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確對天元鼎有著十分濃厚的興趣,但是,他今天來這裡主要是為了提升修為了,所以,先把其他的事情放一放,優先將自己的修為突破結丹期才是最重要的。

林天輕輕的呼吸了幾口氣,保持一種淡定的心態,然後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兩枚混元丹,這混元丹是上次為禮部尚書榮小榮執行任務的時候,採集而來的混元果煉製而成的丹藥,本來這種珍貴的丹藥應該是在元嬰期提升修為的時候服用了,而在這突破結丹期的時候使用顯然是有點浪費的。

但現在情況卻不同了,林天可不怕浪費了,也不需要節省丹藥了,因為有了天元鼎這種煉丹的神器,完全不用丹藥不夠用。

幸福啊,總是來得如此突然!

服下了混元丹之後,林天閉上眼睛打坐入定,慢慢的將全身的真氣運轉了一個周天,並且將混元丹的藥效催動起來,很快,混元丹便被消化融入了他的血脈之中,漸漸的他也感覺到丹田之中奔騰著一股有一股溫暖的氣流。(未完待續。。)

… 修真講求的是一個機緣,如實機緣不到,就算你在怎麼的努力修鍊,沒有機緣也是無法突破了,當然,修鍊也是需要努力的,不能光等著機緣而忽略了自身的努力,天上可沒有掉餡餅的好事。

將真氣在身體中運轉了好幾個小周天,有運轉了一個大周天,此時,向前服下的混元果已經徹底融入了他的血脈之中。

但是,林天只是感覺到經脈中有一股脹脹的感覺,並沒有突破的跡象。

怎麼回事兒?難道是服下的混元果不夠,還要再吃幾枚才行?林天在心裡困惑的告訴自己。

「嘿,你小子要突破結丹期怎麼不告訴我一聲?」就在這個時候,金軒魔將的聲音在林天的體內響起。

「我不是想給你一個驚喜嘛,等我突破了結丹期,你也就可以從我的體內出來了。」林天打趣的笑道。

「謝謝你的好意了,但是,你卻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金軒魔將頓了一下,笑道:「如果沒有我的話,你永遠都不會突破了。」

「這是什麼話?我知道你時不時的盜取我一般的真元來修鍊,可這次我服下了混元果,提供的真元可是足夠我突破了,就算你再怎麼強行索取去一半都是無法阻止我突破了。」林天一本正經的說道。

「喲,你小子的口氣倒是蠻大的。」金軒魔將陰陽怪氣的笑道:「行啊,你現在就給我突破,老子倒要看看你是怎麼突破了。」

林天微微一怔。看金軒魔將這次囂張、嘲諷他的模樣,似乎這其中有某些貓膩。立即換了一張嘴臉,笑眯眯的說道:「金軒大哥。當然是我口不擇言了,我給你道歉……不過,你為什麼說我無法突破呢?難道是因為機緣未到?」

「什麼機緣不機緣的?在我們魔界沒有這些看天意的東西,只要你想突破隨時都可以……」金軒魔將哼哼了兩聲,繼續說道:「我之所以說你無法突破結丹期,是因為我沒有和你一起突破,你應該知道的,我和你是一體的,共用一個丹田。可我們兩人卻有兩個元神,兩種不同的元神……你說,如果想要突破的話,是讓你的元神突破呢?還是我的元神突破?」

「這……」林天一下子被問住了,尼瑪,從來沒有遇到這樣的難題,當然,他也沒有遇到過一個身體里有兩種元神的模式,這下可好。他想要突破,還需要徵詢另外一個元神的同意。

「所以啊……你要突破的話,就必須和我說明一下,然後我們兩人一起進行突破。而且我們要保持同步,不然就很難突晉級到丹期,老子可就沒辦法離開你的身體了。」金軒魔將鄭重的提醒道。

「我的親娘啊。怎麼這麼複雜?」林天楞了好一會兒,終於從嘴裡冒出了這麼一句。眼睛更是睜的老大,不敢相信。第一次遇到晉級小小的結丹期有這樣大的困難。

「行啦,你就別抱怨了,從現在開始,我和你一起進行突破……這可是關係到我能不能出去的最重要的時刻,你小子可別給我掉鏈子。」

說實在的,金軒魔將比林天要急上上萬倍,他已經被鳳凰老人關在乾坤缽一萬多年了,後來被林天無意中解開了乾坤缽的封印,他才得以從乾坤缽中出來,而現在,只差一步了,就是林天晉級到結丹期,這樣他便可以藉助金丹離開林天的身體了,繼而復活再次成為魔界的魔將。

