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島公主,衛藍從來就不是一個花瓶,這一點從剛開始到現在衛藍一次次提的建設性的建議便能看出。雖然不是每次都能夠切中要點,達到最好的效果,但每一個意見都是有意義的,有根據的。

韓宇沉吟了一下,卻否定了衛藍的這種說法,讓眾人現在原地休息一下。

事實上,韓宇也不得不承認,衛藍的這種建議是現在大家最好的選擇。不過,不過現在韓宇還有一件事情需要確定,所以他不能貿然向前。

眾人在一旁休息之後,韓宇很自然地來到了寇仲身旁。

看到韓宇以這樣的姿態向著自己走來,寇仲心不由就是一陣亂跳,一種不好的想法從腦中冒了出來:他是不是發現我隱藏的實力了?如果真是這樣,他現在為什麼向著我走來?他是不是想要藉此來威脅我?

抱著這樣的疑問,寇仲陷入了高度警戒的狀態,只等韓宇稍稍做出什麼異樣的動作,便直接動手。他絕對不會受到任何人的威脅!任何威脅他的人,他寇仲都要他死!

自己辛辛苦苦修鍊,辛辛苦苦地隱藏,不就是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夠平步青雲,能夠不受到任何人的限制,能夠自己做主嗎?如果現在給一個外來的人威脅了,那麼我前面的努力還有什麼用啊?

想起自己從小到大的經歷,寇仲不由生出了這樣的想法。

卻在這時,韓宇對著寇仲笑了起來,充滿了善意。然後,韓宇向前跨出了兩步,將自己的背後交給了寇仲。

見狀,寇仲的心不由又是一跳,一種羞愧的感覺瞬間升騰而起。剛剛能做出那樣事情的人,又怎麼可能是什麼卑鄙的小人啊?現在人家不就很大方地將自己最重要的後背交給了自己? 癡纏:小東西,別想逃 如此之人,怎麼可能會做出什麼齷蹉的事情啊?

當然,慚愧是一回事,疑問又是一回事,寇仲可不會單單因為這樣的慚愧就將自己的戒備完全放鬆,從小的經歷讓寇仲不得不如此謹慎。

「你有什麼想要對我說的?」寇仲來到了韓宇身後,直截了當地問道。

韓宇轉過了身來,看向寇仲,臉上又露出了笑容,真正的笑容。其實剛剛韓宇的笑容雖然充滿了善意,他的內心卻在打鼓,他也在防備著。

對於寇仲這樣一種隱藏自己實力的人,韓宇怎麼可能真的完全放心?如果這個人不是隱藏了什麼,不是想要遮蓋什麼,不是有什麼秘密,他為什麼要隱藏自己的實力?

不過現在韓宇卻能放下心來了,因為剛剛自己特意交後背給寇仲就是一種試探。無論有怎樣的猜想,最終的結果是寇仲沒有出手。也就是說,兩人之間有談判的空間,也就是說寇仲至少不是那種心狠手辣到喪心病狂地步的人。

「謝謝你,謝謝你剛剛沒有出手。」韓宇說道。

寇仲眉毛不由就是一挑,瞬間從韓宇這句話里讀出了韓宇所要表達的意思。由此,寇仲不由就是一驚,看向韓宇的眼神不由出現了更多的忌憚。

這個人原來剛剛是在試探自己啊?如果自己剛剛出手,一定不可能得手的,而到時候自己也就暴露了自己!這個人很謹慎,這個人能想到很多,城府深沉,比自己以前見過的那些島主一點也不差啊!

「你究竟要說什麼?」心思急轉間,寇仲還是回到了正題之上。

「好吧,既然你這樣直白,我也就開門尖山了。我想問一下你為什麼隱藏自己的實力?」韓宇眼睛緊緊盯住了寇仲。他不認識寇仲,所以不知道寇仲的性格,不知道寇仲的遭遇,更不知道寇仲的為人。

