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侍的通傳突然響起.她收回心神.吐出一口氣起身見禮:“臣妾恭迎皇上.”

“免禮.”東凌孤雲的心情還算不錯.至少臉上帶着幾分微笑.“幽凝.你臉色不太好.怎麼了.”

端木幽凝搖頭:“多謝皇上關心.臣妾沒事.皇上不是在爲糧食的事情忙碌.怎麼有空過來.”

東凌孤雲拉着她的手落座.語調輕快:“放心.一切都安排好了.運糧大軍會在鎮守邊關的大將軍甄擎宇的指揮下.沿途將糧食發放下去.以解燃眉之急.朕剛剛接到消息.甄擎宇很快就會抵達帝京城.”

端木幽凝笑了笑:“那就好.如此.皇上總算可以稍稍鬆口氣了.”

東凌孤雲點了點頭.二人便沉默下來.一時沒有人再開口說話.看着端木幽凝滿臉的冷淡.他不由皺了皺眉:“幽凝.你……你怎麼了.”

“臣妾很好啊.”端木幽凝又笑了笑.看起來的確沒有什麼異常.“皇上爲什麼這麼問.”

東凌孤雲張了張口.卻不知該從何說起.明明一切都很正常.但他就是覺得似乎有什麼東西突然變得不一樣了.端木幽凝對他的態度變得……疏遠.對.就是疏遠了.

抿了抿脣.他眼中掠過一抹恍然.立刻微笑開口:“朕知道了.你在生朕的氣是不是.”

端木幽凝搖頭:“臣妾不敢……”

“不必否認.”東凌孤雲打斷她.笑得依然溫柔.“這段時間朕一直在爲糧食的事忙碌.難免冷落了你.所以你生氣了.嗯.”

端木幽凝沉默片刻.有些無奈地笑了笑:“皇上說是就是吧.”

“你呀.還是這麼孩子氣.”東凌孤雲將她摟入懷中.柔聲安慰.“朕是皇上.肩上的擔子比誰都重.事兒也比誰都多.不可能整天圍着你一個人轉.是不是.何況只有國泰民安.天下太平了.你跟朕才能長長久久.白頭偕老.是不是.”

端木幽凝無聲地嘆了口氣.連爲自己分辯的興趣都沒有:“是.臣妾知道.臣妾不懂事.請皇上恕罪.”

東陵孤雲滿意地笑了笑:“朕就知道幽凝是最懂朕的.畢竟當了皇帝之後.與湛王是不一樣了.皇宮也不是湛王府.”

端木幽凝抿脣.什麼也沒說:我是最懂你的.那你呢.你是不是最懂我的.如果當了皇帝之後我們就只能如此疏遠.那我寧願你一直是那個簡單的湛王.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 完全不知道她心裏在想些什麼.東陵孤雲只覺得軟玉溫香抱滿懷之下.很快便有些心猿意馬.不由輕輕撫摸着她圓潤小巧的肩頭.雙脣也在她的耳邊輕輕摩挲:“幽凝.朕想要你……”

端木幽凝其實毫無興致.但卻不好忤逆於她.只得勉強微笑.東陵孤雲輕吻着她的雙脣.慢慢將她壓倒在了榻上.右手更是捏住了她的衣帶……

誰知就在此時.門口突然傳來內侍興奮的稟報聲:“啓稟皇上.甄擎宇甄大將軍求見.”

“什麼..”東陵孤雲大喜.一骨碌爬起身就跑.“快.快宣.幽凝你先歇着.朕稍後再來看你.”

端木幽凝吐出一口氣.慢慢坐了起來.臉上的表情有些晦暗不明.片刻後.侍女湘南輕手輕腳地走了過來.眼中不無擔憂:“娘娘.您……”

“本宮沒事.”端木幽凝淡淡地開口.有些疲憊地閉了閉眼.“湘南.本宮是不是該退位讓賢了.”

湘南愣了一下:“娘娘.您亂說什麼呢.這普天之下除了您.誰還有資格位居中宮.是不是皇上……”

“不是.”端木幽凝搖頭.“皇上待本宮情深意重.是本宮對不起皇上.未能生下一兒半女.如何對得起皇上.自然沒有臉面再霸佔着皇后之位.”

