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到手的神州鼎。還沒捂熱,就要說再見了。

而林鋒的星海之門,也很可能會失落在星海之中,不管是通天大聖,還是太虛觀眾人,都不會客氣,必然要趁著星海之門再次開啟之前,將之奪取。

通天大聖此刻就冷笑著看向林鋒,看著玄門天宗眾人彷彿一艘驚濤駭浪中顛簸的小船。

「想要本族主的星海之門?玄門之主,這次是你要將星海之門留下才對!」通天大聖裂開嘴,露出尖銳的獠牙:「星海,是我妖族的星海,你一個人族如何能佔據星海之門?」

「既然你們咄咄相逼,那本族主就舍了星骸不要,把你們埋葬在這裡,得了你的星海之門,也可彌補本族主的損失。」

諸犍大聖、孔雀大聖和窮奇大聖此刻雖然也被星海暴流波及,不過畢竟身處外圍,傷害要小得多,都還可以勉力支持,一個個向著更外圍掙脫。

他們看著被星海暴流困在中心處的林鋒師徒,也都微微感到快慰。

此前試圖圍殺林鋒師徒,搶奪星海之門,卻險些被反殺,最後只能落荒而逃,讓一眾大妖們都感到鬱悶不已,心中憤恨難平。

若是面對林鋒本尊也就罷了,但進入星海的分明只有林鋒的兩具分身,還有他的幾名弟子。

但最終的結果卻是,六角大聖被兩儀生滅陣斬殺當場,通天大聖出手去救都沒能救回來。

橫行天荒,滿手鮮血的天狼大聖,被林鋒硬生生挖去一眼。

便是諸犍大聖,為了對付林鋒的兩儀生滅陣,也被迫動用了壓箱底的絕招,大幅度損耗自身元氣。

他這些年來投入天魅大聖麾下,雖然低調了許多,但從來都不是什麼善類,昔年凶名也是響徹天荒廣陸和神州浩土兩界,屠戮無數生靈。

其天賦神通極為惡毒,被其妖箭所傷之人,非死即傷,就算當時不喪命,傷勢也絕難恢復。

因為這個原因,有時候便是一些實力強過他的對手,都不願意跟他死拼,以防被他妖箭所傷。

近年來雖然名聲不顯於外,但諸犍大聖也是蠻橫慣了的人物。

便是天魅大聖麾下,便是天狼大聖有些時候也要讓他三分。

但就在不久之前,他卻被林鋒師徒打得丟盔棄甲,落荒而逃,這讓諸犍大聖如何能不恨?

此刻,諸犍大聖看著林鋒,人臉面孔上唯一一隻眼睛中,光芒閃動,嘴裡牙齒不停摩擦:「玄門之主,你也有今天?」

若非眼前星海暴流粉碎虛空,容不得其他力量。諸犍大聖都準備要彎弓搭箭。和星海暴流一起攻擊林鋒師徒了。

孔雀大聖和窮奇大聖一邊抵禦星海暴流的力量,一邊也在看著玄門天宗眾人。

「好!很好!上次北風海里沒有轟死你們,這次荒古星海里,倒要看看你們如何抵擋?」這些年以來,窮奇大聖只覺得今天的心情最為舒暢。

如果一定要說遺憾,那就是這場星海暴流是由通天大聖引動,而非他引動。不能親手將林鋒等人誅殺,還是讓窮奇大聖感到不夠盡興。

「只是那玄門之主的分身罷了,分身被滅,不影響他的本尊。」孔雀大聖斜睨了窮奇大聖一眼,淡淡說道:「不過,也確實滅了此獠氣焰,這些年來,他委實太過囂張了。」

他性格高傲,堪比龍族。對於此前被林鋒師徒擊退,同樣耿耿於懷。

窮奇大聖裂開大嘴,猙獰笑道:「便是分身被滅,也是那玄門之主遇到過的前所未有之挫折,更何況,他本尊不在這星海里。他卻有許多弟子也在這裡。」

「此人一貫護短。對其門人弟子愛護有加,這一下子全葬送在這裡,怕是要讓他痛徹心肺,比損失兩個分身還要來得痛苦!」

「這才是最讓我感到痛快的事情啊,哈哈哈哈!」

諸犍大聖和孔雀大聖聞言,也都點了點頭:「不錯,其門人弟子,尤其是八個親傳弟子,確實都是玄門之主的心頭肉,別說死幾個了。就是傷了一個,玄門之主恐怕都不會無動於衷。」

