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巍峨雄壯,威嚴大氣的寶殿,幾個呼吸間,就變成了一團廢墟。

眾僧簡直不敢相信的自己眼睛!

他們寧願是自己的幻覺!

弘法寺所有僧眾霎那間都有一種天塌地陷的感覺。

弘法寺建在京城以西,地勢較高,弘法大殿轟然崩毀,巨大的聲響也瞬間傳了出去,傳出老遠。

以弘法寺為中心,數里範圍內幾乎所有人都看見了這讓人吃驚的一幕,其中自然包括了許許多多武林中人!

弘法寺也是天下名寺之一,寺院住持天凈禪師在武林中的名氣雖及不上大悲,但也差不了多少,此時弘法寺一塌,頓時便吸引了無數人的注意。

「弘法寺怎會塌了?」

「聽說少林眾僧便是掛單在弘法寺,莫非是劍王已經與少林對上了?」

無數武林中人駭然望去,揣測紛紛。

「何必猜來猜去,咱們立即趕過去便知道了!」立即便有人展開身法,風一般飛掠而去。

「不錯!若真是劍王已與少林交手了,一旦錯過此戰,必將抱憾終身!」

「走!」

成百上千位武林豪傑紛紛響應,施展輕功,朝弘法寺方向趕了過去。

也就在這時,一道長嘯,引空而起,震撼十里。

所有趕來的武林豪傑便看見一條身形自弘法寺竄飛而出,如一朵飄搖的青雲,冉冉而上,倏忽之間,竟已飛掠到了禪院內最高的一座舍利塔上!

這座舍利塔共有七層,高達九丈,乃是弘法寺歷代高僧安息歸眠之處,氣魄之雄偉,實可謂京師一大雄觀!但是那條青影引空直上,竟似毫無停頓凝滯,一飛衝天,已掠了上去。

一掠九丈之高!

所有瞧見這一幕的武林豪傑,江湖人士紛紛色變,眼珠子幾乎暴突了出來,每個人臉上都寫滿了難以置信。

世上竟有如此輕功!

這句話幾乎能從每一個人臉上讀出來。

「劍王!果然是劍王!」

有人朝塔頂的青色人影凝神看去,頓時引起了陣陣驚呼。

高塔聳立。

人在塔頂。

王動就那麼輕輕鬆鬆的站立塔頂,負手身後,目光俯視,沉靜而悠遠,然而卻無不和諧,彷彿一幅優美之極的畫兒,人與塔,天與地,蒼穹浮雲構成的絕美畫卷,無論是誰,心意里都湧起和諧自然的感受。

似乎此人就該站立塔頂,踏足雲霄,不入凡塵!也不知是這方天地剝離了這人與塔,還是這人與塔將天地在這一剎那給放逐了出去。

目光俯視下來。

驚呼戛然而止。

無數江湖中人,不論是武林大豪,三教九流,抑或是下九流中的打手走卒一流,盡皆呼吸停頓。

一時之間,整個世界都彷彿靜默了下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住在塔頂的青衣人影身上,每個人都知道這一幅畫面已被深深鏤刻到了心裡,只怕終生也無法遺忘了。

弘法寺一側一座小山上,薛冰站在峰頂,也在看著那條青影,目光中蘊著一種說不出的驕傲。

西街一座酒樓內,陸小鳳正在借酒澆愁,花滿樓則在旁靜坐著,忽然聽得了動靜,兩人推開窗戶一望,盡皆都是呆了呆。

「比不了!看來我果然是比不了!」陸小鳳喃喃自語道。

砰!忽然拋酒擲杯,穿窗射出,朝弘法寺方向飛掠而去。

花滿樓亦是緊隨其後。

「那是姓王的小子!」

另一條街上,同時看見這一幕的還有峨嵋四秀,孫秀青,石秀雪等人!她們此番入京本是為了伺機找西門吹雪報仇,可此時也似盡皆拋在了腦後,嬌軀一扭,四女已射了出去。

市井之間,也有幾個人抬頭盯著舍利塔。

「祖師爺唯一的香火血脈也斷了,便是死在了王動手上,我們天禽門的根也沒了!」

「我們身受師門大恩,卻沒能護住祖師爺的血脈,讓王動殺死了霍天青,這是我們的罪,本該以死贖罪,但就算要死,也必須先報了仇。」

「劍王劍法入化,武功蓋世,以我們的武功,要想報仇,只怕終生無望!幸好他終於和少林對上了,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

「師門天恩,唯有粉身以報!」

這群人是昔年天禽老人的傳人,說話之間,身形連閃,也趕了過去。 弘法寺內。

舍利高塔。

劍王與少林之戰已展開的消息不脛而走,京師之內,舉凡得到這個消息的武林豪傑莫不拋下手上一切事物,如潮水湧來。

數以千百計的江湖人士匯入弘法寺內觀戰。

嘭嘭嘭!!!