而偏偏寇仲是一個強大的人。而強大的人往往都能到很多的事情,比如在眾人集中精神對付妖族的時候,寇仲在背後給眾人一劍。

也是因為這樣,韓宇剛剛才沒有選擇繼續前進,他要知道寇仲的態度。

「這個和你有什麼關係嗎?」很明顯,寇仲不想回答韓宇這個問題。

韓宇愣了愣,然後抱歉道:「對不起,這個問題不該問的。」

頓了頓,韓宇繼續說道:「我知道每個人都有秘密。之所以會問出這個問題,完全是因為接下來我們很可能會有一場大戰,我要知道你的態度。我不想將自己的後背交給一個我信不過的人。你能理解這一點嗎?」

「我明白。」寇仲的神色也變得認真了起來,他知道此時韓宇要向自己攤牌了,如果韓宇信不過自己,那麼韓宇將不會再和自己同行,從而自己便要和眾人分開了。當下衛藍可是以韓宇為主了。

「如果我說我沒有任何要加害你們的意思,你會相信嗎?呵呵……我知道你不會相信,一個陌生人的隨隨便便的一句話,你又怎麼可能會相信?而且這個陌生人還隱藏了一些讓你忌憚的東西。」

說著,寇仲自嘲地笑了起來。他知道自己有些事情是不能對韓宇說的,而這些不能對韓宇說的事情,卻恰好是解釋自己隱藏實力的原因。如此,韓宇又怎麼可能相信他?如此這個談判又怎麼可能會有什麼結果?

對於這一點,寇仲其實從一開始便能遇見的。

「我相信你!」說著,韓宇卻笑了起來,繼而向著寇仲伸出了手,說道:「希望我們會有一段美好的回憶。」

看著韓宇向著自己伸過來的手,寇仲不由愣住了,久久不能動作,更是不會將手抬起。

相信?就這樣相信了?這……

繼而,寇仲的眉頭再次皺起,心道:這個傢伙是不是現在故意這樣說,心底卻還在警惕著自己。他是想就這樣博取自己的信任嗎?然後到最關鍵的時候,讓自己去拚命,他自己卻能逃走了?

韓宇沒有理會寇仲的驚疑不定,而是微笑著來到了眾人面前,說道:「現在就讓我們去找找那些妖族的麻煩把!」 眾人在向前。

眾人向前了一段距離之後,來到了一個湖泊面前。

這個湖泊便是不久前二當家和三當家站著的地方。

當然此時二當家和三大家已經不在這裡。

來到湖泊之前,韓宇感覺到了什麼。立即停了下來。

這個湖泊實在有點古怪,或者說這個湖泊的周圍有點古怪。一般的湖泊周圍最應該種的是柳樹。這裡的周圍確實是種滿了柳樹。

但這些柳樹卻很奇怪,一般的柳樹紙條是細密的。但這裡的柳樹的紙條卻像是藤蔓,又長有大條,而那些柳樹也長得太過於高了一點,竟然有一座小山那麼高,至少也有個五米以上!

不用認真去觀察都可以發現,這些柳樹將湖泊給完全圍住了。如果不是這個湖泊實在大了點,相信湖泊之內根本就沒有陽光可以照下來。

發現了奇怪的地方,眾人如果不想要遇見危險,當然就可以繞路而行。

韓宇並沒有去做這個嘗試,因為他已經悟到了一點空間法則的他,已經感受到了周邊湖泊周邊的空間和這裡是完全隔絕開來的!

也就是說,眾人如果想要向前而去到那一排排宮殿,想要斬殺妖族,便只能繼續向前而去了,這裡是唯一的入口!

「現在我們該怎麼做?」這已經是衛藍不知道第幾次的提問了。不得不說衛藍對於韓宇的態度真的轉換了很多,她是公主,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平常時候只有發布命令,哪裡會去提出問題的啊?

但是今天遇見韓宇以來,她卻連連提出了許多問題,甚至乎到了現在,她直接就不去提出建議,不去用腦子思考,只以為只要是韓宇說的便是對的了。

「當然是先前而去,」在開始的時候有的選擇,所以韓宇才會猶豫。但現在事情到了這一步,韓宇知道已經沒有回頭路可以走了。 做我男友吧,小冥警 所以韓宇一貫的風格便出來了,勇往直前,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如此說著,韓宇便一腳向前邁了出去。

寇仲見狀,不由也一腳跨了出去。

「你在幹什麼?前面可能會有危險。而面對未知的危險,一個人去,總比兩個人去好。至少當我遇到危險的時候,你們還可以在我身後給予我幫助。」韓宇不解地看向寇仲。

寇仲不由又皺起了眉頭。在最開始的時候,寇仲是這樣想的,剛剛自己和韓宇有了一番談話,無論韓宇的意思是什麼,此時遇見了危險,如果自己躲在了背後,韓宇就會懷疑自己。他要做出表率。

而且寇仲相信,憑藉自己的修為不會輕易就栽倒在這裡的。

但是現在,現在韓宇竟然這樣和自己說話?難道他一開始並沒有想著讓自己打頭陣?難道他真的完全相信我了?

