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想要出去吃肯德基,不想霍東最怕的老岳母吳翠花來電話了,約他找個地方吃飯聊聊,明知這是個鴻門宴,霍東也只能答應,逃避不是他的人生格調,當下只能將計就計。

吃飯的地方是吳翠花挑的,一家蘇蕊小區外的飯館,符合老太太物美價廉的消費習慣。

雖然霍東很排斥演好人,但爲了讓自個的印象分不至於一個勁的銳減,他還是決定勉爲其難扮演個十足的陽光正派小青年,進了飯館就先掏出三百塊遞給了老闆,交代等會買單用,然後領着鈴鐺去了包間。

難得有禮貌的先敲了幾下包間的門,卻傳來了吳翠花有些冷淡的迴應,“進來吧,不用這麼客氣。”

霍東咬咬牙沒生氣!


誰讓人家幫他生了一個那麼優秀的未婚妻?

“阿姨好,讓您久等了。”

霍東謙和的進去笑道。

“還行,我也剛來,你坐吧,這孩子是?”

“我兒子。”

“你兒子?!什麼兒子?”

吳翠花眼睛都滿是愕然了!難道這個三五渣男,還是個離異有孩子的二手貨?

“當然親兒子!”

霍東臉色沒有半分變化的道,雖然他很想解釋一下這件事,免得吳翠花看扁他,但他更不想鈴鐺脆弱的心靈再受傷害!他就要驕傲的告訴全世界的人,這個就是他親兒子!親的都超越了神馬基因DNA!

聽見這個回答,吳翠花差點跳起來爆粗!

原本就看不上這貨!現在更是厭惡了!就這麼個貨色,還想泡自個閨女?!還哄騙的自個那麼優秀的閨女跟他親熱?!你這不是糟蹋黃花閨女嗎!太無恥了!


但她忍住了!沒罵娘!

因爲她今天主動聯繫霍東,就是想勸他放棄蘇蕊,別再做夢!在事情沒談妥之前,她不想激怒霍東,免得對方賭氣去死纏爛打,可就敗壞了自個閨女的名聲。

知趣的沒再談鈴鐺的話題,吳翠花拿起菜單讓霍東點菜,若是平常霍東纔不會客氣,直接就抱着讓對方破產的目標去點,但今個他卻矜持了,只點了一個酸辣土豆絲,一個麻婆豆腐,都很一般的菜。

至於鈴鐺,要了一個玉米羹。

吳翠花見兩人都沒好意思點個硬菜,就咬咬牙點了糖醋魚,紅燒排骨,大盤雞以及鹹水鴨!心裏偷偷算了一下價格,不免有些肉痛,想不到省吃儉用這麼久,轉眼便宜了別人!

因爲見面次數太少,彼此有些生疏,所以找不到很好的話題切入。

霍東爲了氛圍不太生硬,便道:“阿姨在家都喜歡做些什麼?”

“我啊?在俺們村我是積極分子,婦女主任,也是村委成員,管轄一些育齡婦女,村裏大小事也提提意見,一些二流子都怕我,俺懂法律也會用法。”

吳翠花道。

聽語氣,明顯就是警告霍東的……

“阿姨真厲害啊!原來還是知識分子!”

“那當然!”

聽霍東欽佩的讚歎,吳翠花喝口茶臉色有所緩解。

善於洞悉女性表情變化的霍東,敏銳發現了吳翠花愛聽馬屁的這個軟肋,心裏樂了一下!不就是拍馬屁嗎?這個有什麼難度?文雅的、粗俗的、葷的素的,哥都擅長啊!關鍵是能在拍的對方爽歪歪的同時,還感受不到自個拍了馬屁!

這纔是高手!

“其實我感覺吧,現在農村的改革形勢很嚴峻,大齡青年就業,老齡化,以及青壯力外出打工人口流失都是問題,想要穩定農村的大局,還是要靠阿姨這種老一輩的頂樑柱啊,年輕人空有學問,沒有經驗啊。”

霍東臉色平靜的道,毫無破綻將新聞聯播上的話,搬來拍馬屁了!

