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理嚇壞了,忙對司機道:「快!老闆心臟病發了,先去醫院!」

司機有些為難:「那大少爺怎麼辦?」

助理道:「那你先帶人去救少爺,我送老闆去醫院。」

這邊。

林壞叫來幾個陳玄武的手下,吩咐道:「把這個死太監扒光,扔街上去。」

幾個手下看了一眼金浩宇的慘樣,都不由得有些頭皮發麻。

心道這林先生也太狠了,把人往死里整啊。

「是!」

幾個人連忙走過去,開始扒衣服,連底褲都不給金浩宇留一條。

此時的金浩宇已經暈得不能再暈了,根本沒反應。

不一會兒,他就被人抬了出去,直接扔在大街上。

金澤的車隊匆匆趕來,根本沒看到路邊躺了個人,第一輛車直接就壓了過去。

「啊!我的腿……」

可憐的金浩宇硬生生被壓醒了過來。

「老大,我剛才好像聽到大少爺的聲音了。」

「老大,你剛才好像壓到人了。」

駕駛座上的男人,臉色一變:「我靠,不可能吧,老子剛才沒看到有人啊。」

「快,下去看看!」

一群人衝下車,只見地上一片血跡。

那男人瞬間就嚇麻了,連忙跑過去查看。

這一看,他差點沒嚇瘋過去:「大少爺,你怎麼了,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誰他媽這麼殘忍,把你折磨成這樣!」

紫筆文學 當陳天龍直挺挺地將一整桶白酒全部灌進胃裏的時候,整個屋子裏所有人都傻眼兒了!

那可是五十三度的醬香型烈酒啊!

雖然網絡上常有人拍攝悶酒視頻,但多數都是一些四十度的濃香型低度酒,高度烈酒誰敢這麼喝?

可陳天龍就敢!

陳天龍不僅敢,還一口氣喝了整整兩斤半!

這要是普通人,就算不一命嗚呼,也得胃穿孔送進醫院搶救。

可陳天龍喝完之後,將酒桶砸到桌上,面不紅、氣不喘,且臉上始終帶着淡淡的微笑。

這還是人嗎?

王婧從小就在社會上和一些社會上的混子們廝混,更是很小的時候就開始接觸各種酒水,也見過各種各樣的酒神,但那些人和陳天龍一比簡直弱爆了!

「我的天啊!」

王婧瞪圓了眼睛,上上下下、仔仔細細地打量著陳天龍,震驚地道:「你真沒事兒?」

陳天龍微微一笑,沒有回答,而是看向趙南,伸出右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到你了。」

「……」

趙南看了看陳天龍,又看了看陳天龍面前已經幹了的酒桶,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喝吧?

哪怕他是這一圈酒量最好的,就這麼幹上兩斤,那也是絕對受不了的。

可要是不喝吧,第一現在已經被趕鴨子上架了,第二他在圈內本就給自己貼了酒神的標籤,和朋友們喝酒的時候也總是以此為傲,要是不喝,不就人設崩塌了?

那以後和朋友們喝酒聚會的時候,還怎麼拿這件事情給自己臉上貼金?

「媽的,拼了!」

趙南咬了咬牙,忽然抱起酒桶,也像陳天龍那樣朝胃裏灌去。

「咳咳咳!」

只是陳天龍是先天武者,能用內力化解酒精,趙南卻只是普通人而已,酒水剛下肚便嗆得心臟都快咳出來了。

他咬着牙繼續喝下去,可還沒喝半桶,便沒受了,直接吐了出來。

一股令人作嘔的氣息立馬從垃圾桶里傳了出來,眾人紛紛捂住了鼻子,董浩存更是將趙南朝旁邊推了推。

「小子,還真有點本事!」

董浩存冷冷地掃了陳天龍一眼,沉聲道:「只是你這兩斤半白酒下肚后,應該喝不下了吧?接下來,我倒要看看你還怎麼玩!」

「怎麼玩?」

陳天龍唇角勾起一抹弧度,直接將桌面上那六瓶洋酒打開,然後掃了一眼周圍那些男生們。

「倒不如你們一起上吧,你們加在一起喝多少,那我便一個人喝多少!」

此言一出,屋內的氣氛立馬火爆起來!

要是屋裏沒有女人,眾人也許會敬佩陳天龍的酒量。

但此刻屋子裏那麼多女人,誰願意在女人面前丟了臉面?

「小赤佬可真能裝啊!你已經喝了兩斤半白酒,居然還想一個人挑我們全部?」

「今天你要是能豎着從這裏走出去,老子跟你的姓!」

「來來來!咱們七個男人要是喝不過他,那就可以跳黃浦江了!」

周圍的女人們眼睛一亮,顯然對此刻發生的熱鬧很感興趣,紛紛拿出手機開始記錄,想要分享到社交軟件上。

她們並不認為男伴們會吃虧,畢竟正如眾人所言,陳天龍已經喝了兩斤半烈酒了。

雖然趙南已經喪失戰鬥力了,但現在的陳天龍再厲害,難道還能喝垮他們剩下的六個人?

