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天見她嘟起粉嫩小嘴的可愛模樣。

不禁用手輕輕摸了摸她的小腦瓜子。

“沒錯。爲師的塵雪最忠心。”

“也是最乖的!”


“沒錯。也是最乖的。”凌天微微一笑。

“也是最可愛的。”

凌天瞬間哭笑不得。

“你這小妮子,是在跟爲師撒嬌嗎?”


“徒兒不敢。徒兒哪會撒嬌。”

穆塵雪嘴上說着,身子卻很誠實的扭了扭,一眼就能看出她就是在撒嬌。

凌天搖頭,沒再理會。

但就在此刻,遠處竟然傳來一陣激烈的打鬥聲。

“師父,有情況!”

穆塵雪驚叫一聲。

隨即便聽見一陣爆炸聲響從遠處傳來。

凌天瞬間就察覺到,爆炸的方向正是烈風舵的的中心位置。

而且根據這爆炸的聲響來判斷,烈風舵舵主常嚴列根本不可能有這種抗衡仇正合或者是勾文曜的實力。

“出事了。”

凌天當即大步流星朝着烈風舵趕去。

穆塵雪也知道出事了。

不過卻只是覺得像神風派那般,那些人跟仇正合和勾文曜誓死抵抗罷了。

“師父,爲何如此着急?難不成大師兄和七師兄不足以應付區區一個烈風舵舵主?”

“傻丫頭,你覺得剛纔那一陣陣密集的爆炸聲響,是區區一個烈風舵舵主能夠做到的嗎?”

聽見凌天叫自己傻丫頭,穆塵雪簡直不要太過高興。

後面的話已經完全被穆塵雪自動屏蔽掉了。

兩人快速趕到烈風舵,纔到烈風舵的外面,卻見屍橫無數。一個個死得面目全非,軀體支離破碎。

更有甚至,整個軀體如同被熊熊烈火焚燒得只剩下焦炭一樣。

“這,這大師兄和七師兄怎麼下手如此狠毒?”

穆塵雪見狀,滿臉不敢置信。

凌天卻是蹲下了身子,認真查看了一番這些屍體。

死法各有不同,粗略判斷,至少有三位不同境界的高高手做的。

至於爲何?

凌天用腳趾頭也能夠想明白。

“殺人滅口!”

凌天當即起身,朝着烈風舵大廳走去。

此刻,過了烈風舵的大門後,呈現在眼前的竟是一大片廢墟。

彷彿大門外才是烈風舵的大廳,這裏面的是烈風舵的外圍。

“師父,黑衣人。”

穆塵雪此刻才發現,跟勾文曜和仇正合對抗的人,根本不是什麼烈風舵舵主,而是神風派柳江夜口中的黑衣人。

此刻,只見勾文曜一人被兩黑衣人死死纏住,根本無法脫身。

而仇正合這邊也是如此。一對一,打得熱火朝天,分身乏術。

乍一看,跟仇正合對抗的黑衣人修爲已經達到了武神中期境界。

跟勾文曜相互打鬥的兩人,一個是武神中期境界,另一個竟然也已經達到了武神後期境界。

“怪不得能夠抗衡勾文曜和仇正合兩人。如此實力,到底是那個門派下的高高手?”

凌天心底暗暗思忖。

穆塵雪則站在一旁,認真的觀摩起來。

雖然之前已經看過凌天不少的激烈打鬥,但那些境界太高了,根本看不透,甚至是完全琢磨不了。

但是眼前這些打鬥,卻是給了穆塵雪很大的觸動和感悟。

凌天也覺察出了穆塵雪的變化。

她此如同忘我了一般,站在原地,眼睛,思緒卻是在那些人的打鬥之中,來回思索着,演練着。

再加上她受凌天親自指點之後頓悟了,甚至是領悟了功法的精髓所在。

此刻,她已經隨時都可以很好的使出那些招式來。

而且威力,速度等等也將是以前無法比擬的。

“師父,我想幫七師兄。”穆塵雪頓時開口。

右手也已經緊緊握住了靈月追風劍的劍柄,已經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

“不可!”凌天斷然阻止。

“爲何?有徒兒的加入,定能減輕七師兄的負擔。”穆塵雪不解的看着凌天。

“那是因爲你現在的修爲不夠。上去無異於送死。”凌天直言說到。

穆塵雪的心當即咯噔一下。

“別說你出手根本不能夠擋住那黑衣人的一招一式,恐怕連你七師兄爆散出來的地煞罡氣你也無法承受。”

“所以,老老實實待在爲師身邊。”

凌天的這番話頓時讓穆塵雪再次深刻的認識到自己的修爲如此的不堪一擊。

而且自己師父這般驚天動地的絕世人物,所面臨的危險,人物又豈能是一些蝦兵蟹將。哪一個不是名震一方的大宗主,大掌門。

現在就連來路不明的黑衣人修爲最低的也是武神中期境界,這簡直就讓穆塵雪無地自容。

“徒兒無能,真給師父丟臉。”穆塵雪心底嘟喃着。

雖說穆塵雪並未說出口,但凌天並不是情商爲負的人。

恰巧,他心思細膩入微。一個小小舉動也能夠推測出一些東西。

不然他從穿越至今又如何做到好好的存活下來。


“塵雪,爲師給你講個故事吧。”

凌天淡然開口,全身上下散發着一股讓人難以分神的氣息。

穆塵雪猛然點頭。

凌天再次開口:“從前有一位學僧問一位德高望重的禪師:‘師父,以我的資質,開悟需要多久?’”

得道禪師看了一眼那學僧,緩緩開口:“十年。”

那學僧一愣,又問:“如果我加倍苦修呢?”

得道禪師不假思索的說道:“二十年。”

學僧甚是疑惑,但爲了學到高深佛法,吃點苦又算什麼。

於是又問禪師:“如果我夜以繼日,不休不眠呢?”

得道禪師搖頭,甚是惋惜的說道:“那樣你永無開悟之日。”

這一刻,學僧滿臉驚疑。

自己都把命豁出去了,竟然會從十年的時間淪落到永無開悟之日。

“這到底是爲什麼啊?”

未等凌天繼續說下去,穆塵雪着急疑惑的問道。

凌天微微一笑,用手撫摸着穆塵雪的小腦袋。

“其實那位學僧也像你這般的着急疑惑。他便去詢問那位得道禪師。”

“得道禪師淡淡開口:無慾速,無見小利。欲速,則不達,見小利,則大事不成。”

此刻,穆塵雪比之前更爲疑惑的看着凌天。

“師父,這是什麼意思?”

凌天一臉寵愛的捏了捏穆塵雪的鼻子說到。

“意思就是說,當你只看見結果,就無法靜下心來,一味的追求快,也就永遠得不到好的結果。”

穆塵雪點點頭,似乎領悟到了什麼。

“也就是說,我的眼睛一味盯着結果時,就會迷失自我。越急,就會越手忙腳亂,越亂,就會越慢。最後也就什麼都無法得到,一事無成。”

聽完穆塵雪這番話,凌天十分滿意的點點頭。

“看來我們塵雪一點就通,悟性極高啊!”

“那是。師父聰明,徒兒也必須伶俐才行。”

穆塵雪對着凌天吐了吐舌頭。

雖然不知道從何時起,穆塵雪變得這般俏皮可愛,但凌天還是喜歡她對自己這般的模樣。

不做作,不虛假,真實情感的流露。

“好好修煉,早日達到武神境界。爲師就可以帶你到處浪了。”

“浪?什麼浪?”穆塵雪又是一臉懵逼。

凌天默不作聲,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