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話音響起,嗡嗡震動,使得整個塔內的所有人都安靜下來。

這些人中的武道高手,紛紛拱手相抱,而年輕的武者先是一愣,接著在感受到李浩然身上的氣息之後,紛紛露出了不屑,然也有些年輕武者,露出了願意結交的想法。

爾後,血獅王拉著李浩然認識了場中的大部分人,這些人都是蚩族舉足輕重的將官,更有一些蚩族的年輕俊傑。

「這一次是本王來主持萬獸迷宮的開啟,你身為我的紫衣的客卿,雖然修為略低,可實力強橫,這一次定要拿到個好的排名!另外,我聽靜心說,你對她有意思,不知道可有此事?」

待介紹完所有人的時候,血獅王和李浩然走到了一旁,淡淡的說著,尤其是最後一個問題,他更是問的十分認真,且那一雙眼睛裡面,泛著一抹濃濃的光芒。

「這……我知道這件事情不好解釋……其實我是有心的!」

李浩然老臉一紅,他也不知道要如何對血獅王來說,更不想因此惡了血獅王,只是尷尬的說著,只希望日後他做出那些事情的時候,血獅王能夠諒解。

可他若要說自己對蚩靜心無情,那麼日後的舉動會讓人認為他心懷不軌,欲要以蚩靜心威脅蚩族,那才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事情。

固然他有天火日炎晶這個大殺器,可仍舊無法對抗整個蚩族。所以,他現在的話,必須謹慎謹慎在謹慎。


「哈哈!」


或許是見慣了青年的青澀,血獅王哈哈的笑了起來,並未責怪李浩然,反倒是笑著說道:「好!我還以為你不敢承認呢!既然如此,我也給你一個機會,倘若你能夠在這一次萬獸迷宮之中,能夠奪得好的名次,亦或是得到內中那第一等的傳承,我便答應將靜心許配給你!」

「王爺,那薛流星不是……」

李浩然一愣,沒想到血獅王竟會如此,心中不由暗暗問道,莫非這血獅王是要廣撒網,來抓大魚?


可這個想法才剛剛生出來,他又覺得這般比喻不合適,趕忙止住了繼續往下想的念頭。

血獅王對薛流星並不為意,他若有深意的看著李浩然笑道:「這還要感謝你上一次提供給靜心的那幾幅畫兒……噢!流星那孩子雖不錯,可家事終究是差了一些,且薛恩平已經辭去了團長一職,不日就要踏入京都,他已經棄了我而去,我又為何非得給他富貴的身份!」

真的是如此么?

李浩然心中想著,他將重點放在了血獅王第一句話上,這句話透漏出了很多的內容,若非是他偷聽到了薛恩平和三星閣武者的話,這一次定也猜不到血獅王到底如何作想。

顯然,血獅王已經察覺了薛恩平的身份,不願意讓女兒嫁給一個棋子的兒子,這才順勢答應了蚩族蚩瞞天的要求,且還給了李浩然一個機會。

不過,李浩然想不明白,血獅王既然已經查到了些什麼,為何還要放薛恩平踏入京都,難道他就不擔心,薛恩平此去,是要做一翻更大的事情么?

眼下李浩然深處漩渦邊緣,自是不想繼續深入,只是想了想,這才認真的說道:「我明白了!」

也在這個時候,塔外走來了三個人,這三個人並肩走入,中間的一個是一穿著一身錦衣,腰間掛劍的青年武者,看起來和李浩然的年紀相差無幾。

在這青年身邊,是兩位略慢一步的中年武者,這兩人身上的氣息肆意泄出,儼然竟都是武王的修為。

「蚩瞞天,拜見伯父!」

那青年進入內中之後,徑直看到了血獅王,不等血獅王迎面走來,他就拱手一抱,行了一個晚輩之禮,認真的說道。 第五百一十五章迷宮開啟

「瞞天來了啊!來,我為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紫令客卿蚩九!」


血獅王微微一笑,看著眼前走來的蚩瞞天,笑呵呵的介紹到。

那蚩瞞天是掃了李浩然一眼,眼中儘是冷漠,也沒有多說,而是接著說道:「伯父,這是家父托我送來的禮物!」

說著,蚩瞞天手中光芒一閃,一道金色的麒麟雕塑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這麒麟雕像之上,鱗光閃閃更帶著一團奇妙的光暈,看上去頗為不凡,尤其是麒麟的那一雙眼睛更是散發出了一股王者霸氣之威。

