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儀陣外的木王卻被這一幕嚇壞了。

他心裏面清楚,秦巖此刻的實力要超過他太多太多。

如果秦巖真的破陣而出,那麼他必死無疑。

“繼續驅動陣法。你們沒有聽到嗎,將所有的力氣都給我使出來。”

木王驚恐的大聲叫起來,催促着他的手下拼命的向陣法裏面輸送真氣。

侍衛們不敢怠慢,將自己身體內所有的真氣都注入到了兩儀陣法中。

二爻之氣在他們的催動下,變得更加暴躁不安,幻化出來更多刀劍鉤叉,瘋狂地劈在了二十四守護陣法的保護膜上。

秦巖他們不甘心就這樣死在裏面。

他們也開始拼命的運轉二十四守護陣法。

保護膜剛纔還是虛幻的,此刻卻變得殷實了許多,擋住了一波又一波的攻擊。

就這樣,雙方你來我往。

一個在外面拼命的催動兩儀陣法,要殺掉秦巖他們。

秦巖在陣法中又開闢了一個更小的陣法,用來抵擋兩儀陣的攻擊。

一天過去了。

兩天過去了。

一週過去了。

半個月過去了。

最後一個多月過去了。

在這一個多月裏,秦巖和木王交手了幾十萬次,但都是勢均力敵,誰也沒有傷害到誰。

這讓木王驚恐無比。

秦巖他們卻不再像之前那樣煩躁不安了。

隨着時間的推移,只要他們挨夠三百六十五天,他們就可以破掉兩儀陣,從兩儀陣中出去了。

煩躁不堪的木王覺得該和水王聯合起來一起對付秦巖。但是他又不想讓水王知道秦巖的身份。

水王知道後必然會和他爭奪。

可是如果不請水王來的話,他又無法擊殺掉秦巖。

總之他現在處於兩難之中。

木景年看到父親這麼爲難,他想了想說:“父王,不如這樣,我們繞過水王去請他的那些手下來幫忙,怎麼樣?”

木王搖了搖頭:“現在這種時刻,請水王的手下還不如去請水王。請水王也許還能將他騙過去,請水王的手下,他們最後肯定會把這個消息告訴水王。到時候水王絕對會調查我們。他就會知道事情的所有真相。”

木景年說:“父王,實在不行的話我去鬼谷一趟。既然秦巖能從鬼谷中出來,我就不相信我會死在裏面。”

“鬼谷裏面太危險了。萬一出不來怎麼辦。我的王位還等着你繼承呢。”

“總不能我們謀劃了上百年的果實,最後被水王搶走吧。萬一水王打不過我們,他再和金王火王說了這件事情,我們豈不是更加被動,甚至會被他們三家殺掉嗎。”

聽到木景年這樣說,木王點了點頭:“看來只有這個辦法了,希望你進入鬼谷後能遇到一些奇遇,不過我先和你說好了,我只給你半年的時間,你半年後回不來,我也只能和水王合作了。”

“好!”兩人商量完後,木景年就離開了。

他要去鬼谷中挖掘寶藏,來提升自己的實力。

現在他們無法煉化掉秦巖,就是因爲秦巖他們的實力太強了。

只要他們的整體實力超過秦巖一些,他們就可以打敗秦巖,並且將秦巖他們煉化。

不知不覺中半年過去了,木景年並沒有從鬼谷中出來。

荒島種田記 木王也天天期盼着自己這個兒子的迴歸。

只可惜每一天早晨他都帶着希望,到了晚上心中卻充滿了無盡的失望。

因爲木景年一直沒有出來。 兒子,你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父王已經等了你半年多啦,你如果再不回來,我就只能和水王合作了。

雖然距離三百六十五天還有五個月,不過木王依舊擔心秦巖他們會提前從兩儀陣中殺出來。

到了那個時候,他們木王府就會遭遇滅頂之災,整個四象甚至都會被秦巖控制。

這是木王不希望看到的。

他爲了道皇的位置,他爲了統一四象整整準備了上百年。

這上百年來他殫精竭慮,時時刻刻都想着這件事情,所以他不允許勝利的果實,最後落在別人的手中。

可是讓他現在去找水王,他又有些不願意,因爲和水王合作也極可能走露風聲。

所以他準備再等一等。

在煎熬的等待中,又是一個月過去了。

這樣一年之中過去了八個月,再有四個月就到了秦巖說的期限了。

木王無奈,只得來到了水王府中。

看到木王來了,水王笑眯眯的說:“木王,想不到你會來我這裏。真是難能可貴呀。說吧,你有什麼事情要求我?你是不是要和我聯合起來去對付火王?”

