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把短刺刀,已經從衣袖處推了出來,刺豬是幹什麼的,和聯勝第一號打手,你就這區區的十來個流氓能犯得起刺豬來,不過刺豬的刀,基本上也是白拔的!

旁邊一個拿着衝擊鑽,看似文質彬彬的裝修工人,已經一把鑽嘴就推了過去,往衝在最前面的那人,就是一對。

還好,那人閃得快,不然的話,恐怕還真被鑽出一個破洞來!

“ 丫的!你們就是要跟老子的過不去了是不是!? ” 牛二子,惡狠狠地道。

滋味美食店外頭站的原來還有牛二子的二十來號的人馬,見對面的人動手,立馬也衝了進來,看來這牛二子也不是白混的,手頭上確實有點貨,不過錯就錯在,他遇到李明瞭。

“ 給老子,把那邊坐在裝逼的兩個先給砸了! ” 牛兒子指着李明和阿虎就對手下喊道。

“ 操你媽的! ” 阿虎已經耐不住了,本來他跟李明正在喝着玻璃瓶裝的雪碧,聽牛二子這麼一喊,一把捉起玻璃瓶,便走了上去。

“ 兄弟們,給我開條路來! ” 阿虎才一喊道。

本來,已經就在摩拳擦掌的裝修工人,此時,已經從提子上衝了下來,他們在做這裝修工之前,可都是刺豬手下的打手,你媽的,本來就已經是看不慣這牛二子在自己面前拽了,但是,又礙於刺豬不讓他們隨便跟他動手,因爲自己現在是裝修隊了,跟以前混江湖的不一樣,萬事都要商量。


現在,聽見阿虎這麼一喊,羣情洶涌啊,多久沒打過架了,拳頭早就癢癢的了,從後腰紛紛抽出一把大大的扳手,這是刺豬給他們安排的,因爲帶刀或者水管的確實不好掩飾,所以每個人都給他們備了一把大扳手,以備不時之需。


“ 吭! ”

“ 吭! ”

“ 吭! ”

……

一陣扳手碎骨頭的聲音響過之後,阿虎跟牛二子的前面,空出了一條大大的血路。

顯然,牛二子的人已經被刺豬的人,都統統給幹趴下了。

“ 你!……你什麼人?那……那個路子上……上的? ” 牛二子顫顫巍巍地問着,原來看上去這幫人只不過是一幫裝修公司的施工人員,但是打起架來,卻兇得像一般土匪一般,兩三下便把自己的人都幹趴下了。

“ 和聯勝! ” 工人們異口同聲地道。

刺豬,收起了掄出的雙刀,場面顯然已經受到了控制,此時還不需要他出手,還是看一下戲比較好,等有了犀利的對手再說吧! 六宮無妃 ,就捅下幾個的,這樣好像不是太好。眼前,這些人根本就不配當自己的對手。

李明就更是蛋定,跟蛋定,看着阿虎一步一步地牛二子,李明也從後面跟了上去,畢竟這個事情是他的事情,而不是阿虎的事情。

“哈哈哈!”阿虎走過去,不屑地望了牛二子一眼,然後側了側身子把李明讓了出來。

做大哥的感覺,就是好,一切的事情都有人料理,而自己只需要露個面就行了。

李明走上前去,睥睨了牛二子一下,看他一副寒酸的模樣,也有點不忍畢竟大家都是出來混口飯吃,自己也沒必要把別人趕上什麼絕路,不過既然你踩到了我的頭上,那李明自然也是沒有辦法再忍耐下去。

“怎樣?知道自己得罪了什麼人了麼?”李明走到牛二子的身前,輕聲地問道,也不顯得很兇惡,不過這話一出口,便讓牛二子感到有一點顫抖。

牛二子全身哆嗦了一下,再認真地望了李明一眼,依然是一個高中生的模樣,但他怎麼都想不明白一個高中生是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叫來了這麼多的人來的。

