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殺手的身體在空中怔了一秒鐘,突然幾分風流在其周圍旋轉,繼而只聽蹦的一聲,殺手的身體猶如就隕石落地一般,咣的一下砸在了地面之上,將其砸出了這個大洞。

隨後林陽落在地面上,看着這殺手,突然好像想起了什麼一般扭過了頭,發現周星雲此時已經不見了!

調虎離山!

這殺手噗嗤一下吐出了一口鮮血,隨後捂着自己的胸口用生澀的中文說道。


“林陽,死…。”

林陽聽聞扭過了頭,看着地上的這個殺手。

海外的人?

就在林陽猶豫的時候,這殺手嘴角突然流下了幾抹鮮血,隨後倒過頭便嚥了氣。

服毒自殺。

不過林陽卻有一些疑惑,爲什麼海外之人會來到他國疆土,同時他們的目標居然是救走周星雲。

若是他們剛剛一起上的話,林陽雖然不會輸,但是也一定會給林陽帶來不少的麻煩。

林陽有些不解,這一切隨着這羣海外人的到來,越來越撲朔迷離了。

而在另一邊周星雲此時正在被兩個人蒙面的黑衣人架着,在房頂上竄來竄去。

“咳咳,你們爲什麼要救我?莫不成是我父親的人?”

兩個人聽聞停下了腳步,看了周星雲一眼繼而說道。

“我們首領想見你。”

這兩個人的語調令周星雲感覺有些不解,可是他並未在意只是說道。

“能殺了林陽嗎。”

“能!”

說完兩個人又一次架起了周星雲的胳膊,蹭蹭蹭離開了這裏。

一夜之間周家便亂了,據說是周星雲失蹤了,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一點蹤跡也沒有留下。

林陽皺緊了眉頭,這周星雲沒有回家,那麼想必就是被那羣海外人給帶走了。

他們要一個雙手都廢了的人有什麼用?

這時候小白狐露出了頭對着林陽嘻嘻笑着開口道。

“哎呀呀,看來你碰到他們了。”

“他們?”

“是啊,東洋陰陽無形殺術,西方魔語靈古琴,歐洲地咒玉靈環,剛剛你遇到的那羣人應該只是一羣最普通普通的殺手而已吧,和我說的這三個比起來,簡直就是小兒科,這大陸還有很多像這樣的勢力,但是華夏的琴棋書畫確實是整個世界最高深的東西。”

“我怎麼聽得有一些懵逼。”

“嘻嘻嘻,你還太弱小了,努力提升實力,走出這裏那麼你就會明白的,”

林陽無奈的笑了笑,果然這世界自己只是看清楚了一點點而已,那隱藏界自己到現在也沒碰到根。

“不過這羣殺手既然已經出現在了華夏,那麼想必這裏一定有着他們的根據地,說不定整個華夏如今已經被外敵侵入了也說不定呢。”

林陽聽聞握了握拳頭,雖然林陽他不算是什麼憤青,但是勿忘國恥他還是懂的。

犯我中華,雖遠必誅。

“別想了,你現在提升實力爲主要吧,國家之間的戰爭你暫時還插不上手。”

林陽點了點頭,接着繼續易上了容回到了酒吧。

這一次的海外人出現救走周星雲,無非是給林陽提了個醒。


華夏已經有外敵在滲透了,可是林陽感覺到,這一切還只是開始。

現在的他應該開始對這三大家族準備下手了,周家族長因爲兒子失蹤勢必會露出破綻!

自己只要給他關鍵的時候,來一個致命一擊便可!

… “千代給我拿杯酸奶。”

林陽說完就看到,千代穿着一身連衣裙,也不知道在酒吧哪裏找到的酸奶,遞到了林陽面前。

可是千代的右手總是有意無意的往後面放,彷彿在隱蔽着什麼。

林陽見狀皺了皺眉頭,看着千代轉過頭就要走,他連忙一把抓住千代的手腕,將她拉了下來。

“你的手怎麼了?”

千代低着頭將手又往後放了放。


“沒事…少爺。”

林陽越來越感覺奇怪,一把抓住了千代的胳膊,將她的袖口拉起。

一條好似綠色枝藤的血管,將整條胳膊都爲之連接,看起來很是慎人。

林陽皺緊了眉頭,這種情況他無比清楚。

千代趕忙抽回了自己的手,將袖子拉了下來,站起身道。

“少爺,沒事的,今天中午我就去醫院看看…。”

說完千代趕忙跑到了一邊,而林陽此時的內心五味雜全。

“百毒覺醒的第一步開啓了,你的時間越來越少了,可是你依舊這麼止步不前,你卡在內動境有多久了,足足快半年了,你這樣的速度,不說能給她化毒,就連那個秦宇楊你都救不活,你到底在做什麼?”

