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在徐玉示意兩下還是接過了徐玉遞過來的紙巾。

「眼淚擦去了又怎樣,我的事情你們永遠不明白,也不會理解,也或許沒那麼想明白吧!」徐夢淡淡的,看著淚眼卻有些心死的樣子。

徐玉不知道怎麼勸「是啊,有什麼用,心病還需心藥醫,我們又不是心藥,給紙巾,說什麼都有些徒勞!」

徐玉又忽然靈光一現,暗想著

「心藥」,「心藥不就是那男孩嗎?」……

於是徐玉看著徐夢情緒穩定些,試探性問起來,那男孩的情況。

「你和他怎麼認識的……哼」徐玉微笑著晃了下身子輕撞

了一下徐夢「我還不知道呢,說說,說說,聽聽……還有!」

徐玉轉過身一本正經道「總是『那男孩,』,『那男孩』的,我還不知道他的名字呢?」

徐夢卻不是很想開口的樣子,徐玉知道徐夢有些顧忌,於是道「其實你也知道,紙包不住火,遲早父母會知道,有些事可能更不在你預料中了,其實嘛?」

徐玉聳肩,又輕撞了下徐夢「反正這事你也知道遲早要知道的,現在說下我聽,也許我也可以出個主意!」

徐夢聽這話時,眨巴眼看了兩下徐玉的臉,停頓下道「其實……躲不過吧……」

然後眼神望著遠方「其實……我也知道,只是有些不甘心吧」徐夢腳隨意很緩速度踢了幾下腳邊有的小石子,抬著眼眸看向遠處,彷彿看著希望是樣子說著

「以前……包括現在說這話之前,我都還有些充滿希望的,特別是昨天……也許……反正呢……怎麼說呢……可能現在緣分還沒到那步,所謂的矢志不渝……哼哼」

徐夢說著,斷斷續續說著,有些自嘲點樣子。

有時玩下旁邊點碎石和邊上的乾的小木枝。

徐夢可能還有些心有不甘,不願,以及不解,想發泄吧,徐玉看著徐夢的樣子,默默想著,下次有空帶她去唱歌,KTV聊下,散步什麼的,只是現在工資,唉,徐玉有點走神。

忽然「啊啊」徐夢壓低聲音喊了兩下,徐玉知道多少是壓抑著的,她隨意說著不在乎不愛之類的閑語。

很久,才緩緩問出,說出那男孩叫「閔星辰,他是我在上學時認識,說對我一見傾心的人……你相信嗎?」

徐夢自嘲諷笑著「他說看到我有種特別的感覺,就是那種說不出來的喜歡,就是喜歡,怎麼看都喜歡,自然我們不可能戀愛,怕這那的,之後……反正就這樣了!」

徐夢儼然不想說了,徐玉也不強求「隨意,想說就說兩句」。

徐玉一手搭在了徐夢的肩膀處,攬她身體,拍了兩下肩膀,安撫下,順便整理了下她被風以及擦眼淚不注意的碎發,「這樣好看點!」

徐玉微笑著說著,其實有點皮笑肉不笑的樣子。

因為徐玉也笑不出來,眼下這種情況,多少徐玉心裡也不是滋味的。

本想安慰兩下徐夢,不料她在自己攬下胳膊的時候,愣了下,直到徐玉整理沒兩下碎發,人卻下意識往後縮了下,強顏歡笑著道「別這樣……用不著……我不怎麼覺得我需要安慰,比我慘,悲傷的大把呢,我這樣,沒事,沒事!」

徐夢說著的音調漸漸平緩,也降低著說話分貝,笑容逐漸淡去,徐玉動了兩下嘴唇,不知道適合說什麼,便也沒開口。

「其實……我之前說過,你可能忘了,我的頭髮,這那是……是我自己的,不想人碰!」

徐玉知道那卡殼的時候是想說之前的那男孩,也就是閔星辰說過她的頭髮,額頭只能他碰什麼的,有些話,可能徐夢自然記心底了。

徐玉想說,但是覺得不合適,也沒解釋,說啥。

徐夢感覺有點尷尬,自己倒哈哈笑了兩下,然後說著「姐,姐,姐也不行喔!」

意思姐也不可以這樣碰自己。

也許有些入記憶,好像骨髓般烙印這對方點話語以及記憶,時刻在相似場景以及無意間串出思念,那種感覺,徐玉也有過,現在偶爾也會讓記憶莫名包圍著,孤寂得不行。

「我懂,我懂!」徐玉不自覺脫口而出,淡淡說著這句懂,但是說出口又覺得尷尬,看著徐夢望著自己的眼神,搞句「啊啊啊」「以後我……我妹和你沒關係沒關係,聽到沒?聽到了沒?」