寇仲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變得如此糾結了。

「既然前面是危險,當然就需要一個修為更高的人去冒險,這樣才會有更多的存活率。我的這種觀點你不反對吧?」寇仲看向了韓宇,意思再明白不過了,我的修為比你高,我去比你去好。

「對啊!韓宇,你就讓寇仲去吧,再怎麼說他也是玄君強者。」衛藍附和道。

一旁一直都對韓宇不順眼的玲兒也點起了頭來。

如此這般,寇仲再次向前跨出了一步,卻在這時,韓宇一手攔住了他。

這次寇仲是真正地吃驚了,剛剛那樣的情況下,就算韓宇原先沒有讓自己去冒險的意思,他也應該讓自己向前了才對啊?畢竟前面確實有危險,如果能夠避免危險,誰又願意去冒險啊?

所以,寇仲不明白了,真正的不明白了,「你……你什麼意思?」

韓宇看著寇仲,說道:「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不過還是要謝謝你。多謝你為我著想。 嫡女無雙 不過,面對陣法,還是我來為好,即便我的修為不如你。之前你也看到了,我對陣法確實有一定的研究,最起碼我比你們更加了解陣法。」

不等眾人再說什麼,韓宇繼續說道:「所以,就讓我去吧!」

語氣堅定,不可置疑!

寇仲一下子又蒙住了,這個傢伙……這個傢伙是真的不願意自己去冒險的啊,難道這個世界真的有這麼偉大的人?將別人的性命看得和自己的性命一樣重要?這個世界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人?

一旁的眾人或許沒有什麼感受,但從小開始經歷了那些人情冷暖的寇仲此時胸口卻劇烈地起伏了起來,有一種他從來沒有過的感覺在他的胸中不斷翻滾,讓得他有了一種想哭的感覺。

說時遲那時快,沒等眾人有任何反應,韓宇已經又先前跨出了幾步,來到了湖水之上。

嘭!

韓宇腳剛踏進湖水,立即便有一道水柱沖了出來,直衝到白雲之上。

由此可見,這道水柱是多麼的急多麼的猛烈了!

韓宇眉頭微微皺了皺,想要細心感受一下這裡的空間波動。

每一個陣法其實歸根到底,就是對於空間法則的一種感悟以及運用。溝通空間之力,再將大道之力牽引過來,繼而讓其爆發出力量,讓不遵循這一規則的人受到傷害。

而剛好韓宇在那個絕對空間之內,在那個高大的身影那裡領悟到了一些空間法則。所以一般的陣法,韓宇還真的不太擔心!

因而,在看到了這麼一道水柱之後,韓宇沒有任何猶豫,繼續向前。

嘭嘭嘭!

隨著韓宇的每一步向前,湖水裡不斷有水柱向上噴發而出,每一道水柱都要噴到雲層之上,每一道水柱都將力發揮到了極致,就像是變成了一把把飛劍,要穿透蒼穹。

眾人見狀,無不擔憂了起來。那樣一道水柱,如果真的擊打在韓宇身上,即便韓宇的身體強大,也不可能毫髮無傷吧?

但是很快眾人就發現,他們的擔憂是多餘的了。

韓宇再次進入了一種玄妙的狀態,這是一種開啟了全身潛能,將全身注意力集中到一起,繼而投入到一件事情中的狀態。

此時,韓宇已經完全將自己融入到了這個空間裡面,成為了這個空間的一部分。

韓宇能夠看到空間之中的一條條細縫,能夠看到靈氣編織而成的一道道障礙,能夠看到這個湖泊的氣機的運轉、知道什麼時候哪裡會有水柱噴發,知道自己應該走到哪裡才不會引發水柱的噴發。

這是一種道,一種高深的道!