「稀世麒麟?我找了他三百年,沒想到竟被你父親得去了!好,好,好!你回去以後,替我謝謝你父親……不!我要親自登門道謝!」

血獅王神色變化,露出了一抹歡喜,將那麒麟接過來,仔細把玩了一番,這才笑著說道。

他在蚩族之中別無他好,就喜歡這種天然形成的小玩意,尤其是這一尊稀世麒麟,來歷非凡更是絕品收藏,整個魔界也僅有這麼一隻,當年他見到了此物之後,就念念不忘,四方打聽,一直未曾有過消息,不成想就在他放棄念頭的時候,這件寶物竟到了他的手中。

一股嘆息在心中發出,血獅王眼中的神色更加的柔和了,徑直接抓住了蚩瞞天的手,頗為親切的帶著蚩瞞天找到了一個空出坐下焦炭呢呢。

哎!還是自家人親近自家人!

李浩然一嘆,他本就對血獅王不報任何的信心。起初他還以為這蚩瞞天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今日一看也不過如此,讓他頗為失望。

他有信心,當他和蚩瞞天一個境界的時候,足可以打對方百人。

境界之差,終究還是需要努力來彌補。

李浩然從不認為他是天才,可他也有自己的傲氣。

對方視他為草芥,他亦視對方為蟲蠅。

人總是這樣,你看不起別人,別人也同樣看不起你。

你對別人遞過去什麼,別人也將還給你什麼。

來而不往非禮也,大概也就是這麼一個意思。

穿過人群,李浩然無悲無喜,徑直走出了塔內。在他的身後始終關注這一切的蚩靜心心頭一嘆,她就知道自己的父親定會沒有一絲原則。

如今血獅王欲要更近一步,想要藉助蚩族嫡系的力量,又想要給女兒找一個好郎君,正是猶豫難以抉擇的時候,要不然也不會公然不顧自己的名聲,棄了薛恩平一家的親事。

起初薛靜心還十分高興,可當她聽到父親欲要拿她去換進階之路的時候,心如刀絞,可後來父親的話,又是讓她將心中的痛抹去,故而她才找到了李浩然……

如今看著李浩然被奚落,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心中一痛,就要去尋李浩然。

「靜心妹妹,咱們又見面了!」

正待蚩靜心從人群後走出來的時候,蚩瞞天已經從血獅王身邊走回,正巧看到了蚩靜心,他熱切的走上前來,認真的說道。

蚩靜心厭惡的看了眼蚩瞞天,撅著小嘴,冷哼了一聲:「討厭的傢伙!」

說著,她側跨一步,就要走出門外。

這時血獅王那寬厚的背影走來,看著正要抬腳邁出門去的蚩靜心說道:「靜心,為父還有些事情,你且代我接待一下他,切莫冷落了他!」

言罷,血獅王轉身沿著塔內的旋梯,走到了更上一層。

蚩靜心平日裡面最聽血獅王的話,可這一次心中卻是堵著一口氣,腳步稍微的停留,徑直走向了外面。

在她身後的蚩瞞天見此,臉色微微變化,眼神裡面的熱切變作了冰冷,冷聲說道:「哼!我會讓你知道,蚩族唯有我才適合你!」

言罷,蚩瞞天也覺得這塔內頗為無趣,就要離去。

哪只他才剛走了兩步,正和蚩小蠻交談甚歡的陳影走來,他看著蚩瞞天笑著說道:「瞞天,誰讓你吃癟了?告訴大哥,我幫你教訓他!」

他這是明知故問,並非是真的要幫助蚩瞞天,而是要來噁心一下這個驕傲自大的傢伙。

「你……陳影,我的事情不用你來管!……對了,若有機會咱們再戰一場,這一次我定打的你爬不起來!」

蚩瞞天微微一愣,不成想陳影也來了,當下臉色更暗,說了兩句正要離去的時候,他忽然止步,看著陳影認真的說道。

且蚩瞞天身上氣息鼓盪,赫然釋放出了五品武將的實力,赫然比前幾日見時,提升了一個品級。

「哼!小蠻最討厭了瞞天哥哥了,陳影哥哥走,咱們去外面看馬戲表演吧!」

蚩小蠻看著傲然離去的蚩瞞天,一拉面色凝重的陳影,不悅的說道。

陳影一動,立馬換上了一副笑臉,看著蚩小蠻說道:「走!」

