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他就是不說,那有什麼辦法,別人還以爲他沒有自己厲害呢,倒是鄭志平,他一來就和大家說了,自己是已經完成了八次任務的任務參與者,所以,大家肯定會對他“馬首是瞻”啦,而不是李肅。

因爲這就是宣傳的效果,如果在之前的話,李肅就已經告訴大家,自己的身份是道士的話,那麼估計就連鄭志平他也會對李肅“馬首是瞻”,雖然說,還不至於到“俯首稱臣”的地步,但是,領頭人就一定會是李肅了。

而不是他鄭志平,那麼在之前的時候,鄭志平他也就不能搶李肅的風頭了,所以說,李肅他就是太低調、謙虛了。

“當然是真的啦,小子,你是不是欠揍啊”,李肅看到薛美美一臉兇巴巴看着肖和的樣子,心裏是又好笑又無語,但在這個時候,絕對是不能笑出來的,這一點,李肅他還是知道的,只是薛美美她實在是太任性了。

就算你是女警,但如果真的要打起來的話,你也不一定就能打得過肖和啊,李肅就是在心裏想到這一點,如果肖和較真的話,那也只能由自己出手了,哎,在任務世界裏本來就已經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情了。

可如果再發生什麼其它不好的事情的話,那麼大家的生存率只會是更低,你是女警沒錯,但別人不知道啊,還有,就算是別人知道了,那萬一別人心想,這是在任務世界裏,沒把你警察的身份當回事,那該怎麼辦。

李肅每次進入任務世界裏所遇到的人,都還算是比較好的,比較和諧的了,像那種大奸大惡之人,李肅他還是沒有遇到,要是說,現在的這個肖和,他是一個兇惡的人,那麼薛美美這麼說,就是給李肅闖禍了。

薛美美說完之後,李肅趕緊說:“不好意思大家,之前的時候,我忘記告訴大家了,美美她說得沒錯,我確實是學過道術,但至於我爲什麼要說,其實這副撲克牌它沒有鬼呢。”

“原因是,我在這副撲克牌上面,沒有感應到一絲的陰氣,如果真的是有鬼的話,那麼我就絕對可以感應得到。”

“我相信他說的是真的”,李肅向大家說完之後,李小藍馬上就補了一句,這下,衆人紛紛都將目光看向李小藍。

大家之所以會這麼做,原因也是因爲,難道這個李小藍,她之前也就早已認識李肅了嗎。

其他人看向李小藍,那是因爲他們想真的知道,李肅到底是不是真的會道術,但有一個人,她看向李小藍的目光卻是彷彿要將李小藍吃掉一樣,沒錯,這個人她就是薛美美,這下,李肅又有得玩了。

腹黑誘拐小萌妻 “我之前的一次就是和他一起進入了任務世界,那時候我還不知道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一個任務世界,可也就是這樣,我無緣無故的就進入了任務世界,然後那一次我們遇到了很多隻厲鬼,但都被他給消滅了。”

“也是因爲他,那次我才能活着回到現實世界”,看到大家都紛紛的看着自己,於是,李小藍乾脆把那次的事情向大家說一下,也好證明李肅他是真的有道術,衆人在聽李小藍說完之後。

有的人已經是相信李肅他有道術,但有的人,他卻還不相信,就比如說現在的肖和,“切,說誰不會說啊,要編故事很難嗎,要找託很難嗎,虧我之前還以爲你是個老實的人,原來你的套路這麼深啊。”

肖和還是不相信李肅他會道術,聽到肖和說完之後,李肅沒有說話,但他旁邊的薛美美,卻是忍不住了。

“你有病嗎,肅哥他有就有,沒有就沒有,這個事情,有必要騙你嗎”,薛美美可能也是來了脾氣了,開口就大罵肖和有病,語氣也是非常的不好,這跟她那天使般的面孔,魔鬼般的身材,完全形成了反差。

“你他媽的,再說一遍”,這下,肖和也來了脾氣,之前薛美美那樣說他,他可能還不會怎麼生氣,但現在薛美美又是罵了他,又是對他口出惡言,語氣也是非常的不好,一個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很明顯,現在肖和他就是快要忍不住了,或者說是,已經忍不住了,“肖和,肖和,她是無心的嘛,看在她是美女的份上,算了”,見到肖和的情緒有點不穩定,於是,鄭志平立刻勸住肖和。