一種即便是玄尊也不一定能夠領悟的道,空間之道!

眼前的一切就在韓宇眼裡像是明鏡一般,他似是隔岸觀火一般通透,完全看穿了這個湖水的一切。

一步又一步,又一步!

韓宇已經來到了湖水的中央。

轟隆!

卻在這時,又有突變生起。

四周的那些柳樹突然動作了起來!

一條條像是藤蔓一般的柳枝,就像是一隻只魔手一隻只巨大的魔手,向著韓宇拍了過來。

也在這一刻,韓宇發現自己剛剛看到的一切開始亂了,靈氣不再是井然有序,氣機不再圓潤運轉,因而韓宇看到的那條道也消失了!

如此,韓宇現在當然只有一個選擇了,閃躲!

嘭!

一根藤蔓拍向了韓宇,韓宇連忙閃到另一邊。

藤蔓沒有拍中韓宇,卻驚起了一湖波濤!整個湖水竟然都向上升騰了起來。需要何種巨力才能讓整座偌大的湖水都升騰起來啊?

這樣的一擊如果被擊中,有誰的身體能夠承受、

湖邊的眾人看著不由暗暗心驚,將自己代入了韓宇身上。

嘭!

又是一聲巨響,韓宇剛剛閃躲向一邊,立即又有一根藤蔓向著韓宇拍去。韓宇再次閃開。

繼而又是一根藤蔓的落下,一根之後又是一根,然後又是一根。

藤蔓不斷落下,幾乎將整個天空都給蓋滿了!

韓宇不斷閃躲,每一次的閃躲都是這樣的觸目驚心。因為往往剩下給韓宇閃躲的空間只有半個身位不到!

岸邊的眾人更加的心憂了,都想要上前幫忙,一時間卻又忘記了自己其實是還能動的,都被那驚恐的畫面給嚇住了。

呼!

突然又是一陣波濤掀起,不是又有藤蔓在天空拍下。而是拍入了湖水裡的藤蔓,突然動作了起來。像是一條水蛇一般靈敏和快捷,直往韓宇而去。

同一時間,天空之上又有一根藤蔓拍向韓宇。

韓宇連忙閃躲,卻沒有注意到湖水的藤蔓,猝不及防間,被藤蔓給捉住,雙腳被藤蔓給纏繞上了!

嘭!

韓宇直接被拉到,摔進了湖水裡。

轟隆轟隆!

一旁的柳樹在這一刻全部動作了起來,所有的柳條一起像是毒蛇的信子一般,向著韓宇而來。

眾人見狀,都知道最危險的時候來了,連忙就想要動作,去營救韓宇。

卻又在這時,竟然又有意外發生了。

剛要向前的眾人的面前,突然有一道強橫的劍氣揮出。劍氣如虹,直接將湖水分成了兩半,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空地。

生生將眾人給攔在了岸邊!

眾人不得暫時停留。再向著一邊看去,一個高大的身影,以及一個挺拔的身影正定定地站在那裡。

高大的身影雙拳緊握,如同一座大山,一座大火山,隨時會有致命的危險噴出,隨時會爆發出驚人的力量。

挺拔的身影一劍在手,凌然而立,像是一柄標槍,身上有著說不出的氣勢在散發著,比之那高大身影甚至還要可怕。

見狀,眾人心裡不由就是一跳,知道妖族的高手終於出現了!

而同一時刻,眾人又忍不住看向了湖水那裡。

嘭!

所有的柳枝一起向著湖水裡拍了過去。

聲勢驚天動地!

而此時湖水裡可是有著韓宇啊!

韓宇到底怎麼了?

所有人都不由擔心了起來。 不得不鎖,二當家選取的時機真的太合適不過了。

韓宇進入湖水之中,引發了陣法,甚至乎是將陣法最大的威脅給激發了出來。而此時的韓宇,更是直接的給藤蔓糾纏住了。

那麼此時,一旁的柳枝的攻擊,韓宇不就沒有辦法閃躲了?

所以此時,韓宇能被獲救的辦法只有一個,便是讓周圍的人去營救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