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峰讓小紫突如其來的行為搞得不禁一愣,待小紫說完謝謝后,他深深看了看小紫並沉默點頭,然後摸了摸小紫的小腦袋,小紫頓時更加開心了。

在那之後,劉峰就讓小紫先回空間裂隙中,而自己則徑直來到馬均的住所並敲響了房門。

「誰啊?」

醉醺醺的聲音傳來,隨後房門打開,拿著酒瓶的馬均便出現在劉峰眼前。

馬均挑著眉仔細打量了一下劉峰后,嘿了一聲道:「喲,這一身黑衣黑褲,難道你就是最近傳的沸沸揚揚那個劉峰?」

劉峰不答反問:「馬均,我到了正名境界,你有什麼辦法讓我跨過這一步嗎?」

「這個聲音是……」馬均挑了挑眉,不由仔細打量了一下劉峰,隨即眯起眼睛道,「你是如何知道我的事的?是關武告訴你的嗎?」

劉峰將鐵頭的人皮面具拿了出來並道:「我叫劉峰。」

馬均見后一怔,接著露出恍然之色並讓劉峰先進屋,然後一屁股坐在老爺椅上道:「我就說你小子有些奇怪,原來你就是劉峰啊,怪不得你之前不肯告訴我你的名字了。」頓了頓,他又道,「雖然一開始就知道你小子不簡單,想不到你居然已經到了正名境界,這麼年輕就能到這一步,你倒是少有的天才了。」

說到這,馬均喝了一大口酒道:「把你的魂器拿出來我看看吧!」

劉峰立刻將魂器槍取了出來,馬均則放下酒瓶仔細看了看,臉上的酒意逐漸消散,面色也越來越深沉,並嘗試用手觸摸魂器槍。

半晌,馬均抬頭看向劉峰道:「這魂器的業力這麼濃,你小子殺的人可不少啊!」


「我只殺惡人。」劉峰語氣平淡的說道。

「只殺惡人嗎?呵,你的事我也聽過,像你這樣的年青人,現在已經難以見到了。」馬均一笑,隨後靠在椅子上道,「從魂器的業力來看,你用它殺的人少說也有五百人了。以你的情況,用尋常辦法已經難以喚醒魂器真名,只有繼續將殺戮之道走下去。」

頓了頓,馬均又道,「堅持你的殺戮之道繼續走下去吧,但要記住,你既然說了只殺惡人,那就只能殺那些該殺的人,絕對不要成為胡亂殺人的殺人魔,否則你這輩子都難以喚醒你的魂器真名了——我能看出來,它雖然是武器類魂器,卻是一件高貴聖潔的魂器。或者說,這才是聖魂者該有的魂器啊!」

說最後的話時,馬均的語氣變得有些悵惘和失神,看上去是在對劉峰說,實際上更像是在對自己說。

劉峰沒有在意馬均的口吻,而是低頭看向了魂器槍,在那純白的槍身上,映照著他那冷漠的臉。

「繼續殺下去嗎?我明白了……」

話一落地,劉峰就告辭離去。

待劉峰離去后,馬均不由搖了搖頭:「想不到還有殺人如麻卻保持著高貴聖潔的聖魂者,果然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要是我能有與他一樣的天賦就好了。」頓了頓,他又自嘲搖頭,「得了,這是心境的問題,沒有相應的心境,是不可能擁有這種聖魂的。不過,這小子知道了自己的正名之道,黑曜城估計又要掀起一場腥風血雨了。」

