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快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個情況啊。”不是說他沒有爸爸的嗎?怎麼突然又有了。

“其實我爸沒有死,一直是我媽騙我的,昨天他找到了我們..”慕尊簡單的把昨晚的事情解釋了一遍,這個消息他很想同她們一起分享。

“呼~~”兩女聽完深深地呼了一口氣,瞪大了美眸不可思議的看着慕尊。

“你確定這不是你做的夢?”凌晨雪有些難以接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鄧依琛此時已經不說話了,感覺像是拍電影一樣。

“當然不是夢了,今早上我們還一起吃的早飯呢!而且有一件事情你們一定會很關心。”慕尊突然神祕一笑。

“你說吧。”凌晨雪和鄧依琛同時點了點小腦袋,示意他繼續。

“我媽和我爸已經知道了你們的存在,也已經知道了我們的事情。”慕尊雙眼不停在兩女身前瞟來瞟去,看她們有什麼反應。

“啊~~你爸媽都知道了?這..這怎麼辦啊。”

“阿姨和叔叔他們人好嗎?”

“呂阿姨我見過,挺和藹的,就是不知道慕叔叔脾氣怎麼樣。”

“那他會不會很兇啊,要是不喜歡我怎麼辦呀。”

“是啊是啊,他這麼多年都沒有露面,想來應該很兇,很嚇人~~”

“那..那怎麼辦啊,如果他反對我們,豈不是~~”

“很難說..”

慕尊還沒開口,兩女就在那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起來,而且把自己的老爹說的越說越壞,像是那種很怪很猥瑣的大叔一樣,聽得慕尊額頭直冒黑線。

可惜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誰讓自己話不講清楚。這還好慕傲淵不知道,要是知道了非得氣的吐血不可。這面還沒見到,就被自己的兒媳婦想成什麼了這是,我的天那。

慕尊越聽越不對勁,連忙打住:“等等等等..我說你們都想到哪去了。我爸他人挺好的,也很和善。放心,沒有你們想象的那麼壞。”

“真的嗎?”單純的鄧美眉仍舊很懷疑,而凌晨雪根本沒聽見慕尊的話,還在那發愁呢。

慕尊忍不住拍了拍自己這張破嘴,你說你說什麼不好,非得說這些,這讓自己給鬧的。最後無奈之下慕尊使出了他的殺手鐗——在他無敵的語言攻勢外加肢體碰撞的攻擊下,終於讓擔驚受怕的兩女放心下來了,也讓他鬆了口氣。

**********************************

“老大,剛纔你還挺高興的,怎麼現在突然變得這麼無精打采的啦。”課間的教學樓天台上,張豪好奇的看着慕尊問道。

“老大你就說說嘛。”一旁的呼延一君也跟着問道。

“唉,一言難盡。”慕尊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曾經滄海難爲水啊。

“哦,那好吧。對了一君,我一直好奇那天那幾個人到底是什麼人,怎麼好端端的就..”張豪見慕尊不肯說,便把話題轉移到了呼延一君身上。

慕尊突然瞪了張豪一眼制止了他的話,怎麼哪壺不開提哪壺。

“沒關係的老大,其實他們是咱們學校裏存在的一些小的勢力。那天他們在食堂罵我媽,我氣的沒忍住,直接把一瓶水澆到了那個光頭臉上。”呼延一君雖然說得很隨意,但慕尊仍舊注意到了他眼神裏的不自然。


“臨山一中除了三大勢力外還有很多小的組織。老大,我們不如也組建個社團吧。憑老大的實力,保準是第四大勢力的存在。”呼延一君看着慕尊突然說道。

“對啊,老大,我怎麼就沒想到呢。如果我們也有了自己的勢力,到時候還會怕他們?”張豪也是眼前一亮,這確實是個很好的注意。

說完兩人同時看向慕尊,等待着他的意見。

“自己的勢力?如果我也有了自己的勢力,那就不用在怕他們了。”慕尊心裏暗暗下了決定。

“老大你倒是說句話啊。”