湘南又是一愣.片刻後不服氣地開口:“可是除此之外.娘娘可沒有半分對不起皇上之處.如果不是娘娘.皇上這江山……”

“罷了.如今說這些還有什麼用.”端木幽凝苦笑一聲.“你不知道在帝王之家.功過從來不相抵嗎.縱然本宮過去有千般好.只要未能誕下子嗣.便是不可饒恕的大過失.”

湘南無語.看到端木幽凝愁眉緊鎖.越發替自家主子心疼:“這太不公平了.不過娘娘.奴婢認爲您也不必如此.太醫不是說了嗎.您根本什麼事都沒有.誕下子嗣是早晚的事.”

端木幽凝不語.眼中的憂色卻越發濃厚.太醫的確說她鳳體無恙.但連續三年未能有孕.怎麼可能真的什麼事都沒有.唯一的可能就是太醫的醫術不夠高明.而自己雖然醫術超絕.卻無法替自己診治.這可真是……

對了.莫忘記自己這一身醫術來自於誰.有個人的醫術可能比她稍遜.但比那些太醫卻更高一籌.

看到她突然眼睛一亮.湘南不由大喜:“娘娘.有什麼好事.”

端木幽凝淡淡地笑了笑:“如今這情形.哪裏有什麼好事.對了.方纔內侍說甄大將軍求見.”

“嗯.”湘南點頭.“皇上要聽他稟報賑濟災民的情況.因此走得比較急.”

端木幽凝點了點頭.只要眼前的困境能暫時擺脫.付出一些代價還是值得的.看看窗外天色還早.她略一沉吟之後起身:“湘南.本宮要出去一趟.你不必跟隨.”

湘南一愣:“娘娘要去哪裏.還是讓奴婢跟着伺候……”

“不必.”端木幽凝搖頭.“你留在此處.日落之時本宮就會回來.皇上正在會見甄大將軍.一時半刻也回不來.若是萬一問起.你就說本宮出去隨便走走.下去吧.”

湘南無奈.只得屈膝答應:“是.奴婢知道了.”

邪魅舞夜–街舞女孩 待她離開.端木幽凝才迅速換上一身便裝.悄無聲息地離開了.

甄擎宇一路發放糧食.不但要根據各地情況合理分配.還要杜絕官員中飽私囊或大發國難財的可能.同時還要將剩下的糧食一路運往京城存入國庫.可謂費盡心力.勞苦功高.更有甚者.沿途居然遭遇數次劫匪打劫.是他帶領衆軍浴血奮戰.拼死守護.才未出現任何差錯.難怪東陵孤雲一聽說他平安抵達便跳起來就跑.連與嬌妻親熱都顧不上了.

“皇上駕到..”

趕到御書房.內侍立刻一聲通傳.緊跟着便聽到一個女子嬌俏清脆的聲音傳來:“雲哥哥.你終於來了.我好想你呀.”

隨着語聲.東陵孤雲突覺眼前一亮.一個粉綠色衣裙的少女已穿花蝴蝶般飄了過來.帶來一股令人精神一振的清新之氣.

這女子大約十七八歲.正是人生最美的年華.白皙的肌膚映襯下.只見眉如柳葉.眸若秋水.脣如櫻桃.說不出的俏麗可人.居然是個百裏挑一的小美人.

自然.若論容貌之美.這女子連端木幽凝的一半都比不上.氣質上更是少了幾分清雅高貴.只能給人一種小家碧玉的感覺.但她勝在那份少女的靈動活潑.天真爛漫.青春明媚.不像端木幽凝那般深沉複雜.還要費心思去猜.

相比較而言.如果端木幽凝是一眼看不到底的深潭.這少女便是清澈見底的小池.若要細細探究.自然是端木幽凝這樣的女子更耐人尋味.但對於爲國事操勞一天之後只想輕鬆片刻的帝王來說.則恐怕是這個女子更適合做笑語嫣然的解語花了.

是以看到她.東陵孤雲的心情便不由自主地一陣輕鬆.脣角甚至浮現出一絲淡淡的笑意:“你……”

“茹雪.皇上面前不得無禮.還不跪下參拜.”隨着一聲斥責.大將軍甄擎宇忙躬身上前.一撩袍服跪拜見禮.“臣甄擎宇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綠衣少女見狀.只得屈膝跪拜:“臣女甄茹雪.參見皇上.”