與此同時,劉峰又回到了賞金獵人協會,並在二樓的任務告示牌上一一巡視,最後一口氣接下了五個剿匪任務。

賞金獵人一次姓接下的任務數量和等級有關,見習獵人只能接一個,黃級獵人最多能接三個,玄級獵人為五個,地級獵人是十個,天級獵人則最多二十個。

劉峰一口氣接下五個任務后,頓時引爆了協會高層,本來協會高層就一直關注著劉峰,所以劉峰一接任務他們就知道了。

面對劉峰的霸道行徑,協會高層不知道說什麼才好了,對別人而言,這樣做很危險,可劉峰卻是單槍匹馬滅了蒼狼山寨的猛人,這五個任務一起來雖然難度挺大,卻不一定做不到。

如此一看,劉峰還真的是個嫉惡如仇的熱血少年啊,哪怕覺得他迂腐,也不得不傾佩。

只是劉峰這樣做勢必將黑曜城各大勢力全部得罪光,到時候那些勢力聯合起來對付劉峰就糟糕了,哪怕劉峰再強,也僅僅是一個人罷了。

而且,劉峰行事高調,還效仿那些成名高手一樣行動之前先發通知,這樣一來,敵人真要對付他的話,也不是沒有辦法。

事實上,關武等人已經聽到風聲說羅家在著手聯合其他勢力一起對付劉峰了。

「怎麼樣?黑曜幫和史考特家族怎麼說?」羅家密室內,羅應天沖手下問道。

手下恭敬回答道:「主人,黑曜幫和史考特家族都表示要考慮一下才能給答覆。」

羅應天一聽就面色冷了:「考慮?哼,還有什麼好考慮的?說白了不就是不敢嗎?該死的,劉峰那個小雜種明顯是要把我們往死逼,他們居然還在顧慮!都這種時候了,還有什麼好顧慮的?就算劉峰被后真有強大的勢力又怎麼樣?等下去就是死,還不如放手一搏將那個小雜種幹掉,這樣還有一線生機!那些鼠目寸光的雜種……」

說到最後,羅應天噴得一口流利的髒話,手下們聽著,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半晌,羅應天停了下來並揉著額頭道:「我讓你們找的殺手找到了嗎?」

「回主人,本來已經有人想接任務了,不過一聽到蒼狼山寨的事,那些人就不敢接了。」

「哼,一群沒用的懦夫!」羅應天冷哼一聲,當下又開口道,「把懸賞金額加到二十,不,三十萬金幣!告訴那些殺手,誰能把劉峰幹掉,我就給他三十萬金幣!」

手下一聽,不由嚇了一跳,三十萬金幣,要知道按照行情,一個四星聖魂者的懸賞金額也不過二十萬金幣罷了,羅應天一口氣丟出三十萬金幣,手筆不可謂不大。

「這樣一來,劉峰就死定了吧?」手下暗暗想道,當即恭敬告退。

此時的劉峰還不知道一場殺機正在向他逼近,他接到任務后,就立刻離開黑曜城去剿匪了。

那些被劉峰盯上的山賊強盜之流頓時倒了血霉,在劉峰毫不留情的打擊下,這些平曰橫行一方的傢伙紛紛被滅,無論拚命還是求饒都沒有意義,到頭來只會被劉峰殺得片甲不留。

殺戮過程中,劉峰的殺氣漸漲,聖魂也受殺戮影響,逐漸沾染上了一層不詳的戾氣。

若是尋常聖魂者沾染上的話,肯定會受戾氣影響而漸漸喪心病狂。

可劉峰是誰?長年的奴隸生涯和心中的憎恨早就讓他的心姓被定下了,冷酷到冷血的姓情讓戾氣對他的影響降到了最低,很難產生將他的心姓扭曲。

不過,戾氣也不僅僅帶來了負面影響,在產生戾氣的同時,劉峰也感覺到他的魂器正在形成某種變化,這種變化以醞釀的方式逐步累積,待積蓄到極致的時候就會一口氣爆發。

劉峰知道,這就是他的魂器覺醒真名的過程,逐更加賣力的剿匪去了。

期間劉峰吃飯睡覺都在野外,沒有再回過黑曜城,並且每次出戰都會先發死亡信函,讓他的名氣越來越大。

僅僅八天,劉峰就把五個任務全部完成,基本都是頭天發死亡信函,第二天就行動,甚至是在剿滅一個目標的同一晚就會向下一個目標發死亡信函,將做任務當成了吃飯喝水一般輕鬆的事。

消息一傳回黑曜城,頓時引發新的轟動,劉峰的粉絲數量再次暴增,並且在粉絲的努力下,他的名氣開始迅速向外傳播,逐漸延伸到了夏月帝國內陸。

不過,夏月帝國高手如雲,劉峰在黑曜城的名氣雖大,可放到整個夏月帝國就不夠看了,是以在其他地方,他的事迹大部分都是后都只是飯後茶餘的趣聞。

事實上,比起劉峰的事,另外一件事更讓夏月帝國在意,或者說是夏月帝國的高層在意——就在劉峰去做剿匪任務的同一天,離黑曜城約四百公里的清風平原處突然出現了詭異的濃霧,并吞噬了方圓四十多里的一切,包括擁有十萬人口的天語城。

如果僅僅是霧氣的話,那當然沒什麼,關鍵就是被霧氣吞沒后,天語城就再沒人出來過,而進去的人則也沒有回來的,任何通訊手段都無法傳遞消息,就似被完全隔絕了一樣。

; 夏月帝國的高層知道清風平原的事後,怕引起恐慌,便封鎖了消息,並派人前去調查,只是到最後一點消息都沒傳回來,他們派出的人也猶如死沉大海般不見蹤影。

詭異的情況讓夏月帝國高層十分焦慮,甚至派出了四星聖魂者去查探,可結果卻一無所獲,那名四星聖魂者也沒能出來,讓夏月帝國的高層又驚又恐。

隨著時間推移,紙終於包不住火,讓天語城被詭異濃霧吞沒的事傳開了,而夏月帝國眼見如此,便乾脆向外界下了懸賞令,只要誰能進去探明情況並將消息帶出來,就能獲得十萬金幣的獎勵,若是能解決異變的話,就可以獲得百萬金幣、伯爵爵位與一片封地!

