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死!”

完了,我的心裏就是一黑。

他這話說完之後,我很明顯的感到,我體內的各項機能,開始了震盪。

一股強大的力量,衝着我身上衝擊過來。

這並不是針對我的鬼氣,真元什麼的,而是直接針對我生命的核心。

簡單點說吧,對面的于禁,就是要和我拼命。

他的生命本源,和我的生命本源瘋狂的交鋒在一起,我們雙方都有着巨大的消耗。

這時間短的話還好,要是時間長,我敢肯定絕對會對我們雙方的生命都造成不可估量的影響。

不過,這情況不對啊,于禁這傢伙,剛纔用了一個生命之盾,被我的冰火掌心雷打中,生命本源肯定消耗了不少,在這種情況下,他怎麼可能有把握,跟我比生命本源。

就這麼硬拼,他絕對不是我的對手,就算是能夠打贏我,他自己也是個沒用的半殘廢了,這絕對不是他想要的東西,那麼,他戰勝我的地方,會是哪呢?

就在我的腦子開始飛速轉動的時候,下一刻,我就已經知道了答案,因爲對面的巨人,動了。

沒錯,就是那個巨人于禁,他一巴掌,朝着我的方向打了過來。

我一個閃避躲開了,他的第二下攻擊,接踵而至。

好陰險的于禁,我終於知道了,和我對拼生命本源,根本就只是表面

上的佯攻,其實他根本上取勝的點,就是想要靠着這個巨大的身體,直接幹掉我。

無解,這個簡直無解啊,本來我的身體,就因爲生命本源的消耗而開始變得虛弱,他再這麼一來,那我不是更廢了?

連天雷都能夠抓住的傢伙,我怎麼可能擋得住?

雖然我閃避的比較靈活,但這並不能代表我的身法就是無敵的,躲的累了,最終也還是會有失手的時候,超大的于禁一下子打到了我的身上,饒是我強悍的身體,也感覺整個人全身上下的每一寸骨骼都要斷了。

“不行,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我必須要想辦法!這樣下去,就算是打贏了,我也絕對沒有辦法,繼續進行接下去的比賽,媽的,生命本源消耗的太厲害了啊,要是能有辦法恢復就好了!

要是到了外面,找點天材地寶一吃,那當然是沒問題的,可現在是在比賽,那麼如果想要恢復生命本源,就只有一種方法了。

我看着朝着我體內洶涌的衝過來的生命本源,心裏就是靈機一動,要是能夠吸收轉化他的生命本源,那我不是發了?

可是,如果是鬼氣,我還能用化鬼大法,這本源,我也沒有功法可以吸收啊?

吸收,吞噬?

當我的腦子裏面轉動出這兩個詞語的時候,我突然就是靈機一動。

饕餮內丹,饕餮可是號稱,什麼都能吃的,不知道這生命本源,到底能不能吃?這個想法在我的腦子裏面一出現,就一發不可收拾。

我從絕帝宮裏面,把饕餮內丹給調了出來,我和饕餮內丹進行了溝通,那種龐大的吸引力,馬上就出現了,我立刻引導這種吸引力,朝着于禁兇猛的生命本源衝了過去,成敗,就看這個了。

能不能吸收生命本源,我也不知道,因爲我自己以前,從來都沒有試驗過,不過沒關係,今天總算是有機會了。

饕餮內丹的吸引力,瞬間就碰上了于禁的生命本源,這一刻,我整個人的心都糾了起來,但是很快,我瞬間就放鬆了。

因爲饕餮內丹的吸引力,就像是碰到了美味的猛獸一樣,瘋狂的朝着于禁的生命本源開始了吞噬,這簡直太漂亮了。

就這沒一會的功夫,于禁的生命本源,開始了巨大的消耗,於此同時,我和大個子之間的戰鬥,也開始進入了尾聲。

這傢伙也因爲申明本源的流逝開始變弱,整個人完全不是我的對手了。

“放過我!”

沒到兩分鐘,他就開始求饒了。

(本章完) “你以爲我不知道?”

我看着于禁,殘忍的笑了笑。

“生死禁,你死我生,我死你生,我們兩個人,只有一個人能活下來,放過你,我就得死,你以爲我是傻逼麼?”

