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焱唇邊掛著淺笑,道:「吃不下飯,可不是什麼好事,等回頭,讓顧彤給二夫人看看,她是醫生,醫術很精通的。」

顧彤……

提起這個名字,宮清婉的臉色更加不好看了。

「少夫人怎麼沒跟著大少爺回來呀……」宮清婉咬了咬牙,還是問出了這句話。

她畢竟是厲家的女主人,有些話還是可以問出口的,且沒有任何的問題。

厲焱微微一頓,『想了下』回應道:「誰知道呢,應該又去首城哪個朋友家了吧,她朋友多,我都習慣了。」

厲焱難得多說一些話,可是卻讓人云里霧裡莫名其妙了。

而且,終歸探究起來,還是一句『誰知道呢』,說了簡直同沒說一個樣。

「原來是這樣呀……」厲焱模稜兩可的態度,使得宮清婉頭疼欲裂了。

然而,她卻沒有準備放棄,而是道:「大少爺,折騰一日,肯定也餓了,吃口熱乎飯吧。」

現在總算是回來了一個,比完全摸不到頭腦來得好。

最起碼,能夠將其留下吃飯,循序漸進,總能問到宮清婉想要知道的事情。

現在這種情況,早已將宮清婉逼瘋了,若不是這樣,她也不會屈尊降貴,主動邀請了。

厲焱微微皺眉,道:「我還有事情要辦,就不吃飯了吧!」

他並不想跟宮清婉吃這頓飯,而且,也覺得沒有必要,更何況,宮清婉醉翁之意不在酒,明顯是為了套話了。

老成聽聞此言,趕忙道:「不吃飯怎麼行,身體才是革命的本錢呀,夫人關懷少爺,所以特意讓小廚房做了一堆好吃的,少爺可得賞臉呀。」

若是再不把大少爺留下,恐怕宮清婉就要徹底發飆了。

到時候,這些用人們肯定又要遭罪了。

所以,老成用盡了全身力氣,想方設法也要把大少爺留下來了,就是為了避免宮清婉邪火爆發了。

然而,厲焱哪裡是這麼容易讓她如願的人呢! 厲焱抿了抿唇,剛想說話。

他的身後,就傳來的顧彤爽朗的笑聲,道:「剛一回家就有飯吃,簡直是不要太幸福了。」

顧彤穿著一身便裝,整個人都充斥著歡喜的模樣,她褪去了鞋子,走到厲焱身邊,單手勾住了厲焱的脖子,道:「你看,二夫人對我們真好,提前就把飯菜給準備好了。」

說曹操,曹操到……

真是經受不住念叨。

然而……

他們卻並不想讓這個曹操回來呀……

宮清婉看著顧彤的笑臉,只覺得眼前一花,險些沒站穩,整個人都向後栽倒。

何媽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道:「夫人,夫人您這是怎麼了……」

怎麼了?

還用問嘛!

肯定是受刺激了!

該回來的人,沒來消息。

不該回來的人,倒是一個個都回來了。

宮清婉一時受到了極大的刺激,天旋地轉的,特別不舒服。

「我頭暈……快扶我回房間去……」宮清婉現在迫切的需要給楚勤游打電話,詢問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

千萬別因為什麼意外,而把他們都給牽扯進去了,那可就不好辦了。

「是。」何媽尤為聽話,不由分說,趕忙攙扶著宮清婉回到樓上的屋子。

顧彤從背後摟著厲焱,小腦袋瓜順著脖子的位置伸出來,白嫩的臉蛋貼著厲焱的臉,笑道:「二夫人這是怎麼了,是不是沒吃飯,所以血糖低了。」

厲焱親昵的撫摸一下小女人的額頭,平聲道:「誰知道呢。」

顧彤噗嗤笑了出來,貼心的對著厲焱,道:「那你可要好好吃飯了,可別跟二夫人一樣,操勞過度,身體都吃不消了。」

他們夫妻二人一唱一和,險些沒把早已發暈的宮清婉活活氣死了。

宮清婉狠狠地咬了下牙,繼續向前走著,然而,就在這時,她卻腳下一軟,徹底立不住身子了。

何媽急的不行了,差點就要哭出來了,道:「夫,夫人……您這是怎麼了……」

「夫人呦……來人呀,快來人呀……」老成慌亂的叫上一聲。

厲家的人亂成一團了,所有的傭人忙裡忙外的,前前後後出來好多人,七手八腳的把宮清婉給抬了起來,送回了樓上的主卧。

老成是外院管家,男女有別,並不能幫上什麼忙,可是現在夫人暈厥是大事,必須要有醫生過來看的,所以急忙跑去電話前面,撥打了電話,道:「柳醫生呀……是是是,我們是厲家的,夫人暈倒了,你快來看看吧……」

