去陰曹地府了!”那隻鬼說的越發的傷心了。

張昊天和周瑩瑩還是不太理解,心說這地方有什麼不對嗎?爲什麼不能離開?是有什麼東西把這裏的鬼困住了嗎?

或許是察覺到張昊天和周瑩瑩臉上的疑惑,那隻鬼再次嘆氣之後,擡頭祈求似的對他們說:“你們要是相信我的話就跟我來,我帶你們看看這個商場的真實面貌!”

周瑩瑩轉頭看了張昊天一眼,像是在徵求着張昊天的意見,這事兒可大可小,如果這隻鬼真的沒有害人的意思,真的只想帶自己看到事情真相,那這事兒也就沒什麼危險,也就可以過去看看。

可如果這個傢伙別有用心,那可就沒必要跟着過去看了,有那時間還不如回家睡個大覺來的舒服呢!

實際上張昊天也正在猶豫着這個,原本以爲這只是個繁華的商場,但是現在看來這地方還真的是有夠“繁華”的,不僅僅是人繁華,就連鬼,也相當的繁華!

然而,互相看了對方之後,兩個人也沒什麼結果,實際上這地方真的是有些昏暗了,他們兩個根本就沒看清楚對方的眼神,只是覺得對方沒吭聲,所以這事兒基本上也就算是拒絕了。

那隻鬼顯然也是隻聰明的,發現兩個人全都不說話了,基本上也就知道他們是什麼意思了,但是爲了讓他們能跟自己走,那隻鬼開始給他倆“下猛藥”了。

“我知道你們來這裏的目的,無非就是想弄清楚頂樓的事兒,你們跟我走,幫我們解決了這個麻煩,我們就幫你們解決樓上的事兒!”那隻鬼急匆匆的說着,看着那個架勢,就像是擔心張昊天和周瑩瑩離開了一樣。

一聽這話,張昊天和周瑩瑩心裏全都咯噔了一聲。

“這是什麼意思?你知道樓上是怎麼回事兒?”張昊天好奇的問着。

不過想來,這隻鬼知道也沒什麼奇怪的,他就是這地方的鬼,想知道這地方的事兒,只要有一對耳朵,一顆好奇的心也就是了!

“那是自然,你們就不想知道嗎?要是真的先知道,那就跟我來吧!” 聽着那隻鬼誘惑似的話,張昊天和周瑩瑩全都心動了。

不得不說,他們倆這會兒真的很想弄清楚樓上那些鬼在搞什麼,害人是肯定的了,可他們爲什麼要害人,害的都是什麼人,爲什麼張昊天上去卻被拒絕了。

思來想去,張昊天決定跟過去看看,不過就是幾隻鬼,還能把自己咋樣?再說了,自己帶着的那隻小女鬼丫頭可就在距離自己不到五米的地方,她雖然跟樓上那些鬼比起來還稍微有些弱,但是顯然要比面前這隻鬼強大許多!

“好!你帶路!”這次張昊天問都沒問周瑩瑩一句,直接就這麼答應了下來。

實際上張昊天已經想好了怎麼跟周瑩瑩解釋了,可他沒想到的是,實際上週瑩瑩也很想知道這當中的事兒,心裏也已經期待着跟着一起去了!

“既然這樣,那你們跟我來吧!”那隻鬼恢復了之前的笑意,轉身帶着張昊天和周瑩瑩一起,朝着地下停車場的方向走了過去。

當走到比較明亮的地方之後,張昊天和周瑩瑩又互相對視了兩眼,像是在提醒着對方,千萬要小心謹慎,一定不能落入他們的圈套。

那隻鬼這會兒已經走到了停車場的一個角落了,那裏有一扇不起眼兒的小門,鬼指着那扇門對張昊天和周瑩瑩說:“就是這裏,你們跟我進去!”