徐玉壓低聲音喊著這話。

好像在互動徐夢之前的那喊話,只有,或許只有她自己知道這刻她回憶起流年,那記憶,但是她不想回憶,想喊他,流年和自己沒關係,但是覺得不妥,便喊時改口的,自己的妹妹,和那男孩沒關係,沒有。

「沒關係,沒關係了!」徐夢也壓低聲音喊了兩下,在這人少的地方如此卻兩人感覺有些輕鬆,然後相視一笑了。

彼此好像在這一刻達成了某些共鳴以及思想,有了些許的默契和彼此的理解與相信了,在這一刻他們思想好像有了些許的同步以及心裡拉進了些許姐妹的情誼。

徐夢道:「下次,下次去上次的那山邊比較好!或者……」

「流山!」兩人幾乎同時說著這詞,那是距離流年家鄉的地方,以及也有他成長痕迹的地方吧……

徐玉忽然想去看看了,有點想了斷什麼了……

至於是了斷什麼,其實徐玉也說不上來,對於這不了了之的感情,總是莫名想著以及思考著無關的事情,或者看似無關,其實有牽連的事情。

徐玉也不知道怎麼的,有些想法卻好像隨著時間加深了印象,模糊了那些不好,以及懷疑等,更多是對方好的一面,只是在自己有些許衝動想幹嘛時,那些懷疑的種子好像忽然成長成了參天大樹,在心裡,看不到那和流年的未來以及希望。

所有的曙光都被那樹遮擋了……

()

搜狗 畢竟不管怎樣都是不了了之的感情,徐玉感覺一切太渺茫了……

心裡不覺想起來有段時間,反覆聽的那首歌曲《不了了之》。

想起歌詞裡面的兩句

』「你和我不了了之的愛情,有段不了了之的回憶,你記得我還是已然忘記,誰為誰放棄!你和我不了了之的愛情,留下不了了之的痕迹,你快樂嗎?是否有愛的她,要好好珍惜……」

徐玉想著不覺有點眼角shi潤,徐玉用手指下意識碰了下眼角,看著那食指沾染了些許的淚水是shi潤,徐玉泯然一笑,望天,微笑說著「我們走吧……或者邊走邊說?」

然後徐玉看著一旁的徐夢,補充道「坐久了,****都要起繭子了!」然後,隨即哈哈笑了下。

只是那模樣只有徐玉,可能旁邊點徐夢也感覺到的不對勁,單徐玉渾然不知,早已起身的身子,以及牽強的話語。

但這次輪到徐夢,她也沒點破。

徐玉不敢看手機,放兜里了,自然現在也不好說走的事,已然不適合上班,什麼事,「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之後隨機應變吧,徐玉想著。

然後兩人走著閑聊著,說著一點小時候的糗事以及現在彼此沒想到的對方的變化,怎麼那麼快之類的話閑聊著。

有一會,徐玉走著莫名不知道走哪去了,然後還問祿來著,彼此都有些無語,徐夢坎千度引擎搜索,配合問路一起,更明確方向。

畢竟徐夢的手機流量也不適合總開著的。

兩人後隨著回家的方向走著。

也彼此取笑一番。

徐玉雖然在這城市江北城,已然三年有餘,但是她總是習慣的線路,每天家裡上班地,這樣的回家上班,上班回家,沒怎麼逗留,也很少逛江北城的夜市或者其他地,頂多在樓下的超市買著日需品,想著節約一點而已。

可能徐玉還有些不放心徐夢,有意無意提起了那司桃私逃的那些事,以及道聽途說,當然更多是徐添明把司桃當反面人物說的些話,以及司桃那時的情況。

其實別說徐玉說給徐夢聽,有時也感覺好像想起怎麼的也是說給自己聽的。

除了同情司桃也有感嘆她的生活的艱難,以及那種氛圍瞎她的心理。

或許他們大多只是茶餘飯後笑兩下就完了,但是沒人真正理解以及同情司桃,更多覺得活該或者她的人生是個笑柄的感覺。

而徐玉經過徐夢的事更覺得,有時那些看著思想奇特,常人不能理解以及做著奇怪的事等,背後那些人必定有著不同尋常點經歷以及童年,甚至各種傷害吧!