不過,恐怕牛二子一輩子都不會想得明白這個問題,如果李明只不過是單純的能打的話,那麼他也不會有今天的黑道勢力,他靠的是,籠絡團結了所有他自己可以團結和籠絡的實力,包括馬超,包括趙狀元,這些原本並不是他自己的勢力,最後都歸順到他的勢力裏面,靠的全完都是李明隱藏着的個人魅力。

這些人,全部都願意聽李明的,哪怕李明實際上並沒有在和聯勝裏面。

見牛二子,不敢說話,李明走過去,蹲下了身子,淡淡地問道:“我現在給個機會你滾,帶上你的人!以後別讓我再見到你來滋味美食店鬧事!不然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

“是是是是是!” 總裁的秘愛情人 ,生怕李明隨時都會變故,從地上爬起來拔腳就跑。

此時,店內的小二哥,看着威風凜凜的李明,又開始想不通了,沒見慣大場面的他,看到幾十人的對打,早就已經嚇得爬在了地上,但沒想到,這一切都只不過是李明一個人所做的事情而已。

寂寞妒忌恨,有時候除了讓人生出怒火,還會讓人看不清眼前的事實,小兒子,心想:這傢伙一定是花錢,僱來的人,就是爲了讓老闆娘高興!

事實上,李明是一分錢都沒花過!

……………………………………

(未完待續!) “滾!以後別再讓我見到你!”李明甩一甩衣袖,狠狠地道,這是他最後的忍耐了,如果牛二子,還領悟不了李明此刻的意思的話,那麼抱歉了,下次你將會是一個被卸掉了胳膊的人。

杜思娘見李明很生氣的樣子,徐徐地走到了李明的身邊,然後很溫柔地撫摸着李明的胸膛,然而也沒有說話,就像此時無聲勝有聲一樣,杜思孃的身體語言已經是蓋過了千言萬語的作用。

阿虎看着李明跟杜思孃的曖昧的情景,忍不住不禁“噗哧”地一笑!

“小虎子,你笑什麼笑?!別忘了,你可是吃老孃的飯大的!別當了老大,忘了老孃了!老孃讓人欺負了,你還要李明喊你,你纔來給老孃擺平,你好意思啊你!?”杜思娘狠狠地道,手指已經指着阿虎,她確實在阿虎沒什麼吃的時候,給阿虎請過幾頓免費的飯,以前李明和阿虎都是窮鬼,那裏能每天都來滋味美食店大魚大肉的呢!

被杜思娘這樣一下,阿虎也感覺到有點慚愧了,然後低下頭,也不好意思反駁,杜思娘說的都是事實!自己確實對這鋪頭子,關心得不夠。

看着阿虎此時的樣子,李明忍不住說了緩和氣氛的一句話:“阿虎啊!你就別愣着了,杜思娘也是跟你開玩笑的!”

誰知道,杜思娘此時卻叉起腰來,嬌嗔地道:“誰跟你開玩笑啊!你如果不是孬種的話,就給老孃去拿下隔壁的幾個鋪頭來,不然老孃可饒不了你!”

看着杜思娘嬌嗔起來的樣子,話說,杜思娘撐起腰來,確實有一番滋味,看着阿虎一時間也有點愣住了,只見,那如一個大花瓶般的玲瓏、傲人身材,確實不是一般的人能夠擁有,這杜思娘真是一禍國殃民的貨啊!

阿虎,被杜思娘這麼一說,也不得反駁,畢竟男人有時候被美女罵的時候,還會覺得很受樂。

和聯勝的一衆兄弟,看着阿虎窘迫的樣子,不禁“哈哈哈哈哈!”地大笑了起來。

刺豬也笑了,不過很快,刺豬便走到了阿虎的旁邊,然後很小聲地給阿虎說道:“虎哥!不如,咱們去隔壁的鋪頭談談吧!這片地,很淡的,就杜思娘做這飲食做得遠近馳名,所以才這麼旺,我看隔壁的鋪子也不會太貴!”