“呵呵,好。不過,既然咱們兄弟要玩兒,那就要玩兒大的。第四勢力?我可看不上,既然臨山一中這麼亂,那我們就把所有的勢力全都統一了,要做就做最大的。”慕尊眯起促黠的雙眼,手扶着天台的邊緣,緩緩地開口道。

“那我們該取個什麼名字呢?”張豪撓了撓頭思考着。

“老大的名叫‘尊’字。尊,尊少,尊主。不如叫靈鷲宮吧。神祕又強大的存在。”呼延一君皺眉思索一下,突然有了主意。

“靈鷲宮——尊主,好名字,夠霸氣。”張豪一聽果真有氣勢,立刻舉雙手贊成。

“靈鷲宮?呵呵,既然你們走的都是正道,那我就走黑道。”慕尊喃喃道。想起昨天自己的老爹說的北京的情況。政界軍界商界自己暫時還無能爲力,那就劍走偏鋒,以反化正。

“既然我們要走這條道兒,那必須就得有很多人才支撐才行,只憑我們三個人是不可能的。靈鷲宮納新的事情就由你們倆負責。雖然我們剛剛成立,希望自己的手下越多越好,但我可不想要太多光吃不做的廢材。而且你們要多注意那些有真本事的傢伙,想法設法的拉攏進來,軟的不行就來硬的。對於那些成績優異的學生也要儘量吸納,現在社團組織講究精英化,智商化。雖然仍需要有人能衝鋒陷陣,但我們既然已經決定要走的很遠,建立的是一個強大的有秩序的黑道王朝,那這就是必須的。最後,對於那些富家官家的子弟,我不相信他們全都進入了同盟會,所以雖然是剩下的人我們也得儘可能的拉攏,這前期對於我們來說也至關重要。”慕尊認真地對着兩人說道。“哼,同盟會?這塊肥肉我遲早把你吃進嘴裏。”

一旁的張豪和呼延一君靜靜的聽慕尊的吩咐,發現他身上竟然出現了一種很詭異的黑暗氣質,相比於往日陽光般的樣子而言,此時的他更顯神祕。

PS:祝大家愚人節快樂,小心被騙哦 自從張豪這傢伙泡上了蕭蕾之後,整天都黏在一起,濃情蜜意的。不過倆人正在感情蜜月期,也就覺得沒什麼了。慕尊見蕭蕾對他呼來喝去,一會兒讓他買瓶水,一會兒幫她收拾東西,整個把他當成了保姆一樣。不過這傢伙一點也沒有不樂意的意思,反而屁跌兒屁跌兒的忙前忙後。按他的話說,只有在平時的時候盡情的滿足她的一切要求,到了某個關鍵的時候對方纔會滿足他某方面的需要滴。

呼延一君原本還對張豪挺尊重的,可是看他這個樣子,他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刷刷往下落。不過這事兒自己看來有些糾結,但既然是“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那他也不好說什麼,只能心裏偷偷鄙視他一下得了。

“嗡嗡..”正走在回家路上的慕尊突然感覺到褲兜裏電話震了起來。拿出來一看來電顯示,以爲是凌晨雪給他報平安呢,誰知竟然是張豪那小子。

“這傢伙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來了。”慕尊心裏不解,按下了接聽鍵。

剛一接聽慕尊還沒開口說話,便聽到電話裏張豪慌張的聲音:“老大救命啊,你在哪裏呢,快來救我。”

“怎麼了,怎麼回事兒。”慕尊心裏一驚,急忙問道。

“是韓星那小子,這傢伙找了二十幾號人對付我和一君。老大快來,我們一倆搞不定這麼多人啊。”

“你們在哪裏,我這就去。”

“我們就在那個公園裏面,老大你快點。”


“你們再多堅持一會兒。”慕尊說完變掛了電話。張豪和呼延一君兩人正常情況下應該能解決二十幾個混混,突然求救,想必其中一定是有厲害的傢伙了。

張豪放學後送蕭蕾回家,經過好幾天的努力,在他把蕭蕾家門口的時候,換來了蕭蕾的親吻。雖然只是親在了臉上不過也是重大的進展了。滿心歡喜的張豪想找個人一起慶祝一下,老大慕尊?肯定陪大嫂呢,不好打擾,那只有找呼延一君了。

