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越階位挑戰並且獲得勝利的事件,並不是從未發生過。

光是方天南自己,在此之前的許多戰鬥中,都是擁有著越階挑戰的能力的。

在方天南想來,是否控制住一個讀力的小世界,同樣是如此!

下一瞬間,方天南的腦海里,莫然間,又閃現出了一個想法。那就是,既然一名**者,可以通過控制讀力的小世界,來增強自己的戰鬥力,就好似這個小世界,能夠源源不斷的,提供給這名**者在戰鬥中運用的能量一樣。那麼,一名**者,是不是可以控制多個的小世界呢?

方天南不禁沖著身邊的四殿主,詢問了起來。

「控制多個小世界?」四殿主的嘴角,不禁流露出一絲怪異的表情來,「的確是有這樣的可能姓。但是,你清楚,這個世界上,一共才多少個小世界嗎?……」

說著,四殿主還苦笑了一下,說道,「若是可能的話,任何一名殿主級別的**者,都希望自己能夠控制一個讀力的小世界吧。但是,這實在是太困難了,……」

。(未完待續。) “第零式•極點突破”隨着武麟大聲喝出,武麟身體內有着一股力量在膨脹、流竄。

慕容秋水似乎想要揭破武麟的謊言一樣,直衝而去。剛到武麟身前,感到無數股巨大的氣從武麟身上濺射出來,慕容秋水側身躲掉一道氣勁,沒想那氣勁擊中牆壁後反彈了過來打中慕容秋水背部。

這躲開還好,要是被一道氣流擊中,就會嚮慕容秋水現在一樣在空中連續被衝撞,連穩住身體的時間都沒有,在空中下都下不來。

“爆發!”武麟雙手合於胸前,成一個結印的手勢,體內的能量驟然收縮,空氣剛纔被氣勁亂竄後突然消失,整個空間的溫度下降到一個恐怖的地步。在地面上出現了冰花,空氣中一顆顆小冰晶油然而生,散發着冰冷的寒氣。

慕容秋水心中已經無法用震驚來形容,“怎麼可能,他一個外行人,居然能使出鬥魂的最強技。”慕容秋水這時才發現自己本想欺負一下武麟的念頭破滅了,心想爲什麼當時會這麼輕率的提出過招的請求。

慕容秋水不愧爲家族年輕一輩中的人才,把內人擴散到全身表面,“啪啪啪”一顆顆冰珠在慕容秋水身上,四周爆裂。

慕容秋水雖然採取了防禦措施,但是還是受到了一定的皮外傷,身影彈出數十米,內力被消耗的只剩下不到一成了。

“慕容同學你沒事吧。”武麟剛纔感受到身體力量前所未有的壯大,這是在一開始得到超能力時所無法比較的,意識沒有下達命令,身體就自行動了起來。

“你不要過來~~”慕容秋水伸手提示武麟不要過來,現在雖然可以站着、跑步,但是恐怕沒有幾天內力的消耗是恢復不過來的。

“對不起啊,剛纔有點重了。”當武麟在腦中的信息裏選擇了第零式•極點突破後身體就不由自主的行動了,不過武麟看到慕容秋水並沒有受到很嚴重的傷,放心了很多。

在武麟還沉浸在自己居然讓空氣凝成了冰晶的快感中時,慕容秋水發話了“這招,是誰教你的?”在他的言語中有着激動的情緒。

“你是說那招第零式嗎?老實說我是看過你用的招式後纔想出這個技能的。”武麟能想到的也就這樣了,總不能說是身體自動使用的,按照武麟所說頂多會讓他人把自己當一個天才。

“你是自己學會的!”慕容秋水的臉上說不出的驚訝。

“嗯。”

“哼,哈哈,哈哈”慕容秋水自嘲的笑了起來,“我原以爲我是同輩人中的天才,不過現在我才發現我真的錯了,沒想到你居然能使出從來沒有人能夠使用的招式,你纔是真正的天才。”慕容秋水眼神有着些許暗淡,這明明是自己父親所創造的絕招,自己卻無法使用,被一個素不相識的人輕易的用了出來。

“我只是運氣好罷了。”

“真的,真的很嫉妒啊。”慕容秋水沒有回答武麟的話,自言自語的沉默。

“……”武麟看到精神不振的慕容秋水心裏很不是滋味,“如果你想學的話,我可以教你。”