但是趙曉慧除開吧,徐玉那時觀念對趙曉慧更多好像大人對孩子的那種恨鐵不成鋼,有些氣惱,總給她建議以及「指導」,「提示」等,但沒多大用處。

那時的徐玉心裡對半覺得趙曉慧有些挨打是自找的,有些活該,這那沒做好的,受徐添明的潛移默化,自然徐玉那時思想是如果做好了這那看著不怎麼到位的事情,辦周全了,自然徐添明不打了,再打就是理虧不對了。

這個觀念直到徐很多年後,才知道不管什麼原因都不能打媽媽,這是家庭暴力,以及不應該的行為。

只要動手就是不對不管因為什麼,動手就是不對,任何理由都不能動手。

那甜點徐玉孩聊了庄雅的事,自然多的是覺得可惜。

其實庄雅雖沒有如名字的端莊優雅,但到底還是直爽以及敢愛敢恨中人!

這點徐玉和他有著共同點,自然彼此當朋友還是有些愉快的。

也不知道現在庄雅怎麼樣?那孩子呢,估計應該是兩個吧!

徐玉回憶著她們QQ留言信息點互動,聊天,以及庄雅空間不知道什麼時候上鎖了。

還有那簡陋的畫畫的那圖片做的QQ圖像!

徐玉說著「其實有時還想你們嘮嗑兩下,也不知道合不合的來!」

「你是怕我一走了之,還是衝動?」徐夢話語有點嚴肅,然後徐夢又說道「相逢就是有緣!嘿嘿,不知道怎麼想的這句,腦子糊塗了,糊塗了,不……」

徐玉聽著,忽然想起來昨天她被找到后的那一攤血,但眼下估摸時間,醫院早沒人了。

只能提醒徐夢注意。

忽然徐玉在快到家,安撫些許,便將徐夢送到自己家,然後就依計劃的,她自己趕緊去工作地!

以及聊著些許目前需要怎樣的想法!

還有那身體點關注怎麼的。

到家匆忙也忘了買菜,送徐夢回家,徐玉看著她回家進門和揮手著,然後寬慰下心,但是立馬在離開時,徐玉心慌得不行!

因為她拿出手機發現快七點了。

徐夢自然還好,目前還好,而且現在就趙曉慧一人,多少有些放心,只是擔心徐添明回家看到徐夢,不知道徐夢怎麼招架。

反正目前還好,但是徐玉就不同了,她得救火啊!

轉身下樓沒會,徐玉小跑兩下,氣喘吁吁的,然後間斷打了好幾次電話,但是一直是沒人接的狀態。

徐玉擔心得不行,在心理也整理著可能怎麼的情況的應對,以及說法,還有萬一怎麼說,怎麼回應,徐玉有點煩躁和擔心,目前局勢估計難以控制的,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

就這樣,邊跑邊打電話著,快要道店裡,上樓沒會就到了。

徐玉心情很是忐忑。

至於為什麼不打車,因為徐玉習慣了走路,平常要不是徐夢再,怎麼的需要,徐玉不怎麼想到車子上去。

習慣性快點走,特別急了,那時只想著快點跑過去,然後歇停幾秒時,準備打電話問下,解釋些許。

徐玉心亂如麻。

再還有十來米的地方徐玉已經做好了各種批評怎麼的,自己如果死乞白賴,或者忍耐著的情況。

但是去時,發現不忙,但也沒發生什麼變化,只是唯一不同的是其餘小夥伴,那些同事都是看熱鬧的樣子和神情,注視著徐玉進店以及轉身,那眼神也些許點竊竊私語讓徐玉有點不習慣。