“美美,你別說了”,看到薛美美也是一樣,情緒也有點不穩定,於是,李肅也趕緊小聲的勸着薛美美,但爲什麼會是小聲的呢,哎,不要問這個問題啦,不要在意這些細節啦,問題是,李肅他敢大聲的對薛美美說話嗎。 「諸葛輕狂,你不要太過分了!你信不信我親自找你的長輩,去問一下,他到底怎麼教的你,怎麼教出你這麼一個沒有教養的人來!」

唐雲飛見諸葛輕狂說話這麼無所顧忌,整個人也是氣到了極致,立刻指著諸葛輕狂怒道。

「隨你!我就是實話實說,而且你去找他們,或許他們都不愛搭理你,能不能看到還要看你的運氣呢!」

諸葛輕狂慫了慫肩膀,無所謂地說道。

「你!!!」

唐雲飛氣的渾身都在顫抖,臉色都漲的通紅!

「呵呵,老唐,平常見你挺穩重的一個人,怎麼今天就這麼沉不住氣呢?那位是你能夠招惹的嗎?還你登上門去問責,人家搭理你嗎?」

見到唐雲飛這樣,頓時幾個與唐家不對付的老傢伙們便是開始落井下石道。

聽到這話,唐雲飛一愣,再想到諸葛輕狂的長輩們,他也是頭大。

看來自己真的是氣糊塗了,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實在是太有失身份了!

薛如夢看著台下的這一幕幕,目光之中只有冷漠與堅定。

「你們都說完了嗎?我要說的話,我都說完了,我現在可以走了!今天的訂婚宴就這樣吧!」

薛君山在諸葛輕狂和唐雲飛那邊受了氣,心裡憋屈的要死,現在又聽到自己的孫女這樣說,火氣也再摁不住了,怒火中燒,蹭的一下,便是站起身來,道:「薛如夢,今天你只要敢出這個大門,你就再也不是我們薛家的人!」

薛如夢聽到薛君山的話,身軀猛然一震,前行的步伐也是為之一頓,她轉過身來,看著眾人,淡淡地說道:「你們不是一直想知道為什麼無論怎麼樣我都不願意嫁給唐浩嗎?好,現在我就告訴你們,那是因為我薛如夢有男人了! 辟道立心 所以,我除了他不會嫁給任何一個人!你們都死心吧!唐爺爺,你不會願意你的孫子總是帶著一頂綠帽子吧?」

薛如夢面露笑容盯著唐雲飛問道。

「你……」

唐雲飛氣的說不出來話,薛如夢這不是問的廢話嗎?誰願意自己的女人心裡有其他的男人?只要是個男人就不喜歡自己的頭頂頂著一頂綠帽子!

在場的老人們,可都是將面子看的比生命還要重要的,俗話說的好,人爭一口氣,佛受一炷香。他們這些老傢伙鬥了一輩子,為了就是一個面子,現在薛如夢的所舉所動,都在折損著唐家和薛家兩位老人的面子!

唐雲飛看著一旁的薛君山,冷哼一聲:「老薛,你們薛家還真的是生了個好孫女啊!」

薛君山臉更是羞的通紅,看著薛如夢:「混賬!你看看你做的好事!薛家的臉面都被你給丟盡了!」

唐浩站在舞台上面,感覺自己就是一個跳樑小丑,可是再看到薛如夢遭到那麼多長輩的辱罵,心中又有那麼一絲的不忍。

他知道,自己的事情,還應該要自己來解決,當即說道:「爺爺,薛爺爺,這是我和如夢兩個人的事情,還是讓我們兩個人自己解決吧!」

「哼!你們自己解決吧!」

唐雲飛恨鐵不成鋼地看了眼唐浩,心裡很是氣憤,自己這個孫子,怎麼看都哪裡好,可是偏偏在感情這塊,就是要選擇薛如夢,真不知道薛如夢到底哪裡好了,值得他這麼忘不了!

「如夢,我知道,我不是你喜歡的那種類型!可是你為什麼要這麼說呢?」

唐浩看著薛如夢問道。

「我怎麼了?」

薛如夢冷笑一聲道。

「你說你有男人了,但是他人呢?他知道你要和我訂婚,竟然都能夠忍得住,都能夠不出面?他就真的是愛你的?」

唐浩一句話便是點出了事情的重點來。

是啊,若是薛如夢真的有男人的話,怎麼可能在知道薛如夢要跟唐浩訂婚以後,會忍著不來?