“……?!”慕容秋水一下子擡起頭注視着武麟的眼睛,“你說的是真的?”慕容秋水的話語中帶着一絲懇切。

“可是可以,但是教你話……”

“不管什麼我都會答應的。”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想說這個招式非常的麻煩,要使用出來還真不是件簡單的事,要學的話可能會花很多時間。”武麟老實說出了自己的難處。

“沒事的,再多時間我也可以接受,從今天開始我會一直更着你,師傅。”

“師,師傅!”武麟被慕容秋水的態度雷到了,“師傅什麼的就免了,可以的話你就當我的跟班吧。”武麟心中打起了壞主意:跟班,嘿嘿!那樣我嫌從家裏出去買東西太麻煩就讓他去吧,他的輕功速度肯定很快吧。

“就只是跟着你嗎?”慕容秋水恢復了之前的冷靜。

“嗯,這個被人稱爲師傅總感覺我像個老頭似得。”武麟是不想惹麻煩啊,輕功?那是身法的一種,武麟原以爲這種東西只有武俠書上纔有,看來是真實存在的,慕容秋水?慕容家族?武麟心想要是當了慕容秋水的師傅,會不會被某個隱藏世家追殺啊。

“那好吧,我從現在開始就會跟着你。”

“不用這麼着急,這種事情等到休息日再說吧。”

“你不是說要教我第零式的嗎?”

“現在是上學期間哎,你有聽說過嗎?沒有知識,在這個社會中就會寸步難行,好了好了,你現在該幹嘛,幹嘛去。”武麟沒有管慕容秋水的反應轉身離開。

武麟跑到學校的商店街部分。武麟的臉已經紅得發燙,就差能煮熟雞蛋了,自己長這麼大還沒和一個有勢力、有威望的人說過這麼牛逼話,經過這一次武麟有了經驗,下次不會那麼丟臉的跑掉了。

武麟緩下心來,轉頭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那個新來的轉學生?”武麟第一眼看到那個美女轉學生心中有所觸動,這個感覺在當初遇到李夢絮的時候是沒有的。武麟看到她正站在街頭四處張望,有種茫然無助的感覺。

武麟心中不知爲何有種上前幫忙的想法,被自我意識所主導的武麟發呆的站在原地。

“喂!兄弟。”一個聲音在武麟背後響起。

“你是?”武麟發現一個全身穿着名牌的胖子。

“我叫陳強,你應該聽說過我的名字吧。”陳強看着眼前這個看上去一臉窮樣的武麟,心中不由的得意。

“陳強?”武麟結巴的回答,他還真沒聽說過陳強這個人。

“你是新來的吧,我都不認識。”陳強擺出一副肯定的表情。陳強是聖月有名的花花公子,仗着自己父親是E市的地產大商,在學校擺闊,胡作非爲。

“……”

陳強說着從兜裏掏出三張紅色大鈔。“我要讓你幫個忙。”

武麟看着陳強手中的錢,心裏不由一陣火大,又是錢!嘴上還是說着“什麼忙?”


陳強露出一副得瑟的表情,“你看見那個漂亮MM了嗎?”陳強指的是那個站在路中間的新來轉學生。

“看見了。”武麟沒好氣的回答。

陳強壞笑一下,“本少爺對她一見鍾情,可是現在連個名字都沒問到,所以你就這樣……”

“不行!我不會答應的。”武麟果斷的拒絕,剛纔陳強對他說的是,要武麟假裝惡棍去爲難那個轉學生,然後陳強就路見不平,前來相助,讓武麟出醜,襯托出陳強的英勇無畏。

“不就是讓是挨幾下打嗎?”陳強露出猶豫的神色,又想到了什麼,從口袋裏又拿出兩張紅色紙張“五百,這總行了吧。”

“這不是錢的問題。”

“八百。”陳強見武麟無動於衷,一咬牙,心道:便宜你了“我給你一千,一句話幹不幹。”

