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小小哈哈大笑:「不理你可不行,不然我怎麼知道,我的李大美人天天和我在一塊,李阿嬌,李大美人,我的好老婆,哈哈哈」

阿嬌一愣,隨即心裡甜滋滋的,自己光顧吃醋,只記得李彩鳳姓李,進入忘了自己也姓李,於是撒起嬌來:「去你的,你就會欺負我,以後不理你了。」

令狐小小一邊猛力地向前飛,一邊和阿嬌說笑,令狐小小故意逗阿嬌,雖然有時候和阿嬌拌拌嘴,卻是非常開心。

阿嬌知道自己越來越離不開令狐小小,因為令狐小小不管在多麼糟糕的情況下,都能笑出來,從來沒有被困難打到過,不管令狐小小修為高低,在阿嬌眼裡,令狐小小就是一個高大偉岸的好男人,從來不欺負自己,甚至對自己百依百順。

張紫菱的事不說,阿嬌知道張紫菱對令狐小小是一種贖罪樣的心情。李彩鳳燒光令狐小小的衣服,令狐小小已經告訴阿嬌,令狐小小答應娶李彩鳳,也實屬無奈之舉。

而令狐小小為阿嬌經過多少次打鬥,甚至不惜自己的性命去保護阿嬌,阿嬌非常感動,越想心裡越是甜蜜,滿臉都是幸福的微笑。

很快,令狐小小就飛到黑石國的國界,為了不引起邊境守將的注意,令狐小小小心潛行,慢慢通過邊境,向黑石國的後方飛去。

很快就到了黑石國的大都黑石城,黑石城裡人心惶惶,都知道倚川國要攻打黑石國,黑石城雖然是大都,但是大街上人影稀少,顯得蕭條冷落。

黑石國周邊的附屬小國,紛紛脫離黑石國,有的投靠倚川國,有的投靠離自己近的大國,黑石國更是岌岌可危,隨時都有滅亡的危險。

令狐小小在大街上攔住一個路人,問他到哪可以報名參軍,路人奇怪地看看令狐小小,告訴他前面不遠就是招賢館,可以去那報名,說完,就慌慌張張地走了。

令狐小小也不管路人奇怪的目光,徑直朝招賢館走去,招賢館門口站著兩個士兵,士兵攔住令狐小小,問道:「幹什麼的?」

令狐小小一抱拳,說道:「我是報名參軍的。」「進去吧」。士兵讓開道路,讓令狐小小進入招賢館,裡面的人見有人進來,就招呼令狐小小到大廳等候接見,有人去報告大將軍。 第三七章招賢館

令狐小小走進大廳,裡面站著三個應招的人,這時門口又進來一人,此人身材高大健壯,足足比令狐小小高了一頭,炯炯有神的大眼,在令狐小小身上一掃,問道:「你是應招的?」

令狐小小點點頭,說道:「是,你也是應招的吧?我叫令狐小小,請問你尊姓大名。」

那人輕蔑地看了令狐小小一眼,說道:「我叫呼延昭,我看你是走錯地方了吧,這是招賢館,你應該去兵營報道。」

呼延昭一進門就看到令狐小小,令狐小小中等個頭,身材還可以,但是跟呼延昭比起來,就顯得單薄很多。呼延昭從心裡瞧不起令狐小小,說到招賢館的時候,故意把聲音拖得很長,一字一頓。

令狐小小根本不往心裡去,笑了笑說道:「我也想去兵營的,他們告訴我這有招賢館,我就到這了。」

呼延昭更加不客氣,說道:「你趕緊去兵營,別在這裡礙事,影響我們應招,耽誤大將軍的時間。」

令狐小小哭笑不得地看看呼延昭,搖搖頭,說道:「我不礙事,你們先應招,我到最後面。」說著,站到呼延昭背後。

呼延昭哼了一聲,走到令狐小小前面,故意挺挺身子,前面的人更加看不到令狐小小了。

這時,屏風後面傳來一聲吆喝:「大將軍到。」

隨著吆喝,從屏風後面轉出一人,他就是大將軍,四十多歲,穿著隨便,沒有穿官服,臉上笑呵呵的,坐到大廳中間的椅子上,向下看了看,說道:「大家別緊張,我叫孟進,我是接見你們的,一個一個地來。誰是先到的,近前一步。」

一個大漢邁出一步,說道:「大將軍,我叫張奎,我的魔寵是金鱗獅,合體后,身體堅硬無比,只有上品仙器以上,才能傷害我,我使一對獅頭錘,重一萬斤,願為國家效力。」

孟進笑呵呵地說道:「很好,你可以做將軍,站在一旁,下一位。」

前三位順利通過,呼延昭傲慢地撇了令狐小小一眼,大步上前,說道:「大將軍,我叫呼延昭,我的魔寵是一頭罕見的混元蛟龍,合體后非神器不能傷,我用一柄青龍刀,上品仙器,重七萬斤,願為國家效力。」