第22個男特助 張昊天邁步想要往前走,去打開那扇門,可還沒等走出去兩步呢,就被周瑩瑩給拽了回來,“等下!你讓我們進去就進去啊,你還沒說清楚這是什麼地方呢,不說明白,我們是不會跟你進去的!”

誰知道這是什麼地方,萬一裏面有什麼陷阱呢,自己和張昊天的性命可不能折在這裏。

那隻鬼嘿嘿一笑,“怕什麼!放心好了,我不會傷害你們的,至少傷害你們對我沒好處,我們還指望你們能帶我們離開這裏呢!這裏是我們躲藏的地方,對我們這些傢伙來說,唯一安全的地方,放心進!”

周瑩瑩看着那隻鬼,想要從他的臉上看出來一些神情,然而,那就是一張骷髏臉,哪兒就還有什麼神情不神情的啊!

張昊天心裏也正在犯嘀咕,這種事兒可大可小,自己到底要不要就這麼進去呢?

那隻鬼看着張昊天和周瑩瑩謹小慎微的樣子,呵呵的笑了兩聲,之後直接朝着那扇門走了過去,直接就這麼穿過了那扇門,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要進去嗎?”周瑩瑩糾結的問着張昊天,這事兒真的是不太好說了。

“走!進去!”張昊天覺得在這裏猶豫也不是個事兒,這都已經走到這裏了,還能咋樣?再說了,自己和周瑩瑩雖然沒有天大的本事,但是想要自保,問題也還不太大,既然這樣,那爲什麼不進去看看呢?

周瑩瑩聽着張昊天說要進去,自己心裏也不再猶豫,四下看了看,找了個旮旯,把自己買的那些東西全都放了過去,想着這些東西要是在手裏,肯定是要耽誤自己施展的。

還有,周瑩瑩這會兒也開始後悔,自己爲什麼要買這麼多東西啊,真是的,要早知道會這樣,自己絕對不會買這麼多衣服鞋子的!

張昊天這會兒已經打開了那扇門了,吱呀的一聲,好在這會兒附近沒有其他的人,不然肯定會別別人發現的。

看着周圍沒什麼動靜,張昊天深呼吸了兩下,直接邁步朝着那扇小門的裏面走,周瑩瑩也趕緊跟了上去。

等到兩個人進了那個空間之後,身後的那扇門,竟然支呀呀的又自己關閉了!

這讓張昊天和周瑩瑩的心全都提到了嗓子眼兒,周瑩瑩更是直接折返了回去,想看看那扇門是否被封閉了。

好在那扇門可以自由打開,這也讓周瑩瑩心裏多少放心了一些。

“捨得進來了啊!那就跟我走吧,快到了!”那隻鬼這會兒又一次出現在距離張昊天不遠的地方,笑呵呵的看着張昊天和周瑩瑩。

張昊天沒吭聲,只是繼續朝着那隻鬼的方向走了兩步,那隻鬼也沒再多說什麼,轉了個身,繼續帶路了。

在走了差不多三百米左右的距離之後,前面似乎變得空曠了一些,張昊天舉着一進門就打開的手機手電筒,看着周圍的一切,覺得有些奇怪,爲什麼這個商場下面會有這樣一處地方?

這種地方顯然不是鬼能弄出來的,肯定是什麼人故意弄出來的這個地下室,只是,爲什麼要弄這個地下室,還有,爲什麼這麼隱蔽,爲什麼這隻鬼要帶自己和周瑩瑩來這個地方?

心裏各種疑問,但是張昊天還是什麼都沒說,就這麼繼續跟着往前走。

當真的走進那個空曠區域的時候,張昊天整個人瞬間就不好了,這哪兒就是個普通的地下室啊,這完全就是一個藏在地下的骨灰陳列室!

