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羲點了點頭,與尹翠翠戰在一起。

沒有因爲她是女的就讓着她,都是學生要一視同仁,出手迅捷,不拖泥帶水,一招一式都是最爲簡單而又實用的招式。

咔嚓!

古羲人在空中,拳頭一拳轟響尹翠翠的關節,頓時傳來咔嚓聲,同時一道青光也順着他的拳頭涌向尹翠翠的身體,將尹翠翠的傷勢快速的治癒。

“老師,你輕點。”

尹翠翠躺在地上臉上,臉上露出痛苦之色,只要被古羲打到了就是傷筋斷骨,但是不要一分鐘卻又痊癒,接着又被古羲打斷。


真是痛並快樂着,痛在身體,樂在戰鬥的時候爲了躲避痛,而竭盡全力的躲避古羲的攻擊,不管是身法,還是戰鬥經驗都在穩步的提升。

而男生看見古羲在這裏,戰鬥起來真是不要命了,想盡辦法的攻擊對手,將對手打倒,能躲則多,不能躲拼着一腳也要給對手一拳。

鮮血飛濺,骨斷聲音不決於耳,等到了一定程度的時候,古羲就命令他們暫停,然而開始恢復他們傷勢,接着繼續戰鬥。

“後門班,走了狗屎遠,碰到了一個恢復能力這麼強悍的老師,可以放開手腳的訓練。”

六級的學生看見這一幕,臉上露出羨慕的神色。

“是啊,我們訓練還得顧慮不能夠攻擊太過嚴重,不然自己被打傷了,或者同學被打傷了,想要恢復還得花個幾天的時間去養傷,哪裏向他們,幾分鐘就能夠生龍活虎。”

旁邊的同級學生看的更是眼熱不已。

“真是幸運的後門班啊,哎……你說我能不能申請進入這後門班啊。”

有的學生看到古羲強悍的恢復能力更是想要進入510班。

“這古羲老師當真是學院治癒老師第一人,戰力的話應該也不會很低,不過就光憑藉這強悍的治癒能力就足以讓學生趨之若鶩了。”


“哎,我當了這麼久的老師,還從來沒有看到想古羲老師這麼另類的人。”

“我更加關心的是古羲老師體內的重寶是什麼東西。”

“……”

不少老師紛紛側目,說什麼的都有,看向古羲的目光都有些異樣。 古羲教學很快的就過去了一個下午,510的學生一個下午打的酣暢淋漓,全然不顧別的班級的目瞪口呆。


臨近放學之際,510的學生基本上個個傷橫累累,躺在地上一動都不想動。

古羲同樣如此,身上大汗淋漓,衍力消耗過大,一個下午基本上沒有任何停息的與學生對練,鐵人也難以吃的消。

“這老師也不是很好當的,累死人了。”

古羲坐躺在地上有些氣喘,心中看着一個兩個趴在地上的學生有些苦笑的搖了搖頭。

強撐着疲倦的身體,古羲走到學生中心,百萬年靈根釋放出一絲絲精純的衍力籠罩510的所有的學生。

在演武場所有老師與學生呆滯的目光當中,510的學生漸漸的又從地上爬了起來,像個沒事人一般。

嗡嗡!

古羲緩緩收手,突然感覺腦海當中一陣嗡鳴,霎那間空白一片,身體釀蹌的後退着,險些摔倒在地。

“老師,老師,你怎麼樣。”

“古老師,你沒事吧。”

510的學生們看見古羲如此模樣,心中一驚,急忙上前扶住古羲。

“我沒事,調息一番就好。”

古羲擺了擺手坐在地上,百萬年靈根的精純衍力在他的身體當中緩緩流出,將那空白的腦海漸漸的充實起來。

五分鐘後,古羲站了起來。

“好了,下課了,都回去吧,好好修煉,爭取突破修爲。”古羲臉色有些蒼白,但是消耗的衍力卻補充回來了一些,走路是沒有什麼問題。

“那老師注意身體,我們先走了。”

“老師再見。”

