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拍我肩膀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我夢中的黑白無常中的黑無常!不對,應該是與黑白無常長的一模一樣的人,也是凶神惡煞,滿面橫肉,身材高大,一站住好像把陽光都遮住了!

我吃驚的看着他,心中的疑惑和驚恐越發越深。那黑無常突然一笑,露出一口大黃牙,顯得更加醜陋。他笑嘻嘻的說:“老兄,我看你最近厄運纏身啊!需不需要我給你算一卦啊?”

原來他是個算卦的,只不過與我夢中的黑無常長得有些相似罷了。我呼了一口氣,搖了搖頭。

不管怎麼說,這黑白無常始終是我心裏面的陰影,我還是有些放不下。於是,我轉身想走,卻被他攔住了。

只見他拿出一張名片,神神祕祕的遞給我。

我接過來一看,只見上面寫着“張武,神算師,專治各種疑難雜症,鬼靈纏身。”

我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只見他正眯着兩隻小眼睛笑嘻嘻的看着我,看的我渾身一陣發毛。

“大哥,您這個……到底是治什麼的?”

“我這個可什麼都治。比如看陰宅陽宅,看鬼靈纏身,看疑難雜症,只要你能想到的,就沒有我做不到的!”

這麼神奇?我更加疑惑了,剛想

再問,張武卻打斷了我的話,說道:“這樣吧,我把這張名片給你,上面有我的地址什麼的,如果你要是想找我的話就來這個地址找我,我相信,你一定會來的!”

張武像電視劇中的人一樣耍了個帥,衝我笑了一下,轉身離開。

我差點被他的大黃牙亮瞎眼,小美從遠處走了過來,看見張武遠去的身影,奇怪的問:“小飛,這個人是誰啊?”

“一個賣假藥的。”我打着哈哈,轉身挽着小美的胳膊,“怎麼樣,買完了麼?咱們走吧?”

小美好像看到了我手心中緊握着的明信片,神色有些微變,不過卻也沒說什麼,只是微微點頭示意回家。

晚上到了家裏,我躺在牀上,翹着二郎腿研究這個明信片,只見這張明信片沒有什麼異樣,前後左右都是用紙張做的,上面的字體都是標準的宋體。我研究半天,也沒研究出個所以然來。於是便隨手將明信片往桌子上一扔,便昏昏睡去。

第二天,小美來找我,剛一進門,便嗅着鼻子皺着眉頭問道:“你這屋子裏面什麼味道?怎麼這麼嗆人?”

我也使勁嗅了嗅,沒有什麼味道啊,反而到有一股淡淡的檸檬的清香。

“你鼻子出問題了吧?這屋子裏哪有什麼味道?只有檸檬的香味兒。”

小美似乎有些頭暈,渾身不穩,顫顫悠悠的四處尋找着。這時,她突然發現了桌子上面的明信片,神色大驚,卻佯裝鎮定的問道:“這個是什麼?你從哪裏來的?”

我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忙把內個張武的來歷前前後後這麼一說,小美大驚失色道:“你個傻子,被人騙了還在替別人數錢!你知道這張名片是什麼做成的麼?”

我搖搖頭,小美驚慌的神色讓我也不由得也緊張起來,“這個名片是用一種蛇的毒液浸泡而成,這種蛇詭異至極,它必須吸收人的陽氣才能夠活下來。所以,那個人絕對不是對你好的人,他想害你!”

小美的話讓我吃了一驚,現在的我變聰明瞭,不管是誰的話也要考慮再三,即使是我最親愛的人,我也依舊不是很相信。

小美見我狐疑的看着她,狠狠瞪了我一眼:“毛小飛,我這都是爲了你好,如果你要是不信的話我也也沒轍,咱們的婚禮就先這樣吧,也沒有必要進行下去了!”

一提到婚禮的事兒我一愣,急忙討好的笑着拉着小美的手:“別呀,我這不是說笑話呢麼,我知道這名片害人,我馬上把它扔了!”