頓時,清風平原方圓幾百公里都是一片嘩然,無數人摩拳擦掌想去試試,其中則以賞金獵人為最,本來就視冒險為生命的賞金獵人們都讓這豐厚的酬勞搞得心動了,甚至不少人都在幻想解決問題后一舉成為帝國貴族的美妙景象。

一時間,許多人都興沖沖的前往了清風平原,試圖找尋真相。

但殘酷的現實很快就給那些熱血上頭的冒險者們潑了一盆冷水,那片迷霧範圍就像一頭巨獸一樣,無論誰進去了,都是有去無回。

當上萬冒險者失蹤后,這股火熱的風氣總算被壓制下來,沒有人敢貿然進去,而夏月帝國也派軍隊駐紮在那片區域的外圍,防止新的狀況發生,高層也開始商議新的對策。

不過,雖然此時鬧得沸沸揚揚,可總有些人不知道,比如劉峰就是其中之一。

八天時間,劉峰終於完成了所有的剿匪任務,並將這些山賊土匪收集的財寶全部奪了過來。

雖然這些匪徒和蒼狼山寨沒法比,可加起來也為劉峰帶來了十八萬金幣的額外收入以及四百多點惡魂。

至此,劉峰的總資產接近五十萬金幣,可謂名副其實的土豪。

只是劉峰的心思不在賺錢上,一門心思復仇的他不會因為成為土豪就開心,他心中的追求只有復仇罷了。

從某些方面來講,劉峰當真像個中二病晚期患者,完全將復仇當成了本能。

不過,在中二道路上越走越遠的劉峰卻也在不知不覺間發生著一些細微的改變,這改變連他自己都沒察覺,而改變的來源就是一直陪伴在他身邊的小紫。

因為空間裂隙的能力,小紫可以隨時隨地出現在劉峰身邊,也讓劉峰不那麼孤獨了。

雖然劉峰還是對小紫不冷不熱的,可卻總會在不經意間去做出一些保護和照顧小紫的事。

比如劉峰每次動手殺人時,就讓小紫別出來,也別偷看外面發生的事,免得讓小紫的三觀也扭曲掉,畢竟小紫現在就像一張白紙,若是看多了不和諧的事,三觀也會不正常了。

劉峰覺得自己的三觀崩壞就夠了,沒必要讓這純真的孩子也和自己一樣崩壞。

再比如每次行動完之後,小紫都喜歡跳出來待在劉峰身邊,哪怕只是跟在劉峰身邊什麼都不做,她都很高興,而這種恬靜的陪伴也讓劉峰冰冷的心漸漸產生了一些觸動。

劉峰畢竟只是個二十歲的年青人,扭曲的人生讓他的三觀也很扭曲,卻沒讓他喪心病狂,他冷傲,是因為他要堅守自己的底線,這底線讓他保持著為人的基本。

他很清楚,一旦跨過那底線,他就會徹底扭曲自我,變成一個名副其實的復仇機器,會毀滅敵人,也會毀滅自己。

這一底線,也讓冷酷的他在潛意識中渴望改變現狀,只是他自己沒有意識到,所以始終沒有多大改變。

不過,沒有大改變不代表沒有改變,至少,劉峰遺失已久的溫柔在不知不覺間蘇醒了那小小的,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一部分。

將五個剿匪任務全部完成時,已經是深夜了,劉峰便乾脆在河邊找了一處地方休息。

當然,劉峰休息的辦法就是修鍊,以修鍊來代替睡眠,實際上他依然保持著警戒,任何風吹草動都無法逃過他的感知。

這一點小紫並不知道,她一直在裂隙中偷偷瞅著盤膝而坐的劉峰,待劉峰入定時,她就以為劉峰睡著了,便悄悄從空間裂隙中跑了出來。

小紫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劉峰,確定劉峰似乎真的睡著后,不由將目光移向了劉峰的懷中,然後又怯生生的看了看劉峰。