就算董浩存剛才和王婧拼酒,現在已經不勝酒力了,可他們還有足足五個人呢!

「來來來,咱們三兄弟一人一瓶!」

董浩存現在顯然已經緩過來了,而且他也不想在世交大小姐面前掉了面子,當即拿起桌面上的洋酒,遞了兩瓶給身邊的兩位兄弟。

三人接到酒,立馬打開口,開始瘋狂朝胃裏灌去。

陳天龍既然要一個人挑戰他們所有人,那他們就要一招制服陳天龍!

他們三人一人一瓶,那陳天龍就勢必要喝三瓶洋酒!

三瓶洋酒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受得了的,再加上陳天龍剛才喝了兩斤半白酒,這一下就足以將陳天龍喝趴下!

裝B的人,總要為裝B付出代價!

…… 第173章抬手降觀海

「走吧,我們去鬥法場。」觀海開口。

「小九,你有把握嗎?」俞長歌擔憂地問道。

紫玉真人的這個大徒弟畢竟是踏入半步真人境界數百年的強大修士,俞長歌怎麼能不為自己的這個徒弟擔心。

楊玄笑着說道:「師傅,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而後,楊玄看向觀海,淡淡地說道:「鬥法場?不,不必了。」

觀海聞言,眉頭不由得一皺:「楊玄,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反悔了?」

楊玄搖搖頭,說道:「不,我沒有反悔。我的意思是,我們就在這裏解決,用不着去鬥法場。」

聽到楊玄的話,觀海的眉頭皺得更深了:「楊玄,難道你不怕我們兩人交手使得這裏夷為平地?這裏是你的居住之地,若是你沒有意見,我自然不會反對。」

「來吧,我相信以你對自身修為的掌控,不會對這裏造成什麼破壞的。」楊玄一笑。

觀海沒有承諾什麼,即使他對於自己的掌控力極為自信。但是,楊玄的實力並不弱,他沒法保證兩人交手過程之中不使自己的力量外泄。以他們的實力而言,即使是一丁點力量外泄開來,也會對此處造成無以倫比的損害。

對於這一點,觀海相信楊玄不會不清楚。所以,觀海心中的疑慮多了幾分。不過,觀海也沒有多想,既然楊玄不願意去鬥法場,那便不去了。

「觀海,出手吧,讓我看看你這一位駐足半步真人境界數百年的修士有什麼本事!」楊玄大笑道。

「真是年輕氣盛,肆意張狂啊!」聽到楊玄的這番話,觀海的臉色變得不好看了。

「既然楊玄你這麼說,那我就不客氣了。原本我還想讓你幾招的,沒想到你口氣這般大。」

觀海說着,施展出了他的第一招。

道道雷電出現,觀海修行的乃是雷之真意。

知道楊玄踏入了半步真人層次,觀海也是沒有小看楊玄。一出手,便將雷之真意顯化,想要藉此試探楊玄如今的實力如何。

見到觀海周身纏繞着的雷電,楊玄心中有些感慨。

相比於玄天門之中的那些洞虛境界修士,儘管楊玄足夠天才,可是他修行的時間實在是太短了,以至於楊玄的積累不足。直到現在,他領悟的死之真意不過大成而已。至於生之真意,則僅僅只是小成層次。

而玄天門之中的那些高階洞虛境界的修士,都至少將其中一種真意修行到了圓滿境界。

單單以修為而言,其實楊玄並不算多麼高深。不過,楊玄強悍的是肉身和靈魂這兩方面。這兩方面,是玄天門很多高階洞虛境界修士甚至是半步真人所無法相比的。

正是憑藉肉身和靈魂這兩方面的綜合力量,楊玄才能夠以區區中階洞虛境界便擁有了真人層次的實力。

「雷之真意圓滿,以你半步真人的實力施展雷之真意,展現出來的力量要比高階洞虛境界的修士強大太多了。不過,這對於我來說,並沒有什麼用。」

楊玄輕笑一聲,只見他抬起右手,也不見他展現出什麼術法,觀海這一恐怖的攻擊便被他輕輕鬆鬆地化解。

「楊玄果然如同之前傳來的消息一樣,實力達到了半步真人層次。否則的話,楊玄無法這麼輕鬆便將觀海這一擊接下。」

「沒錯,楊玄的實力的確是十分強大。觀海這一擊雖然不是他全部的實力,但是很多高階洞虛境界的修士都擋不下觀海這一擊的。楊玄能夠如此輕鬆應對觀海這一擊,足以說明他的實力了。」

異道的那幾位真人眼中都是一凝,雖說他們心中對於楊玄的實力都有了一個猜測。可當楊玄真正展現自己的實力之時,他們心中還是有莫大的震動。

實在是楊玄的實力提升得太快了,這讓他們心中難以接受。

而一旁的俞長歌見到楊玄展現出來的實力,則是真正放下心來。

俞長歌看着楊玄那自信的樣子,覺得自己的這個弟子已然能夠獨當一面了。

可惜,我的時日無多,怕是不能看到小九真正庇佑道空他們幾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