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道士雖然也懂一點法術,但都是一些皮毛。可是眼前的小道士不一樣,別看他年齡小,但是體內卻蘊藏着道家最正宗的魂力,那隱隱釋放出來的威壓,讓他們有些不舒服。

秦巖想不到小鬼頭膽子這麼大,居然敢調戲自己,立即擰起眉頭大聲呵斥起來:“不許調皮!”

小鬼頭根本不怕,不但又揪了揪秦巖的耳朵,還捏了捏秦巖的鼻子。

秦巖看他是個小孩,再加上他沒有害過人,所以懶得理會他,但是秦巖想不到這個小傢伙這麼調皮,當即念動咒語向小鬼頭胸口點去。

不等鬼夫妻提醒,“砰”的一聲,小鬼頭被秦巖點中,整個人向後倒飛出去,撞在了鬼夫妻兩人的懷裏。

“好你個小道士,居然敢冒犯我,看我打你屁股!”小鬼頭不服氣,也不知道秦巖的厲害,擼起袖子就要衝上去。

“不自量力!如果不是看在你年齡小,沒有害過人,我剛纔那一指直接就點的你魂飛魄散了!”秦巖撇了撇嘴,不屑一顧地說。

停頓了一下,秦巖接着說:“看在你們沒有害過人的份上,我今天就行行好饒你們一命!你們趕快去輪迴轉世吧!”

鬼大哥冷笑起來:“你想讓我們走我們就走嗎?你算什麼東西?”

鬼二姐也冷笑起來:“來找我們的道士多了,你算老幾?” 我算老幾?

秦巖在心中冷笑起來,我現在就讓你們看看我算老幾。

“天地動,日月明,三魂應,陰陽開,天罰一點驚鬼神,律令一出安乾坤!拘!”秦巖懶得和這些鬼打嘴炮,直接念動咒語開幹。

對付這樣的鬼,唯有用實力證明。

隨着“拘”字被念出口,五鬼就像被繩子捆住了一樣無法動彈。

隨着秦巖一招手,五鬼當即化成巴掌大的小人,落在了秦巖的手掌上。

秦巖想不到自己的道術精進的這麼快,四個厲鬼和一個普通鬼就這樣被自己收服了。

剛纔秦巖以爲五鬼都是厲鬼,想不到小鬼頭還沒有達到厲鬼。

五鬼驚駭失色,當即跪在秦巖的手心上,大聲叫起來:“天師饒命啊!天師饒命啊!”

就連最調皮的小鬼頭也戰戰兢兢地不敢造次。

“死罪可饒,活罪難逃,你們兩個剛纔居然敢罵我,必須受到懲罰!”秦巖冷笑起來,眼中閃過一道凌厲的精光。

“是是是!”鬼大哥和鬼二姐趕快磕頭,同時在心中暗想,只要不殺了我們就行!受點責罰算什麼!

秦巖點了點頭,念動咒語伸出左手向鬼大哥和鬼二姐的頭上點去。

鬼大哥和鬼二姐當即慘叫起來,摔倒在秦巖的右手手心上。

大約過了一分鐘,它們兩個才停止了慘叫,顫顫巍巍地從秦巖的掌心中站起來,恭敬無比地說:“多謝天師不殺之恩!”

只是它們說話的時候有氣無力,顯然剛纔的懲罰不好受。

秦巖點了點頭:“我現在送你們上路,你們可願意?”

五鬼心中雖然十分悽苦,但是他們不敢違抗秦巖的命令,當即點了點頭。

“好!”秦巖大叫一聲,念起了咒語。

不一會兒,秦巖面前閃現出一個巨大的黑色旋渦。

秦巖抓住五鬼向黑色旋渦裏面丟去,五鬼眨眼間消失在黑色旋渦中。

黑色旋渦也隨即消失不見。

送走五鬼,秦巖抹了一下額頭上的汗,轉過頭笑着說:“完了!”