510的學生知道古羲擁有強悍的恢復能力,倒也不是太擔心,打過招呼,紛紛離開。

“老師,我送你回去吧。”尹翠翠走到一半又折了回來,抱着古羲的手臂親暱的說道。

“別,鬆手,鬆手。”古羲被她嚇了一跳,急忙掙脫她的手,後退幾步。

居然如此親暱,要是被楊月珊看見了,搞不好又得挨她兩下。

“你回去吧,我自己回去就行了。”古羲左右看了看,卻發現很多人的目光都看向他這裏,臉上頓時一黑。

希望不要誤會就好……

古羲心中暗暗祈禱,不過卻不知道這些看向他的學生與老師在意的並不是這個,而是驚駭於古羲那強悍的恢復力上面。

“哦,那老師你自己小心了,我回去了。”

尹翠翠有些奇怪的看着古羲這反映有些過激的動作,還以爲古羲不喜歡,臉上也是露出了一絲黯然。

“去吧,去吧。”

古羲倒是沒有想太多,只是不想多生事端而已,看見尹翠翠走了,自己也轉身離開,體內的傷勢還需要恢復一下。

……

時間緩緩流逝,不知不覺當中古羲就在無雙學院過了半個月。

半個月的時間,古羲除了剛來的幾天過的有些糊塗外,後面就基本上正常了。

每天除了教學,就是自己在苦修了,可謂是足不出戶,偶爾出去也只都是偷偷摸摸的。

不是因爲別的原因,只是因爲沈夢露這丫頭基本上每天傍晚都會來找他,找着各種機會和他呆在一起。

後來古羲不得不在門口掛了一張牌子:修煉中。


三個字倒是將沈夢露給打發了,即使如此,沈夢露依舊每天都會來一趟,看到牌子掛在門上,每次都是暗暗的站一會兒,而後默默離開。

背影倒是給古羲一種秋季落葉的感覺,害的古羲也有些於心不忍。

而且這半個月的時間,古羲同樣是避着楊月珊,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去見楊月珊的。

即使因爲工作上的事情而不得不去見楊月珊,那也是異常嚴肅認真的態度,絕對不再楊月珊的辦公地點多呆一秒鐘。

最值得古羲高興的莫過於秋若水這位學生了,成功突破到元衍境三重天,比他還高,戰力也是直線上升。

當然這不是他高興的原因,讓他高心的原因是秋若水留在了510班。

本來按學院的規定,秋若水達到元衍境三重天,就可以申請進入六級,但是秋若水卻主動放棄了這個申請,依舊願意留在510班。

這可是古羲重點培養的對象,要是走了古羲可就欲哭無淚了,還好古羲沒有看錯人。

半個月的時間可謂是讓古羲與他所帶的後門班在無雙學院名聲大噪,這一切都只是因爲古羲下了一個指令。

挑戰!

不是羣戰,而是個人戰!

五級學生有二十個班,古羲要求班上每個學生都各自去尋找一個班進行挑戰,一個一個來,直到戰敗一個人才能夠繼續挑戰下一個人。

而元衍境三重天的秋若水則被古羲安排的去挑戰601班了,所有人都分配好了。


古羲的這個命令雖然是暗地裏面下的,但是終究是瞞不住,還沒有幾天就暴露了,頓時,像是小旋風一般席捲無雙學院,惹來不少人的憤怒聲音。

“太囂張了,這後門班還真是無法無天了,居然一個人來挑戰一個班級,真想輪了他!”

“哎,你錯了,後門班不囂張,囂張的是那個古羲老師。”

“說的沒錯,有了這學院治癒第一之稱的古羲老師,別說叫後門班去挑戰同級學生,就是越級挑戰只要不死,他也給你治好來,根本就不擔心會因爲傷勢而耽擱修煉。”

“是啊,攤上了這麼一個好老師,這後門班也算是崛起了。”