「好,我們繼續吧。」林天微微的點了點頭,便繼續沉入四海,去尋找那一絲突破的契機,而與此同時,他的元神也時時刻刻和金軒魔將的元神相互聯繫,竭力的去保持兩人運功的同步。

一開始,這種同步真的很難做到,但是,隨著慢慢的習慣了彼此,林天發現這件事並不是那樣的困難,也從中發現了竅門。

但是,讓林天不敢相信的是,他丹田中的真元不斷的流失,彷彿丹田中有一個無盡的漩渦,真元全部給這個漩渦給吸了進去。

林天一陣的無語,這金軒魔將怎麼需要他那麼多的真元,要是這樣繼續下去,就算最終突破成功了,他也因為真元盡失而成為一個廢人了。

果然,真元的流失讓林天的身上一陣的燥熱,全身的經脈猶如烈火焚燒一般,緊緊的皺著眉頭,狠狠的咬著牙齒,他想要堅持下去,或許,等金軒魔將突破之後,他便可以得到金軒魔將的反哺。

突然,林天感覺到自己的丹田竟然萎縮起來,近乎所有的真元全部給那個漩渦給吸了進去,現在他的丹田之中的真元所剩無幾了。

噗!

林天猛地從嘴裡噴出了一口鮮血,但並沒有睜開眼睛,繼續運轉真氣,要知道,突破的時候不能有任何的分神,否則很容易會走火入魔。

可縱然他想繼續保持一顆冷靜的心,但全身猶如烈火焚燒一般卻讓他痛不欲生,林天感覺自己全身的經脈,甚至是血液都沸騰了起來,整個人的意識都模糊了……

「怎麼會這樣?不會被金軒魔將給玩死吧?」這時,林天模糊的意識中產生了這樣一種想法,想著都覺得不對勁,金軒魔將憑什麼從他的體內出來,一定是用了一些極端的方法,比如強行的佔據他的肉身……

但現在,林天胡思亂想這些都是無用的,因為他就要死了,對於一個死人,什麼都是虛幻的。

砰!

就在林天萬念俱灰的時候,他的丹田中猛地爆發出一聲炸響,然後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剛才那個無盡的漩渦竟然變成了一眼清涼的泉眼,無比清涼的真元從泉眼之中冒了出來。

宛如乾燥的戈壁沙漠下了一場酣暢淋漓的大雨,林天感覺自己瞬間活了過來,全身的經脈都充滿了能量。

「小子,讓你久等了。」金軒魔將大笑道:「我已經提前晉級了,現在就讓我來幫你……」

金軒魔劍的話音剛落,那股泉眼再次噴出巨大的真元,同時,泉眼之中還冒出一個耀眼奪目的東西……(未完待續。。)

… 不錯,這耀眼奪目的東西真是一枚金丹,林天看到這枚金丹真是羨慕不已,沒想到金軒魔將的天賦這樣的好,竟然可以晉級成為金丹修士,雖然不知道他們魔界對天賦這種東西看的重不重,但在修真界,能夠晉級成為金丹修士可是每個修真者夢寐以求的事情。

因為只有天賦好,你才可以向更高的境界發起挑戰,若是天賦平平,那些高等級的修為就是遙不可及的存在。

但是,羨慕歸羨慕,林天還是穩住了心神,繼續自己的突破之旅,畢竟現在只是金軒魔將突破了,他還沒有完全的突破。

由於金軒魔將的出手相助,林天感覺之前失去的真元全部的回來來,似乎這真元多於平時的三倍,他現在感覺五臟六腑、丹田百骸充滿了能量,而這些能量伴著周天的運轉全部彙集起來,然後向著他體內的一堵堅實的牆壁衝撞。

林天知道,這裡便是突破的關鍵所在,沒有絲毫的猶豫,有了金軒魔將的協助,林天沒有任何的後顧之憂,一股腦的將全身的真元調動起來,拚命的去撞擊突破的壁壘。

一次!

兩次!

三次!

……

漸漸的,壁壘出現了鬆動,林天看到勝利的希望,再次調動全身的力量,再一次兇橫的向那一堵壁壘衝撞而去。

砰!

