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發現孕婦懷中的小孩,命格和命數居然和怪胎一樣,而且恰好是七個月大。

老道大喜過望,念動咒語在孕婦後腰上拍了一把,將嬰孩的三魂七魄拘了出來。

孕婦詫異無比地轉過頭向老道望去。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貧道有腦血栓,剛纔沒有站穩!”老道露出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說。

孕婦看到老道六七十歲了,也就沒有計較,轉過身走了。

她卻不知道,她的孩子生下來之後將是一個癡呆。 當秦巖追到假山下的時候,老道早就無影無蹤。

秦巖氣得跺了一腳,念動咒語揮掌拍在地上:“天地玄黃,日月交割,上靈三清,下應三魂,因果循環,追魂覓魄!去!”

五道普通人無法看到的紅色因果線,從秦巖的五指上冒出,呈扇形沿着地面向老道所去的方向飈去。

但是五道因果線剛剛飈出十幾米就停下來。

老道走的時候抹去了身上的因果循環,秦巖即便施展了最爲強大的追魂覓魄咒,也只能無功而返。

秦巖擡起頭,雙眼血紅地看着前方,最後卻只能無奈地嘆了口氣。

秦巖知道,老道已經跑了,他是無法追到老道的。

等了一會兒,秦巖搖了搖頭轉過身折返回去,只能將不甘埋在心中。

回到車禍現場,秦巖發現好像出事了,很多人都圍在馬路四周悄聲地議論着什麼。

耿瑤瑤等人也不見蹤影。

秦巖十分詫異,擠開人羣鑽進了裏面。

他看到莊周仰面躺在地上,鮮血就像泉水一樣,從他的嘴裏一股一股地冒出來,他的腦袋下彙集了一大攤血。

一輛小轎車停在莊周前面,裏面的女司機已經嚇壞了,整個人蜷縮在一起瑟瑟發抖。

小轎車的引擎蓋上凹陷下去一塊,上面還流着鮮血。

秦巖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莊周被小轎車撞死了。

“秦巖!你回來了!”看到秦巖,唐小夢臉色煞白地說,聲音都有些顫抖。

“莊隊長怎麼被撞死了?”

“是黃青依殺了他!”唐小夢戰戰兢兢地說。

秦巖睜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麼?黃青依殺了他?這怎麼可能!”

唐小夢點了點頭:“是真的!”

王天進這時也走過來,點了點頭說:“是的!黃青依上了莊周的身,驅使他撞上了這輛小轎車。”

秦巖擰起了眉頭,心中有些不信。

黃青依剛剛死掉,充其量只是一個普通鬼,即便她怨氣再大,也只能在三天後變成厲鬼。

但是唐小夢兩人不可能說謊。

“主人,黃青依身上早就沾染上了鬼氣,她剛死就變成厲鬼其實很正常!”慕容雪菡給秦巖傳音。

聽了慕容雪菡的話,秦巖恍然大悟,同時也想明白黃青依爲什麼要殺掉莊周了,她肯定是以爲莊周害死了她,所以才下手的。

黃青依本來不用死,但是莊周愚昧無知,居然將秦巖拷住了,而且還將他們分別押到了兩輛車上。

老道驅使厲鬼上了司機的身後,秦巖對此一無所知。

最後司機開車撞在了牆上,老道也施法讓怪胎吸乾了黃青依。

歸根到底,這一切都是莊周惹的禍。

不知道爲什麼,看到莊周死了,秦岩心中沒有一點憐憫,反而覺得莊周這是不作死就不會死。

“黃青依呢?”秦巖問唐小夢和王天進。

“不知道,她害死了莊隊長就不知所蹤了!”唐小夢搖了搖頭說。

秦巖想了想說:“我覺得你的詞用的有點不妥,這不應該叫害死了,應該叫報仇雪恨!”

唐小夢愣怔了一下,隨即皺起了眉頭:“秦巖,你怎麼爲鬼說話!”

秦巖聳了聳肩:“有的鬼比人還有良心,但是有的人還不如鬼呢!比如說王浩!比如說慕容雪菡!”