不少人學生哀聲嘆息,老師們也常常哀嘆,古羲這個治癒能力着實太強了,也不知道體內有什麼重寶,居然擁有如此逆天的治癒能力,簡直就是打不死的小強。

不過,五級學生當中除了後門班也有不少學生有錢又有爹,修爲天賦也不弱,後門班的挑戰之路自然不可能會一番風順。

碾碎過雞蛋,卻也踢到過鋼板,比如501這個同級班。

作爲五級學生當中的01號班級,實力自然是同級當中最強的,而自告奮勇挑戰501號班級的便是段思遷這個傻大個。

第一天信心滿滿的去挑戰,回來則是傷痕累累,真是差點沒有被打死,好在有着古羲這個牛人。

其餘學生挑戰的班級,有的一路順風,不過越到後面挑戰的贏面越難。

當然最讓古羲開心的還是秋若水,真是牛人,第一天挑戰就以強硬的姿態將601這個尖子班的三人給斬下馬,半個月的時間,已經成功的擊敗了十人,還剩一半。

這真的是讓古羲開懷大笑,看見秋若水眼睛都是笑眯眯的,無論是天賦,性格,這秋若水都是一等一。

第十六天下午演練場。

古羲笑眯眯出現在演練場,臉上都樂開了花,然而同級老師看到古羲都要哭出來了,這半個月治療學生可沒將他們給累死。

雖說學生之間切磋是符合學院宗旨的,但是也沒有這麼頻繁的啊,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像你一般擁有治癒重寶的。

好在古羲也知道這麼做會導致老師的產生怨念,也是經常的幫忙治癒學生,空閒的時候經常串門,打着交流心得的口號去套關係,也是一種挽救老師之間的關係舉動。

“我靠,古羲老師又來了,孃的,苦逼的一天要開始了,不要選中我,不要選中我。”

一個學生看見古羲來了,就感覺世界末日到了一般,雙手合什,對着老天祈禱。

“你看,你看,五級的師哥一個兩個臉上都跟豬肝色一般,太搞笑了吧,哈哈哈……”

一個低年級的學生看着五級學生,除了後門班之外的其餘學生的臉上都跨了下來,哈哈大笑起來。

“笑?有什麼好笑的!小明啊,你該感謝我們是納衍境二重天,如果我們是元衍境二重天,估計面臨挑戰的就是我們了,你想想看,如果是你,你能夠笑的出來嗎?所以啊,我們要慶幸,虔誠的祈禱一番。”

“大兄說的是,的確不應該笑話他們,應該祈禱,希望他們不要被打的太慘。”

小明若有所思的想了想,而後說道。

“青峯,你說這後門班這麼挑戰什麼時候纔是一個盡頭啊,老實說,我感覺這方式很不錯,可惜我們八級就我們一個班,想要挑戰也沒有辦法。”

八級學生那個兩米五的大個子張大寶,用手肘撐着一個到他腰際的學生,看着古羲向着510的演練場走去,口中唸唸有詞。

“估計要持續一段時間,我猜想這古羲老師應該是要衝擊班級排名了,目前這後門班在班級排名上面只是第十,不高也不低,不過我感覺這半個月下來,這510的學生排名應該能夠上升一位,把手拿開,不知道你很重啊!”

那個叫做青峯的學生推開張大寶那長得比大腿還要粗的胳膊,看着古羲很是認真的說道。

“應該是這樣,聽說這古羲老師之所以走後門進來,目的就是爲了進入人衍學府,作爲老師想要進入人衍學府,就要帶出十個頂尖的學生,這很不容易啊。”

另一個八級學生走了過來,看着站在演武場的那羣510的學生,目光有些閃爍,不知道在想什麼。

“這個老師有些特別,或許就真的辦到了,就目前來看,510班上的學生有一個人就很有問鼎頂尖學生之風,就那個秋若水。剛進入元衍境三重天,融合了兩根靈根,半個月就斬了601一半的學生。”

青峯指了指秋若水,而後繼續說道:“我感覺,最爲恐怖的應該是這後門班的潛力,很大,我總有感覺,有朝一日,他們會來挑戰我們。”

“不可能吧,等他們達到我們這個地步的時候,我們有的人或許進入了人衍學府,或許闖蕩天衍大陸,我覺得不可能會有機會挑戰我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