莫非,他真的是礙於薛家和唐家的勢力嚇得不敢出現了?真的是一個軟蛋?

「他不知道我要訂婚!」

薛如夢想到秦穆然,當初的不辭而別,並沒有告訴這個小男人自己要被逼迫著跟唐浩結婚,或許,此時的他正在中海裡面翹著二郎腿屁顛屁顛的吧。

「呵呵!好一句他不知道!如夢!從你的表情我可以看出,你根本就是在騙我,這個男人根本就不存在吧!是你編造出來故意氣我的!」

唐浩看到薛如夢這個表情,心中篤定地說道。

「呵呵!我有那個必要編造出一個人來騙你嗎?他真的存在!」

薛如夢給了唐浩一個大大的白眼,至於到底存不存在這個男人,說句好聽的是貓捉耗子,多管閑事,說句不好聽的就是關你屁事!

「呵呵!存在!那你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出他的名字嗎?你敢嗎?薛如夢!」

唐浩看到薛如夢這個樣子,也是氣憤,怒火上頭,失去了理智,憤怒地看著薛如夢問道。

「我敢!」

出乎唐浩的意料,薛如夢直視唐浩的雙眼,說道。

「你說他是誰!他叫什麼!」

唐浩不依不饒。

「他叫秦穆然!他在中海!」

終於,薛如夢還是說出了秦穆然的名字,當秦穆然的名字出現以後,諸葛輕狂的嘴角頓時便是尷尬地咧了咧。

這一刻,他如果還不知道韋武喊他來的意思,那就真的枉為碾壓一個時代的人了!

這傢伙,何著早就知道秦穆然和薛如夢的關係,原來,他所說的好戲並不是薛如夢抗婚啊,何著是說秦穆然來搶婚啊!

一想到秦穆然那傢伙的脾氣,知道了薛如夢要被逼迫著嫁給唐家,能沉得住氣嗎?估計這會兒已經在來的路上了吧!

想到這裡,諸葛輕狂臉上的神色開始豐富了起來。

當年秦穆然便是極其的能夠鬧騰,比之自己只高不低,現在回來了,還不得把薛家的訂婚宴給鬧個底朝天啊!

就在諸葛輕狂想著秦穆然該以什麼樣的身份來到這裡的時候,耳邊突然響起了雷鳴般的響聲,緊接著,這個聲音越來越近,也越來越響,周圍也是颳起了大風來,吹的四周的樹葉都嘩嘩作響。 假如說,薛美美她真的是很喜歡李肅,然後想要嫁給李肅,也就算是李肅最後同意了,那麼估計結婚之後,李肅也沒有什麼“好日子”可以過,只要不是每天都“捱打”,就算是好的了,哎。

要說起來,那還只有薛美美最有誘惑力,最性感和最有女人味,很明顯嘛,薛美美她那裏就是“制服”的“誘惑”嗎,但是,也就只有薛美美她是“最兇”的,像陳婷啊,蘇姍啊,還有李小藍啊等等。

她們其實都還算好啦,不像薛美美那樣,薛美美她是又任性又隨性,就只知道瘋,就只知道玩,說話也沒有一點輕重,“妻若如此,夫復何求”,估計李肅如果是真的娶了薛美美的話,那麼剛纔的這句話,李肅他是絕對說不出口的。

鄭志平這邊倒是勸住了肖和,可李肅那邊,根本就勸不住薛美美,隨後只見薛美美她有點生氣的向李肅說:“肅哥,你快露一手給他們看看,讓他們知道你的厲害”,李肅倒是不想出風頭,可薛美美她。

可薛美美她偏要李肅出風頭,讓大家見識一下李肅的道法,沒辦法,李肅在薛美美的“淫威”之後,也只好答應她,向大家獻醜了,隨後,李肅他說需要一個人來配合自己,聽到李肅這麼說了。

就連薛美美都不怎麼願意來配合李肅,薛美美都不願意來配合李肅了,那麼其他人就更加不會願意了,薛美美她之所以不願意,原因是因爲以前李肅失去過道法的事情,她現在都還歷歷在目,也是不敢冒風險。

萬一李肅要是失敗了,那該怎麼辦,李肅他不是說了,要配合一下嗎,那麼也就是說,搞不好還會出現意外,其實大家啊,都是誤會李肅說的話了,都是誤會李肅說的那個配合了,李肅他之所以會說配合。

