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兼任保安的工讀生正要發出疑問,卻被身旁的同伴重重地扯動了一下手臂,但聽得他的同伴敬畏而充滿了尊重地說道:“他往校園裏去了。”

“廢話!難道你們沒有人追上去嗎!?具體點。”少女皺起了眉頭道。

“他……似乎是跟着秋遊去的師生去了。”

“秋遊的地點在哪裏?”

“1號區郊外的山林——那片山林叫什麼名字來着……”

“貝斯蒂爾山。”

“對對……就是那兒!”

“鑑於你們這種渾渾噩噩的做事風格,我需要再確認一遍,”少女非常不高興地說道,“你確定那人擁有七星的力量嗎?”

“我們只是看到他瞬移了。”

“這麼說起來就沒錯了。”少女冷冷一笑,身形一閃便又消失不見。

待得她離開後,先前要詢問她身份卻被制止的工讀生憤憤不平地朝着身邊的同伴說道:“這小妞是什麼人啊!態度差成這樣,你這人也真是的,看到美女就只知道獻媚!一點骨氣都沒有!”

“喂……”他的同伴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你真的不知道她是誰嗎?”

“不知道。”

“她可是大名鼎鼎的【鳳凰之女】啊!”

“什麼!你說剛纔那個態度超差的小妞居然就是特拉福德學生總會的會長!?這也太扯蛋了吧!她才幾歲啊!我一直以爲【鳳凰之女】會是某個猙獰老太婆的!”


“孤陋寡聞。”他的同伴嘲笑道,“茜茜小姐可是特拉福德的明珠,她還在上高級學院的時候便第一次當選爲學生總會會長,今年已是她連續第三次當選了!”

聽得目瞪口呆的那人喃喃道:“她是怪獸啊!”

“準確來說……”他的同伴苦笑着糾正他道,“是完美到不行的超級大怪獸。”

********

在秋遊地,兩名女孩同幾位平日裏相熟的同學脫離了師生們的大部隊,自顧自地尋找了一片僻靜幽清之處,攤開了野餐布,享受起秋日的暖陽與高爽之氣。

但作爲全校人氣最高的女生,阿爾皺着眉頭髮現,縱然自己一羣人已刻意地躲開人羣,還是有一大堆男生不知好歹地打擾着難得的清靜。

在女孩鋪下野餐布之後沒多久,原本悄無人聲的草地上便陸陸續續地鋪展開各式各樣的餐布,數量衆多的男生一邊佯裝聊着天,一邊不斷地窺視着阿爾與芙瑞的一舉一動。

“真是討厭啊。”芙瑞嘆了一口氣,【女王護衛軍】什麼的在成立伊始確實博得了女孩的歡心,但久而久之,芙瑞便對這種狂熱的愛慕者產生了莫大的厭煩。一看到那些投向自己的熾熱目光便覺得分外難堪。

阿爾託莉婭自始至終便不習慣於成爲衆人關注的焦點,相比於成爲衆星捧月的焦點,她更喜歡當夜空裏安靜閃耀的那顆星星。

難得在秋遊時獲得了一絲靜謐與閒暇,卻生生被這些不知好歹的仰慕者破壞,心情難免被敗壞了幾分。

反倒是與阿爾、芙瑞一道的幾名女生,被兩名女孩的高人氣所波及,或多或少也成爲了衆人矚目關注的焦點,不由產生了幾分享受與陶醉之感。


芙瑞心中生出不悅,金眸中掠起繁碎的魔紋,竟是要掀起魔力的狂瀾將眼前的那些跟屁蟲盡數地吹飛。但一隻手及時地搭在了芙瑞的手上,阿爾嘴角銜着苦笑衝着蘿莉魔神輕輕搖頭。

“好吧。”

芙瑞如此一來只能任由那些討厭的男生破壞屬於她們的清靜,一時之間任誰都能看出在她臉上明顯的不虞。

“你們這些蒼蠅,真是一點都不懂得兩位小姐的心意啊。”一個聽起來頗爲陌生的少年聲音突然響起在了這裏,“都看不出來你們很不受歡迎嗎?”

這聲音是從密林間傳出的,是以沒人能看清說話者的容貌。

“我們是女王大人的護衛軍,在這裏是爲了保護芙瑞小姐的安全!”一名男生大喊着反駁道,“你是什麼人,鬼鬼祟祟的!”


“護衛軍?”密林間說話的那人重複了一遍這個名詞,撲哧笑了出來,“哈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就憑你們這些垃圾也想保護芙瑞和阿爾這兩個X子?”

“放肆!”