甄擎宇乃先皇手下忠臣.一直鎮守邊關.曾立下赫赫戰功.先皇念其功德.特封其爲大將軍.後來更是封其爲安平侯.意思是隻要有他在.便可一切平安.後來東陵洛曦謀朝篡位.甄擎宇也一直疑心他那番說辭.認爲太子東陵江楓不可能謀反.只可惜人在邊關.鞭長莫及.後來東陵孤雲長大成人.經過幾番考察.確定此人無可疑.這纔將實情相告.並要其假裝服從東陵洛曦.等待時機.

後來所有條件盡皆成熟.東陵孤雲振臂一呼.一舉成事.甄擎宇自是滿心歡喜.更加盡心盡力鎮守邊關.此次爲了緩解危機.他臨危受命.一路護送糧食進京.而方纔的綠衣少女正是他的女兒甄茹雪.更是夫婦二人的掌上明珠.

“原來是茹雪妹妹.朕記得了.”東陵孤雲微笑開口.“侯爺無需多禮.快快請起.茹雪.你也起來吧.”

二人謝恩起身.甄茹雪已接着嘻嘻一笑:“雲哥哥.你記得我啦.那就好了.我說要來見你.爹爹還說你早不記得我是誰……”

“茹雪.皇上面前豈能你我相稱.太沒規矩了.”甄擎宇滿心不安.立刻抱拳請罪.“皇上恕罪.茹雪自小在邊關長大.性子散漫.不受約束.冒犯龍顏之處.還請皇上……”

“侯爺多慮了.”東陵孤雲微微一笑打斷了他.語氣十分溫和.“朕倒是覺得茹雪天真爛漫.率真可愛.十分難得呢.”

得到誇讚.甄茹雪更加開心.笑得眉眼彎彎:“多謝雲哥哥……”

“茹雪.”甄擎宇簡直都快瘋了.“皇上已是皇上.豈能再這樣亂叫.記住.以後只能尊稱一聲皇上.”

甄茹雪撅起了嘴.很是難過:“皇上恕罪.我……臣女無禮啦.可是皇上說過.會永遠做臣女的雲哥哥……”

甄擎宇扶額.徹底崩潰.不過他不等他繼續開口教訓.東陵孤雲已輕笑出聲:“朕永遠是你的雲哥哥.這一點不曾改變啊.你傷心什麼.”

甄茹雪大喜:“當真..”

東陵孤雲微笑:“君無戲言.”

“太好了.謝謝雲哥哥.”甄茹雪拍着雙手連蹦帶跳.彷彿一個可愛的小娃娃.“爹爹.你都看到了吧.雲哥哥是不會變的.你還說他成了皇上之後.女兒便不能輕易見他了.纔不是.哼.”

甄擎宇表情尷尬:“這……皇上.小女無狀.皇上不必姑息.該教訓的就得教訓.”

“侯爺言重了.”東陵孤雲擺了擺手.“朕與茹雪本就是舊時相識.是老朋友.何須那些君臣之禮.便隨性一些.不要泯滅了她這爛漫的天性纔好.”

甄擎宇施禮稱謝.這纔將沿途發放糧食之事一一稟明.甄茹雪對這些自然不感興趣.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只在東陵孤雲臉上轉來轉去.眼底深處有一抹愛慕緩緩流淌.東陵孤雲雖並不在意.卻也不禁爲她的大膽暗中失笑:敢對着他這一國之君猛瞧的.除了端木幽凝只怕就是她了.

甄擎宇雖然在認真稟報.眼角的餘光卻也覺察到了甄茹雪的狀況.禁不住額頭冒汗.生怕東陵孤雲怪罪.連番使了幾個眼色.甄茹雪卻恍如未見.依然我行我素.無奈之下.他只得用力咳嗽了幾聲:“咳咳咳.咳咳咳.”

謝天謝地.甄茹雪總算捨得把目光轉向了他.並且奇怪地皺了皺眉:“爹爹.你是不是不舒服.方纔就不停地眨眼睛.此刻又不停地咳嗽.着涼了嗎.”