“嗯!”阿虎現在也是個做正事的人了,跟杜思娘開玩笑那個歸開玩笑,不過這鋪頭子這麼小的,要發展下去確實需要擴張,拿下隔壁的鋪頭是必須的事情。

“我們現在過去看看,你們快點給明哥把這鋪頭的裝修搞好,我回來要是還是見到這個樣子,你們別怪我不客氣了!體罰侍候!”阿虎臨走的時候給手下的裝修工人,囑咐道,而所謂的體罰那就是罰他們100個的俯臥撐,阿虎一向都是個尚武的人,即便現在賺到錢了,他還是一樣要求下面的人要把身體給練好。

“哈哈!去吧!去吧!這裏有我看着就行了!”李明從後面說道。

阿虎沒好氣的,居然連李明也催促起了自己來,於是乎,也只好帶着一種被**了的感覺走出了滋味美食店,不過阿虎喜歡,他喜歡李明領着自己的感覺,就像以前一樣。

…………

滋味美食店的裝修工程,很快又進入瞭如火如荼的階段,這幫裝修工人,手腳也確實麻利,幹起活來快手快腳的,不一下李明心目中的滋味美食店,已經初具錐形。

此時,突然門外,兩把熟悉的聲音,帶着很愉快的語氣衝了進來。


“明哥!杜……嫂子!隔壁的那個五金店的老闆說,不要咱們任何費用,只要我們幫他把往後的租金給交了,那鋪頭就歸我們用了!”刺豬,興沖沖地衝了進來,搶在阿虎的前面說了。

阿虎給刺豬白了一眼,有點不忿地說:“喂!怎麼你先說了,這明顯就是我剛給他談好的!”

“我……我不就是太高興了,要捉緊告訴明哥嘛!”刺豬有點委屈地說,在他心目中李明的地位始終要比阿虎高。

其實,在阿虎的心目中,又何嘗不是,如果沒李明,和聯勝也就沒有今天,自己也不可能有今天,也根本不可能開着大霸道滿地地飛,他已經滿足了,而李明從來都不問他要一分錢的紅利,這讓他不禁有點愧疚,能爲李明做回點事情,他們其實都很高興的。

“不是吧!不要任何費用就能把鋪頭頂給我們做!?我咱們一直都不知道啊!?”杜思娘有點不解了,沒想到自己的隔壁一直有個金礦,而她從來都沒有采挖過。

“哈哈哈!是啊!你不信來看看吧!杜嫂子!”阿虎有點恭維地說着,他被杜思娘調侃也都調侃得夠了,這回他也學者調侃一下杜思娘。

“什麼……杜……嫂子嘛!人少少的地方叫一下就好了,人多的地方,千萬別這樣喊,如果別人聽到了,你們明哥以後就不用泡妹子了!”杜思娘諂笑着有點不好意思地說着,但是心裏確實甜滋滋的,甚是受樂,嫂子啊,這可是比情人還要來得曖昧的關係。

只見,杜思娘一臉滿足的微笑着,走了出去,她想去跟隔壁的老闆談談真正轉讓的事情。

阿虎和刺豬看着杜思娘好像十月懷春的少女一般的表情,兩鬢飛着泛紅,不禁也暗暗地在望着李明偷笑。

等杜思娘走出一點距離之後,阿虎終於忍不住問了李明一句:“喂!明哥,你是怎麼把這麻辣老闆娘給治得這麼可愛的!”

“我怎麼知道啊!你別胡說!”李明有點不耐地道。

“喂!明哥,你這個是不是對她進行了禁室**啊!”阿虎壞壞地說着,一臉的壞笑早已經變成了淫笑。

李明一臉的黑線,自己跟杜思娘在二樓的房間裏的渡過了幾次的春宵,這個不知道算不算是禁室**了,這禁室**可是來自於島國很變態的科目噢,意思就是說,將妹紙困在一個密室裏面,然後二十四小時地進行……**!李明此時有點難爲情了,這種事情,自己不會已經做過了吧?!