孟進微微一笑說道:「很好,請問呼延將軍,你對這場戰爭有什麼看法?」

呼延昭一愣,說道:「能有什麼看法,明擺著,倚川國國勢強大,兵力超過我國十幾倍,這場仗不好打。但是,只要我們上下齊心,軍民合力,我們這些將軍拚死抵抗,我就不相信倚川國能滅了我黑石國。」

孟進呵呵一笑:「你可以做將軍,站在一旁。」

呼延昭雄赳赳地走到旁邊一站,滿臉的傲氣。

孟進心裡失望至極,這些人雖然本領高強,卻沒有一個是大將軍的料,照這樣下去,黑石國危矣。

孟進看看令狐小小,更是失望,因為他剛把高大的呼延昭打發到一邊,令狐小小就顯得單薄瘦弱,毫無出奇之處了。

令狐小小走到孟進面前,說道:「我叫令狐小小,沒有魔寵,我的兵器是霸王斧,沒有重量。」

令狐小小的聲音一落,眾人齊刷刷地盯住他,都感到好奇,一個沒有魔寵的人,兵器還沒有重量,上戰場不是找死嗎?

呼延昭大聲喝道:「令狐小小,你敢戲弄大將軍,還不滾出去。」其實呼延昭也是好意,他怕大將軍發怒,殺了令狐小小,如果令狐小小識趣,轉身一走,或許大將軍就會饒了他。

孟進沒有發怒,就是有些奇怪,問道:「你既沒有魔寵,兵器也沒重量,你去戰場幹什麼?」

令狐小小微微一笑,說道:「帶兵。」

所有人都吃了一驚,呼延昭更是驚的說不出話來。

孟進饒有興趣地看著令狐小小,笑道:「你要帶兵?你想做大將軍?你知不知道,一個無能的大將軍,會害死多人?」

令狐小小滿臉自信,說道:「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我還沒帶兵,你怎麼知道我無能?」

孟進哈哈大笑,說道:「我問你,戰爭是什麼?兵是什麼?」

令狐小小沉吟一下,說道:「兵者,國之大事,生死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總之,一句話,兵者,詭道也。」

令狐小小滔滔不絕,一頓之乎者也,把呼延昭他們全聽傻了,孟進聽的津津有味,一言不發,等令狐小小說完,孟進拍手稱讚:「好,真是太好了,只是,你沒有戰鬥力,上不了戰場,如何把握全局?」

「我是沒有魔寵,我的霸王斧不是沒有重量,而是沒有固定重量,我的戰鬥力還是不錯的。」

孟進微微一驚問道:「也就是說,霸王斧的重量是隨時變化,隨心所欲,肯定是神器。」

「是」。

眾人都驚呆了,他們別說使用神器,就連神器是什麼樣子,他們都沒見過。

孟進複雜地看著令狐小小,心中矛盾無比,誰不想要神器,掙扎了半天,最後卻鄭重地說道:「令狐將軍,我最後問你一次,倚川國的熊霸天,率領一千五百萬大軍,進攻我黑石國,而我最多給你三十萬精兵,再沒有多餘的兵力給你,這四位歸你調遣,你敢不敢迎敵,能不能守住最後的防線:無用的天險。」

令狐小小愣住了,他沒想到,孟進只給他三十萬兵馬,熊霸天的兵力是他的五十倍,這仗怎麼打?一般情況下,去了也是送死。令狐小小想用血蓮子,但是,想到龍城璧跟著熊霸天,就放棄了這個想法。

孟進見令狐小小不說話,問道:「怎麼,你怕了?」孟進實在是沒有任何辦法,孟進總共兵力不足五十萬,這三十萬兵力,還是從他帳下抽調的。孟進還要面對磐石國和大岩國,怕他們趁機作亂,壓力比這邊還大。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大將軍的人才,孟進怕令狐小小被嚇退,就出言相激。

令狐小小看著孟進。斬釘截鐵地說道:「我不怕,我敢迎敵,你必須把敵我雙方的兵力、裝備、軍情,以及優勢、劣勢等等,都告訴我,給我準備一份戰略地圖,我才能確定作戰方案,用什麼辦法守住無用的天險。」 第三八章無用的天險

