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俊知道忘塵已經看出來了,這是在明知故問,但他沒有任何不滿,畢竟現在他們是有求於人,余俊看著忘塵放低姿態道:「還請雪劍王救救我師兄,我師兄被那元家之人騙了,不小心感染了令妹所下之毒,等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拜託了,」 忘塵微微一笑,揮手間數根銀針直接插中金亮的數個穴位,頓時,金亮感覺整個肚內都在翻滾,難受無比,

「哇,,」

忘塵直接吐出深綠色的液體,液體落地之後,頓時發出「滋滋」的腐蝕聲,不多時,就有一個大洞出現,還冒著縷縷青煙,那青煙帶著濃濃的刺激性氣味,


這般恐怖的毒在體內腐蝕,能撐到現在,也是很不簡單,

「你師兄的身體調養一陣就好了,」忘塵淡淡的說道,好似這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一件事情,

「多謝,」余俊道謝之後,就直接扶著金亮離開,

見這兩人就這般走了,燕小北微微有些不爽:「切,就這麼走了,一聲道謝就完了,至少應該客套一下,救命之恩,無以回報,這些話語吧,」


「他也還是關心他師兄安危,並且,你認為我還會在乎這點口頭上客套嗎,一點實用都沒有,而且像他這類人,即便不說,也可能會永遠記在心底的,」


「雪劍王在看人方面很有眼力嘛,」蘇九兒客套道,

忘塵搖搖頭道:「看人又豈是一遍就能夠看準的,有句話叫做人心難測,不知道你這位魔教聖女還有什麼事呢,」

「沒有什麼事,就這麼不歡迎我嗎,」

「茶鋪不是我的,」

這個時候許煙藜很不爽的看著忘塵道:「茶鋪自然不是你的,還不快過來幫忙,將我的茶鋪弄成這樣,你不會就想一走了之吧,」

忘塵尷尬的笑了笑,幫忙將損壞的桌椅都搬入後院,然後再從後院搬出一些新的桌椅,很快,茶鋪就恢復了原樣,

「陳長老,麻煩你迴避一下,我有事情找他們,」蘇九兒淡淡的說道,那語氣中有著一絲不容反抗的韻味,

「聖女,他們明顯想對你不利,何必留在這裡呢,」那位突然出現在蘇九兒身邊的陳姓長老擔憂的說道,

蘇九兒冷笑一聲:「陳長老,別忘了這裡是茶鋪,那位前輩的地方,你以為他們真的敢在這兒殺人嗎,而且,如果他們真的想要對我不利,即便加上陳長老你,也依舊無濟於事,」

陳長老眸中閃爍著寒芒,聲音變得更加的嘶啞:「聖女,我這也是為了你的生命著想,別忘了你代表的可是我魔教的臉面,不可輕易將自身置於險地,」

蘇九兒的聲音壓得很低,冰冷而又有著不容反駁的意味:「陳長老,別忘了,我可是聖女,你是真的打算違背我的命令嗎,」

陳長老直接寒聲道:「在下不敢,不過也請聖女以後做事還是要想清楚一點好,」

警戒意味十足,

蘇九兒眸中也閃爍著寒光,冷冷道:「這就不用陳長老提醒了,我自由分寸,」

「那聖女,好自為之,」說完之後,陳長老就化作微風,消失不見了,

「聖女,屬下告辭,」那位管事也知道聖女殿下現在想要說的事情不想讓其他人知道,不然,她也不會直接趕陳長老離開,

「去吧,你不是一直想回家嗎,本小姐准了,回家去看看吧,」

「謝殿下,」管事忍著淚水緩緩的退下,

沒過多久,端木千夜淡淡的說道:「他們都離開了,」

其他人自然聽得明白端木千夜的意思,她話裡面的意思主要還是指那位陳長老離開了,


蘇九兒微微一愣,馬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想不到晨曦魔女的偵查之術居然這般厲害,之前你恐怕是真的已經發現了陳長老吧,」