大地突然震動起來,如擊雷鼓,道道轟鳴由遠及近,宛似一道長龍,迅速趕來。

一眾武林豪傑駭然回望,便看見御道上軍陣氣勢如虹,一排排精兵悍將疾馳而來。

粗略掃去,軍陣起碼也在一兩千之眾,全都是禁衛中的精銳,人人彪悍魁梧,在軍陣集結之下,一股難以言語的壓抑氣息彌散全場。

縱是在場有數百上千武林中人,此時也不禁紛紛退開,不敢與軍陣禁衛爭鋒!

忽然之間,軍陣中一聲大喝,數千精兵悍將齊齊吐氣開聲,腳踏地面,宛如雷震,已停下了前進的腳步。

噠噠噠噠噠噠……

軍陣自中分開一條小道,四人拍馬越眾而出。

這四人每一位都氣度不凡,面容威嚴,年齡都在四五十歲左右,身穿錦繡官服,顯是禁軍統領一類的人物。

「大內四大高手!」

有眼尖的江湖人一眼望去,立時低呼起來。

大內皇宮中高手如雲,其中以四人最負盛名,也是最為了得。

這四人分別是瀟湘劍客魏子云,富貴神劍殷羨,大漠神鷹屠方以及摘星手丁敖……!

自古以來,俠以武犯禁,武林中人目無法紀,動輒殺人!朝廷和江湖屬於涇渭分明的兩面,朝廷視江湖為擾亂天下的毒瘤,武林中人也將替朝廷賣命的武林人看作鷹犬。

因此縱是魏子云,殷羨等人在未入朝任職前,江湖上名氣也是非凡,此刻卻也沒有誰前去搭話。

魏子云四人也完全沒有同任何人敘話的意思。

他們領軍前來,卻是為了防備有人伺機生亂,數百上千位江湖人匯聚一處,一旦有人煽風點火,引發亂局的話,將會造成何等可怕的局面?

只怕頃刻之間,這京師繁華之地就會血流成河,天下縞素!

這種可怖的場面,他們連想都不敢去想一下。

數千之眾的精兵悍將列陣在前,長矛在手,刀劍雖未出鞘,數千精銳所帶來的鋒銳蕭殺之氣卻已彌散全場,令在場諸多江湖豪傑如鯁在喉。

如非實在不願錯過劍王與這少林之間,這一場百年罕見的對決,只怕在場九成人都已散去了。

魏子云抬頭,仰望著舍利高塔,長嘆道:「白雲城主,西門吹雪決戰在即,卻將決戰地點選在了紫禁之巔,這已教我等心力交瘁,不想此時劍王竟又與少林對上了。」

殷羨手按劍柄,他號稱『富貴神劍』,一口寶劍流溢華光,點綴寶石珠玉,手掌撫過劍鞘上的玉石,亦是輕嘆:「紫禁之巔一戰固然轟傳天下,劍王與少林這一戰之轟動也決不在前者之一,勢必將垂名後世,流傳千古!」

「不錯,或許千古之後,我等俱成泥土,劍王卻也能如昔年小李探花,飛劍客,名俠沈浪等人一般,盛名依舊為後人樂道。」『大漠神鷹』屠方也在輕輕嘆息。

「人生在世,所求者不外乎身前身後名,若能垂名後世,即令現在身死,也不枉世上走此一遭了。」『摘星手』丁敖道:「我等雖已入朝為官,不再行走江湖久矣,但終究是一介武人,一生之中,能得見兩場流傳千古的高手對決,也算無憾!」