窮奇大聖的目光死死盯著林鋒和他身旁的石天昊與汪林,咬牙切齒的說道:「他以那座法陣和那件法寶組成天地之勢,力量頗強,面對星海暴流也可以支撐,但我不相信他能一直撐下去。」

「他有力量防禦,反倒是最好,這樣一來即便死了,也不會徹底毀在星海暴流之下,等到星海暴流平息之後,若能尋到其屍骸血肉吞噬了,必然是大補!」

窮奇大聖全身刺蝟一樣的毛髮根根豎起,雙目之中滿是窮凶極惡和狠毒貪婪之色。

就在眾人的注視之下,兩儀生滅陣與神州鼎組成的天地之勢,在狂暴的星光洪流不停衝擊下,開始動蕩起來,彷彿隨時都可能崩塌一樣。

太虛觀眾人在昊天鏡鏡光庇護下,雖然比窮奇大聖等妖族更加靠近星海暴流中心,但也還能支撐。

看著正處於星海暴流中心深處,在星光衝擊下漸漸開始不支的玄門天宗等人,正一道尊、玄霖道尊和蔡鳳洲也都集中了注意力。

蔡鳳洲沉吟著說道:「大周皇朝反映過來的信息,他有一塊奇石,可以臨時破開界域通道,不知有沒有被他的分身帶進星海來?」

玄霖道尊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在星海暴流的環境下能否使用還不確定,如果能用,他倒確實有幾分逃出生天的希望,不過玄門之主自從崛起以來,還沒有受過什麼太大挫折,這次被逼落荒而逃,也刮下他一層臉面。」

「而且,神州鼎和星海之門他能否帶走,也還是兩說。」


眼看著兩儀生滅陣和神州鼎共同組成的防禦越發動搖,通天大聖在藍光籠罩保護中,厲聲獰笑:「你的弟子斬了雲光六角的嫡孫,本族主先前沒跟你計較,你倒當我太古魔猿一族好欺負了?竟然連雲光六角都斬殺了。」

「本族主若是不能為六角神猴一族做主,還有何臉面繼續做這太古魔猿一族的族長?」

林鋒本來一直沒有理會通天大聖等人,而是專心致志送出一道又一道法力接觸揣摩星海暴流。

聽到通天大聖這句話之後,他轉過頭來,突然一笑:「過了今天,你更沒臉面做你的族長了,要不要提前考慮一下繼任者選誰比較合適?」(未完待續~^~)

PS:以前沖月票榜,哪怕之後排位不停下滑,至少第一天能排在一個不錯的位置上,但這個月卻連分類前十都進不去,真心不想輸在起跑線上啊,朋友們!這是今天第三更,但今天的更新還沒有結束,晚上還有更!還有月票的朋友們,請將票投給本書,讓本書走得更高更遠!現在,才只是一個開始,這個月,也只是一個開始,請大家陪我一起向前,向上!謝謝大家,謝謝! 太古魔猿一族,也由諸多分支組成,通天魔猿、朱厭魔猿、靈極神猴、六角神猴、九幽鬼猴等等。