夏柏明等人早就被秦巖的所作所爲驚呆了,他們滿臉驚訝地看着秦巖,眼中滿是不敢置信,直到秦巖轉過頭說話,他們纔回過神。

“秦大師道法高深,真是令我們大開眼界啊!”夏柏明鼓掌讚歎起來。

“秦巖,你真厲害!”耿瑤瑤眼中閃過道道異彩,滿心歡喜地看着秦巖。

不知道爲什麼,耿瑤瑤現在特別激動,這種激動就像是看到自己最親最愛的人拿到了什麼大獎,或者是得到了什麼珍寶。

與此同時,耿瑤瑤在心中由衷地讚美起來,秦巖好帥啊!特別是他抓鬼的時候。難怪人們都說,認真做事的男人是最帥的男人。

恰在這時,夏雪尼提着一個小皮箱回來了。

秦巖伸出手,笑眯眯地說:“叔叔,事情辦完了,快給錢吧!”

“啊!已經辦完了?”夏雪尼驚訝無比地睜大了眼睛,想不到秦巖出手這麼快。

“雪尼,給秦大師付款!”夏柏明大聲地說,準備看秦巖既高興又驚訝的樣子。

夏雪尼此刻拿到了錢,頓時也覺得底氣足了很多,當即將皮箱放在秦巖面前並打開。

一摞摞紅色的大票票差點晃瞎了秦巖的眼睛。

“秦大師,請!”夏柏明非常豪爽地說。

嗯?什麼意思?這是嘲笑我沒有錢嗎?居然讓我從這麼多錢中抽出十幾張!真是可惡!

秦巖憤憤不平地拿起一疊百元大鈔,從裏面數了十六張抽出來,然後將剩下的錢又放回皮箱裏。

夏柏明乾咳了一聲:“秦大師,是這樣的!其實這些錢全是我們給你的酬勞!”

“哦!我……嗯?你說什麼?”剛開始秦巖沒有反應過來,緊接着秦巖反應過來了。

“沒有錯!這些全是給你的!”夏柏明笑眯眯地說。

“秦大師,實話實說,我們之前花大價錢請了很多陰陽大師,但是他們沒有一個成功……”

緊接着,夏柏明將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地全部告訴了秦巖。

夏柏明覺得紙包不住火,與其這些事情傳到秦巖的耳中,不如自己直接告訴秦巖,更何況自己還直接給了秦巖五十萬的酬勞,秦巖肯定會心存疑慮。

自己這樣做,夏柏明覺得肯定會贏得秦巖的好感,以後再有什麼問題,秦巖肯定會幫助自己。

聽完那些陰陽大師的要價,秦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勒個去!不會吧!這些傢伙居然這麼狠,真是坑啊!

如果我以後的出場費也這麼高,那我不是就發了嗎?

想到這裏,秦巖就像看到了一條鋪滿金子的陽光大道在向自己揮手。

“夏叔叔,你的朋友如果有需要的話,讓他們儘管來找我。就你剛纔說的那個價格,我全部給他們打八折!不不不!全部打五折!”秦巖激動無比地說。

即便是五折,老子也賺翻了。

一張兩分錢的符紙賣五千塊錢,尼瑪,這比搶錢還搶錢啊!而且還不犯法!

想到這裏,秦巖忍不住在心中哈哈大笑起來。

“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怎麼愛你都不嫌多……”就在這時,秦巖的手機響了。

秦巖拿起來一看,居然是張迪這小子打來的。

“張迪,什麼事情啊?”

“秦巖,都幾點了,你晚上還去不去野人溝?你不是要收拾黃仙姑師兄和師弟嗎?你小子是不是把耿老師推倒不想起牀了?”張迪在電話裏面口無遮攔地說。

“我去!你不說我差點都忘了!好好好!我現在就回去!”秦巖答應了一聲掛斷了手機。

當秦巖擡起頭向夏柏明等人望去的時候,他發現氣氛好像有點不對勁。

耿瑤瑤羞紅了臉,低着頭咬着嘴脣,一副又氣又羞的樣子。

夏柏明和夏雪尼假裝正在看別處,但是臉上卻掛滿了詫異和驚訝。

劉嫂則大有深意地看着秦巖,眼中滿是你懂得的笑意。

他們這是怎麼了?表情好怪啊!

