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頓鞭子獨奏曲。

可特喵爽了,一天打三次次次不重樣!

關鍵捱了打你長點記性啊,這娃兒爲了這個尺澤穴已經捱過六次打了,特麼就是記不住!每次爲這種明明自己都會卻被豬隊友坑的情況捱打,唐牧北都覺得心好累塞塞的。

他雖然不理解那位老道士爲什麼非要把這娃兒培養成鬼醫,但沒被氣出心梗,這師父真是好脾氣啊。

五年多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易藥終於被打出來了。

不是被趕出來的意思,而是他終於能單獨看些簡單病症了。

在他能夠獨立醫鬼的當天,老道士痛哭流涕,仰天長嘯感嘆自己終於培養出一個醫學天才!

然而唐牧北都不好意思吐槽,就這還天才?

事實證明,勸一個不願學醫的人學鬼醫,真的會天打雷劈的!

易藥表面上與常人無疑,只有唐牧北知道他每天晚上都在小聲唸叨,想讓內心的壓力和痛苦都消失掉。

鬼醫館交給易藥打理的第一天結束,他默默關上鬼醫館大門,孤獨地向空無一人的院落走去。

唐牧北突然覺得自己身體很輕,像是飛離了肉體一般!

易藥在一條通往後山飄渺雲霧的小路上越走越遠,然而他內心的痛苦嘶吼卻是越來越清晰,“誰來讓我解脫?誰能讓我忘記那些煎熬?我喘不過氣來……”

“讓我來!我替你承擔替你化解!”意識開始盤旋在上空的唐牧北突然回過神來,他不是入夢更不是魂穿!

他是被召喚進封印裏了!

那些痛苦的叫喊,全都是死氣中殘存的負面情緒。如今他自己是封印的載體,化解附加的負面情緒,只能自己來,否則日復一日被這種情緒薰染,自己也會產生陰暗面的。

果然,在他迴應之後看到一粒黑沙迎面而來隨即撞進他的身體! 第4552章

可是,自己為了眉心,卻不得不承受大使者長老非人般的折磨,如果不是最後眉心醒來,大使者長老發現眉心的特殊體質消失,讓眉心當了聖女,還不知道那種非人的日子,自己要過多久……

眉心當上聖女之後,偶爾大使者長老還會夜裡來找眉心,但是比起下藥后毫無知覺的眉心,大使者長老更喜歡折磨自己!

多少次綿綿都是一死了之,可是想到沒了自己,主子就剩下一個人,她就把所有苦水都咽了下去,沒想到,最後自己沒死在別人手裡,卻死在了自己主子手裡,真的是可笑啊!

如果是為了保護眉心去死,綿綿毫無怨言,但是卻沒想到,自己付出那麼多,最後自己的主子,卻覺得是自己背叛了,這個世上還有比這更加諷刺的事情嘛?

綿綿覺得自己似乎第一天認識眉心,也後悔自己曾經為了報恩,如此效忠眉心,更加替的自己感到不值得!

綿綿死死的咬著嘴唇,哪怕渾身如同被萬箭穿心,嘴唇被她咬的都爛掉的血肉模糊,她依舊雙目緊閉,蜷縮在地上,表情扭曲,卻再也不想多說一句廢話!

眉心看著綿綿的模樣,心裡除了憤怒,怨恨,沒有任何別的情緒,想到多年前綿綿和大使者長老對自己做的事情,她就覺得眉心死的太容易了!

但是她現在不想繼續折騰了,因為她感覺自己的身體很累!

因此,眉心坐在那裡,看著綿綿的氣息變得越來越弱,最後徹底失去呼吸,直到魂飛魄散!

眉心一把火將綿綿的屍體燒了,喊人進來把房間打掃了一遍,然後眉心才靠在床邊,思索著如何解決身體的問題!

只是眉心辦法還沒想到,整個人就昏昏欲睡了過去,理智上眉心覺得自己不應該睡,想要醒過來,她總覺得自己這次要是睡著,怕是再也醒不過來了!

可是,不管眉心用什麼辦法,還是很快的睡了過去!

外面的天色慢慢的暗了下來,如果有人在眉心身邊,就會發現她的靈魂緩緩的被逼出逼出身體,眉心魂魄的臉上滿是震驚和驚恐,她拚命的想要回到自己的身體,但是卻怎麼都回不去了……

眉心害怕極了,如果自己無法回到身體,豈不是什麼都完了嗎?

眉心想要用力的撕喊,卻發現自己的魂體越來越透明,記憶越來越混亂,似乎總是忘記什麼一般!