伴著壁壘的破裂,林天的身體爆出一聲巨大的響動,繼而無數的真元從壁壘碎裂的地方涌動而出。然後匯聚成一條河流流入了他的丹田之中。

林天這時才長長的呼了口氣,終於。終於突破了結丹期,嘴角更是劃出一絲滿意的笑意。

「哎喲。我去,這是什麼玩意?」突然,金軒魔將吃驚的大叫起來。

林天也是被嚇了一跳,還以為是出了大事情,意識急忙回到了丹田之中,看到丹田中的那個東西之後,也是吃驚的大喊起來,「這是個啥玩意?」

林天一陣的苦笑,這種怪異滑稽的事情。居然發生在他的身上。

此時,他的丹田之中存在著兩枚結丹,一枚自然是金軒魔將的金丹,而另外一枚,說它是結丹都有些勉強了,因為,在修真者修為的過程中,按照天賦的不同,他們突破結丹期的時候。結丹會呈現出不同的顏色。

比如,天賦平平的修真者在突破結丹期的時候,結丹會呈現出泥巴的灰色,俗稱泥水丹。而修為中等的人,結丹便是半透明帶著些許雜質的,被稱為幻丹或者是氣丹。而天賦極好的修真者,結丹便是純正的金丹。就是所謂的金丹修士,光憑藉這金丹修士四個字。便是一個金字招牌,無論這個人想去哪個門派,那個門派都是想法設法的巴結他。

可是,林天的嘴角微微的抽動幾下,因為他的結丹並不在這三個類型之中,不是灰色的,也不是半透明帶著雜質的,更加不是金色的……而是黑色的。

尼瑪!為毛是黑色的?真是作孽啊!

林天在心中狠狠的咒罵著自己,可是想了想,感覺自己沒有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怎麼突破結丹期的結丹是黑色的呢?


「嘿嘿,你小子還真是一個奇葩,居然可以修鍊出黑色的內丹。」這時,金軒魔將的虛影出現在林天的面前,還擺出一副欠扁的姿態。

看著金軒魔將這次嘲諷的姿態,林天似乎明白了什麼,「說,是不是你乾的好事?」

「哈哈……」金軒魔將大笑幾聲,道:「你小子還真是夠聰明,沒錯,的確是我從中動了一點手腳……實不相瞞,在我們魔界,突破在結丹期的時候,我們便會和你們修真者一樣,體內會有一個內丹,而且這內丹就是黑色的。」

「這是什麼意思?」林天有些不明白的眨了眨眼睛,「我又不是魔界的人,怎麼會有黑色的結丹?」

「嘿嘿,就在剛才你我同時修鍊突破的時候,你的真元是不是突然沒有了?那是因為我突破的時候全部用的是你的真元,而隨後你突破使用的真元,卻是我的真元……你想一想,我和你最大的區別,就是真元裡帶著魔性,所以,你用了我的真元來突破,自然會結成我們魔界的黑色內丹了。」金軒魔將不慌不忙的解釋道。

「我靠,你這不是在坑我嗎?」林天一下子覺得不寒而慄,現在他擁有了這枚具有魔性的內丹,他還算是一個人了嗎?

「沒有,絕地沒有在坑你。」金軒魔將信誓旦旦的說道:「我之所以將內丹和你對調一下,一是為了報恩於你,另外便是拯救我自己……你應該記得,我老早之前就說過,我要藉助你的金丹重生,而不是我的內丹重生,因為我的內丹是無法助我重獲新生的。」

「報恩?這也算是報恩?」林天苦笑不已,「你讓我以後怎麼修鍊?繼續用這黑色的擁有魔性的內丹修鍊,然後成為一方魔神?」

「成為魔神怎麼了?不好嘛?」金軒魔將一本正經的說道,「魔怎麼了?難道魔就是壞人,而你們修真界所謂的神便是好人?小子,我告訴你,要不是看在你我是朋友的份上,我可不想將自己的內丹送給你,要知道,我們魔族的內丹可是你們修真者的金丹要強上上百倍……別看你現在只是結丹初期,但擁有了這枚內丹之後,你便可以戰勝比你高出好幾個境界的修真者,先不說和你平級的結丹期修士可以輕鬆的解決,就是元嬰期,甚至只元嬰九層大圓滿的修真者,你也可以輕而易舉的滅掉他們。」

聽到這裡,林天全身的毛髮都豎了起來,聽金軒魔將這麼說,這枚黑色的內丹居然有如此的威力,連元嬰九層的修士也可以秒殺,這也太逆天了吧?