王浩和慕容雪菡就是兩個極端。

王浩雖然身爲警察,但是沒有保護人民的生命,卻甘當走狗,害死了上百名流浪漢,這樣的人或者就是浪費糧食和空氣。

而慕容雪菡身爲鬼靈,卻沒有害死過一個人,這在鬼類之中絕對很少見。

聽到秦巖誇獎自己,慕容雪菡心中十分高興,當即給秦巖傳言:“主人,謝謝你!”

原來我在主人的心中這麼純潔善良,我以後一定要繼續保持,爭取將九九八十一種姿勢全部練好,到時候主人想要什麼姿勢,我就擺什麼姿勢。

哎呀呀!一想到能和主人噼裏啪啦,我居然還有點小激動啊!嘻嘻嘻!原來當鬼僕也不是那麼差啊!

慕容雪菡在心中偷偷暗想。

秦巖給慕容雪菡傳言:“我說的是事實!”

秦巖非常喜歡慕容雪菡,他覺得慕容雪菡比之前的葉嫣好了一百倍都多。

聽到秦巖這樣說,唐小夢一時啞口無言。

因爲秦巖說的是事實。

“咦?耿瑤瑤和夏雪尼呢?”秦巖突然想起來這兩位大美女了。

“他們還在警車裏!”

“我可以帶她們走嗎?”

唐小夢想了想,點了點頭。

“那好!謝謝你們了!”秦巖轉過身從人羣中鑽出,來到了警車前。

拉開車門,秦巖笑着說:“兩位美女老師,我們……”

話剛說到一半,秦巖愣住了,他看到黃青依坐在耿瑤瑤和夏雪尼的對面。

黃青依還穿着死前的衣服,不過衣服變得鮮紅欲滴。

耿瑤瑤和夏雪尼此刻嚇得全身顫抖,戰戰兢兢地看着黃青依。

“秦大師,你不要誤會,我沒有害她們!”黃青依趕快解釋起來。

緊接着,黃青依低下頭對秦巖說:“秦大師,我害死了莊周,你殺了我吧!”

秦巖搖了搖頭對黃青依說:“我不會殺你的!”

“什麼?你不準備殺我嗎?”黃青依詫異無比地說。

在黃青依的心中,道士和鬼怪那是勢不兩立的兩個羣體,一般情況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更何況黃青依殺掉了莊周,她覺得秦巖肯定不會放過她。

黃青依早就打算好了,即便她被秦巖打的魂飛魄散,她也要殺掉莊周爲自己報仇。

秦巖搖了搖頭說:“有的人天生就該死!對於該死的人,死了就死了!”

黃青依咬住了嘴脣,對着秦巖深深一拜:“秦大師,謝謝你,他日若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你一定要告訴我,我就是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

秦巖點了點頭:“好的!你走吧!”

黃青依轉過身向遠處飄去,一邊飄一邊在心中想,秦大師,難道你就不能將我留下嗎?就是給你當鬼僕我也願意!

秦巖看着黃青依越飄越遠,心中感慨無比,剛纔還是一個俏麗無比的大美女,現在卻變成了一隻厲鬼。

真是世事無常。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從遠處傳來:“秦巖,她不能走!” 秦巖轉過頭,看到駝背背抄着手下了警車,一臉嚴肅地向秦巖走來。

黃青依也轉過了頭,向駝背望去。

“爲什麼?”秦巖眯起眼睛,眼神冷漠地看着駝背。

“秦巖,即便莊隊長罪惡滔天,那也不應該由她來處置,而是應該由我們來處理!”駝背語氣平淡地說。

停頓了一下,駝背接着說:“更何況莊隊長不是故意的!”

秦巖冷笑起來:“我不管!我只知道善惡!今天誰敢動黃青依,那就是跟我過不去。”

秦巖之前挺喜歡駝背的,覺得駝背這個人非常不錯。

但是今天秦巖特別討厭駝背,覺得多看他一眼都侮辱了自己的眼睛。

其實秦巖根本不知道,駝背趕來這裏是爲了幫他。

之前王天進給駝背打電話,駝背知道莊周心胸狹窄,所以就開車趕來了,但是沒有想到卻發生了這種事情。

駝背其實也挺同情黃青依的,不過他身爲一名公務人員,不得不這麼做。

“哼!跟我主人過不去,就是跟我慕容雪菡過不去!”慕容雪菡現出身形,漂浮在秦巖的背後,眼神冷漠地看着駝背。

駝背原本也不願意拘捕黃青依,此刻看到秦巖出面了,他也懶得管了。

不過駝背爲了在其他同事面前表現出剛正不阿的樣子,依舊裝腔作勢地擰起眉頭,大聲呵斥起來:“秦巖,我可告訴你,你這是違反國家法律。”

秦巖冷笑起來:“國家哪一部法律規定有鬼了?”

