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纔李長生出手的那一瞬間,在場之人,完全沒有人看清楚。

就連這些老傢伙,也完全看不清李長生的速度。

若非親眼見到唐青被擊退,恐怕沒有人相信,李長生竟然如此可怕!

這一下,羅皓似是也驚住了,一時之間,竟然也警惕起來。

李長生淡淡一笑,說道:“說了讓你們一起上!”

羅皓眉眼微微一眯,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好,好……道士出手,我還沒見過……看來是我小看李兄了……今天,我來領教一下李兄的絕學。”

“絕學談不上,略通一些罷了!”

衆人聽罷,差點一口鮮血吐出來。

略通?

通你個大頭鬼!

唐青苦練武功二十年,才堪堪獲得出山的資格。

你一個略通的,竟然幾招之內,就將唐青打倒在地?

換做是誰,恐怕都不會相信。

羅皓冷哼一聲,話不多說,瞬間出手。

只看見他一出手,拳、腳、肘、膝,如閃電一般襲來,似是蘊藏着無限攻勢一般,整個人直朝李長生壓來。

在場衆人一見,都驚了一下。

拳風劃過,虎虎生威。

霸氣剛猛的拳勢,一下子攻來,眼看就要打在李長生的胸口之上。

“呼”的一聲。

羅皓的拳頭,卻像是擊在一塊海綿體上一般,拳頭一貼近李長生的胸口,李長生整個人卻是猛然向後一縮。

一股奇妙的力量,像是黏着羅皓的拳頭。

千鈞之力,像是石沉大海一般,絲毫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怎麼回事?”

一時之間,就連羅毅,面色也變得嚴肅起來。

這樣的功法,着實少見。

在場的,個個都是武學門派和家族的高手,所見過的武術種類,恐怕不下千種,但從未見過一個人,能面對如此強大拳勢,竟然絲毫不受任何影響。

李長生的身體,像是變成了一個軟綿綿的紙片人一般,羅皓接二連三幾拳打出,每次剛要打在他的身上,就像是拳頭被吸住一般,所有的力量都發揮不出來。

而李長生整個人站在那裏,搖搖晃晃,像是清風一吹,便要倒下一樣,但是幾個回合過去,他依舊如此。

這一下,在場衆人,都驚駭萬分,知道遇上了高手。

“秋長老,你可曾見過這種功夫?”一名老者,臉上露出驚疑的神色,開口問道。

秋長老此時此刻,也凝神聚氣,目不轉睛地看着,遲疑了片刻,一拍桌案,說道:“術法神通,一定是術法神通。”

“什麼?”

在場衆人一聽,頓時都怔住了。 “這年輕人既然自稱是道門中人,恐怕是會一些術法神通的,要不然……羅皓公子拳勢如此剛猛,怎會半天打下來,未擊中他分毫?”

秋長老震聲說道。

他這麼一說,衆人都微微一怔,似是想到什麼。

“術法?”

羅皓整個人面色微微一變,看着面前的李長生,冷冷說道:“術法神通,我羅武門也有,我也學過……”

話音落下,他整個人一步踏出,只看見一股渾渾的威勢,剎那之間,從他的身軀之中爆發而出。

一股雄厚的力量,似是如同山嶽一般,隨着羅皓拳勢擊出,一股威能,震動虛空,直衝李長生而去。

在場衆人,完全已經看呆,簡直不敢相信。

“羅皓公子年紀輕輕,有如此成就,果然驚人。”

“看來羅長老平日裏,沒少花心思。”

許多人紛紛開口說着。

羅毅臉上,露出傲然的神色,冷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今日這個小道士,能在我羅武門玩出什麼花樣來?”

羅毅平日裏頭,就曾傳授過羅皓不少的術法神通。

武術世家的術法神通,其實說起來,並不算是真正的術法神通,只是藉助着體內的真氣,所發揮出來的一些威勢,使得整個人爆發出來的力量變得最強大而已。

“裝神弄鬼,看我破你!”

羅皓大喝一聲,整個人不斷欺近,層層力量像是山呼海嘯一般,不斷瘋狂席捲而來,一浪高過一浪。

一時之間,整個宴會廳裏頭,似是都被狂風充盈滿,磅礴的威勢,似是能夠橫掃千鈞一般,不可阻擋。

這一次,像是連李長生也不敢直接應對羅皓的拳勢,整個人虛影一閃,一瞬之間便到了羅皓的左側。

“怎麼回事?”

衆人只感覺眼前一花,吃了一驚。

李長生的臉上露出一個笑容,這一刻,在羅皓看來,卻是比鬼臉還可怕。

只看見李長生驟然出手,一下子抓住了羅皓的手臂。

羅皓心頭一顫,身子連忙振臂,想要擺脫李長生的手。

“呼啦”一聲。

一股氣勁,順着羅皓的身形,不斷顫動,磅礴的氣勢掃蕩而出,一下子朝着李長生襲去。

羅皓的身形,不斷向後滑退。

李長生輕輕一揮袖子,像是頓時將羅皓所有的氣勢,都收入衣袖之中一般,整個人笑臉盈盈,隨着羅皓的身子同時閃動。

但此時此刻,李長生的手,卻還緊緊地抓住羅皓的手臂,絲毫沒有放開的意思。

“你找死……”

羅皓怒喝一聲,臉色一變,另一隻手化作掌刀,一瞬之間朝着李長生劈下。

“你火氣太大,我幫你消消氣……”