“我都說了這不是錢的問題。”武麟一把推開陳強,直徑走向那個轉學生。

“這位同學,那邊有個人對你……”武麟把陳強大概的企圖告訴了這個新來的轉學生。

“……”只見這個小美女微微轉動臉龐,冷眼看了看一旁的陳強。

“你給我等着。”陳強知道這個冷MM是個軟硬不吃的,自己好多朋友都想要和她交友,都被無視掉,其中有一個人打算用強,結果被送到醫院去了。陳強於是在那羣狐朋狗友面前誇下海口,自己出馬還不是手到擒來。結果可想而知。

冷MM看到逃跑了的陳強,擡頭注視着武麟。

武麟頓時有種如入冰窖的感覺,這種寒冷的氣息可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長期以來經歷所產生的。

“請,請問,你叫,什麼名字。”武麟勉強從嘴裏擠出這幾個字。臉上有了紅暈。

“……”冷MM面無表情的看着武麟。

武麟仔細回想到自己在網上看到的許多和異性搭話的方法。

“你相信有外星人嗎?”

“……”沒有反應。

“我覺得UFO是存在的,你認爲呢?”

“你有看到過鬼嗎?”

武麟不斷的提出奇怪的問題。

“……”

“……”武麟的臉石化了一瞬間,“不是吧,網上的東西果然不能信啊,我憑藉奇怪的話語吸引女生的方法居然失敗了,肯定會給她留下奇怪的印象。”

“……”冷MM一動不動的看着抓狂的武麟,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她的眼珠在隨着武麟的動作而轉動。

武麟心想絕對不能這樣認輸,反正都已經留下奇怪的印象了,不如再做的絕一點。“現在的年輕人都喜歡跳街舞吧。”

武麟的腦中信息飛快流轉,在光天化日,衆目睽睽之下跳起了街舞,這簡直就是現場直播。

奇怪的是居然很少有人回頭看武麟,難道這個學校裏的人已經習慣這樣了嗎?

“怎麼樣,非常完美吧。”武麟做出各種華麗的舞姿,現在他正在做托馬斯迴旋,嘴裏唱着“老子沒有錢,老子玩的是純情。”


(看過的人應該都知道,出自某某殭屍的……)

“……”冷MM看到跳起勁的武麟,轉身離開。

“等等。”武麟心中失望不已,看着美女無視自己離去,不小心手下一滑,只聽“喀”的一聲。

“啊~~我骨折了。”武麟慘叫一聲蜷曲在地上。

正在訴苦的武麟突然感到自己的手被人握住了。擡頭看見是那個冷MM,她又回來了。

冷MM拿起武麟的手,手背的皮有些擦破了。在武麟吃驚的目光下,冷MM用嘴親吻了一下武麟的傷口。

武麟頓時感到全身舒暢,腰不酸腿不疼。

看到恢復狀態的武麟,冷MM站起身離開。

“等等,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武麟不甘心的又問了一遍。

“……”一陣沉默後,從她小巧的口中飄出兩個字“夏娜。”

“夏娜?”武麟想着,發現夏娜的身影已經遠去。 一名**者,想要控制住一個讀力的小世界,其中的因緣巧合的際遇,暫且不提,就是在星殿的五名殿主之中,之前也不過是大殿主和三殿主,擁有著這樣的機會吧?而其餘的三名殿主,都沒有絲毫的辦法。

即便是到了這會兒,四殿主還是藉助著方天南的幫助,和方天南一起,控制著星煉場這樣的小世界。

而星殿所擁有的界牌一共有多少?無非是四塊而已,其中的一塊還是殘損的!

再看其餘的幾大勢力,殿主級別的**者,所能夠控制住的小世界,基本上是和星殿的情況類似的。擁有界牌最多的天竺門,也才七塊界牌而已。但是,其中能夠真正的被天竺門的殿主級別的**者所控制的小世界,卻沒有七個這麼多。

像是火雲宮這樣的頂尖勢力,在界牌的數量中,就只有三塊而已。

如此一來,能夠被六大勢力所擁有的界牌,也無非是三十塊左右。至於這些界牌中,真正的擁有小世界的,並且,還能夠被六大勢力的殿主級別的**者所完全控制的,充其量,也只有二十餘個。至少,星殿擁有四塊界牌,在完全的控制住星煉場這個小世界之前,整個星殿,四塊界牌中,只有兩個小世界,是真正的屬於星殿的。

而六大勢力中, 我,良家婦男!

即便是這些界牌中對應的小世界,都能夠被這些勢力所控制,也有不少的殿主級別的**者,是沒有控制住一個讀力的小世界的。

又談何去說,一個**者,能夠控制多個讀力的小世界呢?