……

在李浩然進入迷蹤谷三天之後,這一日天空九日盡天空,一團火雲從天邊浮現,谷內忽然生出了一股股的震動。

萬獸迷宮將要開啟,內中的商販也早在前一日的時候,被蚩族的軍隊趕走。

如今,迷蹤谷內,一片空曠,除卻在這裡觀禮的蚩族和其他各族的長輩強者之外,僅剩下了一千零一名如迷宮的試練者。

也在這個時候,李浩然方才發現,這山谷周圍崖壁上的石碑竟是一座座的石門,而在山谷最中心處,更有一面寬三丈,長十丈,寬兩丈的石碑正緩緩升起。

石碑並非是普通的石碑,竟是如同羊脂玉般的玉碑。

玉碑之上光芒閃爍,僅能夠看清從一到一千零一的數字,卻看不清數字後面的名字。

這個時候,李浩然站在眾試練者中,靜靜看著山谷前方的血獅王。

此刻,血獅王正拿著一面散發著洪荒氣息的杏黃旗,他看著前方的試練者,眼神一凝,高聲說道:「爾等每人選一門,將名字印刻在門前光芒之上!」

話音落下,早就知曉這萬獸迷宮規矩的一些武者紛紛朝著他們想要站的地方行去,僅有一小部分留在原地,四處觀望。

漸漸的所有人都行動了起來,大約片刻之後,一千零一人都站到了相應的石門之下。

這些人中,蚩靜心、陳影、蚩小蠻、蚩瞞天都在內中,還有一些來自其他各族的武者,唯獨不見九峰魔城的代表。


保鏢萬歲

李浩然站在第九百九十九座石門之前,在他的眼前正有一片柔和的光芒,光芒中裹著一根虛幻的筆。

嗡!

將筆拿起,李浩然好似握著一團雲,他慢慢抬手,在此門上寫下了「蚩九」兩個字。

這兩個字在寫下的時候,如同雲團一般,接著化作了一團墨,烙印在了他身前的石門之上。

石門上顯現出了一道光華,這道光華如同彈球一般,從石門一躍而出,徑直沒入了山谷中央的那一座排名石碑之上。

嗡!

也在這個時候,整個廣場上千餘道光芒幾乎同時躍起,盡數沒入了那排名石碑之上。

先前還空著姓名的石碑,這個時候已經浮現了一個個試練者的名字。

也在此刻,李浩然握著筆的手上,忽然多出了一個印記。

他看著手心裡的印記,眼神微微變化,扭頭看去,但見場中所有試練者,幾乎人人都如他這般。

「啟!」

待所有試練者等待了兩三個呼吸之後,血獅王忽的高聲一喊,眾試練者身前的石門在一聲聲高壓氣體噴射聲中,緩緩升起。

門開啟,露出了一條下場的通道,通道盡頭是一個迷濛的拐角,誰也不知道內中擁有什麼。

「竟然將神識都隔絕了!」

李浩然看著眼前慢慢洞開的長長通道,神念一動,就要探查內中的一切,卻驚訝發現,他的神念在進入這通道的時候,竟被一股奇妙的力量排擠而出,讓他頓時知道,這裡面擁有隔絕神念的功用。

石門停止開啟,已經有人沖入了內中,李浩然並不召集,待大部分人都進入內中的時候,他才踏入走入。

走入內中,好似進入了一個囚牢一般,一股腐朽血腥和蠻荒的氣息在李浩然的嗅覺之中浮現。

他忽然想到了一日前,蚩靜心送給他的介紹資料。

蚩族內的這一道萬獸迷宮,是魔界的一個迷,通往一處複雜的迷宮世界,內中總共有九層迷宮,前三層是單獨迷宮,後面的六層才是真正試練的開始。

且蚩靜心也告訴了李浩然一個集合的地點,她將會在那個地方,等待著李浩然的到來。

李浩然悠閑走入內中,正待他踏入前方朦朧拐角的時候,身後那開啟的石門轟隆一下子關閉。

嗡!

也在這一刻,李浩然身形一動,下一刻有一股力量將他推出了朦朧迷霧,進入了一個迷宮。

在李浩然眼前,是一個狹小的空間,在這個空間裡面,李浩然舉步維艱,似乎有不弱於百倍千倍的地磁引力在拉扯著他朝著地下用力,使得他根本無法全力運轉體內元氣,更加無法如同平日一般,踏空而行,只能一步步如同背著一座巨山一般的行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