“去你的,禁室**!?”杜思娘碰到就聽到這句聽起來很齷齪的話,其實她根本就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很快她又解析道:“我只是跟李明在二樓的房間……”

說道這裏,阿虎和刺豬已經忍不住在淫笑了!

看着阿虎和刺豬yd的模樣,杜思娘才發現自己話有曖昧的意思!旋即又閉上了嘴,快步往着隔壁的五金店走去。這杜思娘自從跟李明好了之後,好像越活越年輕了!

很快,李明、杜思娘、阿虎和刺豬便來到了隔壁的五金店前面,老闆很快也就出來迎接了,其實就如刺豬所說的,這裏做生意,什麼生意都很難做,就是杜思娘這街坊的飲食生意可以做,而且杜思孃的東西也做得好吃,所以,很多人冒名而來,就一款“紅燒肉”雖然是個普通菜,不過卻不綴地爲杜思娘帶來一批又一批的回頭客。

“哎喲!老闆娘!怎麼勞駕你來我店了!”五金店的老闆,這樣說着。

這五金店的老闆,名字叫做郭鑫,名字裏面都有三個金字,不做五金店簡直就是浪費人才,不過他不知道怎麼的,來到這個鋪頭上就算是完全的栽進去了,一次要了五個的鋪面,但是生意卻淡得他可以有閒情拍蒼蠅,每個月賠貨款不止,而且還要把租金給墊進去,但是又礙於跟別人談了好了合同,現在退出又不行,只有硬着頭皮給死撐了。

此時,杜思孃的出現對於郭鑫來說,簡直就是在世的觀世音菩薩(不會意思,比喻一下,如有冒犯,多多包涵),救苦救難的呀!

自然,郭鑫便一臉地賠笑,模樣甚是恭維,又是恭敬,更多的是諂媚!

“喂!老闆,你這鋪頭生意這麼差!怎麼不直接給結束了?”杜思娘一見到郭鑫就毫不含糊地給奚落道,完全都不給郭鑫面子。

“我……我……”郭鑫還以爲杜思娘要來接手自己的鋪頭,誰知道杜思娘來這裏第一句就是讓自己給結束了檔口,頓了頓,郭鑫又有點委屈地說:“這不是明擺着就賠租金嗎?”

“那總比你賠租金又賠貨款好啊?!”杜思娘裝作無所謂地對着郭鑫說。

杜思娘說到這裏,李明他們大概是已經明白了她的意思了,她想白白拿了郭鑫的鋪頭,這可謂是把別人往火坑裏推啊!

“我……唉,老闆娘,你說要就要嘛!?幹嘛,這樣奚落我老郭呢?我老郭,算是栽在這裏了,但是你讓我關氣門來付租金,這個事情,我萬萬辦不到!”郭鑫很無奈地說着。

李明看這郭鑫爲難的樣子,他知道,此時正需要一個人站出來,當一個好人,給調和一下杜思娘和郭鑫之間的關係,不然的話,恐怕會將關係鬧僵了,到時候,大家都佔不到好處!

“老闆娘,我看不如這樣吧!老郭,你還剩下多少年的租?”李明給郭鑫說道。

……………………

(未完待續!) “還有三年的租!”郭鑫有點爲難,自己當初爲了壓低租金,一下子就簽了5年合約,還給了5年的租金,現在2年過去,還剩下3年的租約,不過即便是租金的便宜,自己也是無法爲繼了。