對面的于禁聽到我這個話,整個人就是一陣的顫抖。

“你…..你是怎麼知道的?”

由於生命本源的不斷流失,本來看起來很龐大的于禁,現在整個人變得和我一般大小了。

“你以爲,上古時期的術法,只有你一個人知道?我不光是知道生死禁,我還知道,生死禁其實是有三個印訣的!”

我對着于禁說道。

“你…你怎麼會連這個都知道?”

“我不光知道這個,我連第三印的手印,我都知道!”

我目光犀利的,朝着于禁說道。

“所以,你根本不用想騙我,在生死禁這個術法裏面,根本就只有一個人能夠活下來!

本來,這個傢伙因爲饕餮內丹不斷吞噬生命本源,已經變得不行了,但是聽到我這個話以後,瞬間好像又興奮了起來。

“你….你知道生死禁的第三個印訣?”

“我知道啊,怎麼了?”

“你把第三個印訣告訴我,我們兩個都能夠活下來!”

于禁一臉激動的看着我。

“不需要!”

我淡定的對着他說道。

“我憑什麼要告訴你,我就算不告訴你,我一樣也可以活下來,只要你死,就可以了!”

于禁整個人就像是被潑了一桶冷水一樣,明明有了生的希望,誰也更不想去死,于禁就更是如此了。

“我…我有錢,只要你放過我,我可以給你很多錢。”

“我要是想放過你,就要給你生死禁的第三個印訣,這可是上古時期的印訣啊,你能有多少錢?能比這印訣還貴?”

于禁聽到我這個話,再一次愣住了。

“我….這當然不可能!”

“那不就是了,這樣吧,我給你一個機會,給我當奴隸,嗯,一千年,我就把這第三個印訣教給你,怎麼樣?”

有一個擁有完整生死禁的奴隸,想一想都覺得激動啊,每次碰到敵人,只要讓他用出生死禁,然後我在後面偷襲,絕對是無往不利。

“不可能!”

于禁看着我,就是一陣的激動。

“大丈夫可殺不可辱!”

“那你就去死吧!”

我對着于禁說道。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我私底下,還是讓饕餮內丹放慢了速度,這于禁我看出來了

,他可是個寶庫啊,那麼早把他給弄死了,絕對虧本。

“我…..我不想死啊!”

于禁咬着牙,做着最後的掙扎,突然,他的臉上,又出現了一陣興奮的光芒。

“生死禁,對了,我可以把生死禁教給你,怎麼樣,這樣夠換我一條命的了吧?我把生死禁教給你,你又有第三印的印訣,你只要學會了生死禁的心法,就可以放過我了。”

“行!這買賣划算!”

我對着于禁說道。

“你把生死禁的心法交出來吧!”

“不,你要先發誓,你把心法給你,你肯定不殺我!”

于禁雖然很渴望活下去,但是他並不傻,起碼還沒有失去理智。

“你現在別無選擇,要麼相信我,把心法交給我,要麼,你就死,反正生死禁對我來說,也不是特別的重要!”

我一臉淡定的,對着于禁說道。

表面上,我是非常淡定的,其實我的心裏,早就開始激動起來了。

生死禁啊,這可是上古時期,大家最不願意看到的禁術,生死禁啊!

如果能學會這個禁術,簡直就是狂拽酷寶叼炸天。

對別人來說,這生死禁可能只是噁心,只是雞肋,畢竟要和人家比拼生命本源,但是我自從知道了,饕餮內丹連生命本源都可以吞噬以後,我就非常想要得到這個術法了.

想一想都覺得爽啊,本來在對拼生命本源,大家應該是兩敗俱傷的,就在這個時候,我作弊一般的使用出了饕餮內丹,饕餮內丹巨大的吸引力,直接把對方的生命本源給吸過來,這樣的話,就算是越級挑戰,對方肯定也幹不過我,最終也要死在我的生死禁之下。

可以說,對我有饕餮內丹的我來說,這生死禁簡直就是神技,就算是于禁不說,我也準備想辦法從他的嘴裏掏出來,但他現在自己送上門來了,我又怎麼能夠好意思不接受他的大禮呢?

