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來到這個世界,不能瞎莽,得計劃好再慢慢來。

葉曉知道第一集有黛西的房子翻修的劇情。

於是葉曉就通過他的老師劉教授的關係跟董教授見了一面。

接着葉曉花了點錢,收買了一個跟蔣南孫老媽打牌的阿姨。

這個阿姨在蔣母的面前提了一嘴,說她朋友的兒子是建築設計專業的高材生,蔣母的妹妹黛茜不是要翻修房子嗎?她可以介紹給蔣母認識。

蔣母打麻將打嗨了,想都沒想就答應了,葉曉成功獲得了去黛茜那套房子的入場券。

她可從來沒有想過萬一這個牌友介紹的人壓過了蔣南孫的男朋友,讓蔣南孫的男朋友丟了面子會怎麼樣。

還是那句話,她們蔣家人壓根就瞧不起章安仁。

聽說章安仁要來家裏做客,蔣母是這麼說的,她約了人打麻將,連招待都懶得招待。

……

兩天後,蔣南孫帶着章安仁到了黛茜要翻修改成民宿的那套房子。

跟電視劇第一集的劇情一樣,黛茜和蔣母出去買東西了,他們在這裏遇到蔣父。

蔣父這個人說白了就是一個賭狗,投資股票把家產都敗光了,開始四處借錢,甚至把家裏的房產證都拿去抵押了。

偏偏就是這麼一個投資股票從來沒有贏過的人張口閉口就是格局,他家都已經爛成什麼樣子了?