“這……”聽到秦巖的話,駝背愣住了。

國家還真沒有一部法律規定怎麼處理鬼,因爲很多靈異事件都是私下解決的。

“好了!沒什麼事情我就走了!”秦巖擺了擺手,轉過身帶着耿瑤瑤和夏雪尼走了。

看着秦巖遠去的背影,駝背在心中笑起來,好小子,果然霸氣,以後的成就必然不小。

駝背卻不知道,因爲這件事情,秦巖看他有些不爽。

坐上出租車,秦巖問:“耿老師,夏老師,你們誰家離這裏比較近?”

耿瑤瑤和夏雪尼立即猜到了秦巖的心思,不約而同地說:

“我不着急,先送夏老師吧!”

“我不着急,先送耿老師吧!”

她們兩個都希望能和秦巖多呆一會兒,不過話剛說出口就後悔了。

她們都能猜到對方的心思,臉上同時升起了兩抹紅暈,然後又不約而同地說:“還是先送我吧!”

聽到兩人的話,秦巖在心中苦笑起來,你們這是在幹什麼?

爲了表明自己對秦巖無所謂,夏雪尼咬着嘴脣說:“還是先送我吧!我家離這裏比較近!”

耿瑤瑤爲了表明自己對秦巖也無所謂,當即也跟着說:“其實我晚上還有一點事,而且比較急!”

“真的?”秦巖好奇地問。

“嗯!”耿瑤瑤點了點頭。

不過剛剛點完頭,耿瑤瑤就恨不能給自己一巴掌,她這樣說,秦巖肯定是要先送他的。

“那好吧!”秦巖對耿瑤瑤說,然後將耿瑤瑤家的地址告訴了出租車司機。

夏雪尼原本還想再堅持一下,不過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

送完耿瑤瑤,秦巖又送夏雪尼。

坐在出租車後座上,夏雪尼看着秦巖的後腦勺心中一陣歡喜,我一會兒怎麼才能留住秦巖呢?

讓他去我家喝杯水?讓他陪我聊聊天?不行,我要矜持,不能讓他發現我喜歡他!

對了,和他求一道平安福。我爸之前就說過,想和秦巖求一道平安福。

想到這裏,夏雪尼準備一會兒下車的時候叫住秦巖。

不過夏雪尼還是希望出租車能開的慢一點,哪怕她和秦巖一句話也不說。

這一刻,夏雪尼覺得只要自己能看到秦巖就是天大的幸福。

不一會兒,出租車開到了夏雪尼家的別墅前。

就在秦巖準備走的時候,夏雪尼咬住嘴脣對秦巖說:“秦巖,你下來!我有話和你說!”

秦巖按下車窗好奇地問:“什麼事情了?”

“你下來!下來我和你說!”

“哦!”秦巖打開車門下了車。

“秦巖,我爸想和你求一道平安符,你能不能幫幫我?”夏雪尼剛開始說的時候還看着秦巖,但是說到最後的時候卻害羞地低下了頭。

與此同時,夏雪尼在心中暗想,我怎麼會這樣啊!真是害臊!

以前都是男生向夏雪尼表白,夏雪尼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向男生表白。

雖然這不算表白,但是夏雪尼覺得她這麼做太不矜持了!

如果秦巖不答應我怎麼辦?會不會羞死啊?夏雪尼咬住了嘴脣,擡起頭向秦巖偷偷地望去,想看看秦巖此刻的表情。

“我暈!我還以爲是什麼事情呢!不就是一道平安符嗎!這個簡單!”秦巖一邊說着,一邊拿出兩張符。

這兩張符,一張是雷符,一張是火符,雖然不是平安符,但是要比平安符有效果。

平安符只能起到鎮宅驅邪的作用,但是雷符和火符都是滅鬼驅怪的符,一般的鬼怪見到了,還以爲遇到了道士,早就嚇跑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