而且正中吳翠花的爽點!

她就瞧不起那些分配到村子裏,對他指手畫腳的大學生,有學歷屁用啊?啥事也辦不成,沒威信,倒頭來還要求她!“你這話倒是說的不錯,但我也沒你想的那麼厲害,也就一般人。”

“別,阿姨謙虛了,我看您舉止,就知阿姨是個雷厲風行的人,辦事風格硬朗!您這種人啊不小心眼,寬宏大量,就是眼睛裏容不得沙子,容易得罪小人啊。”

“這個你也能看得出來?”

“阿姨氣場很足,而且又不做作,所以我纔看出了點性情。”

霍東解釋的同時,又不留痕跡的拍了馬屁。

連續戳中吳翠花的爽點,讓她來到城市喪失的那種優越感,又飛快的附體了!當下對霍東的印象,有了不少的改觀,在她看來這個年輕人有點靠譜。

鈴鐺只默默的吃飯,並不插嘴。

除了吃之外,他還在等吳翠花問他話,因爲臨來前,乾爹已經單獨培訓了他,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不該說的怎麼瞎說,都做了具體的安排,他就在等一個幫乾爹撐場子的機會!

等菜都上全,吃的差不多之後,吳翠花鼓了鼓勇氣,想要說點正事了。

雖然眼前這小夥子沒想象中那麼差,但距離她心中女婿的標準,還是差遠了!婚姻不是兒戲,她必須提前告訴霍東,他跟蘇蕊沒戲,還是趁早死心吧。

“小霍啊,不知道你對小蕊有什麼想法?”

吳翠花道。

對方這麼一說,霍東知道話題回到開始了,不用猜他就曉得吳翠花肯定看不上他!想要拆散他跟蘇蕊的關係!遇到這種事,智商差的直接爆粗耍橫,智商一般的求老岳母開恩,承諾各種好處,而霍東這種智商高的,當然不能這麼玩。

你不是感覺我配不上蘇蕊嗎?

行!那我就幫你把話都說了!

“阿姨,其實我對蕊蕊真沒什麼想法,可能經常在一起工作,性情相近處的有些感情了,但我一直就感覺自己配不上蕊蕊,她是名牌大學的,還是自主創業的女強人,心地善良長的又漂亮,我這樣的沒長相沒存款沒事業的人,想要娶她,還不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霍東自嘲道,似乎說的很誠懇。

他這麼一說,吳翠花頓時愕然了……

“你真這麼想的?”

“對啊,我這人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其實我是想過段時間就辭職,主動離開蕊蕊的,我不想耽誤她啊,我希望她能遇到更適合自己的,讓更有能力有背景的男人幫我照顧她,她幸福,我就知足了。”

霍東說到這裏,情緒明顯有些黯然,一個人低下頭嘆了口氣。

這神韻表演的,真特麼兩個字,神了!


一下就讓吳翠花不淡定了!

她好歹也是青春走到白髮的過來人,知道感情比金錢有時候更重要,雖然霍東主動離開蘇蕊對她而言是個好事,但這小夥子能這麼做,也說明一個事,他是真心喜歡蘇蕊,不知不覺都被感動了……

竟莫名其妙的想要撮合兩人。

當然這個念頭直接被她扼殺了!

霍東這個人棍,就這麼玩個演技,整的老太太感覺他成了弱勢羣體,不是霍東泡她閨女對不起她,而是她逼這麼一個開明懂禮貌的青年,放棄了自己的心愛的女人。

這頓飯的意義,已經出現了神轉折!

不再是吳翠花厭惡排斥霍東,而是她同情心疼可憐這個純情小青年了……

這就是人渣和人棍的區別啊!