周圍幾乎全都是不鏽鋼的架子,上面整齊的擺放着不計其數的骨灰罈,只是年頭看起來有些多了,所以本來瓷白色的罈子看起來有些髒兮兮的。

“這是怎麼回事?”張昊天一邊四下看着,大概計算着這些骨灰罈的數量,一邊好奇的問着。

按說,這人死後,骨灰罈要麼就是寄存在殯儀館,以後遇到節日什麼的也好祭拜,要麼就是直接撒了,但是不管咋樣,還真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在這樣一個商場下面存放這麼多的骨灰罈啊!

“還能怎麼回事兒,這裏一部分是當年大火死在商場裏的,還有一部分是外面買來的,再就是我這樣的,我是個乞丐,死後屍體沒人管,他們就火化了,之後把我的骨灰罈放在那邊的架子上。”那隻鬼擡手指着右邊的一排架子,嘆着氣說着。

“爲什麼要這麼做?”周瑩瑩也忍不住好奇了,這世界上聽說過有人喜歡收藏黃金,收藏藝術品,還真的是第一次知道有人喜歡收藏骨灰,這算是個什麼愛好啊!

或者說,這根本就不是興趣愛好,而是有什麼其他的用處?

周瑩瑩開始在大腦裏不停的搜索着,想知道以前父親爺爺有沒有教過自己相關的東西。 就在周瑩瑩想着這些的時候,張昊天大概也已經算出來這裏的骨灰有多少了,這數量,真的夠殯儀館的一個陳列間的了,真不知道這人爲什麼要費這麼大的力氣,弄這麼多的骨灰,有什麼用啊?

那隻鬼這會兒像是有些猶豫,但是最終還是繞到了架子後面,又拽了幾隻鬼出來。

“他們也都和我差不多,只不過,他們生前的智力都不是很夠,就算是死掉了,也都是一隻一隻的傻鬼,別說是離開不離開了,就算是讓他們一直在這裏,他們也都不會反抗的!”那隻鬼說的更加心酸了。

張昊天有些聽不下去了,“你直接說,這事兒到底是什麼人做的,還有,爲什麼要這麼做?”能做出這種事兒的人,要麼是個變態,要麼,就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祕密,不然爲什麼要把這麼多的骨灰罈放在這種不起眼兒的,甚至是十分隱蔽的地方?

“很簡單,有人想改變這個地方的運勢!”那隻鬼的語氣變成了咬牙切齒。

“改變運勢?”張昊天小聲的重複了一遍那隻鬼的話,心說這是什麼情況?想要更改風水嗎?可要是改風水的話,辦法有很多種,爲什麼要用這麼陰毒的辦法?

“是的,這地方以前就是個陰氣特別重的地方,一般人都不敢葬在這裏,後來挖地基的時候出現的那幾口棺材,實際上都是空的,目的就是想要鎮住這裏的煞氣,可那些人不知道,就直接把那幾口棺材丟了出去,再後來,這裏開始接二連三的發生奇怪的事兒,那段時間還沒我呢,所以我也只是聽那些老鬼說的。

據說當時弄的人心惶惶,因爲你不知道下一個進來的顧客是人還是鬼,很多人在商場裏大白天的就能看到鬼,很多人寧可交違約金,也死活不在這裏開店了,就更別說那些辭職的人了,後來的大火你們是知道的,實際上還有很多的事兒是你們不知道的。

再後來,這家商場以前的老闆發現了這塊地方,找了個高人給佔了一卦,說是這裏是個寶地,可以利用鬼來改變這裏的運勢,順便給他們家增福增壽,最重要的,是保證他們家世代發財!

就是因爲這個原因,那個老闆才低價買了這塊地方,不然誰敢真的買這樣一塊地,就不怕再出怪事兒啊!