彼此之間也未必全都和睦融洽,例如朱厭魔猿和九幽鬼猴之間就不怎麼對付。

昔年林鋒和石天昊師徒等人赴天荒廣陸,遇見了朱厭大聖,雖然知道石天昊斬殺了六角大聖的嫡孫,但朱厭大聖也沒有太過強烈的敵意。

但是通天大聖卻不得不在意,因為他是整個太古魔猿一族的當代族主,被所有猿族奉為共主。

更何況,六角大聖一直是他的心腹鐵杆,於情於理,他都要為六角大聖主持公道。

此前林鋒赴天荒廣陸之時,通天大聖沒有動手,已經讓太古魔猿一族中其他人有些微詞。

只不過通天大聖威望極高,底下人些許不滿情緒,很快煙消雲散。

而且林鋒與金蟬子、坤龍王一戰展現出來的實力也讓妖猴們不好多說什麼,通天大聖追蹤金蟬子也並非全無收穫,惠及猿族眾多強者。

但之前在荒古星海中,被林鋒當著他的面斬殺了六角大聖,這就讓通天大聖顏面大失了。

六角大聖除了是六角神猴一族族長,通天大聖的心腹鐵杆,其本身也是星魂合一境界的大妖。

這樣一位猿族強者死在林鋒手上,通天大聖如何能不憤怒?

方才算計龍族,通天大聖還能壓下火來,之後林鋒和正一道尊竟然不約而同將目標轉移到他身上。頓時讓通天大聖怒不可遏。直接引發了星海暴流。

星海暴流發作,他的位置和林鋒一樣靠近中心,便是有極皇遺寶,其實也不一定能保證安全,通天大聖也是發了狠,自身冒著風險,要讓林鋒吃個大虧。

畢竟此前。通天大聖本人也沒有進入過星墓,沒有面對過星海暴流,沒有驗證過極皇遺寶是否能保護他。


讓通天大聖感到萬幸的是,雖然也如履薄冰,但極皇遺寶營造的防護還是讓他成功在星海亂流中安身,自己的星海之門也可以使用。

只不過,通天大聖此刻也不敢做什麼動作,無法攻擊,只能在一旁靜觀星海暴流衝擊玄門天宗眾人。

但星海暴流確實沒有讓他失望。在彷彿宇宙星羅連環破滅的萬千星光衝擊下,林鋒兩儀生滅陣與神州鼎組成的聯合防禦,越發動蕩,已經搖搖欲墜。

這層防禦一破,內圈林鋒自己或者還能支撐一下,但石天昊、汪林等人。卻是無法抵禦著強大的天地之威。

蔡鳳洲看向正一道尊:「正一師叔。要不要幫他一把?」

玄霖道尊漠然說道:「星海暴流現在還在巔峰狀態,我們幫他,有可能拖慢昊天鏡的恢復。幫他可以,神州鼎和星海之門他必須交出來。」

正一道尊沒有說話,但在朦朧鏡光籠罩下,向著星墓中心邁出了一步。

一步之後,正一道尊便即止步,但他的動作,林鋒和通天大聖都注意到了,通天大聖猩紅的雙眼中凶光閃動。

雖然沒有言語。但正一道尊的意思,林鋒自然明白。

他靜靜看了正一道尊一眼之後,便即收回視線,沒有任何回應。

見他這樣,正一道尊神色平靜如常,目光越發幽深,便也沒有了下一步動作,開始養精蓄銳,靜候星海暴流平息,然後集中力量和通天大聖爭奪無主的星海之門。

通天大聖見狀,心念一轉就已經明白其中奧妙,頓時心頭無比快慰:「玄門之主,到了現在,你還死硬到底,如此高傲,那再沒人能救得了你!」

「你斬殺雲光六角,本族主就滅了你這兩個分身!」

「你一貫庇護驕縱你的弟子,本族主今天就將他們盡數擊殺在這裡!」

雖然兩儀生滅陣和神州鼎組成的天地之勢,在星光下崩潰之勢愈演愈烈,但林鋒神色平靜依舊,還有餘暇發出一道又一道法力,嘗試融入外界狂躁的星海暴流之中。

林鋒不斷揣摩研究其中變化,雖然星海暴流極為暴虐紛亂,但林鋒仍然把握住了其中一些細微變化。

聽到通天大聖的挑釁之語,林鋒轉過頭來看向他,啞然失笑:「不是沒人能救得了本座,而是本座不需要別人來救。」

「很遺憾,通天,過了今天,你會發現你更沒有顏面坐在猿族之主的位置上了。」

「你要不要現在先考慮一下自己的繼任者選誰比較合適?本座覺得朱厭大聖是個不錯的選擇,這些年來他一直沒有動靜,應該是繼續歷劫,向著末法之境衝擊了吧?有了金蟬子的血肉,想必會比原先容易許多。」