李長生咧嘴一笑,擡手一擋。

“啪”的一聲。

速度快如閃電,一下擋住了羅皓的手刀,手掌順勢一彎曲,像是帶着羅皓的另一隻手而動,瞬間打在羅皓的胸口。

“你……”

羅皓臉色大變,話未說完,“噗”的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瞪大了眼睛。

此時此刻,李長生的反應,倒是快得很,立馬一閃,躲到了一旁。

噴出的鮮血,剎那之間灑落在地,卻是絲毫沒有沾染到李長生的衣服。

“羅皓……”

“羅皓公子……”

在場衆人驚呼出聲,一時之間,都面色一滯,似是不敢相信。

李長生從與羅皓對戰以來,未曾出手過幾次,一直都是在閃躲,如今,一出手,竟然就傷了羅皓,如此威勢,可怕無比。

“皓兒……”

羅毅面色大變,大吼一聲,似是也急了。

這一刻,“呼”的一下,只見他從席位之上站起,整個人騰空而上,手掌一翻,騰騰的威勢,直衝場中的李長生而去。

“敢傷我兒,我殺了你……”

這一切,就發生在轉瞬之間,簡直讓人來不及反應。

羅勇羅公子臉色也一變,似是驚了一下。

羅毅護犢子心切,突然出手,如何了得?

李長生的能力再強,即便可以對羅皓,也斷然不可能是羅毅的對手。

但此時此刻,他想要出言阻止,已經完全來不及了。

羅毅已經殺到,騰騰的掌風,化作凌厲的殺勢,一瞬之間,鋪天蓋地而來,恐怖至極。

一股股真元力,震盪而起,罡風橫掃。

陣陣罡風,如龍虎出山,氣勢兇猛,震盪四方,渾渾威勢,霸氣非凡,眼看就要將李長生擊中。

“滾!”

李長生突然一聲怒喝。

話音落下,揚手一擋。

寬大的袖子,剎那之間,像是有金黃色的光芒閃過一般,瞬間耀眼異常。

“什麼?”

半空之中殺來的羅毅,臉色突然一變,整個人卻是眼疾手快,反應迅速,雙腿凌空一點,整個人身形,飛速閃躲。

一下子,便躲過了李長生的攻勢。

此時此刻,兩人屹立於場中,四目相對。

羅毅的目光之中,閃爍着騰騰的火焰,眼神之中含有陣陣殺意。

“爹爹……你要爲我做主啊!”

羅皓一手捂着胸口,整個人站立在那,差一點摔倒在地。

一旁的人,連忙起身將他扶住。

卻見他怒氣騰騰,指着李長生,說道:“這個道士,分明是不將我們羅武門放在眼裏……爹……你快出手,殺了他……殺了他……”

衆目睽睽之下,他被李長生所傷,簡直丟臉丟到極致。

如今,羅毅出手,他自然是咬牙切齒,巴不得羅毅將李長生撕成碎片。

“叔叔,你幹什麼?”

羅勇急了,喊了一聲。

卻見羅毅,冷冷“哼”道:“勇兒,你看你交的什麼朋友,竟然下手如此不分輕重,我看……這傢伙,今日前來,就是爲了砸場的!”

“敢來我羅武門鬧事……莫非,是不將我們羅武門的老傢伙放在眼中?”

羅毅說罷,一步邁出。

剎那之間,只感覺四周空氣扭曲起來。

一股熱浪,像是從他腳下的大地之中,瞬間上涌而出。

磅礴的氣勢,如山海一般,呼嘯而起,將他的身軀完全包裹住。

火焰一般的威勢,似是撲面而出,像是要將四周的一切焚燒。

“這……這是……”

“羅武門的祕術,烈焰焚天訣……”

在場衆人之中,似是有人認出,驚呼起來。

一時之間,全場沸騰。

羅武門的祕術,這是羅武門的祕術。

一直聽聞,羅武門之中,有術法神通的功法,卻是從未有人親眼所見。

羅皓所施展出來的,雖然強大,但硬說是術法神通,還尚且有一些牽強。

可是,此時此刻,羅毅所施展的,絕對是術法神通無疑。

焰火一般的氣浪,凝聚在了羅毅的手上,騰騰的殺勢,兇猛至極。

主坐席位之上,羅老爺卻是一言不發,雙眼微微一眯,似是也想看看,李長生到底有多大本事。 “這就是烈火焚天訣?”

“我聽聞,烈火焚天訣乃是失傳已久的術法神通,藉助真元之力,將拳勢凝聚到極致,一拳打出,可破山嶽。”

“烈火焚天訣乃是羅武門開派掌教的絕學功法,一直以來,都以爲是傳說罷了,未曾想……今日竟然能親眼見識……”

一時之間,衆人紛紛瞪大了眼睛,似是都被驚駭住了。

羅毅威名赫赫,享譽蜀川,不在羅老爺之下,並非只是虛名。

如今,術法神通一出,四周氣勢頓時發現了劇烈的變化,渾渾的熱浪,彷彿鋪天蓋地而來一般,像是要將眼前的李長生融爲灰燼。

李長生雙眼微微一眯,露出一絲笑意,說道:“有點意思!”

這樣的功法,算得上玄奇之術,與道門術法神通相比起來,有些差距,不過能被羅毅這樣使出來,也着實令人震驚了。

“殺了他……殺了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