這樣比做紅地毯還風光點感覺,徐玉感覺臉身子都有些發燙,人心裡急得不行,不覺摸著些許額頭的薄汗。

很快,徐玉在一同事的隨手指引下,徐玉看到了店長李如花的樣子。

她表情淡然,還沒注意到徐玉的走來。

然後抬眸間,看到了,但是裝作沒看到繼續在那櫃檯,也就是本店的櫃檯,小型的柜子,放哪點數銷售本,以及電腦查貨的工作台上,在那電腦前繼續敲敲打打著,沒有怎麼停歇。

徐玉也不知道怎樣開場,一下子蒙了……

()

搜狗 徐玉等了兩下,然後清咳了下,但店長李如花瞟眼徐玉,繼續手上操作,感覺太無視了。

徐玉淡淡說著「呃……店長,是這樣的,我呢有點事,真的很不方便,然後我現在是過來幫忙下還是怎樣呢?(請)指示下」

徐玉耐著性子的話,並沒讓店長有多注意,她也沒表態,過了一兩分鐘才平淡道句「你等下,我先弄下著……」

「喔!」徐玉也只能杵在那等著。

也不知道多久,好像有十分鐘左右了,店長李如花停下手裡動作,關了工作台的電腦,以及把各本子收拾了下,把筆帽蓋著中性筆,然後都整理放好后,忘了徐玉一眼,轉身時嘴裡淡淡說著「過來下,倉庫!」

「喔!」,徐玉忐忑跟隨著店長李如花進倉庫。

聊了下,應該說主要店長李如花說,徐玉聽,即使回答的也只是幾個字眼「是……喔……嗯……啊……」

店長李如花從徐玉的業績說到,她認為的表現,還有些建議等。

但說的建議也往往只是語氣委婉的說詞,像她而言只是通知,不給對方難堪,別順杆子往上爬。

自然還有對徐玉的各項表現的不如意,以及調店的威脅等,還有從明天起,徐玉連著一兩星期都是早班,看錶現,不然,可能沒有晚班,以及美其名曰的,徐玉上晚班總上不好怎麼的,那麼忙都跑出去玩(指25號徐玉生理期出去的事),表示沒有團隊意識啥的,這那的扯一堆。

自然沒有什麼拒絕的權力,徐玉只能退一步想,既然改變不了,自己努力把握,做點成績看看,像店長李如花說的那樣,如果這一星期,從明日的2008.5.28.到下月的2008.6.4一星期如果業績沒達成多少比例,星期幾多少等,自然6.4后的那一星期也上早班!

徐玉想只能爭口氣了,不然以後日子更不好搞,誰都知道,現在店長就是有意刁難的。

徐玉也解釋,說幾句無用,店長李如花態度強硬,也無所謂同意與否了的問題了。

而末了,店長李如花道「好,就這樣,今天你就好好休息,回去吧!養好精神,明天上早班!」

徐玉「喔!」

徐玉自然心裡不痛快,但是能咋滴!

走在路上的徐玉心裡很是不爽,這叫什麼事啊?

擺明就是擺臉色,不給自己好顏色的,也不能說別人怎麼的,只算請假算好了,曠工還扣些。

請假視情況而定,扣一天或兩天工資,她說按規定扣兩天工資,但是曠工就扣三天了,還可能停職。

徐玉也只能這樣安慰安慰自己了。

路上,那辭職有兩三月的小順,自然心理不爽,目前也沒找到合適的工作,還租房子在,心裡急也氣惱,還好和別人一姐妹合租的,不然壓根沒法搞。

徐玉聽著小順點抱怨,以及店長李如花說好的多少假期,結果扣,也不說幾句,就那樣不管,而且工作自然很多事也憋屈。

想想,小順還是和自己有次吵架才知道,很多時候有些話,是店長李如花搞gui在,其實那些時候怎麼的,彼此沒有那些想法,都是店長李如花轉述,其實是污衊點話。

知道彼此點友誼即使有些誤會解開了,但是友誼早已回不到當初,只能相互聽對方點抱怨兩句,然後表示點如果有機會去告,公司舉報就一起。

徐玉「喔……看吧!」

隨意回答了幾句,畢竟沒人想把事情鬧大,她和小順不同,現在還在公司旗下工作,有些事不好弄難堪,也不會再呆下去。

逼不得已就走那步,那也等於沒有後路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