聽到心目中女神的名字被褻瀆玷污,幾名男生已然坐不住了,他們從地上站起,怒氣騰騰地衝進了密林,要將躲在裏邊說話的那人揪出暴打一頓。

砰砰砰……

幾級拳頭中肉的悶響連環響起。

魯莽地跑進林間的幾人不出意外地被扔了回來,各個都鼻青臉腫神志不清。

阿爾皺起了好看的眉頭,芙瑞的怒氣已經快爆棚了。

“兩位小姐,又見面了。”

緩緩從林間走出的,是一名看起來頗爲陌生的少年,他的容貌平凡無奇,眼下卻被強烈的慾望與憎恨所扭曲,從校服的制式上看,是最高年級的學生。照理說他身爲臨近畢業的學生,應當在爲着今年的【總演】做準備,根本不會有閒暇參加這次的秋遊。但他不僅來了,而且看起來頗有圖謀。

他的身後跟着兩名魁梧的壯漢,穿着其他學院的制服,氣息沉穩而充滿了威脅,令阿爾與芙瑞都提起了注意力。

“你是……”阿爾困惑地發出了疑問。

“你居然不記得我了!?”那名少年發出了充滿憤怒的聲音,“你怎麼能夠不記得我?我都擊傷過你,你怎麼可以不記得我!?”

但阿爾沒有去理會他,而是轉頭困惑地問芙瑞道:“究竟是誰啊?”

芙瑞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原本打算擺出復仇者姿態的少年,在阿爾與芙瑞紛紛表示對他毫無印象之餘也只能咬牙切齒地發出了一聲“切”,然後恨聲道:“記不記得我都無所謂了。從今天開始,你們將會永遠都忘不了我!”

性格安靜的阿爾,也漸漸被那少年的態度與言辭撩動了怒火。至於芙瑞,則是早已暴跳如雷。

“別噁心我。”芙瑞金色的眼眸裏掠動起了狂亂的魔紋,魔力的旋風以她爲中心猛烈地刮動了起來。周圍的人紛紛流露出了震驚的神色,他們沒有料到以芙瑞的年紀居然便已擁有凌駕於這裏絕大多數人的力量!

五星——這是什麼概念?即便是在北斗星皇家學園的畢業年級裏,這也算是頂尖的實力!性格已經扭曲了的少年露出了一絲微不可見的驚慌與震驚,半個月前芙瑞的力量還只有區區三星,他絕不相信女孩在這麼段的時間裏便脫胎換骨,擁有了超越自己的力量!

“你們還在等什麼!?快上!”他一咬牙,便命令身後的兩名大漢出手。

身爲他保鏢的兩名男子對於芙瑞的力量感受得更深切,他們明白眼前這看似弱不經風,精緻得不像是真人的美少女並非是虛張聲勢。

但在少爺的命令之下,他們也只能無奈地相視一眼,而後猛虎般撲出!

芙瑞的魔力還在振盪醞釀,她眼中的魔紋遠遠沒有達到巔峯。面對着速度驚人的兩名敵人,她眼下毫無招架之力!

周圍那些自稱爲芙瑞、阿爾的保護者的男生們,縱然想要出手相救,但也遠遠沒有這個身手!五星程度的戰鬥對於資質平庸又不努力修煉的他們而言,是如此遙遠不可及!

一聲雄渾怒吼震動山林!

芙瑞安然無恙,魔力的旋風依舊在席捲。

兩名壯漢卻被迫停下他們迅猛的撲擊之勢,緣因擋在他們面前的那名少女。


阿爾的金髮隨着秋風飛舞,她蔚藍色的美麗瞳眸裏寫滿了堅定的戰意。彷彿熊熊燃燒的無形鬥氣繚繞於她身周,接近於五星的氣勢彰顯着她那的軀體並不像表面上那般嬌柔!

她手中握着一柄造型優美的黑劍,電光火石間,她正是用這柄長劍將那兩名身材遠遠魁梧健碩於她的敵人輕鬆逼退!

圍觀的人已經驚呆了。他們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口口聲聲要保護的女孩竟然擁有着完全超越於己輩的實力,羞赧之色紛紛涌上臉來。

正帶着邪笑等待少女就擒的少年再也無法故作鎮定,他的臉上寫滿了失魂落魄,還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她怎麼可能進步得那麼快!”

僅僅是半個月前,在自己的偷襲前還毫無還手之力的阿爾託莉婭,竟然能夠硬生生擋下自己的保鏢,並令他們一時難以前進!?

強烈得令他眩暈起來的嫉妒將他推向了黑暗的深淵。

阿爾的姿態有多優雅,少年心中的黑暗就有多濃重。

“殺了她們!!!!”

少年撕心裂肺地怒吼了起來。

兩名魁梧壯漢身形再動! 兩名魁梧壯漢身形再動,阿爾美目一凝,手中的花魁王亦捲起一陣劍風!

花魁王在劍刃碰擊時發出了怒吼之聲,攻勢一時受阻!

一名壯漢用他那戴着閃耀寒光的鋼鐵拳套的巨手,緊緊攥住了花魁王的劍刃——饒是以花魁王的鋒銳,一時也難以砍破質地緊密的鋼鐵拳套。

少女身前的兩名敵人毫無憐香惜玉之情,眼看一人限制住少女的攻勢,另一人便怒吼着將重拳如彗星般轟出!