林鋒輕笑一聲:「朱厭大聖若是成就末法之境,也有了接你位置的資格,你以為呢?」

通天大聖瞪著一對血紅的眸子,死死盯著林鋒,強迫自己保持理智,極皇遺寶也只能勉強保護他,他若是自己輕舉妄動,那護身藍光一破,立刻也會受到星海暴流的攻擊。

誠如林鋒所言,朱厭大聖確實正在向著末法之境衝擊。

大千世界五年前,林鋒斷了猴子頭上的緊箍咒,猴子追殺金蟬子,將金蟬子打成重傷,通天大聖和金鵬大聖也一起銜尾追蹤,撿了金蟬子一些便宜。

金蟬子的血肉有助於大妖歷劫,通天大聖後來也分了一些給朱厭大聖。

雖然有可能危及自己的地位,但朱厭大聖若是成就末法之境,對於整個太古魔猿一族的力量都是一種提升,所以通天大聖還是沒有藏私。

更何況,通天大聖手中還掌握了諸多力量,便是朱厭大聖成就末法之境。他也有足夠把握壓制。

但是現在。此情此景,被林鋒調侃,本就心頭火起的通天大聖,怎麼聽怎麼感覺刺耳。

林鋒輕描淡寫的說道:「就在這裡先考慮清楚吧,稍後你若是有命返回天荒廣陸,直接交接就可以了,省去不少時間和精力。」

通天大聖獰笑一聲:「玄門之主。到了這個時候,你還大言不慚?」

「本族主想要返回天荒廣陸,隨時都可以。」說著,他拍了拍自己身旁的星海之門:「不過,你能否返回神州浩土,那可就很難說了。」

「或許你不心疼自己的兩個分身?那些隨你進來的弟子門人,也要隨你一起死在這裡,你又心不心疼?」

通天大聖臉上滿是嘲諷之意:「你莫非是在故意激怒本族主,讓本族主失去冷靜。脫離化身寶光主動攻擊你,然後謀求本族主也在星海暴流中給你陪葬?」

「本族主本來是很憤怒,但是看著這些年來縱橫無忌的玄門之主,淪落到要空逞口舌之利的地步,本族主突然間就不生氣了。」

通天大聖冷哼一聲,咧嘴笑道:「本族主現在就放寬了心。看著你被星海暴流毀滅。然後輕輕鬆鬆收取你的星海之門。」

林鋒看著通天大聖,視線也掃過幸災樂禍的窮奇大聖、諸犍大聖和孔雀大聖,掃過漠然視之的正一道尊等人,徐徐搖了搖頭。

他的視線最終重新落在通天大聖身上,淡漠的說道:「無知不是錯,但不懂裝懂,就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了。無知之人,最好的選擇就是閉上嘴巴保持安靜,否則,丟人現眼的是你自己。」