原因也是因爲,好讓大家在心裏做好準備,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李肅他也是爲了大家着想,畢竟接下來的一幕,肯定是會很難以科學的角度去理解的,所以,所以嘛,李肅他纔會先告訴大家,需要一個人來配合自己。

不然的話,其實李肅他現在就可以開始了,還是那句話,李肅他也是爲了大家着想,可他沒想到,現在竟然沒有一個人願意來配合自己,就連自己認識了這麼久的薛美美也是一樣,李小藍的話,她是因爲認識的時間還不久。

所以,她如果是不願意,那也還是情有可原,但,但,哎,李肅在心裏也表示很無奈,可就在這個時候,李小藍她突然說:“我來,我來配合你”,李肅在恢復了道法之後,薛美美她還沒有見識過。

但李小藍她倒是親眼看見過,還有一個事情,現在也可以說一下了,那就是,在之前的時候,李小藍她一個人單獨的到各處去看了一下,原因也正是因爲她有陰陽眼,所以,她想看看,這個豪華輪船上,到底有沒有鬼魂。

不過最後得到的結果也還是好的,這艘豪華輪船上,它是真的沒有任何的鬼魂,但其實,它也是“有的”。

聽到李小藍說,她願意配合,李肅在心裏也覺得很是欣慰,爲什麼這麼說,其實也是有原因的,只有李小藍來配合自己,那是最好的,其他的人來配合自己,倒也還不是很好,原因是,李小藍她有天生陰陽眼。

《陰陽玄法》裏有記載,陰陽眼是可以“傳播”的,也就是說,只要有一個人,他是有陰陽眼,那麼只要再有一個道法比較高深的學道之人加以道法,就可以讓所有的人都同時“擁有”陰陽眼。

或者說是,可以讓其他的人也“擁有”陰陽眼,不過,或者說但是,但是,它這個只是短暫性的,也就是暫時的,如果只讓另外一個人暫時“擁有”陰陽眼的話,那麼可能時間會長一點,而如果。

而如果是,讓很多的人同時都“擁有”陰陽眼的話,那麼時間就肯定會很短,一個道理嘛,如果一萬塊錢,它給一個人花的話,那麼應該也不算是很少了,但如果是給一百個人花的話,那麼肯定每個人得到的就會少很多了。

接下來,李肅也就是想要拿李小藍做“媒介”,然後把陰陽眼“傳給”在場的每一個人,“做好準備了嗎”,李肅在使用道法之前,還是禮貌性的問了一下李小藍,隨後李小藍回答說準備好了。

聽到李小藍說準備好了,於是,李肅也不再耽擱了,隨後口裏馬上念道:“陰有陰眼,陽有陽眼,吾有陰陽眼,衆生皆有陰陽眼,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開陰眼”,李肅在念這段咒語的時候,每一個字裏都包含了無上的道法。

所以,由此可見,這個道法,它還是非常的耗費靈力的,估計這樣的道法,就算是李肅,他應該也不能經常使用。

“大家現在趕緊都看向她的眼睛”,大家現在還能反應得這麼快,聽到剛纔李肅唸的那些咒語,大家就已經全部看呆了,原因是,李肅唸的咒語,實在是太讓人震撼了,彷彿此時,自己的身邊站着的不是李肅。

而是一位得道高人,“大家現在趕緊都看着她的眼睛”,見大家都沒有反應,於是李肅又說了一遍。

就單單是李肅剛纔唸的這幾句咒語,哪怕他就是個假的,自己也認了,大家此時心裏都是這樣子想的。

不過,李肅在說完第二遍之後,大家倒也終於反應過來了,隨後,大家都紛紛的看向李小藍的眼睛,也就在這時,李小藍的陰陽眼就與大家的眼睛“相連”了,此時,只要她李小藍有陰陽眼,那麼。

那麼,凡是看到她眼睛的人就也都會和她一樣,“擁有”陰陽眼,而在這裏,也就是其他的任務參與者都“擁有”了暫時性的陰陽眼,到了這一步,大家也就算是全部都“擁有”陰陽眼了,接着。

接着,本來在李肅給大家開了陰陽眼之後,大家是可以看到自己身上的那三把火,但現在卻不行,因爲,大家不是被李肅直接開的,而是由李小藍作爲“媒介”,也就相當於是分享給了大家一點,或者說是,暫時性的“共享”。