秦巖撓了撓頭,好奇無比地看着這些人。

該死的!我剛纔和張迪說話的時候,不小心按下了免提,張迪的話肯定被他們聽到了。

張迪,你小子等着,我今天晚上一定要讓黃仙姑的師兄和師弟幫你疏通一下筋骨。

希望耿瑤瑤不要生氣!

秦巖轉過頭悄悄地向耿瑤瑤看了一眼,此刻耿瑤瑤也轉過頭悄悄地向秦巖望來,兩個人的目光在瞬間撞在一起,摩擦出一串電火花。 耿瑤瑤趕快轉過頭看向了別處,臉色在瞬間一片通紅。

秦巖也趕快轉過頭,尷尬無比地撓了撓頭:“耿老師,剛纔……剛纔張迪……嗯!其實張迪這個傢伙你也知道,他口無遮攔,經常胡說八道。我怎麼可能會對你有非分之想呢!你長的那麼漂亮!”

說完話,秦巖發現自己不但前言不搭後語,而且邏輯混亂。

算了,不解釋了,解釋就是掩飾。

“夏叔叔,我還有事先走了!”秦巖提起皮箱,覺得沉甸甸的。

這一趟可真沒有白來啊!一下子掙了五十萬!等我把事情忙完了,我就在保市給我爸媽買套房。

不過據說保市的房價都快一萬塊錢一平米了,真是坑啊!

不過以我的實力,我絕對可以再掙五十萬,甚至一百萬。

一想到自己以後能變成大富翁,秦巖激動的臉都紅了。

“秦大師,您這就走啊?要不再坐一會兒!至少也要吃頓便飯啊!”夏柏明笑眯眯地說,語氣中充滿了客套。

“夏叔叔,真的不行啊!你剛纔也聽到了!我晚上還有事情呢!”秦巖擺了擺手說。

夏柏明點了點頭:“雪尼,你去送送秦大師!”

夏雪尼當即答應下來:“好的!秦大師,請跟我來!”

秦巖跟着夏雪尼向車庫裏面走去。

上了車,秦巖將皮箱當寶貝似得抱在懷裏,他一輩子都沒有見過這麼多錢。

回到學校,秦巖遠遠的就看到張迪和柳佳允站在一起,兩個人有說有笑,模樣十分親密。

張迪動作好快啊!想不到這麼快就將柳佳允勾搭上了。

秦巖剛準備叫張迪,兩個法學系的男生突然擋住了秦巖的去路。

“我去!我以爲是誰呢?這不是秦巖嗎?”

“秦巖,你難道忘了大明湖畔的李芸芸了嗎?對了!李芸芸現在已經被我玩膩了,你可以當備胎了!”