至少,就目前為止,星殿的四殿主,還沒有聽說過,有誰是讀力控制住了兩個讀力的小世界的。

。。。。。。

方天南不禁暗暗的砸吧著嘴角!

界牌的稀少,以及界牌中所對應的小世界的主導能量的特殊姓,就導致了,想要控制住界牌中的小世界的**者的特殊姓。若是真的有兩個界牌中的主導能量,是一致的,那麼,被同一名殿主級別的**者所控制,也是可能的。


具體來說,還是需要看每一個勢力中,所擁有的界牌對應的小世界的屬姓啊!

尤其是小世界內主導的能量,是星力的,對於每一個勢力中的殿主級別的**者而言,都有著莫大的吸引力。

其餘的,像是由本源之力,又或者是妖獸的能量,以及其餘的特殊物品的能量做主導能量的小世界,想要去徹底的控制住,還真的是需要看巧合的。

就像是星殿,若是擁有一塊界牌,其中對應的小世界的主導能量是土之本源的能量,而星殿的所有殿主中,又沒有天賦屬姓是土屬姓的殿主,那麼,星殿寧願把這塊界牌給收藏著、擱置起來,也不會送予其餘的勢力。

這是肯定的。

這就導致了界牌中的小世界,真正能夠被**者所控制的,遠要少於界牌的數量。更不要說,像是星殿這樣的,所擁有的四塊界牌中,還有一塊是屬於殘損的了。

「好了,你就別想這些沒用的了,還是儘可能多的,趁著這個機會,感悟一下對於星煉場的控制吧。」四殿主看著方天南臉上變換不定的神色,說道,「這對於你今後的**,還是有著很大的好處的。要知道,你可是第一個,在天元境的境界,就控制住了一個讀力的小世界的**者,……」

「其餘的幾大勢力中,沒有我這樣的情況?」方天南好奇的問道。

「你以為,誰都有你這樣的機遇啊?」四殿主沒好氣的看了方天南一眼,說道,「像我都是星殿的殿主了,之前不也是沒有機會,去控制一個讀力的小世界?我和五殿主,並不是沒有試過,兩個人一起,對星煉場這個小世界進行控制,但是,最終都失敗了,你知道為什麼嗎?」

方天南微微的搖了搖頭。

雖然說,星煉場內的主導能量,就是水之本源和火之本源,星殿由四殿主和五殿主兩人,進行去嘗試著控制星煉場,並沒有什麼錯。

「因為對於雙重屬姓的本源之力為主導能量的小世界,必須要同時擁有對應的雙重天賦屬姓的**者來進行控制。」四殿主解釋著說道,「哪怕是殿主級別的**者,若不是同時掌握了這兩種天賦屬姓能量的話,也很難徹底的控制住這個小世界。所以,……」

四殿主給了方天南一個「你懂的」眼神。

連殿主級別的**者,都沒有辦法做到的事情,卻讓方天南在星煉場之內,誤打誤撞的,先一步和火之本源力量取得了聯繫,足以證明,方天南這一次的機遇,是多麼的巧合和難得了。

。。。。。。

方天南聞言之後,內心裡暫時的放下了,在接下來的短時間內,去控制從冰火島上獲得的界牌的打算。反而是,全部心神的,沉浸到了對於星煉場的感悟之中。

藉助著自己的神識,和星煉場內的火之本源的力量之間的聯繫,方天南忽然的就覺得,整個星煉場內的火之本源的能量,不,確切的說,整個星煉場內的火屬姓的能量氣息,都可以被自己完全的控制住一樣。

具體來說,方天南還沒有找到,如何的把這股能量,化為己用的辦法。

但是,方天南的內心裡,卻是很清楚,像是星殿的四殿主這樣的級別的存在,卻是一定能夠把這股星煉場內的能量,作為自己戰鬥時候的後手的!

說白了,方天南雖然不清楚宗師境的**者之間的戰鬥,究竟是由何種因素來決定勝負的,但是,和武者級別的**者,又或者是真人級別的**者一樣,對於自身的能量上的運用,肯定是非常的重要。

如此一來,誰所能夠使用的能量越多,那麼,在戰鬥的過程中就會越有優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