這時,眉心察覺到屋內一亮,抬起看到眼前出現了一個白衣女子,眉心震驚的看著對方,發現自己並不認識,而且這個女子長的如此貌美,如果自己見過一定不會不記得!

「你是誰?」眉心無聲的問道。

「好久不見梅心!」寧兒看著眉心說道。

「你認識我?」眉心終於聽到自己的聲音問道。

但同時眉心也發現,自己說一句話就會覺得無比疲憊,甚至魂體越發的透明了,再這樣下去,自己怕是要魂飛魄散了!

眉心看著眼前容貌傾城絕色的寧兒, 作爲封印載體,唐牧北在一開始就做好了充足的心理準備。

具體參見漩渦鳴人。

付出與得到是成正比的,承受住封印中邪惡的侵蝕也就能從其中獲取屬於自己的力量。

比如現在的自己,在回顧中得到了鬼醫的知識,自己就要承受那份負面情緒帶來的痛苦。

因此,當那粒黑沙撞進身體劇痛襲來的時候,唐牧北咬緊牙關忍受着。

這是將所有記憶中捱打的痛楚一次性釋放出來了。

儘管在“五年多”時間裏,他表示自己已經習慣痛苦並能忍受痛苦以後,唐牧北還是痛得冷哼出聲;與此同時,精神上的孤獨、寂寞和絕望襲擊而來。

睡夢中的唐牧北翻了個身。

汗水早就打溼了被褥,比肉體上的痛楚更難熬的是內心打擊。

易藥不想學醫,他看到醫書就頭疼;聞到草藥味道就想吐;甚至看到針就覺得頭暈。他想去投胎重新做人,想離開這個沉寂多年死氣沉沉的鬼醫館;他不想跟鬼打交道。可是他別無選擇,甚至作爲一個半人半鬼的存在,他連死的資格都沒有。

除了忍受只有忍受。

忍受肉體上的捱打痛楚;忍受對醫書的厭惡。

這些負面情緒日復一日生長在內心,愈發不可收拾,終於成爲一股難以消除的戾氣。

唐牧北不清楚易藥最終的結局,但被洛水公子封印起來的死氣都源於尚未改革的陰界,那時候可能針對每隻鬼內心最深處的負面情緒沒有消除的辦法,只能將其分離出來鎮壓住。然而改革以後景瑤城被棄用,大陣終於封印不住,纔出現死氣意圖逃脫被洛水公子以身鎮壓的情況。

“唔!好痛!”唐牧北捂着胸口喊出聲來,隨後才發現自己醒了。

揭開衣服看了一眼,封印處完好無損。

但那個不大的黑色印記卻是鑽心的疼,與此同時他心裏難以言明的負面情緒也在翻騰着。

試圖勾引出他內心最深處的傷痕。

自幼無父無母只能在蔡阿婆的保護下小心翼翼成長;蔡阿婆去世後,鎮上人不承認他有繼承權,小屋小院被推倒,鄰居瓜分了建造新房;年僅十一歲,被送進孤兒院,要打掃衛生幫忙做飯看護被遺棄的病孩子還要去撿破爛換錢,只能趁着晚上在昏黃燈光下學習寫作業……

內心最深處的記憶翻騰上來,唐牧北只覺得心裏一陣苦澀發堵。

“牧店主您沒事吧?”桃娘敲敲門,一臉擔心的探進頭來,“是不是外出的時候哪裏受傷了?剛纔您一直喊疼!”

看桃娘精緻的臉龐上滿是緊張,唐牧北頓時覺得心裏暖暖的。

那種絕望情緒似乎也被壓下去不少,封印處疼得厲害,卻是能慢慢習慣。

所以他擺擺手回道:“沒事,做了個噩夢。”

“您都睡了一天一夜了,趕緊起來洗漱下吃點東西吧。還有,陰界官網那幾個鬼記者又來了,非要嚷着給您拍照片,現在在外面等着呢。”桃娘看他臉色蒼白,很體貼的去浴室放了熱水,甚至把牙膏都擠好了。

唐牧北覺得封印處的痛感已經習慣了,身上也不再大量出虛汗,這才起身去衝了個澡。

擦着頭髮出來的時候,他習慣性拿起手機看了一眼。

自己手機上只有同學羣聊天記錄99+,其他沒有任何消息;

然而店主版手機上卻滿滿一屏幕信息!

“吶,牧店主,我已經順利完成任務啦!惡鬼交給上級打入十八層地獄,您不用惦記啦!”

“牧店主啊,我把給您拍的照片打包發過去一份,您接收一下,真的帥呆了呢!”