倆人找了家酒館,喝了一頓。見時間有些晚了,而呼延一君住的地方太遠,所以就拉着他,讓他今晚住他家裏。可是兩人剛走小區門口,卻突然發現一羣人站在那裏。

“怎麼那傢伙還沒有來,不會是情報出錯了吧。”韓星沉着臉對旁邊一個人說道。

“星子不會錯的,我們讓人已經盯了好幾天了,他家就在那個小區裏。”一旁響起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說話的是一個長得尖嘴猴腮的傢伙,嘴角掛着陰笑,眼珠子不停地打轉,一看就知道是個不好惹的主。

“放心吧,今天我們天鷹幫四大金剛一起來給你助陣,保證讓你萬無一失。”一個身高一米八的肌肉男也跟着說道。

“今天我一定要這傢伙好看,敢給我搶人真是活膩了。”韓星最近幾天得到消息說是蕭蕾和張豪竟然好上了,這他哪能同意,即便自己追不到手,但更容不得別的人了。

在一天晚上逃課一起喝酒的時候說出了這件事情,幾個人便給他出主意。今天和他一起來的來的除了二十幾個小弟外,天鷹幫的三大戰將也跟了來,反正也閒着無事過來湊湊熱鬧,就當看戲了。

剛纔那個尖嘴猴腮的傢伙就是用其中之一,名叫王侯外號瘋猴,打架沒有固定的套路,走的是下三濫路子,下手非常狠;另一個則是那個肌肉男,名叫寅猛外號黑熊,練過幾年拳擊,下手沒有輕重,在幾次打羣架的時候把好幾個人打成了重傷;他們身後還有個一直沒有說話的傢伙,名叫鄭閻外號閻王,聽說跟一位高人學過武,後來又跟他的特種兵表哥學過軍體拳。除了天鷹幫幫主蒼鴻因爲不知道其武力值外,鄭閻是公認幫裏的第一打手。

韓星是個跆拳道黑帶三段,雖然打架無法和他們這三個人相提並論。但他卻是四人當中家境最好的。父親是一家跨國公司的總裁,母親是一家國內知名民營企業的老總,家裏非常有錢。因爲爲人好色,外號財狼。

“聽說他們剛成立了一個組織,叫什麼宮。就他們還想學別人組織社團?真他媽好笑。今晚就要讓他知道,什麼纔是真正的勢力和實力。”韓星往地上吐了口唾沫,不屑的說道。周圍的一羣人也哈哈笑了起來。

張豪和呼延一君心裏一驚正想偷偷避開這羣人,他們剛喝了酒,腦子正暈乎呢,哪有心思打架。

可是剛轉身卻被一個眼尖的傢伙給發現了:“韓少,那傢伙就是我們要等的人,就是他。”

兩人見被發現了,轉身就跑。

“瑪德,追,別讓那傢伙給跑了,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教訓這小子一頓不可。”韓星的話音剛落,一羣人便急忙追了上去。

張豪跟慕尊鍛鍊了一個月,以他現在的實力,論打架的話對付八九個已經是極限了。而呼延一君短棍玩兒的倒是挺厲害的,只是身材太過單薄體力不一定能跟上,讓他一個人解決十幾個人的陣容,他還真不一定能應付下來。

兩人因爲喝了酒,身子都有些發飄,身後追來的一羣人都是經常打架的主,打架拼的除了技巧那就是體力了。所以一直跟在兩人身後距離不斷地在拉近。

五分鐘過後,公園空地,一邊張豪和呼延一君,另一邊天鷹幫衆人。

“看你們這會兒還能往哪裏跑。瑪德,累死我了。”韓星喘着氣指着眼前兩人惡狠狠地說道。其他的人呼吸也有些急,同樣非常不友善的看着兩人。

“豪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呼延一君問道。雖然不知道對方爲什麼要緊追着他們不放,但肯定是來者不善了。