甄擎宇無比尷尬.東陵孤雲卻已放聲大笑起來:“哈哈.茹雪你……你真是……哈哈哈……侯爺不必如此.朕不會怪罪.”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 “多謝皇上.”甄擎宇早已紅了臉.狠狠地瞪了甄茹雪一眼.後者卻滿臉無辜.不明白自己究竟哪裏說錯了.不過……雲哥哥笑起來的樣子真的好美哦.簡直比女子還要美.

這一路行來.一切都妥妥當當.沿途百姓得到救濟的糧食.自是大喜過望.至少可以暫時度過眼前的危機.雖然各處水井的水位都在不斷下降.不過維持日常飲用還勉強可以.如果旱情繼續下去.自然就很難說了.

稟報完畢.甄擎宇卻似乎還有話要說.只是顯得難以啓齒.斟酌許久之後才小心地說道:“皇上.臣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東陵孤雲微笑:“侯爺只管說.”

“多謝皇上.”甄擎宇拱手稱謝.“皇上.臣這一路行來.聽得民間議論紛紛.說玉麟國之所以三年大旱.乃是因爲皇后娘娘一直無所出.江山後繼無人.這才招了天譴……”

“一派胡言.”東陵孤雲瞬間變臉.砰的一拍桌子厲聲呵斥.“旱情乃是天災.與皇后有什麼關係.都是些無知刁民胡言亂語.着實可恨.”

“臣失言.皇上恕罪.”甄擎宇嚇了一跳.立刻溜下椅子跪倒在地.“臣出言無狀.冒犯皇后娘娘.請皇上責罰.”

甄茹雪原本還在看着東陵孤雲七想八想.早被那聲巨響嚇得一哆嗦.跟着跪了下去:“雲哥哥你要做什麼.不要殺爹爹.皇帝也不可以亂殺人的.”

“茹雪.不得無禮.”甄擎宇斥責一聲.倒是誠心認錯.“是爹爹不該胡說八道.理應受罰.”

東陵孤雲深吸一口氣壓下滿腹怒意.居然起身攙扶:“侯爺快快請起.朕並無怪罪之意.只是氣那些無知刁民而已.與侯爺無關.”

甄擎宇起身稱謝.順便把甄茹雪拉了起來.揮手示意兩人重新落座.東陵孤雲嘆口氣說道:“侯爺有所不知.其實向兩國請求支援、以暫時度過危機這法子還是皇后提出來的.若不是她.朕一時之間還想不到這上面去.何況當日朕這江山之所以能夠奪回來.皇后當居首功.她對玉麟國江山立下那麼多功勞.怎會招致天譴.”

“是.”甄擎宇點頭.“臣也一向敬皇后娘娘如仙人.絕無褻瀆之心.只是此傳言在民間愈演愈烈.臣擔心會對娘娘清譽造成負面的影響.”

東陵孤雲點頭.已恢復表面的冷靜:“侯爺有心了.三年大旱.百姓無以爲繼.恐慌之下難免胡亂猜測.傳出一些謠言.幸好如今兩國支援已到.只要幫助百姓支撐到天降甘霖.謠言自然不攻自破.”

不慎觸怒天子.甄擎宇哪裏還敢多說.立刻連連點頭稱是.又寒暄幾句之後便帶着甄茹雪退了出來.走遠了些.甄茹雪才哼了一聲.不滿地說道:“雲哥哥太過分了.那些話又不是爹爹說的.他何至於生那麼大的氣.”

“你還說.方纔我連番提醒.你爲何不聽.”甄擎宇瞪她一眼.斥責了幾句.“皇上貴爲天子.咱們做臣子的哪能盯着他猛瞧.那可是大不敬.弄不好是要掉腦袋的.”

“啊.真的.”甄茹雪嚇了一大跳.忍不住吐了吐舌頭.片刻後卻又不服氣地哼了一聲.“我纔不信呢.雲哥哥絕對不會砍我的腦袋.否則方纔他就不會笑得那麼開心了.”

甄擎宇哼了一聲:“皇上那是念着我往日的一點功勞.纔對你網開一面.但你也不能因此恃寵逞驕.否則早晚惹出大禍來.”