“好麻煩,剛纔陰界官網給我打了好多個電話,我是接還是不接呢?”

“牧店主呀,我接了陰界官網的電話啦,它們想採訪我哩!我當然是拒絕啦,哈哈哈哈……”

“我已經把報告打上去啦,特工總部說一定會給您豐厚獎勵的!”

“吶,牧店主,我們組長讓我接受採訪啦。就是那個陰界官網,結果它們老是向我打聽您的情況,我簡單講了一些,您不會生氣吧?”

“陰界官網想刊登我拍您的照片,牧店主同意嗎?請速回消息!”

……

點開通訊軟件,幾乎全是靈雀子姑娘發過來的信息。

唐牧北都能腦補出她銀鈴般清脆聲音嘰嘰喳喳問個不停。

正準備回覆,手機叮咚又來一條消息:“牧店主,您已經一天一夜沒回信了,怎麼了?是遇到麻煩了嗎?看到速回信息!”

“沒有遇到麻煩,我只是覺得有些累睡着了。”唐牧北迴信息道:“陰界官網要照片的事,靈雀子姑娘看着辦就行,我都可以的。”

靈雀子打字速度超快,立馬又發過來一條:“好噠!牧店主我現在在值班中,不能給您打電話。我覺得您的照片可帥了!必須要讓官網刊登出來,否則就太可惜啦!我還自己做了一套表情包,您要是不介意,我就使用啦。”

一張動態圖發過來,是唐牧北單翼展開保護靈雀子的瞬間。

不得不說,這張圖真的蠻帥哩。

他想起與靈雀子並肩作戰的一幕幕,嘴角勾起微笑來。

“叮咚!”又是一條信息,一張唐牧北控制着功德大金球的照片發過來,下面配着文字:牧店主不想跟你說話,並向你扔了個球。

“哈哈哈!靈雀子姑娘做的表情包挺好的呢,隨便用我不介意!”唐牧北邊笑邊回過去消息,順便隨手把她發過來的表情包下載了。

靈雀子在值班室偷偷看着手機,自己咯咯直樂,“牧店主您也喜歡就太棒啦!我這就把照片給陰界官網發過去!”

“好,我先去吃飯,回聊。”把手機揣兜裏,唐牧北捂着咕咕叫的肚子準備趁着不算太晚去找些宵夜吃。

至於心裏發堵的負面情緒,在肚子餓的時候,誰有空搭理它?

先冷卻處理吧,封印中這種負面情緒多不勝數,若是被這麼小小的孤獨絕望打敗了,以後的日子可咋過?

唐牧北自我安慰着,一走出臥室門,才發現屋裏黑壓壓擠滿了厲鬼。

“牧店主啊,求您了今天無論如何讓我們拍張照片吧!”馬力都快哭了,昨天晚上一頓酒醉到半個小時前剛醒過來,主編大人幾乎要把它們幾個罵死!這下別說是年終獎了,飯碗能保住就不錯了!

桃娘悄悄到他身邊嘀咕道:“他們四個確實被折騰挺慘的,要不您先讓它們拍?”

豈止是慘,簡直是老慘了!

就爲了拍個照片,這一路艱辛波折啊,拖了這麼久還一張沒拍上!

其他報社記者都想方設法通過別的途徑弄了幾張模糊照片都發表出去了,他們這一組因爲白天都昏睡着,錯過太多機會。 第4553章

眉心看著眼前容貌傾城絕色的寧兒,不知道為什麼,心中忽然間有種不好的預感,但是她又說不出來是哪裡不對!

於是眉心盯著眼前的寧兒不再說話,她的魂魄已經徹底飄出了身體,無法回去了,魂體也透明的隨時要消散,所以她不敢隨便說話,她不想魂飛魄散!

寧兒也不在意眉心是否說話,她和小鳳姐姐看了幾天的好戲,現在馬上眉心就要謝幕了,她不過是善良的來給眉心再添一點堵,讓她死的更加不甘心罷了!