「沒錯,發現了,聖境之下,幾乎沒人能夠逃脫我的偵查,」

端木千夜的聲音無疑再次讓蘇九兒微微一愣,不只是她,忘塵幾人也同樣如此,能夠讓聖境之下的人無法在自己面前隱形,這是何等厲害的偵查之術,

雖然很震驚,但忘塵依舊很快回過神來,看著蘇九兒淡淡的說道:「魔教聖女,特意支開那位陳長老,不知道你有何貴幹呢,」

蘇九兒哀怨一聲道:「好歹我們也認識了,何必叫的這般生分呢,還是叫我九兒吧,」

「哼,狐媚子,」燕小北見到這樣的蘇九兒,自然沒有什麼好臉色,

蘇九兒掩嘴一笑道:「這位小姐,吃醋啊,」

「哼,誰吃醋啦,」

忘塵淡淡道:「蘇九兒,還請說明你的目的吧,」

「切,真無趣,你也發現了吧,我這聖女當得也是真不輕鬆,許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即便自己不願,也沒有任何辦法,如同傀儡一樣,就連一個小小的長老都敢在我的面前如此放肆,而且是越來越不將我放在眼底了,」

「你究竟想說什麼,」

蘇九兒用只有他們幾人才能夠聽到的聲音說道:「魔教恐怕要內亂了,」

「哦,那有何我們有什麼關係呢,」忘塵淡淡的笑道,即便魔教內亂,那又與他有何干,畢竟他又不是魔教中人,即便魔教覆滅了也與他沒有任何關係,

蘇九兒別有深意的看著忘塵道:「誰說與你們沒有關係了,忘塵,幾個月前,因為你的關係,我魔教也一起討伐過了東荒儒教的應天書院,本來一切都顯得很正常,但是這場大戰結束之後,這幾個月魔教內部就顯得很不正常了,原本比較融洽的各派系之間如今變得緊張起來,好似都在防備著什麼,彼此之間火藥味十足,」

忘塵淡淡道:「即便是這樣,那又與我何干,」

「我既然說了,那其中自然有你感興趣的,還有你,晨曦魔女,」

晨曦魔女看著蘇九兒,沉默一會兒,冷冷的說道:「天道盟,」

天道盟,聽到這三個字,波瀾不驚的忘塵心中頓時掀起了驚濤駭浪,天道盟他聽說過,在書山秘境天荒殿中,他已經從死無邪的口中知道了些什麼,當年殺害姐姐的兇手,就是他們,

但是這三個字從端木千夜的嘴裡說出來,還是讓忘塵很震驚,但很快他就釋然,既然自己都能夠知道一些線索,那這些年來,她怎麼可能會沒有進展呢,

這時,蘇九兒也是一驚,她怎麼也沒有想到端木千夜竟然能夠這麼快就猜出來,要知道,一般人是根本聽都沒有聽說過天道盟這個勢力,

這個勢力神秘無比,沒有人知道他們的總部在哪裡,而且其成員都潛伏在世界各處,個個勢力之中,因為沒有人知道他們具體的身份,即便是同為天道盟的一員,都很少知道還有誰是其中的成員,

他們之間有著自成一體的暗號,曾經各大勢力也嘗試過,利用捕捉到的一兩人來順藤摸瓜,打算牽扯出更多,可惜都是以失敗告終,這個勢力的神秘度遠遠超出了人們的想象,說不定你身邊一個非常要好的朋友就是天道盟的人,

正因為這樣,所以各大勢力都沒有什麼好的辦法,

十五年的那件事情,讓各大勢力都明白了天道盟的可怕,雖然早就知道這個勢力深不可測,但他們還是低估了這個勢力,東荒各大勢力不知道被他們用了什麼方法弄得都置身事外,沒有退出的那些人都成了姦細,

而且,他們還用了一種從未見過的毒,竟然能夠讓所有的聖境強者修為盡失,也正因為如此,那一戰,讓許多大勢力都元氣大傷,畢竟聖境絕世大能者可不是什麼炮灰,要多少有多少,那可是每一個大勢力的最頂端戰力,輕易損失一位,都會讓這些勢力難以承受,