林鋒說著。手掌一翻,手中突然出現一枚玉石,通體晶瑩剔透,外表看起來平凡無奇,鵝卵大小,靜靜落在林鋒掌心。

看見這枚玉石,正一道尊、玄霖道尊和蔡鳳洲都心中微微一動:「這就是梁盤、朱洪武君臣曾經見過的那枚可以破開界域空間的靈石?」

「星海暴流的環境下,此寶仍然可以破開界域通道嗎?」蔡鳳洲喃喃自語:「星海暴流的險境之下,又非本尊在此,能夠全身而退,也足可自豪了。」

玄霖道尊則看向正一道尊:「師伯,那星海之門和神州鼎要設法留下。」

林鋒看了太虛觀眾人一眼,淡淡說道:「瞧你們神色,認得此物?看來梁盤、朱洪武這對君臣告訴你們了不少事情。」

「星海暴流對於空間的影響太大了,便是此寶,也沒有十足把握可以在當前環境下,營造一條穩定離開荒古星海的通道,但是,誰說本座這就要走了?」

林鋒輕笑一聲:「感謝這場星海暴流,從現在起,一切才剛剛開始。」

他突然一拍頭頂的神州鼎,巨鼎之中紫氣沸騰,突然噴薄出大量的璀璨星光。

「敕!」林鋒低喝一聲,手中破界石散發出一陣無形無相,似有還無的法力波動,同神州鼎中噴薄出的星光結合,然後一起灌注到身旁的星海之門上!

星海之門仍然沒有開啟,但是卻轟然震動起來。

林鋒手掌攤開,掌心處出現又一樣東西,卻是圓盤一角,一塊碎片。

一看見這塊碎片,通天大聖臉色頓時變得無比難看。

這碎片,源於昔年金蟬子手上的一枚圓盤,之後破碎,碎片四散,其中一塊落在林鋒手中。


而那枚圓盤,也是極皇神淵所留的寶物,金蟬子當年甚至憑藉此寶動蕩過靈淵山!(未完待續~^~)

PS:第四更!繼續求月票,我們大家一起向上沖!感謝書友W紅樓一夢的一萬點幣打賞,也感謝其他每一位訂閱本書,打賞本書,投月票給本書的朋友們!剛回家吃完飯,給大家更新了這第四章之後,我接下來會直接斷網專門閉關,一心一意的碼字,暫時不看月票榜單,不讓自己分心。我不會讓大家失望的,今天還會有第五更!等我上傳第五更的時候,我再瞅一眼月票榜,我相信大家也不會讓我失望的!我們一起征戰月票榜!今天,只是一個開始!還有月票的朋友們,請投給我!謝謝大家! 大千世界五年前,林鋒與天荒廣陸大戰金蟬子、坤龍王,破掉金蟬子加諸在猴子頭上的緊箍咒之後,猴子將金蟬子當場打得只剩半條命,不得不落荒而逃。

而金蟬子手中掌握的一枚源自極皇神淵的圓盤,也在那時碎裂,碎片飛射,分別落入林鋒、通天大聖、天魅大聖和金鵬大聖手中。

那圓盤,和此刻通天大聖用來引發星海暴流,還有在星海暴流中自保的石梭,同出一源,都屬於極皇遺寶。

雖然同屬極皇遺寶,可是這圓盤還要更強出一籌,昔年金蟬子憑藉此寶,趁著通天大聖和朱厭大聖不在,竟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引動太古魔猿一族祖地靈淵山的力量。

圓盤碎片落入林鋒手中,這些年來,林鋒也有揣摩研究,此刻將之祭出,道道淡金光輝閃動。


在虛空中,淡金化作湛藍。

不耀眼,不奪目,可是卻懾人心魄。

這圓盤雖然也出自極皇,但不同於石梭,並非專門用於星海。

但是,隨著圓盤碎片上光芒閃耀,星海暴流深處,竟然也有絲絲藍光透出。

與此同時,通天大聖周身上下,源於極皇遺寶的藍色護身寶光,竟然也在發生變化,被一絲絲勾動出來,反而向著林鋒手上的圓盤碎片匯聚過去。

林鋒催動神州鼎中源源不斷噴出星光,和自身破界石力量相合,灌注到星海之門上。


那被勾動的絲絲藍色寶光。也一併被加持在星海之門上。

通天大聖大怒。張開嘴吐出一個金色小光點,卻也是一塊圓盤碎片,他的妖力加持在碎片之上,頓時止住了周身寶光的外泄。

「玄門之主林鋒,你當真該殺!」通天大聖看著林鋒手上的圓盤碎片,從牙縫中擠出冰冷的聲音,殺意凜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