“這樣吧!我們給你1年的租金,你把這鋪子轉給我們如何!?”李明給郭鑫說道。

“呃!1年的租金?”郭鑫吞了吞口水,這1年的租金,就算收到手,也只不過是省了1了的租,自己還是要賠2年的租金。

“哦!?不要了,是不是!?那我們等你關門了,再來給你談!”杜思娘馬上在李明的旁邊附和地說道。

阿虎和刺豬在後面看着正暗暗地偷笑,沒想到這兩人這麼快便成了夫唱婦隨地地步,而且還配合得非常的默契,看着這兩人唱雙簧般的表演,阿虎和刺豬知道,這裏已經沒有自己的事情了,然後便雙雙走了回去滋味美食店裏去,因爲店裏面此時沒有人監督,不知道那些工人又會做得怎麼樣,要是做好了,再要改就很麻煩了。

現場,就剩下李明跟杜思娘跟郭鑫,郭鑫此時正爲難地在沉思着,他其實已經不想做了,實在已經是做得失去了信心,如果別說現在有人接下了他的鋪頭,就是現在沒人接下他的鋪頭,他可能也會在下個月就結束了這個鋪,而那些租金給了的,還是沒法收回的了。

“唉!這樣吧!不如,一人一步吧!1年半的租金,你們給這個,我馬上卷席子回老家去!如果連這個都沒有的話,那麼就算了!” 乾隆後宮之令妃傳 ,看着那雙手,沒想到自己打拼了一輩子,都到了江郎才盡的時候。

“1年半?!”杜思娘,壓抑住心裏興奮的心情,一年半的租,三年的合約,杜思娘真的很想立馬就答應他,不過既然自己的男人在自己的身邊,自己也不好發話,還是等自己的男人給說話了再算吧!

李明沉了一沉,本來想再減三個月的,不過想想,他這樣也有點憋屈的,也讓人家有個錢回家去吧!

最後,李明終於決定了,然後他說:“1年半就1年半吧!不過,你要收到錢後當即就走!別磨磨蹭蹭的給我墨跡幾天,我隔壁正在搞裝修,一併把這邊的也搞了,你懂不?”

“懂?!我當然懂,你給了錢,我就馬上離開了!”郭鑫聽到李明願意,立馬就給點頭答應道。

“嗯!這1年半的租金到底是多少?”李明接着又問着郭鑫。

“我這一連的鋪子,是1.2萬一個月的租金!乘以18個月,那就是21.6萬的租金。”郭鑫給李明算了一筆帳。

“什麼21.6萬!?”杜思娘驚訝地叫道。

李明蹙了蹙眉,拱到杜思孃的耳邊,問道:“怎樣,很貴麼?”

“不是,不是貴,是太便宜了!”杜思娘給李明回答道。

“呃!?那你是太高興了,也沒必要叫這麼大聲嘛!讓他知道了,還不知道會不會坐地起價的!”李明在杜思孃的耳邊說着。

21.6萬,對於李明來說也算是一個大數目了,不過在杜思娘看來,這一帶的租金水平,1.2萬一個月,一連五個鋪頭子,一個鋪頭子150平的內籠面積,這個實在是太便宜了,簡直就是解放前的租金水平了。而杜思娘之前之所以要說自己沒錢,是因爲不想讓阿虎他們知道,不過在李明的面前,她可沒必要隱瞞什麼,她的就是李明的,李明的還是李明的,杜思娘對李明有着一種100%的信任,以及100%的付出。


“我知道,我知道,我不夠蛋定!你在這裏給他先閒聊着。我馬上回去拿錢,這鋪頭要快快地拿下來,讓別人知道了,這個可就沒這麼便宜的價錢了。”杜思娘在李明的耳邊,壞壞地笑着,他們這次可是撿了一個大便宜了。

“21.6萬?回去拿就有了?沒想到這杜思娘這麼有錢!都是個小富婆了!”李明心裏默默地想着,不過他確實不知道,杜思娘這些年,說多的不多,三幾百萬的存款還是有點,可以想想,她那個鋪頭子是不要租金的,而且還擺了在街上那麼多年,就租金都能剩下這麼多的錢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