柳醫生,不用問就知道,是宮清婉的私人醫生了。

平日里,一個月都會來上一回,做一下最為基本的身體檢查。

宮清婉十分信得過她。

這個緊急的關頭,老成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她了。

別看柳醫生跟顧彤都是醫生,可是安全指數卻是大不一樣。

若是這個時候,他們用顧彤給夫人看病。

恐怕到時候的結果,肯定是不堪設想的。

想到這裡,老成不由悄悄地看了一眼顧彤,想要看看她的反應了。

就在老成回頭的剎那,顧彤單手扶著額頭,奔著厲焱的懷裡一倒,道:「老公~我也頭疼的厲害~」 「老公~我也頭疼的厲害~」

別說老成不想要顧彤治病,顧彤本人也不想給宮清婉治病。

宮清婉的心思歹毒,任何的事情都能成為把柄,別她沒給宮清婉下毒,宮清婉就會吵吵自己中毒了。

厲焱微微的皺了下眉頭,道:「你沒事吧。」

雖說,他知道顧彤是裝的,可是心底還是不自覺的有些擔心。

顧彤掛在了厲焱的身上,撒嬌的道:「人家難受,你扶我上樓好不好……」

別再讓人說宮清婉不是親媽,遇到了身體有病時,身為繼子都不去照顧。

可是奈何,顧彤就是不想讓厲焱去照顧,所以故意裝暈,也算是找了個理由回到房間去了。

厲焱明白小女人的心思,所以也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微微的彎曲身子,雙手將她抱起,道:「那走吧。」

他環抱著小女人,就好像是抱著什麼稀世珍寶一樣,所有的愛,全都給予了她,即便是大廳中的人,都能感覺到濃情蜜意。

女傭們頗為羨慕的看著少夫人,心中想著,若是自己也碰上這樣一個男人,那這輩子都心滿意足了。

然而……

很可惜,這種事情,她們也就只能想想了。

畢竟,這種用盡了一生好運,也不一定能換來的福氣,不是能落在每個人頭上的。

「都看什麼呢!還不快去幹活!」老成發現了女傭們的神色,恨鐵不成鋼的罵了一句,道:「一個個的,是不是都不想幹了!」

少夫人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兩個眼珠子都快掉在大少爺身上了,若是回頭讓少夫人發現了,還不得想辦法把她們一個個都辭退了。

女傭們如夢初醒,硬生生的從天堂拉下了地獄,然而,即便是這樣,她們也不敢多言,而是道:「我們馬上去幹活……」

說罷,她們手忙腳亂,到處奔跑著,苦命的準備繼續幹活了。

……

樓梯台階上。

厲焱的步伐停頓一下,他平聲道:「等等!」

……

大少爺的一句話說出口。

幾乎就像是一把烈火,直接點燃了女傭們的心。

她們皆都期盼的看著台階上帥氣的背影,希望,他能夠多看她們一眼……

老成恭恭敬敬的上前一步,道:「大少爺,有何吩咐。」

厲焱好像想到了什麼,沉吟道:「別讓她們去工作了。」

如果剛才是烈火,那麼現在就是赤炎,永遠無法熄滅的那一種。

女傭們心中一喜,甚至有種自己被大少爺看中的感覺。

不過說來也是,這個世界上哪有不偷腥的貓,即便是嚴防四周,也無法躲避有人日夜守候呀。

老成有些摸不到頭腦,道:「大少爺的意思是……」

他並非是女傭們那樣天真,他心中明了,大少爺肯定是有事吩咐了。

厲焱垂了垂眼皮,凝聚著一眼懷中的小女人,道:「少夫人餓了,且頭暈沒力氣,無法再樓下用餐了,你讓她們把飯菜熱一熱,都送到我的房間里。」

所有的女傭只覺得一桶冰涼的水落下來,從頭澆到了腳,整個人都是透心涼了。 人家大少爺根本就不是替她們求情的,而是讓她們去熱飯了,所有的幻想,全部都變成了渣渣,粉紅的少女心泡沫,也粉碎的絲毫不剩了。