小美這才坐了下來,嘆了口氣,開始數落我:“不是我說你,你說你一個大男人,怎麼誰都信,什麼人都接觸。今天這個張武還算不是很壞的人,他只是想吸你的陽氣,如果趕明來個想害你的人,你是不是也得往家領啊?”

我討好的笑着聽着小美的數落,連連點頭。小美這話雖然難聽,卻讓我猶如醍醐灌頂,恍然大悟,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對你好的,只有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才會真正的對我好!

我堅定的看着小美,超她表決心。“你放心

吧小美,我一定會聽你的話,咱們倆好好的生活在一起,至於別的想害咱們的人,就讓他們見鬼去吧!”

說罷,我便把名片隨手往外一扔,不知道扔到什麼地方去了,屋子裏面的檸檬味兒頓時消散,小美也長長舒了一口氣。

我衝小美舉起手,信誓旦旦的說道:“怎麼樣小美,看我這比較靠譜吧!我說過這樣做,就肯定會這樣做!你也不用着急!早晚有一天你會明白我的心意的!”

小美噗嗤一聲樂了,拍拍我的胳膊道:“別傻乎乎的了,我算看透了,你被別人賣了還幫着別人數錢,以後長點心眼兒吧!”

“嘿嘿,”我傻笑着,心中卻隱約有着一絲不安。

很快就要到了婚禮那天,我作爲新郎官,當然是喜氣洋洋,紅光滿面。一身中式大紅色唐裝,襯托着我的身材顯得威武不堪,而小美,則鳳冠霞帔,看不見表情,只覺得她渾身散發出來喜氣讓人側目。

我暗暗自喜,心想娶了這麼一個好看的媳婦,真是我的福氣。大家紛紛來祝賀,幾乎全都是小美的朋友和同事,不是我們家沒人,因爲我怕這件事情對我爸媽打擊太大,所以纔不告訴他們老兩口。

轎車喜氣洋洋的開了過來,剛到門口,只見小美嬌羞的從車上下來,我們依照了過去的風俗,穿上古老的服裝,而且小美還帶上了紅色蓋頭,離遠處看,活脫脫一個嬌羞欲滴的大美人!

我不由得喜上眉梢,三步跨作兩步走過去牽住小美的手,也許是天冷,小美的手雖然滑不溜秋的,但是從骨子裏面透着寒意,我也沒太在意,只是美美的看着在紅蓋頭下面的小美,透過蓋頭依稀看到她那美麗的臉龐,正在羞澀的衝着我笑。

林子坐在主座上面,瞅着我們倆嘿嘿直樂,沒有父母,長兄爲大。所以林子這碗茶是一定要喝的!於是,我牽過小美,跪在林子面前,鄭重的說道:“大舅哥,您把小美交給我您放心,我一定會用我的生命對小美好!您就等着享福吧!”

林子點點頭笑笑,口中嘆了口氣:“小飛,之前是我對不起你,今天我把妹子給你了,不論發生什麼事情,你們倆都要幸福的生活下去!”

他怎麼會說對不起我?我奇怪的想,除了在工地上經常欺負我之外,林子對我還是挺好的。今天這麼反常。

我還沒來得及細想,林子便端起酒杯,豪爽的說道:“來,小飛,咱們乾了這杯酒,小美就是你媳婦了!”

我一聽便樂了,趕緊端起酒杯,同樣豪爽的說:“大舅哥,乾了這杯酒,咱們就是一家人了!”

說罷,我們兩個端起酒杯,使勁碰了一下,就往嘴裏面送。說時遲那時快,一道金光閃過,我手中的酒杯“啪嚓”一聲砸落在地上,我大驚,連忙看向門口。只見張武怒氣衝衝的站在門口,手中拿着一條鏈子,金光閃閃。他大叫:“呔,毛小飛,你竟然把我給你的驅鬼東西給扔了,你知不知道那個東西是做什麼用的!那東西是你的靈魂!你竟然聽信這個女鬼的話!是不是不想活了!”