蘇九兒淡淡的回道:「沒錯,就是天道盟,如今魔教之中已經出現了天道盟的影子,正因為有著他們的存在,所以才會使得如今魔教內部的氣氛十分詭異,」

「為什麼你那麼肯定是天道盟,」

「別忘了,我可是魔教聖女,我這個聖女可不是白當的,多少有些事情還是知道的,」

「是嗎,」忘塵微微皺眉,他自然知道蘇九兒還有著事情隱瞞著他們,但既然別人不願意說,他也不能夠強迫不是,

「如果真的是天道盟的話,這個漩渦即便我們是不想進去都不可能了,就算是龍潭虎穴,那也只有闖闖了,」

蘇九兒笑道:「不僅是天道盟,聽聞有兩位天外的少年俊傑不久會降臨這一界,正因為如此,不少勢力也開始躁動起來,」

「哦,天外俊傑嗎,我看也不過是些奴僕罷了,」

「雖然不知道你的觀點是否正確,但可前往別小瞧了那些天外俊傑,他們身上可是有著許多我們所不知道的底牌,我記得,其中有一種翡翠色的小弓,就連聖境強者所留下來的守護烙印都可以瞬間射殺,」蘇九兒說到這裡,聲音變得有些沉重,

「是嗎,」忘塵想了想,拿出一把翡翠色的小弓道:「是這個嗎,」

這一下子無疑讓蘇九兒無法保持鎮定了,直接站起來失態的叫道:「你怎麼會有這東西,」

忘塵淡淡道:「我說過了,天外俊傑我見過,確實很厲害,一個個氣血如龍,遮天蔽日,連周圍環境都可以影響,比起我們這一界,確實要恐怖得多,」 一番交談之後,忘塵,端木千夜,燕小北三人自然與蘇九兒達成了協議,不久后,他們就會與蘇九兒一起前往魔教,牽扯到了天道盟,忘塵和端木千夜豈有不去之理,

而這段時間他們要做好足夠的準備,畢竟不管怎麼說,他們現在依舊還是太過脆弱了,不管有沒有用,做好準備總比沒有做好準備的好,此行雖然兇險,但也並不是正面面對天道盟的人,

蘇九兒之所以請他們去魔教做客,主要就是調查,調查天道盟所圖謀的究竟是什麼,不管怎麼說,年輕一輩中,忘塵現在可是出了名的多智如妖,也正他因為這樣,所以蘇九兒才會邀請他們,

而且這一次也不僅僅是只邀請了他們,到時候,天驕宴會過後,恐怕還會邀請一些人,借著魔教祭奠的名頭,光明正大的去,至於怎麼與那些人達成協議,那就不是忘塵他們的事了,那是蘇九兒的事,

忘塵他們只需要順利進入魔教,然後暗中查探有關天道盟的事情,將之破壞就夠了,如果能夠殺一兩人,他們自然更加的樂意,而且還會毫不遲疑,

只因為,天道盟是他和端木千夜的仇人,

忘塵將那些從天外繳獲的煉體藥劑都交給了端木千夜,同事將印在他腦海里的《醫經》現在他所能夠看到部分全部烙印了下來,交給了端木千夜,在這方面,端木千夜確實要比他強多了,

時間飛逝,轉眼間,兩天已經過去了,鳳九樓的天驕盛會已經開始,忘塵三人早就在蘇九兒手上得到了請柬,現在也出不多要動身了,

燕小北早已在外面等待,她比忘塵顯得要興奮得多,忘塵出來的時候,她就已經在等待了,

沒過多久,端木千夜才從屋內走出來,看了燕小北一眼,然後對著忘塵淡淡的說道:「藥劑我試過了,效果很好,」

「是嗎,」

「這種藥劑的配方我也已經心中有底了,其中那些在我們這一界從未見過的藥材,都已經找到了一些替換藥材,只是不知道最終效果會如何,這還要試驗才能夠有結果,」

忘塵聽了微微一愣,不過很快就釋然,端木千夜這方面的天賦,他自然是非常的清楚,對於藥材的運用,這個世界上沒有幾個人比得上她了,這並不是自誇,而是確實如此,

現在再加上那本《醫經》的部分內容,那端木千夜在這方面那自然更是一日千里,等她將這部分的醫經全部研究透徹,那麼她將能夠做到何種程度,忘塵完全猜測不出來,不過絕對是非常厲害那是肯定的,