阿爾因長劍被鉗制住而在心中掠過一絲驚訝,但在這種緊要關頭,她也只能棄劍退身,堪堪躲過那一記雷霆重拳。

花魁王被敵人猶若垃圾地丟到了地上,劍刃與地面撞擊又再度發出嬌媚入骨的聲音。

那兩名壯漢都戴着鋼鐵製的拳套,正因如此,方纔其中一人才膽敢徒手去接阿爾的斬擊,並輕易卸下少女的兵器。這特殊拳套在爲他們自身提供了保護的同時,也放大了他們的出拳力量與穩定性。那猛烈的拳風令阿爾知道如果被毫無水份地擊中一下,她便休想再戰。

縱然手中失去了兵器,阿爾依舊沒有投降的意思。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蔚藍色的眼眸裏寫滿了堅定不移的戰意,右足輕踏半步,沉肩起拳,竟擺出了空手搏擊的架勢!

那兩名雙手都戴着鋼鐵拳套的男子露出了邪獰的笑容,放下了憐香惜玉的顧慮,熊熊燃起在心頭的是對凌虐的渴望。

還沒等他們舉起重拳再度襲上,卻是阿爾足下一點,快捷無比地朝着他們撲來!

如此以卵擊石的行徑令那兩名壯漢臉上閃過嘲弄的笑容,也令周圍旁觀着的衆人露出驚駭擔憂的神色。


鋼鐵重拳以最直接勁道的勢頭朝着阿爾嬌柔的身軀轟出!

在一旁樹林裏旁觀的楊塵已經無法再袖手旁觀下去,他氣息一凝便要破林而出,給那兩個不長眼的東西以絕對超級血淋淋的教訓。

但閒紫飛快地按住了楊塵的肩膀,阻止了少年的挺身而出。

“看着吧,阿爾已經成長到你想象不到的程度了。”班主任對於自己的學生擁有着充足的信心,他絲毫不認爲在武技方面擁有着驚世才華的阿爾會輸給那兩個空有蠻力的壯漢。

“如果阿爾傷到一根毛,我就殺了你。”楊塵放棄了在這時出場,但他瞪着血紅色的眼睛狠狠回望了一眼閒紫說道。

那雙毫無人情暖意的冰冷血眸瞪得閒紫一時間心臟狂跳!閒紫將咖啡杯舉到口邊欲要飲用以緩解不安,但他卻發現自己的手竟然還在不受控制地顫抖着!

一直以爲楊塵是個陽光活潑的開朗少年的閒紫,看着已回過頭去緊緊地盯着場內變化的少年的背影,皺起眉頭——他第一次對這口口聲聲稱自己爲“小狗”的少年,產生如此濃郁而不安的猜疑。

“他的那雙眼睛,居然令我也感到戰慄啊!這個傢伙究竟藏着多少祕密!?”

閒紫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小啜咖啡。

********

場內的局勢確實如閒紫所預料的那般進行着。

雖然兩名壯漢持有着力量上的絕對優勢,但在阿爾精妙絕倫而簡潔實用的武技面前,他們顯得如此笨拙而遲緩。

鋼鐵的重拳連少女的衣角都擦不到,反而是少女翩若游龍的身形穿梭於猛烈的攻勢之間,還能得以閒暇予以拳掌的反擊——纖柔的手掌看似無力,接觸上敵人身體時卻能屢屢爆發出崩裂的重勁!

“她的實力還沒有突破五星,怎麼戰鬥力卻這麼恐怖!?”

與阿爾戰鬥着的兩名男子對少女的可怕瞭解得猶爲深刻。阿爾的氣息依舊是處於臨近五星的程度,充其量便是四星巔峯的水準——可她的速度、力量甚至是感知,卻表現得完全不遜色於已達到六星巔峯的兩名男子!

雖說兩名男子拳重而勢緩,但那僅是相對而言——他們的出拳速度依舊是尋常四星之輩無法躲閃的!

“女武神的鬥氣奧義果然強得離譜啊!”楊塵也在爲少女的表現而暗暗咋舌,他的眼眸不知不覺間變回正常的墨黑——那令閒紫也戰慄的血紅目光已消失不見。

當初在英靈座的第二十七層,區區五星強度的實體化女武神已經擁有了八星程度的超絕力量!若非是楊塵在甫一晉升七星並裹挾着黑佛掛墜的餘威以絕強劍意一舉轟殺,久戰之下,怕是也難逃被斬殺的噩運。至少就現在的正常狀態而言,楊塵絲毫沒有再一次擊殺那女武神的把握。

阿爾如今雖然還未達到五星,但在女武神的奧義心得的支撐下,她的戰鬥力直線飆升,與晉入七星之前的楊塵也不遑多讓,赤手空拳間應付下那兩名臻於六星巔峯的壯漢竟是無驚無險,舉手自然!

你來我往間,阿爾嬌小的身軀沒有顯出絲毫下風,卻也並不佔上風。眼看這便要演化爲疲勞而折磨神經的持久戰,一直在默默用金眸詠唱着的芙瑞終於再一次將魔力的狂瀾推上高峯!

狂流涌動的水柱在魔紋的環繞下浮現在了芙瑞的身邊。

楊塵在看到身爲森之魔神的女孩,竟然在此時召喚出瞭如此強力的水魔法,不由露出了一絲興奮的神情,彷彿是期待已久的場景終於上演在了面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