因此,寧兒很好心的為眉心解釋道:「眉心,和慶幸你能奪舍重生,再次回到聖主殿,成為了聖女,圓了你從前的夢寐以求!」

「只是沒想到,對你唯一忠心的綿綿,都被你殺了,真的是可惜了啊,如果綿綿沒死,或許還能在你死去後為你報仇的,現在看來是不能了啊!」

「忘記告訴你一件事了,綿綿並沒有背叛你,你的毒是我下的哦,並不是綿綿,至於之前綿綿說你和大使者長老苟且的事情,我覺得應該是當初的她也無能為力吧!」

「所以綿綿死的挺冤枉的!你一定想知道我為什麼給你下毒的吧?其實也沒什麼,我就是覺得我和哥哥都死過一回了,還是被你害死的,沒理由我們回來了,還不找你報仇吧!」

「知道你為什麼那麼順利的成為了聖女嗎?都是我幫你的哦,知道為何你的力量只拿回一點點嗎?也是我幫你的哦!知道為什麼你那麼順利的解決掉大使者長老等人嗎?也是我幫你的哦!」

「知道為什麼你總是覺得想在一個月內把大使者長老等人都殺了嗎?那是因為我讓你那麼做的!知道為什麼要殺了大使者長老八個人嗎?那說因為當初是你和他們八個人害死了我和哥哥哦!」

「至於逼著你自爆的,不過是二使者長老等四個人罷了,並非是他們八個人哦,我也不是懶得出手才讓你替我報仇的,主要是我不想再和聖主殿有任何的關係,所以只能麻煩你啦!」

「最後一點,只是為何要讓你在一個月內把我的仇人解決掉嗎?因為我給你下了毒啊,你只有一個的時間可以活,所以必須讓你在一個月內解決掉那些人,最後就是你自己!」

「雖然你自爆后,奪舍重生好不容易回到聖主殿,從聖女傳承地拿回了一些屬於自己的力量,然後正大光明的當上了聖女,讓你這樣為我報仇然後死掉,對你有些不太公平,可是,那又能怎麼樣呢?大概,這就是你的命吧!」寧兒笑眼彎彎的看著眉心說道。

隨著寧兒越說,眉心的情緒波動就越大,氣的整個魂體都因為發抖而消散了大半!

眉心恨啊,她怎麼也沒想到,最後自己還是輸了,還是輸給了玉雪!

現在她還有什麼不知道的,顯然玉雪兄妹當年怕是也沒有真的魂飛魄散,而是轉世投胎了!

雖然不知道玉雪兄妹為什麼運氣那麼好的, “一分鐘時間,趕緊拍。”唐牧北找了個乾淨背景站好,任由攝影師一陣按快門。

這會兒哪還顧得上什麼化妝師燈光師?

爲了一張照片耽誤時間太長了,現在只管拍,拍完看我這個頂級修圖師的水準吧!馬力在內心嘶吼着,同時麪條寬的淚嘩嘩流啊。

自己一行的採訪計劃沒順利完成,結果今天記者圈裏它們四個喝多了像死狗一樣被擡出去的照片傳的滿天飛!

我們也要面子的呀!

這次醉酒事件後,在媒體圈裏可怎麼混!

爲了給修圖師創造機會,攝影師跟相機有仇一樣往死裏按快門,只求在一分鐘時間內拍到海量照片以供選擇。

一分鐘時間就在咔嚓聲中過去。

“桃娘,快給我加個無敵狀態,我要出去吃宵夜!順便,讓外面那羣記者散了吧,我不接受採訪,吃飯回來還有好多事情要處理呢。”唐牧北餓的前胸貼後背,仔細算算他得有將近兩天沒吃飯了。

現在一想起對面那條美食街,口水簡直控制不住!

桃娘見他餓得臉色發白,不敢怠慢趕緊施展幻術,將唐牧北真正的形體用厲鬼形象掩蓋住。

“我這一招最多能撐五分鐘,您得抓緊時間!”

話音還沒落,唐牧北已經一溜煙跑出去店鋪衝着美食街去了。

宿陽伯搖頭嘆氣道:“唉……瞧把牧店主給餓的,咱們不是一直商討開業送點什麼禮品嗎?我覺得要不集資送臺冰箱吧,讓牧店主閒暇時候多囤點食材,遇到這種情況還能自己煮個飯什麼的。”

“好主意!”無瞳一拍手讚歎道:“萬一牧店主心血來潮去學個鬼廚,食材有地兒放,咱們還能偶爾蹭個飯。”

“我倒是覺得還不如直接送紅包來的划算。雖然小鬼市上人民幣和冥幣兌換率一比一。可實際情況卻是拿着人民幣壓根就很難找到肯兌換冥幣的。”江遠舟略微皺皺眉頭,“咱們景瑤城的鬼都太窮了,手裏基本上沒什麼錢。我看牧店主上個月也沒發冥幣工資,還是給他準備紅包實用點。”

桃娘若有所思,也不知道是在想什麼,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道:“江哥,咱們一起去把那些記者打發了吧。牧店主既然不想接受訪問,它們在這兒等着也沒意思。”

鬧鬧哄哄一長隊,少說也有上百家媒體的記者等着。

它們單方面去通知牧店主不接受採訪,接下來的事情自然不順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