而大家又是與李小藍“相連”了,所以,此時大家就都只能夠看到李小藍她身上的那三把火,自己的卻不能看到。

但大家也只是僅僅看到了李小藍她身上的那三把火,就已經是表現出了非常驚訝的表情,要如果大家能夠看到自己身上的那三把火的話,估計只會是更加的驚訝吧,下一章,精彩繼續。 突如其來的聲響,震撼了在場的所有人,幾乎是同一時間,所有人下意識地抬頭向著晴朗天空看去。

緊接著,下一幕,令所有的人都愣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只見,十幾家直升飛機橫空出現在了薛家的上空。

這陣仗,無論是誰看到都會感到有些慌亂。

要知道,薛家可是在京城的三環以內,三環以內禁止飛行,那可是明文規定的,但是現在呢?竟然有人敢光天化日之下開著直升飛機盤旋在他薛家的頭頂上面,這是什麼個意思。

若是只是盤旋的話,薛君山也就忍了,可是就在大家搞不懂發生什麼情況的時候,突然,十幾架直升飛機齊齊拉高,緊接著,直升飛機的前頭便是略帶俯衝地對準了薛家大宅!

不管怎麼說,薛君山曾經也是軍區的一大司令,即便現在退休下來了,可是對於部隊里的一些還是知道的!

這個動作,擺明了就是一個警備準備戰鬥的信號!

「反了!反了!」

薛君山看到對方這個架勢,氣的連連說了幾句!

如果說剛才薛如夢已經夠氣人,那是一個響亮的巴掌的話,那麼現在這個無疑是用鐵鎚在砸臉!

「混賬!還有沒有王法了!這是要炸了我們薛家嗎?是想要將京城所有的大家族都一鍋端了嗎!」

不得不說,薛定諤即便在這個情況下,還是很機智的!他巧妙的運用了在場不少都是各大家族的人這個因素,怒道。

「現在我非要打個電話問問,到底是誰允許這樣做的!他還想混不混了!」

似乎在迎合著薛定諤的話,當他的話音落下以後,只見天空中做好戰鬥準備的十幾架直升飛機,齊齊降落了幾米,更加逼近了薛家大宅。

直升飛機那震耳欲聾的聲響令每個人聽的都感覺耳膜有些疼,而他那螺旋槳掀起的風也是越來越大!

「一會兒安排人查一下,到底什麼情況?京城裡面出現直升飛機,這是違法違紀的!什麼時候部隊里的飛機能夠拿來胡鬧了!真的是太混賬了!非要查出來,開除軍籍,踢出我們人民子弟兵的隊伍不可!」

現場自然也有在京城任職的部隊高級軍官,堂堂首長來吃個喜宴,竟然被自己軍隊里的直升飛機對準了威脅,這要是傳出去還不得笑掉一群人的大牙啊!

這件事,就算是叔叔可以忍,嬸嬸都不能忍!

只是,到現在,事情都已經發展成這樣了,他們還覺得是某些失誤,而不是在探究到底發生了什麼?到底是誰能夠在三環以內調動直升飛機,來懸停在薛家大宅的頭頂,更不知道這樣的人到底擁有多麼強大的力量,這裡可是京城啊!

全場,只有三個人見到這一幕,保持著淡定!

一個是韋武,因為他已經知道是誰來了。另一個則是諸葛輕狂,因為剛才韋武也跟他通過氣,算是猜到了。最後一個,就是舞台中央的薛如夢!

薛如夢抬頭看著天空中懸停的直升飛機,腦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現出那個男人的身影。

「小男人,會是你嗎?」

雖然明知道不會是秦穆然,因為秦穆然根本就不會擁有這麼大的力量,可是她還是本能的選擇擁有那麼一絲的期待,至少,不管是不是,都足夠的震撼了!

十幾架飛機一切都準備就緒,便是停在了空中,靜靜地等待著。

這個動作,讓薛家大宅里的人更加的氣憤了!

示威!這是十足地在示威啊!

要知道今天在這裡的可都是身份不低的,竟然還面臨著這樣的情況,對於他們來說簡直就是恥辱!

「到底是誰!一定要查出來,到底是誰!」

哪怕是唐雲飛也是忍不住氣憤地說道。怎麼說他唐雲飛認識的人也不少,走到哪裡都是被接待,尊敬的人,什麼時候遇到過這樣的事情,尤其還是在自己孫子的訂婚盛宴上面!

丟人,丟人丟到極致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