當時重新蓋樓的時候,其他的沒怎麼動,就先把這個地方建了出來,據說是爲了保證能蓋的安全不出事兒,也不知道那個師父弄了什麼,總之,這地方一建造好,果然這棟大廈蓋的順風順水的,工人連個感冒發燒的都沒有。

但是當時沒人知道這個小房間是幹什麼的,還以爲就是要放一些雜物之類的。

這個鐵架子,還有這些骨灰,都是那個師父的徒弟親自弄的,也都是祕密進行的,從這裏建造好了之後,所有這附近的鬼,全都被吸引到了這棟大廈裏,幾乎每天都遊蕩在商場裏面,但是不管怎麼樣,就是不能離開這個商場的範圍!

據說開始就只有幾個骨灰罈,但是後來他們利用各種方法,骨灰弄的越來越多,這裏的鬼也就越來越多,他們家的生意還真的就越做越大!

但是就算是這樣,人的壽命也是有限的,後來那個老闆死了,他的後人接手了這個地方,那個人雖然也相信一些風水之術,但是脾氣不是太好,一來二去的,之前那個師父還有他徒弟就懶得管這裏的事兒了,所以這些鬼就開始各自想辦法,想要離開這裏了!

我也是其中一員,我也想離開這裏,沒誰願意死後還不安寧的,但是不管怎麼做,都不能離開!”

那隻鬼說了一大堆,可根本就沒說到美食城樓上的事兒,這讓張昊天多少有些不滿意了。

“等下,你不是說要告訴我關於美食城樓上的事兒嗎,爲什麼一直在說你們的事兒?”張昊天打斷了那隻鬼的話,想着這可不是什麼好地方,趕緊問清楚了,自己也好趕緊離開,這地方,自己真的是多一分鐘都不想待下去了!

“你彆着急,我馬上就要說到那個事兒了,我剛纔說到哪兒了?對,我們開始研究怎麼才能離開這裏!

前段時間,差不多有半個月吧,這裏突然來了一對父子,那老的看上去仙風道骨的,一臉的慈眉善目啊,看着就像是個好人!那個年輕的一直不怎麼說話,乖乖的跟在老頭的後面,真的像是個聽話孝順的好兒子!

那對父子一來,就直接在附近召喚我們這些鬼,之後跟我們許諾,說是願意幫助我們離開這裏,還給我們自由,但是在這之前必須幫他們做事兒。

一開始我還以爲他們真的是好心人,但是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他們父子倆是想讓我們幫着害人!

大多數的鬼真的不想害人,當鬼時間長了什麼不知道啊,要是真的害了人,就算是真的自由了也白費了,變成厲鬼,根本就別指望投胎了,甚至還要承受各種懲罰。

一些跟我差不多的鬼紛紛退步,但是還是有一部分答應幫他們,按照他們的說法,在這裏憋着實在是太難受了,有機會離開,幫人家做點兒事情怕什麼!

再後來,那對父子用那些鬼的力量弄了一個假的地方,就是你們看到的那個樓上,那些人需要帶一些陽氣特別重的人上去,給他們吃泥巴,再之後的事兒,他們就不用負責了。

本來這個計劃很長時間之前就聽說了,但是後來那對父子就沒來,所以也就沒開始。

我們都以爲那對父子不想害人了,或者是不想幫他們了,誰也就沒再提起這件事兒,可前幾天,那個兒子突然出現了,我們就知道他是做了一些什麼事兒,之後,我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但是從那之後,就開始有人被喂泥巴,之後陸續死掉!”

那隻鬼說的最後的時候開始唉聲嘆氣,看的出來,他對那些鬼做的事兒相當的不贊同。

張昊天看了看周瑩瑩,想知道周瑩瑩對於這件事兒有什麼看法,然而,周瑩瑩哪兒就有什麼看法啊! 兩個人互相對視了兩眼之後,張昊天又把目光移動到了剛纔那隻鬼的身上。

“你是說,這一切都是那對父子讓那些鬼做的?”