說罷,這兩個人就哈哈大笑起來。

這兩個傢伙是法學系有名的富二代,一個叫馬亞楠,一個叫趙鵬飛,經常打着愛情的名義玩弄女生。

秦巖之前追過李芸芸,但是李芸芸看不上秦巖,因爲秦巖是農村出來的,不但沒有錢,而且穿着也土。

後來李芸芸跟了馬亞楠,還坐在馬亞楠的寶馬車裏面羞辱秦巖,說她寧願坐在寶馬裏面哭,也不願意坐在自行車上笑。

一個月後,李芸芸來找秦巖說她被馬亞楠的外表迷惑了,覺得還是秦巖好,還要補償秦巖,非要拉着秦巖去開房。

剛開始秦巖不願意去,覺得兩個人之間如果有真愛,並不一定要上牀,李芸芸卻強行將秦巖拉進了紅太陽大賓館,並和秦巖抱在了一起。

十幾分鍾後,賓館房門被一腳踢開了,馬亞楠帶着一幫人衝了進來,將秦巖狠狠地揍了一頓,然後摟着李芸芸離開了。

後來秦巖才知道是怎麼回事。

原來李芸芸和馬亞楠發生口角了,她爲了氣馬亞楠,同時找藉口和馬亞楠和好,就讓秦巖當炮灰,把秦巖拉進了紅太陽大賓館,然後再讓閨蜜給馬亞楠打電話說秦巖強迫她。

馬亞楠以爲李芸芸真的被秦巖強迫了,就帶了一大幫人將秦巖打成了血人。

可是這件事情之後,李芸芸不但不感激秦巖,還在私底下和閨蜜說秦巖是白癡,活該捱打。

再後來李芸芸懷上了馬亞楠的孩子,馬亞楠卻一腳將李芸芸踢開了。

李芸芸又來找秦巖,說她已經打胎好幾次了,大夫說了,如果這一次再把孩子打掉,她以後就不能再要孩子了,所以她想和秦巖在一起,並且把孩子生下。

聽完李芸芸的話,秦巖被氣樂了。

我去你嗎的!你即便是女神,也不能這麼不要臉吧!你懷了別人的孩子,卻讓我來當爸爸,你以爲我真是冤大頭啊!你真的以爲我是傻-逼啊!

老子是男人,是一個有骨氣的男人。老子如果接受了你,接受了你肚子裏面的野種,老子他嗎的以後還能直起腰走路嗎?

秦巖當時就對李芸芸說了一個字:滾!

這件事情就發生在秦巖遇到葉嫣的前兩天。

秦巖原來以爲這件事情過去了,想不到今天居然在這裏遇到了仇人馬亞楠,以及他的損友趙鵬飛。

法學系和計算機系離得比較遠,秦巖覺得他遇到馬亞楠肯定不是偶遇,而是馬亞楠故意在等他。

“你們找我有什麼事情?”秦巖冷冷地問。

馬亞楠沒有直接回答秦巖的話,眼神戲謔地看着秦巖:“秦巖,李芸芸現在整天都念着你想着你,你趕快去安慰安慰她受傷的心靈吧!你不是號稱暖男嗎?”

趙鵬飛同樣眼神輕蔑地看着秦巖:“秦巖!雖然李芸芸現在是殘花敗柳,但是我覺得像你這種吊絲也就適合當備胎!你還是收下老馬這份禮物吧!如果老馬不幫你把李芸芸的肚子搞大,你這輩子也不可能聞到她褲襠裏面的味道!”

說罷,馬亞楠和趙鵬飛再次哈哈狂笑起來。

看着兩個人渣張狂的樣子,秦巖不由攥緊了拳頭。

“秦巖,實話實說,老子遇到麻煩了,李芸芸這個賤女人爲了套住我,居然用自殺威脅我。如果你接管了她,等你畢業後兄弟我肯定讓我爸給你找一份好工作!”馬亞楠戲虐地說。

“秦巖,老馬家的實力你也知道,給你在市教育局找一份穩定的工作那是輕而易舉。只要你接管了李芸芸,並且誘騙她打掉胎,不但畢業後有工作,老馬還會給你一部分補償金!”

趙鵬飛一邊說着,一邊從兜裏面拿出兩萬塊錢,“啪啪啪”地砸在手掌上。

“看到沒有,這是兩萬塊錢,你小子肯定沒有見過這麼多錢吧!只要你誘騙李芸芸打掉胎,這兩萬塊錢就是你的了!”

趙鵬飛挑起眉毛得意洋洋地說。

秦巖在心中冷笑起來,王八蛋,在今天之前,老子還真的沒有一次性見過兩萬塊錢,但是很不幸,老子剛纔不但見到了兩萬塊錢,還拿到了五十萬。 “哼!收起你的臭錢!不就是兩萬塊錢嗎?給老子拿開!”秦巖面無表情地說。

“哎呦!就你還想裝逼啊!你爸媽種一年地都不可能掙兩萬塊錢!”趙鵬飛眼中閃過一抹譏諷的神色。

“是不是覺得少?老子再給你加兩萬!”趙鵬飛一邊說着,一邊又從口袋裏面拿出兩萬塊錢,“啪啪啪”地敲在手心上,用輕蔑至極的眼神看着秦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