(本章完) 第594章

墨九狸身邊的人不管是氣質和實力,都是頂尖的啊!這凌天府的人,可比墨族的弟子們強大多了,而且他們一個個的氣質,簡直好的沒話說……

就連那掃地的僕人,都看著比墨族那些公子們,還要有氣質,真是奇怪了!後來還是因為一個丫鬟受傷了,手上出血時,他聞出來那並非是人血……

墨九狸聞言一愣,墨小夜繼續說道:「我昨天看到一個丫鬟,整理花園的時候,不小心受傷,手出血了,我聞到她血似乎不是人血,再加上你這凌天府內的人,個個氣質不凡,怎麼看都不像是一般的人類啊……」

墨九狸這才知道是怎麼回事,她就說這些雪狼族,被寶寶和小書訓練的,比她這個人類都精明,怎麼會被老祖宗看穿呢……

原來是他們的血液,被墨小夜聞到了!畢竟隱去了他們身上獸族的氣息,卻無法更換他們的獸血啊……

墨九狸點點頭道:「嗯,他們都是獸族,除了我和寶寶,顧琰叔侄三人,這裡的人都是雪狼族人……」墨九狸沒有隱瞞的說道。

聞言,饒是早有心裡準備的墨小夜,也是驚得半天沒回過神來!他震驚的不是墨九狸的凌天府裡面有獸族,而是因為這是一隻神獸族好么……

要知道,尋常人等想契約一隻神獸,都難入登天,墨九狸倒好,拿神獸當護衛,丫鬟,僕人使用了……

他們可是神獸啊啊啊,這也太奢侈了吧!什麼神獸如同大白菜一般了?說好的高貴的神獸呢?說好的神獸敵視人類呢?

「你這丫頭還真是,讓人羨慕嫉妒恨啊!」墨小夜撇了撇嘴說道。

「丫頭啊,你之後會跟墨族一起留在隠族嗎?」墨小夜忽然問道!

「不會,我需要找很多東西,還有尋找一下這裡有沒有為寶寶解毒的辦法!」墨九狸看著不遠處跟小靈兒在玩耍的寶寶說道。

墨小夜聞言想了想說道:「有一個地方,或許你可以去看看!」

「什麼地方?」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二鬼山莊!」墨小夜說道。

「二鬼山莊?那是什麼地方?」墨九狸聞言疑惑的問道。

之前沉香和忘川,沒有離開以前,浩天大陸乃至隠族的事情,已經打聽的很詳細了,特別是後來顧七加入凌天府後,對於隠族的事情,他們也都了解的更加詳細了,貌似他們都沒有,提起這樣一個地方吧……

「你沒聽過是很正常的,別說你是從下界飛升上來不久沒聽過!即便是你舅舅和墨豐他們也沒聽說過,二鬼山莊即便是我這個年紀的人,也是鮮少有人知道的……」墨小夜輕嘆一聲說道。

「哦?真的?那二鬼山莊是在那裡?做什麼的呢?」墨九狸聞言有了些興趣的問道。

「二鬼山莊坐落在浩天大陸,死亡海域附近的,死亡森林深處!據說二鬼山莊中只有兩人,分別叫做大鬼和二鬼,因此被稱為二鬼山莊……」墨小夜看著墨九狸娓娓道來。 我吃了一驚,想起之前張武給我的名片,那若有若無的淡淡檸檬香,我聞起來是那樣賞心悅目,但是小美卻對這種味道害怕至極。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從遇到小美開始,我便糊里糊塗的過了這麼長時間。林子,老道,小美,現在又來了個張武!他們四個肯定有問題!不管是誰,絕對有人想害我!

但是不管是誰,我是堅決相信小美的!因爲我愛她,不管她是不是鬼,或者想不想害我,我都對她死心塌地,因爲我相信,我的真心可以感動她,她是不會害我的!