“是!就是那對父子讓的。”那隻鬼咬牙切齒的說着。

“要是這樣的話,那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呢?”張昊天繼續往下問,想弄清楚那對父子的目的,至於那對父子是誰,張昊天心裏開始默默的懷疑那個李不忘了,只是知道自己的猜測到底是對的還是錯的。

“我也不知道,我聽他們說起過一次,好像是爲了復活什麼人的,具體的,我也不是很知道。”那隻鬼繼續說着。

張昊天輕輕的點了點頭,心說,這事兒看來基本上已經明確了,就是那些美食城樓上的鬼在害人,但是她們也不是自己真的想害人,全都是被那對父子倆,或者說是那個兒子指揮的。

如果那對父子倆真的就是李不忘和他父親,那他們想要復活的人,肯定也就是躺在墳地下面的那個大將軍了!

想到這些,張昊天又朝着周瑩瑩的方向看了兩眼,猶豫着是否要把自己的這些想法說給她聽,但是轉念一想,張昊天還是放棄了現在就說的想法,畢竟這地方還有那麼多隻鬼呢,有些事兒,還是不要現在說出來的好。

周瑩瑩這會兒基本上也已經猜到了張昊天要說什麼了,心裏也在不停的猜測,想弄清楚到底是不是李不忘父子倆,如果是,那也還好,至少範圍縮小了,但是如果不是,那就說明自己和張昊天又要多一些對手了!

“還有其他的事兒嗎?”張昊天看着那隻鬼的方向,冷冰冰的說着。

“沒了,我跟你們說這些,其實就是希望你們可以幫我們一把,讓我們這些鬼能自由的離開這裏,每天被困在這個地方,真的是太難受了!我們都是好鬼,我們都沒傷害過人,求求你們了,幫幫我們!”那隻鬼再次雙手合十,祈求着張昊天和周瑩瑩他們兩個可以幫自己一把。

“你怎麼知道我們有能力幫你們?我們也就是普通人。”張昊天撇着嘴說着,這地方年頭實在是太多了,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要怎麼做。

周瑩瑩這會兒心裏也在犯嘀咕,這地方顯然是個厲害的人弄的,雖然很長時間沒人打理了,但是這並沒有任何影響,效力依舊存在。

要是真的強行拆除這裏的陣法,也不知道對自己和張昊天是否有影響,要是沒有,那自然是最好的,可如果有……

按說,這事兒不可能沒有的,這直接就是拆掉人家的好運氣啊,弄不好還要折損自己和張昊天,這就不太划算了。

還有一件事兒,回頭就算是自己和張昊天真的想辦法,成功的拆掉了這裏的陣法,這些鬼會怎麼樣?是老老實實的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去呢,還是會對什麼人造成什麼樣子的傷害?

想到這些的時候,周瑩瑩忽然想到了之前在商場裏看到的那些喜歡試穿衣服的鬼,那些可都是對人間有着各種眷戀的鬼啊,要是真的放出去了,估計肯定也會滯留人間,弄不好,還會更想恢復成正常的人的,到那個時候……

周瑩瑩不敢繼續想下去,趕緊拽了拽張昊天的胳膊,那意思就是讓他不要現在就答應下來,這件事兒還要從長計議。

那隻鬼顯然也看出來周瑩瑩的想法了,畢竟是一隻老鬼了,要是連這個都看不出來,那還真的就是白混了!

“這樣,你們好好想想,我們已經等了這麼長時間了,也不在乎多等幾天了,但是我希望你們知道,這件事兒拖的時間越長,上面害死的人也就越多,弄不好那個男的的計劃也都成功了,所以,你們自己想。”

那隻鬼這會兒的態度忽然也變得不着急起來,但是就他說的這句話,很明顯就是在催着張昊天和周瑩瑩要儘快了。

“行,我們想想。”張昊天隨便丟下這麼一句話,轉身朝着剛纔來的路走了過去,十分順利的又走到之前的那扇門前面,伸手輕鬆的推開那扇門,帶着周瑩瑩一起,直奔着商場以外的地方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