林陽聽聞握緊了拳頭,其實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爲什麼他自己的修煉速度變得如此緩慢。

似乎有什麼東西在限制着他。

小白狐見狀也嘆了口氣,其實以前林陽修煉的速度她都是看在眼裏的,可是自從林陽從唐家回來之後,不知道因爲什麼,速度減緩了太多太多。

“戰王,時機到了,那周老頭子現在已經瘋了,將整個周家的財力人力全部揮發了出去,尋找他的兒子,並且據說還要討伐哪個叫林陽的人,他說就是他綁架了他的兒子。”

林陽點了點頭,其實說他綁架了周星雲也不爲過。

“按照計劃來,我們要讓周家的一切都歸於我們戰堂。”

文朝點頭示意後拿出了電話撥通了幾個號碼。

林陽坐在一旁,其實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周星雲到底被帶去了哪裏。

那羣海外人的身份林陽也無從調查入手。

城市的另一邊,鯊魚緩緩睜開了眼睛,看着周圍的一切。

坐在病牀邊的王遠洋看到鯊魚醒來後咧開嘴笑了,眼中的血絲代表了他這麼久以來都沒有睡好過。

“醒了?”

鯊魚見狀有一些奇怪開口問道。

“你怎麼了,這麼多年你可是頭一次出現這種表情。”

王遠洋叼起了一根菸,緩緩開口道。

“我頂不住了,上面已經開始派人下來清除我們的餘黨了,我們完了,一切可能都要給凌雲和哪個幾個老傢伙做嫁衣了。”

鯊魚聽聞點了點頭,但是臉上並未有任何波瀾,只是微微笑着。

“收手吧,我們鬥不過哪個林陽,也鬥不過他們,那些人是我們觸及不到的存在,也是我們這輩子都只能仰視的存在,沙狼,七年了,夠了。”

王遠洋搖了搖頭,眼圈紅紅的,看着周圍這破爛不堪的小病房,呵呵笑着。

“你會甘心嗎?並且我們還沒輸,你忘了嗎,我們還有最後的底牌,要不要賭一賭,這一次我們幾個人單幹,徹底脫離哪個七星宿如何?”

鯊魚眼睛一亮接着重重得點了點頭,和沙狼對了一下拳頭,接着兩個人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林陽坐在酒吧的沙發上,微閉着雙眼,哼着小曲,整個人很是悠閒。

小白狐在林陽的一旁,爪子扒拉着一個小藥丸,似乎還在猶豫吃還是不吃。

就在這時候酒吧的大門外面蹭蹭蹭跑進來了一道旋風,衆人還以爲自己眼花。

我給三界發紅包 ,一個人浮現了出來,正是那飛腿。

此時的他滿頭大汗,氣喘吁吁的,隨後啪的一下就將大門關上了,彷彿外面有什麼可怕的東西一般。

林陽見狀走上前拍了拍飛腿的肩膀。

“怎麼了?”

“老老老,老大!!外!!外面!!”

林陽聽聞皺了皺眉頭,撥開了飛腿的手,隨後輕輕將大門拉開了一條縫。

這不看還好,一看就看到了一大堆穿着褲衩子,跨欄背心,手上拿着棒球棒的男子,打頭的人留着一個寸頭,嘴裏還叼着一根菸。


林陽見狀轉過頭問道飛腿。


“你幹嘛了你?”

飛腿雙腿都打打顫,隨後顫顫巍巍說道。

“我聽老大你的吩咐,去監視張家,可是後來不知道怎麼回事,被人發現了,差一點我就出不來了。”

說完飛腿拿出了一張圖紙,上面是一個大別墅周遭的一切。

林陽見狀點了點頭,隨後對着飛腿笑了。

“乾的不錯,好了,去和文朝他們喝一杯吧,剩下的交給我了。”

說完林陽將圖紙塞回了懷裏。

那上面的別墅就是那張天明的所住之地,爲什麼林陽讓飛腿這麼做呢。

因爲他發現三大家族裏只有張家沒有任何弱點。

孟家裏面有慕容雪在謀劃策反,周家周星雲失蹤,家族崩潰,而張家卻不一樣。

這個家族太低調了,和另外兩個家族完全就是兩個世界的人,只是自顧自的發展,也從不聞窗外事。

就因爲這樣林陽纔打算第一個對他下手,因爲這樣隱忍的敵人很可怕。

隨即林陽拉開了大門,站到了門外。

那一大堆人看到林陽後也停下了腳步,雙方就這麼對視着。

林陽嘆了口氣,看起來這羣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名聲啊,連這裏是他戰堂的根據地都不知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