忘塵率先踏出一步淡淡道:「走吧,天驕們的盛會,雖然並不怎麼喜歡,但是去去也沒有什麼,」

端木千夜點了點頭,她也不喜歡這樣的盛會,因為對她而言,在這種盛會上,她只會是被孤立的人,只因為她的凶名太過恐怖,根本就沒有幾人能夠在她面前保持鎮定的,

燕小北奇怪的看著這兩人道:「這樣的盛會很精彩吧,為什麼你們兩個都是這種表現,這也實在是太奇怪了吧,我可是很期待的說,」

「是嗎,」忘塵淡淡一笑道,「這和你的性情有關吧,」

燕小北點了點頭,煞有其事道:「恩,確實,我喜歡看熱鬧,」

端木千夜淡淡道:「雖然我沒怎麼參加過這種宴會,但這種宴會確實無聊,到時候免不了一番明爭暗鬥,明嘲暗諷,攀比勢力,各種交際,各種交易也是層出不窮,正因為如此,所以我才不喜歡,」

燕小北想了想道:「這麼說,這宴會也確實夠悶的,不過,也可以去找些樂子嘛,譬如,去坑蒙拐騙偷,看看哪些傢伙會成為倒霉蛋,引起一些混亂,讓會場熱鬧一番也很好啊,」

忘塵有些無語,看著燕小北那唯恐天下不亂的神情,他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有些無奈的說道:「我看你根本就不是想去參加宴會,而是誠心去搗蛋的吧,」

燕小北點了點頭,絲毫不見否認:「沒錯,我就是去搗亂的,這樣才好玩嘛,」

「你可別弄得太過分才好,我可不想得罪太多人,」


「放心,我是什麼人,我做事你還不放心嗎,」

「正因為是你,所以我才不放心啊,」忘塵也只是在心底暗暗說道,並沒有當著燕小北的面說,即便當著她的面說,她也恐怕完全不當一回事吧,

看到忘塵那一副正因為是你所以才讓人不放心的表情,這無疑讓燕小北很不爽了,雖然忘塵沒有說,但那臉上卻寫得明明白白,她不由冷哼一聲道:「你這是什麼表情,我們倆好歹做過戰友,想當年我們一起智闖離雲觀,勇闖雲夢寺,還不是安然無恙的出來了,」

聽到燕小北一副很是輕鬆的模樣講述著這件事,忘塵想想臉都有些黑了,當初要不是有這個傢伙,他也不會那麼慘,在那裡,他被這傢伙坑得還少嗎,

雖然他並不計較這件事情了,但這個時候想想心中還是非常的憤憤不平啊,

那一次經歷,他可是有數次都差點被燕小北給坑死了,

特別是在雲夢寺內,原本他遊刃有餘的,但是碰到燕小北這個專業坑隊友的傢伙,那真是沒辦法了,那個時候的她簡直就是引怪專家,而且每次,她都還跑到忘塵那裡,將那雲夢寺中的那些怪物引過去,

現在一想想,忘塵都感覺這傢伙當時絕對是故意的,誠心讓自己難堪,最後不得不逃跑,

忘塵沒有再理這貨了,但願到了宴會上,這傢伙收斂一點,別惹出太大的亂子,不然他還真的是要跟著一起倒霉,

不過,現在忘塵顯然也不指望這傢伙了,他已經做好了準備,隨時應對那種最壞的局面,因為這傢伙的「坑」可是練到了極高的境界,這個「坑」不是坑別人的坑,而是專門坑隊友的坑,