孟進讚賞的目光看看令狐小小:「我這裡有你所需要的一切,你跟我來。」轉頭對下人說道:「給這四位將軍安排住處,領他們下去休息。」說完帶著令狐小小奔后廳走去。

天都快黑了,孟進和令狐小小才出來,一邊走,令狐小小一邊默默地念著:「無用的天險、皮甲、一千五百萬、三十萬、強弓硬弩、硝油、箭竹,三天後啟程,唉!」

令狐小小突然站住,對孟進說道:「大將軍,我有個要求,你必須滿足,必須保密。」

孟進見令狐小小說的鄭重,立即答道:「你有什麼要求,我盡量滿足,你說吧。」

「不是盡量,是必須。」

令狐小小把他的要求說了出來。

孟進見令狐小小的要求並不難,滿口應承,想想無用的天險,地勢開闊,毫無天險可言,不知令狐小小要那些東西幹什麼。

三天後,令狐小小帶著呼延昭、張奎他們,率領三十萬大軍,浩浩蕩蕩開往無用的天險。一路不敢耽擱,星夜兼程。

要到無用的天險,必須經過天險城,令狐小小派呼延昭通知城主,大軍要穿城而過,讓城主提前做好準備。

呼延昭看著令狐小小說道:「令狐大將軍,難道我們真的要去送死?就這點兵,還不夠給熊霸天塞牙縫。」

令狐小小微微一笑,說道:「呼延將軍,不管是不是送死,我們必須得去。去了,或許還有一線生機。如果不去,黑石國就真的完了。」

呼延昭根本就看不起令狐小小,也沒想到令狐小小會成為大將軍,更沒想到令狐小小會是他的頂頭上司,雖然不服,但是看到令狐小小不顧個人安危,把生死置之度外,一心為黑石國,心中也升起一絲敬意。

呼延昭接過大令就要走,令狐小小又叫住他:「等等,呼延將軍,我給你一千輕騎,你通知城主之後,不得停留,穿過無用的天險,讓士兵散開,探查敵情,得到敵人的情報,要陸續回報。不得驚擾敵軍,更不得與敵軍交手,切記,去吧。」

呼延昭知道,如果被熊霸天他們發現,必死無疑,還是毅然領命,率領一千輕騎飛馳而去。

令狐小小率領大軍緊急趕路,兩天後趕到天險城。城主早已得到消息,城門大開,在城下迎接令狐小小,要犒賞三軍,款待令狐小小。

令狐小小隻是在馬上一抱拳,說道:「多謝城主款待,令狐還有急事,不能耽擱,容后再敘。」率領大軍穿城而過。

一路之上,令狐小小命令部隊,以急行軍的速度前進。士兵餓了就啃乾糧,渴了就著水壺喝幾口冷水。部隊經過幾天的奔波,終於趕到無用的天險。

令狐小小下令:「大軍原地休息,休整一天。」然後讓張奎、趙能、費豹,注意四周的動靜。

令狐小小在無用的天險轉了一圈,仔細觀察地形。其實,無用的天險就是,兩邊是陡峭的大山,中間是一條寬闊的大路,直通黑石國的邊境,長度足有上百里,是倚川國進攻黑石國的必經之路。

天險中間的大路竟然有五里多寬,真正是天下第一大路。大路上寸草不生,從這頭到黑石國的邊境,都是青褐色的青石路面,因為常年經過的車輛和行人,路面已經坑坑窪窪,凸凹不平。如果眼力夠好,這一百多里長的遼闊天險,能從這頭看到那頭。說是天險,卻無險要之地可守。

要想爬到天險兩邊的山峰上,必須從天險兩頭往上爬,因為有中間這條大路,從來沒有人上去過,石壁上到處長滿滑溜的青苔,要想上去,非常困難。

大路兩邊的山體,更是筆直陡峭,要想上去,除非會飛,否則,想都別想。


令狐小小看罷,暗自點點頭,看來自己醞釀的計劃,可以實施,只是有悖天道,而且是大大地有悖,那可是一千五百萬人,一千五百萬條鮮活的生命。

如果不實施計劃,根本擋不住熊霸天,黑石國就會滅亡,自己也會被熊霸天和龍城璧殺死,更報不了霸龍尊者的仇。

令狐小小一咬牙,暗自發狠:熊霸天、龍城璧,這都是被你們逼的,那些無辜的生命,都會記在你們的頭上,我要讓你們後悔終生,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們生不如死。熊霸天、王銘,龍城璧你們等著我。

第二天,呼延昭趕了回來,向令狐小小報告:「報告大將軍,熊霸天率領大軍,直奔我國邊境壓來,距肖飛的駐地不足三百里,肖飛告急,請大將軍定奪。」

令狐小小稍微沉吟一下,說道:「傳令兵,速去通知肖飛,讓肖飛放棄防守,趕緊撤回來,越快越好。」

接著又傳令下去:「全體將士,立即搬運大石,在天險南頭砌一道石牆,把無用的天險完全封死,寬度不能小於一里,高度不能低於二十米,立即行動。」

三十萬大軍一起動手,石牆雖然工程浩大,但是架不住人多,不到四天就竣工了。全體將士都很疑惑:我們這位大將軍,是瘋了、是傻了還是白痴,以為修這麼個石牆,就能擋住熊霸天的一千五百萬大軍啊?別是讓我們送命,他趁機逃跑吧?