甄茹雪沉默下去.眼睛微微地閃爍着.顯然想到了什麼.好一會兒之後.她纔有些委屈地開口:“爹爹.我真正想說的還沒來得及說呢.你應該還記得.雲哥哥說等我長大了.他就會……”

“閉嘴.”甄擎宇立刻阻止了她.並前後左右挨着看了一遍.神情萬分嚴肅.“茹雪.那句話永遠不要再提.明白嗎.這是皇城.不是邊關.無論什麼話都會傳到皇上耳中去的.一旦被他聽到.那才真是後患無窮.”

甄茹雪愣了一下.眼中居然有淚光泛起:“可……可是我已等了雲哥哥那麼多年.爲了他那句話.我每天拼命長、拼命長.如今好不容易長大了.難道一切都做不得數了嗎.”

看到女兒傷心的樣子.甄擎宇心中自然也不好受.不由長嘆一聲:“茹雪.你怎麼還不明白.當時皇上尚且年幼.根本什麼都不懂.所以那句話不過是戲言而已.如何做得數.我早勸過你不要癡心妄想.你偏不聽.到頭來不還是什麼都改變不了.”

甄茹雪咬着脣.眼淚終於流下.卻倔強地不肯放棄:“怎見得一定是癡心妄想.我又不曾想過獨佔雲哥哥.這後宮如此之大.難道沒有我一角立足之地.”

甄擎宇搖了搖頭:“茹雪.你不懂.後宮大小不重要.重要的是皇上早已立下誓言.除了皇后之外再不要任何女子.爹勸你還是趁早死心吧.伴君如伴虎.爹本就不願讓你入宮.”

“可是皇后三年無所出呀.”甄雪茹脫口而出.“大家都說那是天譴.雲哥哥……”

“閉嘴閉嘴.我的小祖宗.”甄擎宇嚇得臉色發白.撲過去緊緊捂住了她的嘴.“你沒看到我說出天譴二字之時.皇上那滿臉要殺人的表情嗎.你還敢說這樣的話..嫌腦袋掉得不夠快是不是..”

甄茹雪眨了眨眼.顯然也有些後怕.不過片刻之後.她便一巴掌拍掉甄擎宇的手.壓低聲音哼哼着:“不說就不說.但那是事實.不是雲哥哥不讓說便可以不存在的.皇后娘娘再好.卻不能完成最重要的使命.我纔不信雲哥哥會一直這樣下去.就算他願意.太后她老人家也不願意.大臣們也不願意.百姓更不願意.”

甄擎宇沉默着.什麼也沒說.

御書房內.東陵孤雲輕揉着眉心.剛剛輕鬆一些的心情重又跌入谷底.

民間的議論他早已知道.但聽到甄擎宇當面提及.他依然覺得無法忍受..任何人侮辱端木幽凝.都是他無法忍受的.更何況這件事的責任根本不在她.

端木幽凝盡心盡力幫他奪回天下.又爲緩解災情出謀劃策.到頭來不但沒有得到什麼好處.反而被人冤枉是一切災禍的根源.這還有沒有天理了.倘若真有天譴.也該譴責那些散佈謠言之人.

不過話又說回來.既然端木幽凝身體無恙.爲何三年來就是無所出.這其中是不是果真有什麼蹊蹺.那又會是什麼呢.

如果兩國支援的糧食吃完之後旱情依然不曾緩解.那麼無論是在羣臣還是太后、或者百姓面前.他都將無法解釋.說不定到了那時.他就真的要走最不情願的一步了.

可是當日他曾對端木幽凝發下誓言.聲稱會“一生一世一雙人”.生生世世不離不棄.如今言猶在耳.叫他如何忍心背棄.

雖然端木幽凝一再建議他廣立嬪妃.但他知道她說出這些話時心裏有多苦.因爲她並非心甘情願.只是不願揹負罵名.不願百姓受苦.可最大的問題是廣立嬪妃之後.真的可以令天降甘霖嗎.

難道爲了一個美好的幻想.就要背棄當日的錚錚誓言.

至於甄雪茹.這個女孩兒的心思東陵孤雲更是心知肚明.當初年幼之時.他還不知自己揹負深仇大恨.看到甄雪茹粉粉嫩嫩.玉雪可愛.便鄭重其事地說等她長大了便娶她爲妻.

如今十幾年過去.當初的娃娃已成爲妙齡少女.可是所有的一切卻都已非昨日.那句戲言也早已隨風而散..只是對他而言.甄雪茹此次跟隨甄擎宇回京.顯然正是因爲當初那句話.可惜.他已有了真正愛的人.心中早已沒有她的立足之地.