所以,一切不愉快的來源就是在張武這裏,如果沒有他,沒有那張名片,我們就會快快樂樂的生活着。但是現在,卻被疑惑和恐懼佈滿了全身。

我不由得怒火中燒,伸手抽出旁邊的桃木劍衝着張武就撲了過去,張武沒想到我會對他這樣,冷不丁的沒有防備,被我撲了個踉蹌。

我大吼着:“張武,你這個卑鄙小人,就知道挑撥我與小美之間的關係,看我今天怎麼收拾你!”

說罷,我撫摸了一下桃木劍,眼露兇光,大喝一聲,朝着張武猛地刺了過去。

眼看桃木劍就扎入張武的胸膛裏面,說時遲那時快,林子猛地撲了上去,那桃木劍使勁一插,插入了林子的胸膛。

我大吃一驚,大喊了一聲:“大舅哥!” 前夫大人請滾開 桃木劍咣噹一聲落在地上,林子捂着胸口倒在了地上,血嘩嘩流出,場面看起來及其慘烈。

“哼,死有餘辜!”張武瞪了一下躺在地上的林子,撿起那把桃木劍,大大誇贊着:“這真是一把好劍!”

我顧不得這把劍了,和小美一起將林子攙扶起來,大聲哭道:“大舅哥,你怎麼這麼傻,你現在怎麼樣了!”

林子虛弱的搖搖頭,衝着我笑了笑:“小飛,我對不起你,小美以後就交給你了,我可能要先走一步了……”

我大哭着搖搖頭,突然腦海中一閃,感覺這個場面似曾相識,仔細的想一想,忽然想起來了,在我和小美冥婚的那個時候,林子也是被我的桃木劍所傷,並且,他也曾經說了對不起我的那句話。

我慢慢的站了起來,感覺冷意寒徹透骨,不知道應該相信誰。現在這件事情太棘手了,我被捲入這個漩渦已經好久。跳也跳不出來拔也拔不出來。如果再這樣下去,我覺得自己會瘋掉!

這時,張武說了一句讓我徹底寒心的話,讓我整個人都愣在了那裏。

“毛小飛,你知不知道,林子是你的死對頭,他是爲了要害你而來的!”

“你胡說!你胡說!小美是我的媳婦,林子是我的大舅哥,他怎麼會要害我!反而是你!你心心念唸的想要把至毒放進我的房間裏面,你纔是那個不懷好意的人!”

我猛烈的大叫着,其實心中也有一絲不安,我真的怕林子是我的死對頭,因爲從我的心中便有一絲開始懷疑林子的由頭了。而小美則鎮靜的坐在旁邊,一句話不說,那模樣讓我看了有些害怕和陌生。

張武冷笑一聲,指着我說道:“如果你不信的話,咱們就來做個實驗!”

正在奄奄一息的林子聽到張武的這句話,忽然猛烈的掙扎起來,沙啞着聲音大叫道:“不!不要聽他的!小飛,你千萬不要聽他的!”、

我看了看林子,又看了看張武,心中猶豫不定。林子那緊張的模樣讓我越加越不相信他了,我心中倒是有一半傾向於那個剛與我見了兩次面的張武。

張武此時開始激我:“毛小飛,知道你爲什麼永遠只是一個搬磚的屌絲嗎?因爲你缺乏一種果斷的敢定,你永遠是被人利用的那一個,永遠都被人壓在身子底下永不能翻身!”

我聽了這句話,心中的怒火不由得猛地發了出來,大吼道:“我不是你說的這種人!好,咱們就試驗一下,我相信我媳婦和我大舅哥!”

張武奸詐的笑了,深不可測的點點頭。轉身去了外面。

奶爸的田園生活 小美依然靜靜的坐在椅子上面,眼中滿是我看不懂的絕望。

而林子渾身顫抖的被我攙扶到了椅子上面,顫抖着手祈求我:“不要……不要讓他……”

我安慰他道:“沒事,大舅哥,我相信你!放心吧,讓他試一下子就沒事了!”