大夥的疑問被呼延昭說了出來:「大將軍,你讓我們辛辛苦苦砌一座石牆,你以為它能擋住熊霸天的大軍嗎?你要是有本事,帶領我們和熊霸天干一場,就算是死,也心甘情願,絕不後悔。」

令狐小小微微一笑,說道:「呼延將軍,你別著急,熊霸天一到,你就知道怎麼回事了,我會讓你心服口服。」

肖飛早已撤了回來,他見大將軍竟然是令狐小小,嚇了一跳。然而,令狐小小並沒有找他麻煩,這才稍稍安心,卻也起了疑團,他見呼延昭質問令狐小小,也張口問道:「令狐將軍,莫非你是倚川國的姦細?想陷害我們?」

肖飛這一句話不要緊,所有將領緊緊盯著令狐小小,看他怎麼說。

令狐小小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他知道,現在如果說錯一句話,不但抵抗不了倚川國,反而會立即引發兵變。令狐小小沉著地說道:「我不是姦細,更不會陷害你們,熊霸天勾結丞相王銘,害死我師父,我要殺了熊霸天和王銘,希望各位將軍鼎力支持。砌這座石牆,是軍事機密,是我實施計劃的一部分,現在還不能說,希望各位理解,我會用實際行動,向你們說明一切。熊霸天離我們還有多遠?」 第三九章坑殺一千五百萬

肖飛雖然還不能完全相信令狐小小,還是如實回答:「還有一天的路程,就能進入無用的天險。」

令狐小小精神一振,說道:「肖飛,你和呼延昭帶領一萬精兵,去天險北口埋伏,記住,不能讓熊霸天發現你們,儘管讓他們進入天險,如果他們往回跑,就開弓放箭,不得放走一人。去吧,到庫房領特殊的箭只,每人一百隻。」

「是」。

「張奎、費豹,你們帶領十四萬人,去東邊的山坡上埋伏,均勻分佈,看到天險中起火,立即對敵軍射箭,不得有誤,每人帶箭一百支,去吧。」

「是」。

「趙能,你帶一萬精兵,埋伏在石牆上,如果有人想從石牆上逃跑,就開弓放箭,不得放走一人,每人帶一百隻箭,去吧。」

「是」。


「其餘的跟我到西邊的山坡,立即行動。」

再說熊霸天,帶人追趕令狐小小,他並不著急,他在令狐小小必經之路設下重兵,等候令狐小小自投羅網,然而,兩聲巨大的爆炸,熊霸天驚呆了。

熊霸天派去堵截令狐小小的十五位高級將領消失,四百萬士兵全部死亡,士兵腳下的大山,也被炸成齏粉,竟然形成一片遼闊的平原,平原上鋪著一層厚厚的血色石粉。石粉上到處是一團團,一塊塊星星點點的碎肉,根本分不出哪是腦袋胳膊腿。

熊霸天望著那些碎肉,一陣發寒,令狐小小用的是什麼武器,太恐怖了,自己要是早到一步,恐怕也會夾雜在這些碎肉之中。

嚇得熊霸天連聲喊道:「退,快退,趕緊退回去。」

龍城璧就在熊霸天身後。龍城璧恨不得生撕了令狐小小,從坤離大陸追到魔幻星,正好碰到熊霸天帶著熊自立要追令狐小小,兩人打在一起,熊自立在一旁嚷嚷著:「老匹夫,你竟敢阻攔大將軍的去路,如果耽誤了我們追殺令狐小小,奪不到霸王斧,就要你的命。」

龍城璧立即住手,問明原委,一個要殺令狐小小,一個要奪霸王斧,二人一拍即合,走到一起。

龍城璧見熊霸天要退走,趕緊攔住,說道:「大將軍,他用的是奔雷錘,奔雷錘是我煉製的,我們要是早來一步,這些人一個也死不了。」

熊霸天突然面露殺機,,說道:「什麼?奔雷錘是你煉製的,你竟然送給令狐小小,讓他用奔雷錘殺我們的人。」

龍城璧嘆口氣,說道:「大將軍,我把奔雷錘送給我兒子龍晨,他殺死龍晨,搶走奔雷錘,又用奔雷錘打死我的三兒子龍行風,我與他有不共戴天之仇,這才從坤離大陸追到魔幻星,就是要殺死令狐小小,奪回奔雷錘。」