沒過多久,鳳九樓就到了,今天的鳳九樓很熱鬧,人來人往,雖然有許多人都進不了真正的天驕所舉行的聚會場所,但能夠在外圍也是很好的,

忘塵三人一來,那些人很自然的讓開了,畢竟忘塵現在在西幽可是風頭正勁,只要稍微注意一下,就能夠認出他,畢竟他那與眾不同的雪白色銀髮,想讓人不關注都很難,

也因為這樣,所以現在已經有許多年輕人學他的模樣,將長發都染成了銀色,還有不少人也學他,背負一柄斷劍,腰間系一柄長劍,這都隱隱形成了一股風尚,

而看見忘塵身邊的那與他一樣容貌的少女,他們自然很快就猜測出了這少女的身份,晨曦魔女,她可是凶名赫赫之輩,恐懼的代言詞,想要不認出來都非常困難,

現在誰不知道,雪劍王忘塵和晨曦魔女是兄妹啊,

這兩兄妹都是怪物,妖孽中的妖孽,這一點毋庸置疑,

那檢查請柬的幾個少年根本就不敢檢查他們三人的請柬,這還用得上檢查嗎,都已經認出來了,又何必再多此一舉呢,雖然檢查了忘塵也不會說什麼,畢竟本來就是有著這麼一道工序,

但他們不敢啊,這並不是因為害怕忘塵的威名,而是因為恐懼晨曦魔女的凶名,要知道,兩天前,晨曦魔女可是在這鳳九樓肆無忌憚的下毒,即便是他們的聖女殿下也不追究此事,而且還直接讓他們閉嘴,不要外傳,這顯然是他們的聖女殿下也管不了,

不過,那些當天在鳳九樓的人們自然是知道這件事情的,雖然鳳九樓的人口頭上警告了,但依舊還是有人會傳出,這自然也弄得人人都知曉了,這些蘇九兒不會在意,她只要保證這不是從他鳳九樓的人身上傳出去的就行了,這是一種態度問題,至於從其他人口中傳出,那就與她沒有任何關係了,

端木千夜也不會在意,這樣的事情多得去了,她又豈會在意,更何況還有著許多人做案之後,還將那些罪名冠在她身上,更有無數人給她潑污水,將許多莫須有的罪狀都往她身上推,弄得人神共憤,她都不會在意,又豈會在乎這些,

這一次的天驕盛會安排在了第九層,那是只有妖孽級的天驕才能夠踏足的地方,

但這一次鳳九樓破例,將這一層作為聚會的地點,只要有著請柬的人,都可以上這第九層來,這無疑讓許多人都興奮了,要知道這裡可是只有妖孽級天驕才能夠進來的地方,那自然與其他地方有著與眾不同的地方,

如果錯過了這次機會,那麼幾乎就永遠無緣見識到這一層究竟是什麼樣子的了,

這無疑讓無數人趨之若鶩,甚至有人不惜花費重金只為了買那麼一個隨從的資格,一張請柬可以帶兩個隨從,正因為如此,所以連這隨從的位置都炒成了天價,

忘塵,端木千夜,燕小北三人自然是有著三張請柬的,畢竟他們的身份都非同一般,如果只給一張,那無疑無形之中就會得罪人,

不過卻沒有人敢在他們手中買那隨從的位置,這不只是因為感覺高攀不上,更是因為他們三人中有著晨曦魔女的存在, 隨著三人的踏入,頓時迎來了許多人的歡迎,畢竟不管怎麼說忘塵也是風頭正勁的大人物了,以靈宗境界封王的存在,並且嫩能夠正面擋住靈帝境界的強者一擊,再加上他那種種非同一般的戰績,以及他背後的勢力,無論哪一種都值得人結交,

忘塵仔細打量了一下周圍,發現這裡確實別有一番韻味,

從外面並看不出什麼,但從這內部,這第九層,卻能夠清清楚楚的發現那頂端竟然是透明的,好似沒有任何阻礙一樣,可以看見外面的天空,

這個時候已經這裡已經放滿了各種美食美酒,在正中央,還專門準備了一個擂台,這是為了方便切磋而準備的,

謝絕掉這些來人的搭訕之後,忘塵三人找了一個比較安靜的地方做了下來,為什麼他們能夠這麼快就擺脫這些人,其中最主要的還是因為有著端木千夜的存在,

她不需要做任何事情,被她盯上的人都會不由自主的感覺到恐懼,而後,在配上她淡淡的一個「滾」字,自然也就沒有什麼人敢來糾纏他們了,

不然,以忘塵一個人的話,絕對是要與他們客套很久,

「這就是天驕們的宴會嗎,」燕小北雙眼放光的打看著四周,隱隱有些興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