老成就知道會這樣,他瞥了一眼這群自命不凡的女傭,暗道她們痴心妄想了,道:「我馬上安排她們去辦,大少爺還有別的吩咐嗎?」

厲焱瞥了一眼懷中偷笑的小女人,淡笑道:「再拿一個湯匙,少夫人累得沒力氣了,不能親手吃飯,我得喂她。」

老成:「……」

女傭:「……」

冷冷的狗糧在臉上胡亂的拍……

左一把右一把,到底是要鬧哪樣呀……

然而,即便是這樣。

老成依舊要遵遵著大少爺的吩咐,道:「是,我馬上派人去辦。」

語畢后,老成掃視了一眼這群不成器的女傭們,更有種『你們終於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了?』的感覺。

少夫人的地位,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撼動的,這是他早就知曉的事情了。

奈何,只有這群愚蠢到不行的傻丫頭們,才會認為大少爺會看上她們一眼,實則都是痴心妄想。

更何況,少夫人的本事厲害,這群女傭們即便是鬧出了花,也無法跟她比擬的。

大少爺也不會自討苦吃,故意找麻煩事了。

厲焱抱著顧彤離開了,全程再無看別人半分了。

女傭們的心也徹底碎了,好像幹什麼事情,都沒有動力了一般。

老成怒氣騰騰的瞪了她們一眼,道:「一個個都傻站著幹什麼!還不去幹活,要是耽擱了夫人和少夫人的事情,你們就等著收拾東西滾蛋吧!」

家裡的這群丫頭,心是越來越野了。

以前家裡沒有個男丁,所以感覺不出來,自從大少爺回來之後,老成才真正的察覺到了,她們並非是沒有野心,而是長年累月被壓得太死了,現在又有了寵愛少夫人到骨子裡的大少爺,也難免她們心動了。

其實,依照夫人的意思,自然是這群丫頭越多有花花心思越好了,萬一真的有一個得了大少爺的眼,也能給少夫人添堵不是。

然而,老成卻不這麼覺得,也不敢這麼想!

少夫人雷厲風行的本事太嚇人了,這群丫頭若是敢衝過去,絕對是飛蛾撲火,送死罷了……

既然是這樣,也沒有必要明明知道結果,卻還衝上去,到時候若是鬧出來事,背鍋的便是他跟何媽了,還得落下一個管家不嚴的罪名,想到這裡,老成不由嘆了一口氣,真是橫豎都是難做人的。

丫頭們各自都去忙碌了,可是老成的一顆心,卻根本無法踏實。

他想著回頭等一切的平靜下來后,再找個時間同何媽說一說吧,想來她處理這些事,應該更為得心應手一些。

老成想到這裡,就不再繼續多說什麼了,而是繼續忙碌起來。

『叮鈴,叮鈴——』

門鈴響動幾聲。

女傭趕忙拉開門,道:「柳醫生,您可來了,快請進吧。」

柳醫生!

老成心中一喜,快步撲了過去,道:「柳醫生,快上樓吧,夫人昏倒了……」 樓下如何鬧騰,都跟樓上沒有任何關係了。

厲焱抱著顧彤回到了房間,當房門關上的剎那,外界的所有一切,他們都暫且不用考慮了。

顧彤躺在厲焱的懷抱里,踢了踢腿,手舞足蹈的笑道:「哈哈~宮清婉的臉,都快要黑成木炭了~笑死我了~」

小女人捂著肚子,笑的不成個樣子,就好像是看到了世界上最為搞笑的事情。

厲焱無奈的搖了搖頭,道:「有那麼好笑嘛。」

顧彤捂著嘴巴,道:「當然了~不是一般的好笑~哈哈,我看她的樣子,應該是一晚上沒睡覺,臉色憔悴的都無法讓人奉承了,還真是做賊心虛~」

昨天,他們一早就商量好了,就是為了嚇唬宮清婉,讓她神經緊張,就會露出狐狸尾巴,所以他們故意一晚上沒歸,給宮清婉一個思考的時間。

足足一個晚上的功夫,已經夠宮清婉折騰的了,然而,誰承想宮清婉居然這麼給力,甚至直至最後,乾脆給自己弄暈了過去,簡直就是得不償失。

顧彤想到這裡,就覺得好笑的不行了,她徹底栽倒在厲焱的懷抱里,全然沒有半分的力氣了。

小女人笑的前仰後合,厲焱也不敢給她放到床上,唯恐摔到她了。

所以,他乾脆坐在了床上,任由小女人折騰,道:「別嗆到自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