熊霸天問道:「你能降伏奔雷錘?」

「能,我在煉製奔雷錘的時候,做了點手腳,只要奔雷錘感應到我的氣息,就會不受別人的掌控,飛到我身邊。」

熊霸天鬆了口氣,說道:「這次攻打黑石國,就有勞龍將軍了。」然後傳令:「來呀,回營,點齊人馬,進攻黑石國。」

熊霸天率領一千五百萬大軍,浩浩蕩蕩開往黑石國邊境,一名探子跑回來:「報告大將軍,黑石國守將肖飛撤退,一位將軍率領三十兵馬,守住無用的天險。」

熊霸天哈哈大笑:「看來黑石國無人,竟然派個笨蛋做將軍,三十萬人馬就想守住無用的天險,純粹是找死。來人,傳令下去,穿過邊境,不得停留,直接趕奔無用的天險,我要把他們全部殺乾淨,讓黑石國知道我熊霸天的厲害,哈哈哈…。」

大隊人馬剛到天險的北口,探子又來回報:「報告大將軍,黑石國在天險南頭砌了一座石牆,想阻擋我軍前進。」

熊霸天樂的幾乎喘不過氣來:「哈哈哈…黑石國真該滅亡了,派個混蛋加白痴的笨蛋將軍,妄想用一座石牆擋住我們,真是笑死我了,哈哈哈…。傳令下去,部隊布滿天險,平行推進,一舉拿下無用的天險,進攻天險城,到時候,金銀珠寶,美女美酒,任你們掠奪享受,前進,哈哈哈…。」

大軍很快進入無用的天險,熊霸天放肆的大笑就沒停過,一路洋洋得意,大有:天下英雄,捨我其誰。


很快,熊霸天率領的一千五百萬大軍,趕到天險南頭。熊霸天看著高大的石牆,哈哈哈狂笑:「那個笨蛋白痴,竟想用這個破牆擋住我,真是個蠢驢。看我如何破開它。合體。」

熊霸天瞬間幻化成一頭碩大的黑熊,背後長著一對巨大的翅膀,二十多米高的石牆,竟然還沒達到他的腰部,手裡舉著一把大刀,那是他的上品仙器:嗜血刀,刀頭幾乎和山頂齊平。熊霸天大吼一聲,就要往下劈。

令狐小小在山頂看的清楚,大吼一聲:「放箭。」黑石國的士兵看到熊霸天的變化,嚇得呆住了,被令狐小小的大喝驚醒,一陣箭雨奔倚川國的軍隊蓋了下去。

熊霸天見兩側的山頂箭雨飛來,哈哈大笑:「說你是笨驢還是高抬你了,誰不知道我們倚川國的皮甲,經過犀牛油的三次浸泡,最是不怕箭射,你真是…。啊。。」

熊霸天話沒說完,就嚇得呆住了。

只見箭雨剛到倚川國士兵的頭頂,呼地燃燒起來,啪啪啪釘在皮甲上,雖然射不透,卻也掉不下來,頓時把皮甲引燃,天險中火光衝天,張奎費豹哈哈大笑:「原來是這樣啊,射,給我狠狠地射,哈哈哈…」

無用的天險瞬間成了火海,倚川國的士兵哭爹叫娘,紛紛往下脫皮甲。上戰場的時候,怕皮甲脫落而丟了性命,現在急切間,皮甲竟脫不下來,有的慘嚎著脫到一半,就無聲無息地一頭栽倒。

天險中飛起無數的火球,火球發出一聲聲凄厲的慘嚎,慘嚎未停,又落入火海里。天險里的火球,此起彼伏,卻最終又落入火海里。

天險里慘嚎聲,呼救聲響成一片,到處是滾動的火球,亂成一鍋粥。

沒有著火的士兵,想從兩頭跑出去,邊跑邊脫皮甲,迎面一排排的箭雨,把他們射倒在地,後面跑過來的士兵,還沒被火箭射中,就被倒在地上的士兵引燃,竟然沒有逃跑一個。

天險里到處是上下翻飛的火球,火海也是左右移動。站在山頂的黑石國士兵,被天險中的場景驚呆了,有的竟然忘記了射箭,呆楞楞地站在山頂上,有的趴在地上哇哇大吐起來。 第四十章精英大陸的恐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