類似這樣的議論,在周遭每一片區域響起。

人潮如涌。

觀戰者雲集四方之地,目注舍利高塔,一瞬不瞬。

高聳巍峨的舍利塔。

王動就那麼靜靜的站在塔頂,目光悠遠,神色從容而鎮定,看著天外雲捲雲舒。

清風徐來,拂動了他的衣袍,他整個人也似有了一種隨風而動的韻味,身體彷彿了融入了清風流雲之中,隨時隨地都要乘風而去,駕雲直上九霄一般。

他的風度神采乃至精氣神在這一刻都已臻至了巔峰,幾乎已達到了完美無瑕,無懈可擊的境地。

弘法寺內無數觀戰者駭然失色,無法言語,他們中有很多人都無法了解王動的境界,但在這一刻卻都能夠感受到他的可怕。

嗖嗖嗖嗖嗖嗖……

衣袂破風聲連綿不絕。

以鐵肩,苦瓜和尚,少林六大首座為首,數十位武功高強的少林,弘法寺僧人聯手出擊,展開身法,殺上高塔。

「此子已入魔道,無藥可救,眾弟子與我聯手降魔!」

鐵肩一聲長嘯,足踏舍利塔,攀升而上。

勁風撲面。

殺氣迫空。

如長虹,如怒浪,如狂風,如烈焰一般的勁氣劃破長空,數十位武功高強的高僧前赴後繼,掌風拳力連綿不絕。

層層氣勁布滿舍利高塔塔頂,幾乎已將整個塔頂籠罩。

「諸位大師,我等來助你們一臂之力!」

天禽門傳人,山西雁,市井七俠八大高手一聲長嘯,交相呼應,也是在這一刻朝高塔飛掠而來,抓住時機出手了。

王動足尖輕踏,踏正踏頂尖錐!

他身形如步雲,再次扶搖直上,一掠八九丈,人如凌霄之仙。

「在場還有誰看王某人不順眼的,不妨一起出手!」

事到如今,他的聲音依舊很是從容。

但話音一落,一道飛虹一般的掌力劃破長空,似天河倒泄,驚艷至不可方物。

咔嚓咔嚓……

掌力未至,罡風已到,塔頂琉璃青瓦盡被掌風所籠罩,好似被颶風掃過,層層破碎,四散激濺。

嘭!!!

數位僧人直接被掌力掃中,毫無絲毫抵抗之力,直朝塔頂墜下。

王動也是同時自半空中墜落,足尖又一次踏上塔頂,似一片羽毛落下,但是塔頂卻像是承受了一塊天外隕石的轟擊,砰砰爆碎聲音中,塔頂如雪花般碎裂開來。

嗆啷一聲,奪命劍閃電出鞘,劍光如閃電,即令是在白日之中,也綻放出不可置信的光彩,攝人心魄。

一場空前燦爛之戰就在開啟。

頃刻之間,劍光與無數道勁氣交擊,轟鳴連綿不絕,舍利高塔上如同打雷一般,震撼四野。 虛空中厲芒暴閃而過,彷彿永夜中裂破天際的一線弧光,星火點點,瞬間綻放開來,生出璀璨精芒。

王動一劍平推,化入空氣之中。

這一推之勢迅疾無倫,偏又予人一種一幀一幀畫面定格,緩慢翻過的奇異感覺,奇快與奇慢兩種矛盾之極的劍勢融匯一體,實教人嘆為觀止。

劍體微微抖顫起來,引動了周遭的氣流,似乎連空氣都在這一刻化成了泥沼,被劍勢攪成了一團漿糊。

劍勢也終於在這一刻臻至了巔峰。

一劍生光輝!

重重劍影,鋪滿虛空!

道道劍光密結成蛛網,如同是一道道纏繞交擊的閃電雷霆。

彈指之間,這精彩之極的一劍生就寒芒,已將眾僧盡數罩入劍勢範圍內,避無可避。

咔嚓咔嚓……

塔頂覆蓋的琉璃青瓦在劍氣壓迫下,寸寸碎裂,塔頂尖錐一聲爆鳴,已然斷裂開來,一桿標槍般倒墜直下!

緊接著轟然巨響聲中,半個塔頂像是被直接掀翻了一般,發出連綿不絕的綻裂音符。

這一劍之威,實已達到了匪夷所思的境地,弘法寺內外,無數瞧見了這一幕的觀戰者,無不為之驚駭失色。

「世間竟有如此神乎其技的劍法?」

「劍王,果然是劍中之王!」

眾多江湖豪傑為之驚震失語。

「這一劍之威,已超越了白雲城主,超越了他那一著『天外飛仙』。」陸小鳳也是聳然動容,喃喃自語道。

花滿樓耳朵一動,素來從容自若的臉上也泛起了難以掩飾的吃驚之色,輕嘆道:「他說縱是我二人聯手,也未必是他百招之敵!我原還當是他驕矜自負,現在卻有些信了。」

禁軍陣前。

魏子云,殷羨等人也是相顧駭然,他們本是天下少有的高手,即使尚無法與當世頂尖高手爭鋒,卻也差不了多少,一身輕功縱是行走於險壑絕壁也該是如履平地,此時卻都險些從馬背上跌落下去。

為維護皇宮安定,九月十五的那一夜,按魏子云四人的設計,是只能容八人入宮,這八個人中還要先行排除了西門吹雪以及葉孤城。

剩下的六人當然也都是天下頂尖高手!

這樣八人雖然已極其了得,但以皇宮守衛之力,三千禁軍合眾多大內高手,魏子云等人到底還是有幾分對付的把握。

但現在只瞧見了王動這一劍,他四人手心中已冷汗直冒,若入宮八人都是如劍王一般級數的高手,不需八人,只要一人,傾盡皇宮禁衛之力,他們也沒有多少對付的把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