重生三國之財色雙收 在秦巖被困在陣法中的這一段時間,木王也沒有閒着。

他一會兒和金王聯合起來攻擊水王,一會又和水王聯繫起來攻擊火王,一會兒又和火王聯繫起來攻擊金王。

總之他們這四個王只要誰的實力稍微大一些,其他兩個勢力就會聯合起來一起攻擊實力最強的那一王。

所以到目前爲止,他們的實力總是此消彼長。

一會兒火王的最高,一會兒又金王的最高,一會兒又水王的最高。

木王的實力永遠都排行倒二或者倒一。

這與木王的低調有關,與木王將一些實力用在了兩儀陣法上也有關。

因爲他要維護陣法,陣法需要的真氣又極大。所以木王的手下經常有人被耗幹真氣而死在陣法內。

“我今天來找你,不是要和你聯合對付火王,而是有件私人的事情想請你幫忙。”

“哦?什麼事情還有木王不能做到的。”

水王特別好奇。

這麼多年來,他們四王很少會因爲私事請求別人,一旦請求別人說明事情非常棘手。

“是這樣的,我最近在煉製一枚丹藥,可是因爲實力不夠,所以想請你幫忙。只要你幫我煉製好了,我願意把我木王府三分之一的軍隊都奉送給你。”

聽到木王的話,水王驚訝無比。

三分之一的軍隊可不是一個小數目,相當於將水王的實力一下子推到了一個新高度。

水王也許就因爲這三分之一的軍隊,實力就會提升一個新臺階。

“真的假的?你不會這麼好心吧?”

水王也是一個奸詐的人。

他不相信木王這麼好心,肯定是木王煉製的丹藥比三分之一的軍隊更有利益價值,所以木王纔會這麼做。

“當然是真的啦。”

“可是你爲什麼要這樣做?”

水王盯着木王的眼睛,特別想知道木王要幹什麼。

“這一點你就不要操心了。我給你三分之一的軍隊不是爲了讓你打破砂鍋問到底的。”

“既然這樣,那還是算了。”

水王擺了擺手,表示自己不願意和木王合作。

木王說:“好!既然你不願意,那我就去找火王。”

看到木王要走,水王頓時急了。

他可不願意這麼大的肥肉落在火王的嘴裏面。

“等一等,讓我想一想。”

木王也不着急,坐在椅子上慢慢地喝起了茶,靜靜的等着水王的決定。

水王猶豫了一會兒,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來:“好,我答應你。不過你要先把你的人馬交給我。”

“不可能,在你沒有辦完事情之前,我不可能交給你。”

木王擔心他把人馬交給水王后,水王萬一反悔,那他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水王也是同樣的想法,他怕自己幫木王做成事情後,木王也反悔。

“那就沒得談了。”

“那好,你再考慮考慮吧。”說罷,木王準備走。

水王也不攔,自言自語地說:“你一根毛也不拔,就想讓別人幫你,這在哪裏都說不過去。你即便是去求火王,火王也不可能幫你,你如果願意提前付出一點報酬。這個事情還有的談。”

現在他們是誰也不相信誰,所以水王的意思是,讓木王給他留點定金。

比如說先拿出一半兒的定金。

木王想了想,轉過身說:“三分之一的三分之一。成就成不成就拉倒。”

木王已經想通了,他這樣想去套別人的好處,那是不太現實的。

即便到了火王和金王身邊,他們也會和自己要定金的,還不如跟比較弱一點的水王合作。

“好,就按你說的來。”水王拍了一下桌子。

“我們達成了合作意向,那我們現在就走。”木王比較着急。

“沒問題,走吧。”

水王帶着他的貼身侍衛和木王來到了木王府中。

看到木王佈下的大陣,水王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兩儀陣!好啊,你居然弄出了這種陣法。你裏面正在煉化的是什麼,肯定是好東西吧!”

水王也不是庸才,他一眼就看出木王這個兩儀陣正在煉化東西,而且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東西。

“我不是說過了嗎。你只需要做就行了,不能問,如果你問的話。那就沒意思了。”

“好,我不問。不過你現在馬上把承諾給我的東西兌現。”

木王拍了拍手,他的侍衛首領立即將木王府九分之一軍隊的令牌交到了水王的手中。

水王拿起令牌在上面打上了自己的印記。

從這一刻起,木王府這些士兵就變成他水王的手下了。

“木王,你說吧。咱們接下來怎麼做?”

收到了木王的好處,水王十分痛快,立即就邀請和木王一起幹活。

“事情很簡單,你我同時發功,幫我煉化裏面的東西。”

“沒問題。”水王嘴上面說着沒有問題,心裏面卻不這樣想。

他準備保存一些實力,以備不時之需。

現在他在木王府,不是在他自己的地盤上。

萬一等木王大功告成要對他動手,那就麻煩了。 當木王和水王同時將真氣注入到陣法中的時候,秦巖等人立即意識到陣法運行的速度加快了。

兩爻的氣息逼迫的他們也有些難受。

好在這種突如其來的陣法加強也只是讓秦巖他們有些不舒服。

如果是在兩儀陣剛剛開啓的時候,秦巖估計他們極有可能被這陣法中的陰陽二氣煉化掉。

但是現在不可能了。

他們在陣法中已經呆了八個多月了。

他們組成的二十四守護陣法已經運行八個多月了。

二十四守護陣法,此刻足以抵擋兩儀陣中的陰陽二氣。

秦巖還發現,他們如果稍微努力一些,極有可能突破兩儀陣法,從而衝出這個牢籠。

只不過秦巖想運行夠三百六十五天,他們再衝破這個陣法。

到了那個時候,他們的實力都會有大幅度提高。

就連狐小仙周小雨他們的實力也會跟着大幅提高。

現在秦巖不準備等到三百六十五天後再突破兩儀陣法。

木王肯定找來了幫手,還是一個超級高的幫手。

否則兩儀陣法不可能運行的這麼快。

陰陽二氣也不可能這麼的濃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