林子絕望的閉上眼睛,雙手不停的顫抖着。似乎還想對我說點什麼,但是卻又沒說出口。

這時,張武走了進來,手中端着兩碗鮮紅的東西,腥氣無比。我聞着這種味道有些隱隱作嘔。然而林子一看見這兩碗東西,駭人的睜大了眼睛,嘴脣猛烈的顫動着。我驚訝的看着林子的表現,心中隱隱有着一絲不安。

張武嘿嘿一笑,似乎是對着林子說,實際上衝着我說道:“這兩碗一碗是雞血,一碗是狗血,再加上你的一滴鮮血,保證讓所有的鬼可以顯然遁形,無處可逃。”

“爲什麼要加上我的血?我的血到底有什麼用處?”

張武捧着雞血狗血來到林子面前,似乎嚇唬般的往他身上虛晃了一下,看着林子吃驚緊張的表情,才滿意的轉過頭來對我說:“你的血?呵呵,你的血用處可大了!知不知道長明燈爲什麼需要你的血才能燃燒起來?因爲你的血,不是正常人的血,所以說,你,也不是一個普通人……”

張武還想說下去,卻被小美一聲怒吼打斷:“別說了!你閉嘴!”

張武怔了一下,奸笑了一聲:“好,既然美女讓我閉嘴,我就閉嘴嘛。不過。”張武眼神突然變得犀利起來,狠狠的掃過屋子裏面的每一個人,聲音淒厲而尖銳,猛地一伸手將加入我的血的雞血和狗血混合起來,呼的一下子灑到了林子身上,“你現身吧!橫死鬼!”

“啊!”伴隨着刺耳的穿破天空的尖叫,我驚駭的看到了,林子身上的每一寸皮膚,都被血糊在上面,好像火苗吞噬一樣,燃燒着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膚,整個臉扭曲的變形,刺耳的尖叫讓人們紛紛跑了出去,轉眼間,屋子裏面就剩下我,小美,張武,和喘着粗氣的林子。

“大……大舅哥……你……你真的是鬼?”

我實在不能接受這個事實,原來我一直尋找着的那個所謂的橫死鬼,就是我身邊那個最親最近的人。想要害我的,也是我身邊的那個最親最近的人。既然林子是橫死鬼,那麼小美……

我轉過頭去看小美,只見小美那張絕美的臉上流下一行晶瑩剔透的淚珠,她恨恨的看着我道:“毛小飛,沒想到你這麼無情無義,竟然聽信一個陌生人的話!想要將我們置於死地?我恨透你了!”

說罷,便想要

抱着林子燒成血肉模糊的軀體往外走,卻被我攔下了。我顫抖着身子,我知道,我放不下小美,我愛她,不管她是人是鬼!

我轉頭想找張武問個明白,可是找了一圈,卻再也沒有發現他。難道他是真的在騙我?然後逃走了?

我剛想轉過頭向小美問個究竟,只見小美輕輕嘆了一口氣,淡淡的道:“小飛,其實我們真的是鬼!”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我心中不由得陣陣寒意。小美如果是鬼怪的話,那麼就說明她與林子一直都在騙我!

呵呵,全都騙我吧!我今生最大的錯誤就是相信了別人!如果我不相信他們,可能現在還會在好好的搬磚,替我父母賺取養老費。哪知我貪圖便宜買了個手機,又哪知我竟然還在手機上想要約炮,遇到了小美。如果我不遇到她,可能就沒有這麼多事兒。真是可悲可嘆!

我大笑着,笑聲中卻掩蓋了層層寒意。小美從沒見過我這麼絕望的樣子,頓時嚇了一跳,拉着我的手臂道:“小飛,小飛你不要這樣!其實我們根本就沒人在騙你,一切都是陰差陽錯!”