“好,我把生死禁給你!”

這個情況,僵持了大約三分鐘的樣子,于禁最後還是妥協了。

下一刻,我感覺腦子裏面,收到了一個傳音,正是關於生死禁的全部心法。

生死禁的手印的樣子,我早就已經在書裏面看過了,缺的就是心法。

按照心法運行了一遍,我感覺自己一氣呵成,生死禁這麼一個強大的術法,直接就被我給掌握了一個七七八八。

除了少部分的一些地方,我還不懂以外,我感覺在掌握這個方面,我已經一點都不比于禁差了。

本來在我的眼裏看起來非常神祕的這片世界,現在在我看來,也就是俺麼點東西。

“生死破!”

我一聲怒吼,第一二三個印訣,緩緩的打了出來。

心法我運行的,還算是比較生澀,印訣也並不熟練,但是好在,這一切都沒有關心,因爲印訣還是生效了。

整個世界被破開,我和于禁兩個人之間關於生命本源的聯繫,也開始在一瞬間斬斷。

我們瞬間回到了比賽場上。

于禁整個人瞬間虛脫,倒在了地上,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了旁邊觀衆的聲音。

“都五分鐘了,終於有動靜了!”

“這兩人就這麼站着,這一場老沒勁了!”

“就是…就是….”

“不過你們看,這一場誰贏了?”

“肯定是林星啊,沒看見他還站着的麼?”

“草,老子的錢…..”

……

一時間,討論的聲音絡繹不絕。

我整個人都是一陣的興奮,因爲學到了生死禁,而感到興奮。

不過,我也並沒有因爲勝利的喜悅而忘乎所以,我朝着我面前的于禁,走了過去。

“你答應過我,要放過我的!”

雖然于禁已經奄奄一息,但是他還是堅持着,對着我說出了這句話。

“對,我是說過,要放你一條命!”

我笑着對着他說道。

“但是我沒告訴你,我會讓你整個人都完好!”

說着,下一刻,我的手朝着他的腦子上面放過去,海量的鬼氣,衝進了他的腦子裏面,他的整個腦子,關於記憶的方面,直接廢掉了。

殺掉他,不至於,但是他的記憶,絕對要幹掉,這傢伙既然會生死禁,那就肯定不是一個人,很有可能是一個什麼大家族,我要是不會掉他的記憶,他回去以後跟族裏面的長輩一說,那我才真的是完蛋了。

不知道有多少強者,要來追殺我呢!

把這傢伙給處理好了以後,林青藤宣佈了我的勝利。

勝利者是不需要理由的,至於失敗者,自然有人把它給處理下去。

說實話,這傢伙真的很強,如果要不是生死禁有限制的話,單挑他最少能進入前十五,但是可惜,他遇到了我。

幹掉了一個于禁以後,後面的人似乎再一次被嚇住了,一直到十八名,都沒有人敢應戰。

畢竟這個是很正常的,到了這個階段,不是絕對有把握的對手,根本就不願意跟你打,贏了對他也沒什麼意義,輸了或者直接認輸,都是掉一名,何必跟你死磕呢?

關於我的歡呼聲,更加的大了,林星,這個名字,再一次締造了傳奇,連31勝!

(本章完) 當然,三十一連勝都不算什麼,我最大的收穫,還是得到了生死禁。

想剛纔那一戰,于禁一個不完全的生死禁,都給我搞的焦頭爛額的,而現在,我身上有了完整的生死禁,這叫什麼來着?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本來對這次比賽能不能得第一,我還是有些疑慮的,畢竟從五十名殺上來,消耗很大,但現在,這種疑慮小了很多了。

“來吧,繼續!”

我對着林青藤說道,他點了點頭,呼喚第十七名選手上臺。

我自然也希望,他們能夠一路避戰,雖然說這樣,我得到的第一名的含金量要少上不少,但是很顯然,這可以減少我的消耗。

不過,我的希望落空了,第十七名選手,還是上了臺,也能理解,畢竟我殺到了現在這個程度,場上的選手,已經都不是那種一點自信都沒有的渣渣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