“這件事情有機會再和你說,現在主要的任務是把他們先給解決了。”張豪冷冷的注視着對方,頭也不轉的向呼延一君解釋道。

“喲,時隔不見當刮目相看啊。怎麼這麼快就忘了那天的事兒了?”韓星嘲諷道,在他看來二十幾號人對兩個人佔絕對的優勢,再加上他們四人,完全就是穩勝的結果了。

“那天的事情我是沒有忘記。不過我好像沒得罪你吧。你怎麼非要追着我不放,有什麼事兒不能好好說。”張豪說這些話也是很無奈,他現在也不再那麼魯莽了。現在自己這邊處於很大的劣勢,也是沒辦法。

“切,我還以爲是個人物呢,沒想到原來是個廢物,還不如回家早點睡覺呢。”王侯對張豪的表現大失所望,一下子變得興致缺缺。而旁邊的寅猛也是蔑視着看着張豪,原本還想活動活動呢,可是一個胖子和一個瘦子哪還需要他動手。不過身後的鄭閻卻是始終盯着他們,全力跑了大約五分鐘還能面不改色,而且在這樣的情況下眼神裏也沒有一絲慌亂,他們絕對不簡單。

“哼,既然知道不是我的對手,那從明天起就離蕭蕾遠一點,不要再纏着她。現在再在我面前磕頭賠罪認錯,那我網開一面放過你一次,否則今天讓你們吃不了兜着走。”韓星一聽張豪語氣有些服軟了,在衆人面前滿足了下他的虛榮心,故作大方道。

果然張豪聽到韓星說出的條件臉色微微一變,眼中閃過一絲怒火,不過卻很快的掩飾了下去,除了鄭閻別的人都沒有察覺到。呼延一君這會兒也有些明白事情的原因了。

“蕭蕾喜歡誰那是她自己的事情,如果自己喜歡她,那就要靠自己的本事去追。自己追不到卻想法子對付我?再說現在蕭蕾已經是我的女朋友了,你一句話就想讓我放手,你以爲你是誰啊。”女人歸屬事關男人的尊嚴,既然談不攏,大不了和他們拼了,就算被揍死也要拉韓星這傢伙做墊背的。

“小子。別給臉不要臉。”韓星見張豪不識趣,當下大怒道。

“好樣的豪哥,我原本我見你對嫂子討好的樣子,心裏還挺鄙視你的。沒想到你還真是像個爺們兒,今天兄弟我就陪你共進退。”呼延一君見這一架在所難免了,很夠義氣的說道。

“靠,你小子竟然敢鄙視我。我本來就是個真爺們兒好不好。”

“既然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給我上,好好教訓着兩個傢伙。”韓星惡狠狠地看着兩人,一揮手身後的小弟一起拿着棒球棍衝了上去。

“擒賊先擒王。”呼延一君低聲對張豪說了一句,從袖管裏抽出短棍,瞬間迎了上去。

韓星今天帶來的都是打架老手,上來就往呼延一君的背上,身上招呼。當然頭一般情況下不敢打,萬一給打傻或打死了那就不好了。衝在最前面的五個人,見呼延一君身材這麼瘦小想必肯定很容易解決。可惜讓他們意外的事,呼延一君一手短棍使得相當厲害。

“砰砰砰砰砰~~~”

古樸精緻的短棍當下對方砸下來的棒球棍,呼延一君身體一轉,短棍順勢一收,短棍在手中一轉,精準的在四人手腕處一人一棍。四人手腕吃痛,緊握的棒球棍同時鬆手。而呼延一君動作絲毫沒有停頓。“砰砰砰砰砰~~~”短棍一揮,直接打中了四人的脖頸處,瞬間放倒。