糾結了一會後,小紫似乎下了巨大的決心般,當即小心翼翼的向劉峰走了過去,期間她連呼吸都屏住了,生怕驚擾到劉峰。

待來到劉峰面前後,小紫又怯生生的看了看劉峰,最後緩慢而小心的轉身輕輕坐在了劉峰的腿上。


那軟軟小小的身軀,幾乎感覺不到任何重量,猶如一個精緻的洋娃娃般。

事實上,小紫的確沒有什麼重量,她和人類最大的不同就是,她的身軀幾乎沒有重量,頂天了也只有幾百克而已,連一卷大白菜都不如。

神奇的身體質量讓小紫坐在劉峰身上也不會被察覺到,小紫坐好后,不由將小小的身軀靠在劉峰堅實的胸膛上,索求著讓她依戀的氣息與溫暖,沒多久便打著可愛的輕鼾聲睡了過去。

到了這時,劉峰突然睜開眼睛低頭看了看小紫,隨後便將風衣往這邊拉了拉,以讓小紫不會被風吹到。

待做完這些后,劉峰就一動不動的繼續投入修鍊,而小紫則露出幸福的笑顏,併發出了可愛的夢囈。

「爸爸……」

溫馨一夜,悄然過去,第二天天亮之前,小紫醒了過來,不由看了看劉峰,待確定劉峰沒有醒過來后,她鬆了口氣,當即悄悄離開劉峰懷中並回到了空間裂隙中。

過了好一會,劉峰睜開了雙眼,而小紫則打開裂隙俏臉微紅道:「爸爸……昨晚……睡得好嗎?」

劉峰聞言點了點頭,當即說道:「洗刷一下我們就出發吧,接下來還有很多事要做。」

「嗯。」小紫乖巧的點了點頭,當即跳出空間裂隙洗刷起來。

不用多說,這件事還是劉峰幫忙,小傢伙也不知道是真笨還是故意裝不會,洗臉漱口之類的笨手笨腳的,以至於每次都是劉峰出手才搞定。

而每次被劉峰照顧,小紫都很開心,劉峰對此沒有什麼表示,但每次都做得很仔細,讓小紫始終都像一位乾乾淨淨的小公主,而不是露宿野外的野丫頭。


待洗漱完畢后,劉峰就讓小紫回到空間裂隙中,而自己則踏上返回黑曜城的道路。

與此同時,黑曜城內一家大酒店的某包廂中,羅應天雙手交叉撐著下巴,兩眼凝視前方,在他面前,史考特家族的族長阿蘭-史考特與黑曜幫的幫助王虎也安靜的看著他。

若是讓其他人看到的話,肯定會失聲驚呼,因為黑曜城的三大霸主居然齊聚一堂了。

三大勢力的關係複雜,是敵人也是合作夥伴,但沒有大事件的話,三大勢力的首領是不會聚在一起的,而一旦聚在一起,肯定是某些事讓三大家族不得不一起應對。

三人互相盯著看了一陣后,羅應天率先開口打破了沉默:「兩位,現在你們應該明白了吧?劉峰那小子不能留,僅僅半個月時間,他就先後滅了我們外圍的山賊和強盜勢力,讓我們蒙受巨大的損失。而那小子的行事越來越肆無忌憚,若是不加以遏制的話,遲早會打上門來。要知道,請報上說那小子雖然是三星聖魂者,卻擁有匹敵四星聖魂者的戰力,對我們來說是莫大的威脅。」

安靜的聽完羅應天的話后,阿蘭與王虎對視一眼,阿蘭說道:「羅應天,大家都這麼熟了,你也不用說些有的沒的——既然你一直都想對付劉峰,想來已經有計劃了,說吧,我們參考一下。」

羅應天朗聲道:「我的計劃很簡單,就是花錢請殺手——劉峰那小雜種每次行動前都會提前一天發放死亡信函,第二天才會行動,正好給了我們機會,只要我們在他行動之前讓殺手趕到他的目標處,就能伺機埋伏他了。」說到最後,他露出了冷笑,「如此一來,我們就能最大限度的避免人員損失,至於金錢問題則更不要進,我們三家一起發布懸賞,分攤到三家身上就沒有任何壓力了。」

阿蘭和王虎聞言,不由點了點頭,而王虎又道:「若是這樣的話,不如將那些與劉峰有仇的勢力也拉進來好了,雖然他們的勢力不強,可也能多一份助力不是嗎?」

羅應天點點頭又搖搖頭:「此事我也想過,不過,那些勢力實在不可信,要知道劉峰看上去是一個人,實際上並非一個人。他的背景姑且不談,光是賞金獵人協會就很煩人了,雖然獵人協會表面上在黑曜城只是中立勢力,可他們隱形的能量有多大,你們應該很清楚才對。現在協會是鐵了心保劉峰,若是聯合的人多了,很有可能節外生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