但林天卻是知道的,金軒魔將從來不講大話,他說的就是事實。

「不過,你也不用擔心。」金軒魔將又說道:「這枚內丹雖然有魔性,但你們不是常說『一念成神,一念成魔』嗎?所謂修鍊,最重要的便是修心,只要你將心性修鍊好,還怕被內丹中的魔性給控制了?」(未完待續。。)

… 雖然金軒魔將說的話句句在理,所謂的『一念成神、一念成魔』也是皆由心生,修鍊之人最重要的便是修心,可林天總感覺自己是被金軒魔將給坑了,而且坑的不輕,本來屬於他的金丹,現在卻變成了金軒魔將的,取而代之的卻是一枚魔族的內丹。

但林天卻不得不接受這個被坑的結果,因為現在他和金軒魔將的內丹已經交換,他就算有一萬個不甘心,也是沒有用的,另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金軒魔將想要復活,必須用他的金丹才可以。

看來,就算心有不甘也是沒有辦法的,畢竟已經成為現實,再說他也不想讓金軒魔將一輩子待在他的體內。

「大道理你就不用和我說了,反正我能做的就是接受這個事實。」林天嘆了口氣道。

「嘿嘿,你能明白這點就好。」金軒魔將嘿嘿一笑,頗有感慨的說道:「被關在乾坤缽里這麼久,今日終於可以重獲新生了……不過,我重生還需要一點點的時間。」

「這麼說,你現在還不能出來了?」林天問道。

「是的,不過也很快,估計也就今夜子時。」

「靠,你們魔界的人真是猥.瑣,挑個復活的日子都是大半夜鬼鬼祟祟的。」林天半半玩笑半生氣的說道,「要是今夜你復活過來,我還在睡覺,我可不會給你準備一場歡迎宴會的。」

「宴會就不需要了,反正等我今夜重生之後,我可不再留於你的身邊了。」金軒魔將道。

林天微微皺了皺眉。道:「怎麼?你這就打算要走了?」

「是啊,我本來就不是你們這個世界的人。我擔心出去會嚇到這些人,另外。我算著日子,西邊的浩瀚炎谷的九味真火快要熄滅了,我得去那邊等著,只要炎谷的火焰熄滅我便直接進入魔界,回到我的赤磷國……」

說到這裡,金軒魔將的心情竟然激動起來,是啊,都上萬年沒有回到自己的家鄉了,就算是一個魔族之人也是十分的感慨的。

在為金軒魔將能夠回到魔界而感到開心的同時。林天卻又有些擔憂,畢竟金軒魔將能夠回到魔界的同事,也就意味著仙魔大戰要開戰了,而最先遭殃的便是這香香國。

金軒魔將似乎看出了林天的心思,想了想說道:「兄弟,你我也算有緣分,在我回到魔界之後,我一定會拖延我家魔皇陛下暫緩發兵的……但是,魔界有四個魔國。除了我們赤磷國還有另外三個國家,他們怎麼出兵我可就沒辦法的。」

「多謝了。」林天笑著點了點頭,他知道仙魔大戰是在所難免的,金軒能夠幫助他拖延一下他的國家魔兵大軍的進攻的時間。已經非常的儘力了,畢竟金軒不是魔皇,只是一個魔將而已。縱然他可以在魔皇面前說的上話,但仙魔大戰可不是他三言兩句便可以制止的。

隨後。金軒魔將再次進入沉睡中,為今晚的重生準備一下。

這時。林天回到了現實,卻是一陣的嘆息,作為修真者自然都會為了突破了結丹期而開心,尤其是成為金丹修士的人更是狂喜不止,可是,他卻沒有那個高興勁,因為他體內的內丹不是金丹,而是黑色的魔丹。

而且,林天並沒有發現這枚魔丹有什麼厲害之處,就如他現在已經是結丹期一層的修真者了,可他並沒有感覺到自己修為的提升,彷彿他依舊處於築基期九層大圓滿的境界一樣。

這是怎麼回事呢?

於是,林天暗暗的運轉一下真氣,呼的一下,丹田之中猛地冒出一股巨大的力量,這股力量直衝林天的五經六脈、氣田百骸,差一點,就差一點就把他的身體給撐爆了。


「我滴個乖乖,這麼強?」林天不禁嚇出一聲冷汗,幸好他收的及時,否則真的會被這股巨大的力量給撐爆了。

現在林天不得不相信金軒魔將說過的話了,這枚看似黑漆漆的內丹擁有巨大無比的能量,完全可以和比他修為高的結丹期,甚至是元嬰期的修士一較高下。

不吹不擂!就是這麼的強悍!