但是不可否認.長大成人的甄雪茹雖然不及端木幽凝那麼清麗絕俗.卻自有一番動人的靈動爛漫.可以讓他不自覺地輕鬆起來……

“不.朕在胡思亂想什麼.朕已有了幽凝.再不要別人.”猛然意識到自己在想些什麼.東陵孤雲目光一凝.突然起身就走.“幽凝.你放心.無論如何朕絕不負你.絕不.”

方纔幽凝的神情便有些不對勁.都怪自己先是隻顧着牀第之歡.後來又跑來見甄擎宇.竟然沒來得及仔細問問.她一定會傷心吧.

一路想着.他急匆匆地趕到了天鳳宮.聽到內侍的通傳.湘南忙過來見禮:“奴婢參見皇上.”

“免禮.”東陵孤雲東張西望.“幽凝呢.”

“回皇上的話.皇后娘娘不在寢宮.”湘南低頭回答.“說是要出去走走.而且已經走了好一會兒了.”

東陵孤雲臉色一沉:“既如此.你爲何在此.朕不是交代過要好好照顧皇后.”

“是皇后娘娘不要奴婢跟隨.”湘南忙回答.“她命奴婢留在此處.說皇上若是問起.便說她很快就回來.請皇上不必擔心.”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 東陵孤雲抿了抿脣:“皇后可曾說她要去往何處.”

“回皇上:不曾.”湘南搖頭.“只說去去就回.不會過多耽擱.”

東陵孤雲沉默片刻.甩手而去.湘南鬆了口氣.忙躬身行禮:“恭送皇上.”

幽凝.你去了何處.是不是滿腹心事無從訴說.所以躲起來獨自承受這一切了.這段時間以來.朕的確有些對不起你.

端木幽凝其實早已離開皇宮.獨自一人趕到了絕殺門總壇.因爲她已想到瀟離.也就是獨孤洌.他身爲閔飛揚的獨子.醫術也早已得到閔飛揚的真傳.並不比她遜色多少.說不定會看出一些端倪.

執行長,您的嬌妻已到達! 進入總壇.被驚動的獨孤洌已經迎了上來.滿臉驚奇:“皇后娘娘.您怎麼會來此.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關起門來都是一家人.什麼皇后不皇后.”端木幽凝微微一嘆.“表哥叫我的名字就好.”

獨孤洌點頭:“好.幽凝.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不過幾個月不見.怎麼瘦得沒有人樣了.”

端木幽凝還未說話.藍白洛與姜明陽已經趕來.寒暄之後各自落座.不過看到她臉色不佳.二人齊齊看向了獨孤洌.無聲地詢問:怎麼了.

獨孤洌搖頭表示不知.端木幽凝已經開口:“英雅嫁到了天龍國.表哥又成爲絕殺門門主.四大使者已去其二.你們不曾物色兩個新使者出來嗎.”

“早已着手物色了.”獨孤洌微笑.“兩年前便已從門中選了數名最出色的弟子進行祕密訓練.這幾日準備對其進行最後的考覈.最優秀者便可成爲使者.”

端木幽凝點頭.一時之間卻不知該如何啓齒.獨孤洌察言觀色.回頭對着二人開口:“我和幽凝說些私事.你倆先回去休息.”

兩人立刻心領神會.站起身退了下去.端木幽凝忍不住苦笑:“其實也並非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如此一來倒顯得生分了……”

“無妨.”獨孤洌微笑.“不管怎麼說你都已貴爲皇后.這點規矩他們還是懂的.說吧.找我什麼事.”

端木幽凝嘆了口氣.直入主題:“民間的傳言.想必你已聽說.”

獨孤洌愣了一下.繼而淡淡地笑了笑:“都是無稽之談.莫非你還放在心上.”

“可惜.百姓不這樣想.”端木幽凝心神俱疲.懶得再繞彎子.“三年來我一直無所出.本就容易招人議論.何況還恰逢百年不遇的大旱.也就難怪百姓胡亂聯繫.最奇怪的是我數次找太醫診斷.他們都說我一切正常.只是機緣未到.我懷疑他們診斷有誤.這才前來找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