前者用暴力,無恥的讓人唾罵!後者玩技術!像霍東這種級別的,都能牛叉的讓別人反過來感覺對不住他,心裏對他升起愧疚和歉意,這已經超越了無恥,這就是傳說中的挨千刀。

鈴鐺默默扮演着飯桶,心裏一個勁告誡自己,不能笑,不能笑,咬舌尖別噴飯……

“阿姨你先吃,我去趟洗手間,鈴鐺快幫奶奶夾點菜。”

霍東起身朝洗手間去了,看似是在藉機去緩解心裏失戀的痛苦,其實是他自個的煽情戲份演完了,拍了拍鈴鐺的肩膀,示意他可以上場,接着忽悠老太太了。

也在心裏默默祈禱乾兒子,一定別演砸!

別辜負老爹的教誨啊! 吳翠花的心情,已經沒法清高加狂傲了,吃着飯都感覺心裏不得勁,好歹也是曾經歷過美好愛情滋潤的年輕人,她感覺自己真傷了霍東,但沒辦法啊,總不能讓自己閨女嫁給一土鱉吧?

吃了幾口菜,她看向了鈴鐺。

“大孫子,你今年多大了?”

“兩歲半。”

鈴鐺眨着大眼睛道。

其實他快四歲了……

是乾爹讓他這麼回答的,因爲他的年齡越小,回答的話才能代表越高的真實性。這廝真是算計到了各種細枝末葉,充分將把妹的功夫,實踐到了生活。

“哦,看你長的個子挺高的,你媽媽是誰?跟你爸爸離婚了?”

吳翠花問道,想要深入的打聽點霍東的過往。

誰知剛說完,鈴鐺就眼圈紅了,然後淚花滴了出來,“我……我沒媽媽……”

“啊,這是怎麼回事?好孩子別哭,來奶奶抱抱。”

見此吳翠花頓時有些慌亂,趕緊走過去抱起了鈴鐺,幫他擦了臉上的淚,更加好奇的道:“鈴鐺,給奶奶說說到底咋回事?”

“不想說。”

“爲什麼?”

“因爲都是傷心事,其實他是我乾爹,不是我親爸,我親爸親媽我都沒見過,我原來就是在市裏被混子控制要飯的小孩,有一次乾爹去旁邊酒吧……”

鈴鐺抽泣着開始敘述霍東與他的那些事。

哭出淚,是霍東讓他做的,而且給了點竅門,吃辣椒!至於整個認識他,救他的過程,霍東沒讓他改變劇情,一是怕鈴鐺記不住說錯了,二是原版的劇情,就足夠幫他營造光明偉岸的形象了。

花了五分鐘,鈴鐺費勁的講完了。

吳翠花整個人更加不淡定了……

原本以爲霍東也就是心地稍微好點,現在看來這完全是個活雷鋒啊!而且比吳翠花見過的一些道德模範都要傑出!就爲了拯救這些小乞丐,一個人孤膽前行,跟混子鬥,卻不求一點功利,這種精神實屬罕見。

對霍東的印象,開始從平原向上拉昇!

“鈴鐺別哭了,以後你除了乾爹,還有奶奶,有什麼事可以給奶奶說。”

吳翠花道。

“沒什麼事,就是……就是我看乾爹最近悶悶不樂,一個人晚上經常抽菸到深夜。”

“爲啥?多傷身子啊!”

“……好像因爲蘇阿姨,乾爹說很喜歡蘇阿姨,但不敢拖累對方,反正我聽不明白挺複雜的,乾爹說最近就換個工作,離開蘇阿姨,爲了這事他還喝過一次悶酒,都醉的哭了……”

鈴鐺真心沒辜負霍東,將這個段子配合心疼的表情,很完美的背了出來。

效果嘛,當然是令眼前的吳翠花黯然神傷,也讓躲在包間門外竊聽的霍東,嘴角勾起一個招牌式的壞笑,到此爲止,他判定自己在吳翠花心中的形象,基本已經扶正了。

收起很賤的表情,霍東推門進去了。

“咦,鈴鐺你跟奶奶說什麼了?咋還哭了?”

霍東裝作不知的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