現在他偷偷摸摸欠的債,把家裏的東西都賣了也還不上,完全就是一個負債纍纍的家庭,他居然有臉瞧不起章安仁一個博士高材生?可笑。

一番客套問話,得知章安仁在魔都這邊買了房子,蔣父臉上還是帶着笑容的。

一聽說房子在三林,外環郊區,他的表情立馬就變了,把嫌棄兩個字都寫在臉上了。

「外環啊?」

蔣父一臉嫌棄問道。

「正好在外環邊上。」

章安仁回答。

「你可能不太懂我的意思,雖然你的這個房子是在魔都轄區,但對於我來說真的太遠了……」

蔣父巴拉巴拉說了一大堆,總之就是嫌棄章安仁的房子多麼不好,多麼遠,不能讓他的女兒受了委屈。

氣氛已經明顯不對,蔣南孫拽著讓章安仁走,章安仁說道:「要不我先自己回去,你在這裏陪叔叔阿姨還有小姨吃飯吧。」

眼看着章安仁要走了,按理說,這是女兒的男朋友,又是客人,就算不想讓人家留起碼也要客套幾句,畢竟禮數還是要有的。

可是蔣父卻喊住了章安仁,說了一句侮辱性極強的話:「小章,出門左轉,兩百米就有地鐵了。」

他這是在鄙視章安仁,表示他們隨便的一套房子,都比章安仁的那套房子地段好一千倍。

章安仁苦笑幾下,掉頭離開。

恰好就是這時,那個男人他來了,他跟正要離開的章安仁打了個對面。 葉飛將54手槍拿到手裡之後,新兵都圍攏了過來。

葉飛雖然沒有打過手槍,但是玩過九二式手槍,感覺五四式手槍九二式手槍重了一點,比九二式手槍的外形也大了一些。

五四式手槍發射是51式子彈時,口徑7.62毫米,雖然都是7.62毫米,但是手槍子彈和步槍子彈不通,因為手槍子彈短了一些。

五四式手槍初速高達420米每秒,最大飛行距離高達1600米。

可以在在25米內,分別擊穿3毫米鋼板、10厘米的木板、6厘米的磚牆和高達35厘米厚的土層。

所以五四式手槍威力非常大,一槍打穿兩個疊加在一起沒有穿防彈衣的人是絲毫沒有問題的。

葉飛找了一下,沒有在手槍槍身上發現保險,嘗試了一下,心想難道直接拉套筒就可以了。

於是直接拉了一下套筒,但是沒有拉動套筒。

新兵們都比較焦急,都想搶過來試一下。

史今走過來,接過手槍,扣動了一下手槍擊錘,然後拉套筒,激發之後遞給了葉飛。

原來五四式手槍的擊錘就是保險,保險就是擊錘,所以有些軍事知識是非常需要學的,要不然拿到槍都不知道怎麼用。

葉飛也試了一下,54式手槍套筒需要很大的勁才能拉動。

用雙手握住手槍握把,瞄準了一下,沒有人的位置。

手槍單手射擊是非常困難的,尤其是像五四式手槍,這種威力非常巨大的手槍。

力都是相互作用的,威力越大的手槍,後座力也越大。

單手射擊只是應急的時候用的,一些握力小的,一槍開出去,槍能從手上彈開。

至於像電影中,單手持槍不停的連續射擊,還能槍槍命中目標,那是假的。

真實情況下,槍口都是往上跳的,單手根本就握不住,連續打幾槍之後,槍口都飛到天上去了。

葉飛把玩了一下,將五四式手槍遞給瞭望眼欲穿的新兵,並叮囑道,不許將槍口對人。

一般部隊是不會給士兵單獨配發手槍的,因為沒那個必要,手槍是近距離交戰武器。

一般手槍有效距離50米,超過這個距離很難打中人。

不是說手槍在50米外打不死人,在50米外被手槍命中者非死即傷,關鍵是這個距離,是很難打中活動的人的,除非是訓練有素優秀的射手。

一般使用手槍交戰的距離都是25米以內,就這樣也不能保證百發百中,如果在戰爭的時候,能夠讓敵人衝到陣地25米之內。

除非陣地上的人都全部陣亡了或者子彈消耗完畢了,無法阻擋敵人的進攻,不然就準備上刺刀準備白刃戰吧。

跑25米的距離,只是幾秒鐘的事,這種情況下手槍能打倒幾個人,換子彈的功夫就被人突突了,還不如扔幾顆手榴彈頂用。

新兵們玩了一會之後,戀戀不捨的把手槍還給了史今,繼續擦槍。

擦完槍之後,在史今的帶領下將槍交給了軍械庫。

雖然槍已經發放到個人,但是還是要交由連里統一保管。

只有特種部隊才會分班保管,因為遇到情況要隨時準備戰鬥,第一時間進入戰場,分班保管的目的是節約出動的時間。

可是一般的部隊,並不需要節約那麼點時間,因為一旦出動交戰,就是大規模的戰爭,需要很多時間準備。

交完槍之後,史今把全班都帶到了裝甲車場,也就是停放坦克裝甲車的地方。

新兵們看著一路上停放在車庫內坦克裝甲車非常興奮,鋼鐵大傢伙又有誰不喜歡呢?

史今把新兵們帶到編號為703的八六步兵裝甲車前,說:「這就是咱們班的戰車。」

編號703,代表的是七連第三號戰車,對應的班級就是三班。

新兵們圍著裝甲車仔細的看,紛紛問史今,今天是不是要坐裝甲車。

葉飛摸著裝甲車,感受著鋼鐵冰涼,老夥計,許久不見,聽說我走了之後,你也走了。

葉飛前世退伍之後,部隊就全面更換了裝備,從裡到外完完全全的換了一遍,換乘了更加先進的輪式突擊車。

史今說:「可以坐,但是要擦完車子之後,你們可以坐進去感受一下,但是車輛出動要統一安排。」

新兵們看著偌大的裝甲車,想想是不是要把整個裝甲車像槍一樣拆開擦。

於是為了早點坐進去感受一下,紛紛問史今裝甲車該怎麼拆,工具在哪裡?

葉飛差點當場笑出聲,拆裝甲車,腦袋是怎麼想的?

史今笑著說:「拆是肯定要拆的,不過不是拆外面,是拆裡面,現在全班分成兩組,伍六一帶一部分人擦車子外面,一部分跟著我擦裡面」。

新兵們一個個都想往裡面鑽,機靈一點的早就鑽到車子裡面去了。

葉飛才不想去裡面,因為裡面的小東西特別多,拆開之後油乎乎的粘的滿手都是油。

擦外面多好,把整個車皮上面的灰塵用布擦乾淨就可以了。

可是萬萬沒想到的是,今天居然要擦炮管,又沒打炮,擦什麼炮管。

擦炮管,這可是一個大工程,擦槍管的時候,用槍的通條,裹上一層布沾上點槍油,一個人捅進去來回擦幾遍就可以了,輕輕鬆鬆。

可是炮管是個大傢伙,炮管通條像個小拖把一樣,幾個人抱住通條,喊著口號,用通條來回擦拭。

也幸虧不是坦克炮炮管,那個通條又長又大,擦炮管的時候需要幾個班一起配合才能擦乾淨。

八六步戰車的炮管雖然不大,但是還是把葉飛累夠嗆。

裡面的新兵也沒有當初的興奮,八六步戰車的載員室非常狹小,人只能坐在裡面或者蹲在裡面。

裡面的新兵,在史今的帶領下拆開地板,擦地板底下的污垢,地板底下都是油污。

要蹲在裡面,一點一點的用布把油污擦的乾乾淨淨,搞得滿手都是油,鼻子裡面都是刺鼻的味。

忙活了幾個小時之後,總算把703車內外全部擦的乾乾淨淨。

史今讓全班坐在車裡面,感受一下坐車是什麼感覺,新兵們可興奮了,來部隊這麼久,終於坐上了裝甲車。

史今將車子預熱之後,一腳油門一轟,車子裡面嗡嗡作響,說話小聲一點都聽不到。 唐梔說完,南意腦海里第一個念頭是:陳安歌果然是個窮鬼。

那破桌球廳竟然還是租的?

而且只租一年。

看來從一年前他們回來,就做好不久留的打算。

南意心口有點悶,食不知味地咬着零食:「他們以後不會回來了,破桌球廳也不需要了。房租到期就到期吧。」

聞言,唐梔順從地點頭,細密睫毛輕輕扇動:「對哦,不會回來了。」

曲泊陽安靜地在吃零食,根本不在意她們在談什麼。

反正只知道,她們兩個心情都不好,他還是別說話了。

不過他又想安慰安慰南南。

糾結許久,咽下一口巧克力,他從書包里拿出一張籃球賽入場券給南意:「南南,周末市裏有籃球比賽。我會參加,你們一起來看吧。我現在只有一張,等當天我再給你們另一張入場券。」

南意本來對各種娛樂活動都不關心,只願意安安靜靜嗑顏。

最近也是悶得慌,想了想也同意了:「糖紙,一起去看吧。」

瞄了眼上面的時間,南意又繼續道:「比賽下午三點結束,到時候我們去吃飯逛街。」

知道南意在安慰她,唐梔向來不會拒絕人的好意,令對方失望。

點點頭:「好,咱們一起去看。」

南意嗯了一聲,推了推曲泊陽:「再多拿一張入場券,叫着韓理一起吧。」

四個人在學校都沒其他朋友,因為之前的作戰計劃,也算是結下了友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