而身後的張豪也沒有閒着,身體一個箭步向前,不給他們合圍自己的機會,避過左邊輪過來的棒球棍,一個直踹一腳踹到正對面那傢伙的腹部。張豪好歹也算是練過一個月腿功的人,被踹個正着的小弟一下子跪倒在地上手捂着肚子痛呼了起來。底身,躲過身後揮過來的棒球過,一個掃堂腿掃到了三個人,被掃中的三人一屁股做到了地上。起身瞬間,又有一個人朝着他的腦袋砸下來。張豪也不做調整,直接一記下劈腿,一腳放倒。

呼延一君和張豪上來直接用全力,知道不下狠手不玩兒命,那最後吃虧的肯定是他們。

“呵!果然有兩下子啊,沒看出來還是兩個高手啊。”瘋猴站在最後面咧着嘴陰笑道,像真是看戲的一樣,一點沒有出手的意思。

“這纔有意思。”黑熊此時可就有點躍躍欲試了。


而鄭閻眼前精光一閃,旋兒又沉了下去,仍舊不說話。 狹路相逢勇者勝。張豪和呼延一君知道,雖然天鷹幫的人找他們麻煩,並不是因爲幫派社團只見的矛盾。但他們倆都知道,這一場,他們不能輸。他們倆是靈鷲宮的元老,而對面也站着天鷹幫的四大金剛。如果輸了,那就代表靈鷲宮徒有虛名;但要是贏了,那靈鷲宮的第一步也就能完美進行。

“臥槽,這纔多久沒見,張豪這傢伙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韓星忍不住罵了一句,有些傻眼。這傢伙一動手便解決了五個人,這和他記憶中的情況可完全不符啊。

“豪哥我幫你掃清障礙,你去解決韓星。”

“你小心點~”

“上,我看他們到底有多牛逼,我還就不相信收拾不了他們了。”韓星怒視着張豪,再次大喊道。

夜晚的微風,讓張豪和呼延兩人腦子漸漸清醒過來,默契對視一眼,呼延在前,張豪在後,勢必要拿下這幫人。

兵,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呼延一君身材比起正常人來顯得非常的瘦弱,短棍也只有一尺之長。這剩下的十幾號人不相信就憑他這身板兒再加一根棍子就能對付的了他們,簡直是異想天開。

可惜呼延一君雖然力量上比不上他們,但身體卻十分的靈活。瘦小的身形在人羣中左右躲閃,手中的短棍也是以巧制敵,講究一擊必中,絕不戀戰。張豪在呼延的掩護下,躲開他們,目標直奔韓星。

比起跆拳道的腿法,少林北腿中的十二路譚腿可是它的祖宗。跆拳道雖然看着威力很大很厲害,但在高手眼中卻有些華而不實。

張豪一個箭步,速度再次加快,左腳點地,身體順勢騰起,以及迅猛的鞭腿橫掃過去。韓星心裏一驚,不過好歹也是個黑帶水準,反應也不慢。身體後撤一步,跆拳道標誌性的橫踢迎向張豪的鞭腿。“嘭~”兩腿相撞。兩人都感到自己的小腿都有些麻木。不過張豪是主動進攻力道很足,而韓星則是被動防守,有些吃虧的後撤了兩步。

張豪心裏正憋得一肚子火呢,他可是記得那天這傢伙當着衆人的面羞辱他。落地瞬間,身體再次逼近。蹬、踹、勾、挑、劈、踩。張豪根本不給韓星喘氣的機會,掰了命的要教訓這傢伙。

“我說咱們用不用幫幫星子那傢伙啊,看他的樣子似乎就要頂不住了啊,沒想到這個叫張豪的腿練的這麼厲害。”黑熊看着也有些手癢了。

“那個玩兒短棍的傢伙也挺不錯,一個人對付十幾個竟然還遊刃有餘。看來這個靈鷲宮也有兩把刷子。”一直在旁觀的瘋猴悠哉的評論道。

被張豪窮追猛打的韓星,臉色越來差,額頭都冒出了冷汗。心裏現在後悔剛開始輕視這傢伙,導致現在只能疲於防守。韓星跳起避開張豪的橫掃,身體空中一轉,迴旋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