突然之間,林天感覺自己擁有了一個扮豬吃老虎的機會,在別人看來,他還是一個築基期九層的修為,可他卻可以戰勝元嬰期的修士,這種扮豬吃老虎還真是爽歪歪啊……

就在林天美滋滋想著的時候,房門突然被人給推開,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他的面前。

林天看到來人,眉頭一皺,道:「怎麼這麼沒有禮貌?進別人的房間難道不知道先敲門嗎?」

樂詩彤柳眉一挑,冷冷的笑道:「這個國家都是我守護的,進一個小小的聖手堂需要敲門嗎?」

林天也懶得和樂詩彤糾纏,問道:「樂相也算是稀客,你找我做什麼?是不是身體不舒服?來看病的?你放心,我們這裡可以有修真界最好的神醫,只要經他手的病人沒有不痊癒了。」

「閉嘴,本相沒有病。」樂詩彤冷喝一聲,生氣的說道:「我可不是來看病的……而是水香女皇讓我請你進宮。」

「這就更加的稀奇了,傳旨應該是女皇陛下身邊的葵公公應該做的事情,樂相怎麼搶一個老太監的飯碗呢?你讓葵公公以後怎麼在皇宮裡混啊?」林天笑眯眯的說道。

「你…你說夠了沒有。」樂詩彤氣的臉色微紅,要不是她們有重要的事情請林天幫忙,她現在恨不得上去抽他幾個嘴巴子。

「說完了。」林天笑道:「我之前和水香女皇說的很清楚了,我已經不問朝中的事情了,可這才沒過幾天,你們就找我進宮,這是幾個意思啊?」

「這次的事情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的?還不是朝中的那點雞毛蒜皮的小事情?你們隨便的處理一下就好,沒必要找我去……」

林天的話還未說完,樂詩彤卻一把上前抓住了林天的手臂,想要強行的帶著林天去皇宮。

「喂,男女授受不親,請你尊重我一點……」

「少廢話,你必須跟我走。」

「喲,你還想和我來硬的?我的個暴脾氣,說不去我就是不去……」(未完待續。。)


… 對於樂詩彤這般強猛的拉扯,林天自然十分的不願意,而且樂詩彤來到他的聖手堂,什麼原因也沒有解釋,就這麼強行的要拉他去見水香女皇,就算她是為女皇辦事的,也不能這樣的蠻橫不講理啊?

林天自認為自己還是蠻好說話的,但是這一次他可不能由著樂詩彤胡來,搞不好去了皇宮就有一個大大的陷阱在等著他。

樂詩彤本想強行的帶著林天拖拽去皇宮的,但她卻意識到自己的力氣竟然沒有林天的大,雖然沒有和林天交過手,但還是清楚林天只是一個築基期的修真者而已,以她的修為完全可以制服林天,可這一次她卻拿林天奈何不得。

實在拗不過林天,樂詩彤只好放開了死死抓住林天的手臂,深深的呼了口氣,道:「本相是奉了女皇陛下的旨意,特意來請你去皇宮有重要的事情相商。」

「請?」林天笑道:「樂相,你這個『請』字用的可真是好,看到沒有,我的衣服都被你給撕壞了。」

樂詩彤微微向林天的手臂瞥了一眼,果然,衣服上有一個很小很小的撕扯留下的小洞,然後不悅的說道:「不就是一件衣服嘛,本相重新給你買一件便可。」

「這可不是一件普通的衣服,它可是我家小娘們親手做的,她曾經是你的手下,你應該很了解她,平日里只會舞刀弄槍的,何時拿過繡花針啊?當我知道她為我做出一件衣服的時候……我那個心啊,實在是太心疼了,你不知道她的雙手上留下了多少個針眼……」

「好了。」樂詩彤聽到林天這般秀恩愛的話。頓時柳眉一蹙,問道:「你到底想要多少錢吧?」

「這可不是金錢就可以了結的。」林天想了想。然後笑眯眯的說道:「如果…樂相願意為我親自做一件衣服,我倒是可以既往不咎了。」

「什麼?本相為你做衣服?你休想。我是誰?我可是……」

「你別可是不可是的了。」林天笑道:「假如你不答應,今天我就不和你去皇宮了,若是女皇陛下問起來,我就說你從來沒有來過我這裡。」

「你胡說八道。」樂詩彤氣的瞪大了眼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