此時天已經大亮,公雞緩緩的鳴叫三聲,那聲音嘹亮響徹天空,而一直躺在地上的被燒焦了身體的林子卻發出了一陣淒厲的慘叫。

“快!把他移到沒有陽光的地方!否則他會受不了灰飛煙滅的!”小美大叫着,驚恐的想要搬起林子的身體。無奈太沉重,差點把她搬了一個踉蹌。

“趕快來幫幫手啊,小飛!”小美叫到。

我本來凝滯着眼神,忽而聽到耳邊有人叫我,這才轉過頭,只看見林子的身體開始徐徐冒出青煙,而他的皮肉也在融化,發出茲拉茲拉燒焦的響聲。

我連忙撲了上去,抱住林子的脖子,使勁將他搬到一個陰涼沒有陽光的地方。林子大口喘着粗氣,好像一條溺水的魚,已經窒息。

雖然我對他有着滿滿的恨意,但是我知道,這不是他本意,所以,再看到林子這麼痛苦的模樣,我還是選擇了原諒他!

林子虛弱的擡起只剩下白骨的手,輕輕的撫摸着我的臉。看着那毀爛的皮肉,我不由得一陣乾嘔。

“小飛……我對不起你啊!”

我道:“林子,自從咱們認識,你就說了這麼多次對不起我,你到底是哪裏對不起我?麻煩你說明白好麼?”

林子的一隻眼睛已經被燒成了一顆窟窿,渾身跟發抖似的猛烈篩動着,隨着他的顫動那肉皮不停的往下掉,看起來異常噁心。

“小飛,其實……這纔是我的真面目啊!”林子慘笑着,搖着腦袋,只見臉上好的肉和壞的肉都被他搖了下來,露出一張嶄新的人臉。

“你!你是那個老道!”我吃驚的喊着,差點跳了起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誰能告訴我?”我快要發瘋了,這些日子的祕密整天整夜的折磨着我睡不好覺,如果我不解開這個祕密,那麼我覺得我快要鬱悶死了!

林子苦笑:“對,這纔是我的本來面目,我就是那個告訴你小美是鬼的老道。”

“可是……可是你爲什麼要這麼做?小美不是你妹子麼?你爲什麼要把你們兩個都是鬼的事情說出來?”

“因爲我要用她做誘餌引你出來啊!”

(本章完) 第595章

墨九狸這才知道二鬼山莊的一些事情,不過墨小夜說,他也是在自己年輕的時候,曾經無意中救過一名老者,那個老者身邊帶著一個屍體,說是他的孫子,說要前往二鬼山莊尋醫……

「當時,我記得很清楚,那老者的孫子,已經沒有了氣息,分明是一個死人了!可是那老者卻說,自己的孫子沒死,不過是中了奇毒,只要前往二鬼山莊找到大鬼,他孫子的毒一定能解開……」墨小夜回想著說道。

「救死人?這可能嗎?」墨九狸驚訝道。

「哈哈哈,你也不信對吧!當時,我其實也不信,我甚至覺得那老者,可能是因為孫子隕落,受到了打擊,有些受刺激導致神智不清了!因為他受傷被我所救,當時又是晚上,我和老者在森林中休息了一晚,也正是休息的時候,老者見我不信的樣子,又念在我救過他的命,才給我講了二鬼山莊的事情!他說二鬼山莊的兄弟兩人,是遠古時期一個神族的後人,大鬼善毒術,二鬼善醫術,只是兩人性格奇葩,實力強悍,二鬼山莊又在神秘的死亡森林深處,知道的人極少,而且兩人殺人和救人,全部看心情,有時候你拿出天材地寶萬千財富,不但不會救你,還會反手被大鬼下毒毒死,但是有時候你拿一顆靈果,都能為你救活一族的人! 他說我最珍貴 而二鬼山莊之所以神秘的少有人知,正是因為兩人不喜被打擾,禁止外人傳播他們的事情,一旦被他們發現,下場絕對比死還慘!我問過那個老者,他是如何得知的,他說曾經他的先祖就被二鬼山莊的二鬼救過,因此留下了這段記載,他的孫子是他們家族最後一點血脈,所以,即便先祖叮囑後人不得輕易前往二鬼山莊,他依舊還是選擇去一趟,至於最後他的孫子,到底是救活還是沒救活,就不得而知了……」墨小夜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