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手中拿了一把匕首,狠狠朝我衝來!

“操!”

我暗罵一聲,側身想要躲過。

但是,周舒的動作比我更快!

她擋在了我的面前!

匕首刺透了周舒的心口!

“我靠你姥姥個爺的!”

我看着鮮血從周舒的心口流了出來!

鮮血染紅了我的眼!

我抱着周舒,一棍子就打向了葉航的下巴!

“啊!平哥,這小子還敢打我!你快把這小子幹掉!”

葉航被我打的口吐鮮血倒在了地上。

“兄弟們,給我打死這狗雜碎!”

平哥的聲音在前方響起。

我眼神猩紅的把周舒放在了一旁,拿起了棍子!

我的忍耐度在這一刻盡數崩盤!

這些小弟的身手在普通人眼裏的確無法招架,可是,我在部隊的時候過得都是尖刀上舔血的日子!

我剛纔只想着防守,所以纔會被打傷。

可是,我的理智現在已經完全消失,

我只想讓眼前的這一羣人付出代價!

這羣小弟圍着我,似乎是想要把我圍在中間,然後對我下手。

我狠狠的掐着平哥的脖子,青筋暴起!

“咳咳!你這狗孃養的快放開老子!”

平哥大喊一聲,滿臉驚慌。

“砰——”


我沒有手軟,一棍子打在了平哥的頭上! 平哥倒在了地上。

他的血從額頭緩緩流了出來,滴到了我腳下。

其他小弟見狀,紛紛退後一步,驚恐地看着我!

“誰還敢再來?!”


我握着棍子,目光落到了所有人身上。

他們舉着棍子紛紛退後一步。

“這他媽就是個瘋子!”

“咱們趕緊帶平哥離開吧,這小子要是真的也打算對我們動手,那可划不來!”

“這小子看來真想跟我們拼命,還是趕緊走吧,沒看到平哥都被這小子撂倒了嗎?咱們又不比平哥強大!”

那羣小弟說着就紛紛的退去。

我抱起了周舒,放進了車裏。

“葉航,這件事情,我會讓你付出代價。”

開車之前,我最後的嗜血眼神落在了葉航身上。

他已經觸犯了我的底線!

我把周舒送去了醫院。

她在被推進手術室的時候,忽然抓住了我的手,“陳驍……我,我是不是要死了?”

我的心已經被愧疚填滿。

周舒是爲我擋了匕首,纔會受的傷。

“你不會死的,閻王爺想要勾你的命,我就下去地府把你重新擄上來。”

我說的很認真。

周舒笑了。

她被推進了手術室裏。

我在外面等待。

我給曹經理打了個電話。

“幫我調出在地下停車場的監控攝像。”落下一句話,我就掛斷了。

這一次的事情是因爲葉航挑起來的。

在沒有觸及到底線的情況下,我也許可以容忍。

但是,他不該一而再再而三的碾壓我的底線!

我會讓他付出代價。

半個小時之後,調出的監控,發到了我的手機裏。

我把這段視頻發給了齊周,附帶了一條信息,“把這個人送到監獄裏。我要讓他付出代價。”

我沒有在看手機。

我知道,齊週一定會把事情做得更絕。

手術室的燈滅了。

我急切的走了過去,“周舒怎麼樣了?”

醫生摘下口罩道,

“病人被刺中的傷口距離心臟只有幾釐米,差一點就要沒命了!不過現在已經暫時脫離危險,這段時間之內讓病人好好休息。”

“好。”

我點了點頭。

護士把周舒送進了病房裏。

周舒在凌晨醒來。

“陳驍……我沒死啊?”

她疼的倒吸一口涼氣,似乎有些不可思議的眨了眨眼睛。

“你不會那麼容易死。”我聳了聳肩膀,“我都沒死,你怎麼能敢在我面前死?”

“是哦!”周舒忽然一笑,“你個混小子都沒死,我怎麼能死在你的前面?等着吧,姑奶奶一定比你活的還要更久!”

“你要是再這麼動,傷口就該被扯開了,一會兒可就要被推進手術室重新縫針了。”

我半帶着威脅的挑了挑眉頭。

周舒瞬間就怕的縮了縮肩膀,

“你可別嚇唬我!我現在小心臟很脆弱,可經不起嚇。”

周舒在開玩笑,但是我的心瞬間就被牽動了一下。

我忽然發現,周舒似乎比我瞭解中的要更好一點。

她太善良了。

葉航被抓的事情,第二天葉倩倩就知道了。

她怒氣衝衝的跑到了病房。

她站在病房門口大聲指責我,

“陳驍!你又對我弟弟做了什麼?葉航現在爲什麼在監獄裏,你趕緊讓人把他放了!”

“你怎麼不去問他做了什麼?”

種田桃花寶典:庶媳攻略 ,甩在了桌上,

“昨天的精彩視頻,你可以好好看看。”

葉倩倩臉色一變,眼神轉移到了手機上。

少將大人,契上身 ,臉色就已經蒼白了下去。

她似乎不敢相信,看着我的眼裏滿是懷疑,“陳驍,這件事情是你故意陷害葉航的對不對?

你就是因爲我甩了你,所以你心有不甘,纔想要把這件事情陷害給葉航的,你就是想要用這種方式逼我回到你身邊的,對不對?我以前怎麼沒有發現,

原來你是個這麼心機的小人,不但是個窮屌絲,還是個癩蛤蟆,想要吃天鵝肉的窩囊廢!”

我忽然有些想笑。

葉倩倩的確很漂亮,也的確是很多人都想追求的女人。


但是,從她決定爲了錢躺在肖一山的牀上那一刻,在我眼裏,她就跟在酒吧裏的賣身公主沒有區別了。

周舒被葉倩倩的吼聲驚醒。

“葉倩倩,你又來鬧事?!”

周舒虛弱的說道,“是爲了你弟弟的事情吧?怎麼?來求情的?”

“什麼求情?!”

葉倩倩捏着拳頭指責道,

“周舒,你這傷應該也是裝的吧,爲的就是想要把葉航給送進監獄裏面的對不對?!你不要裝了,你快把這個紗布給我卸下來”


說完,葉倩倩就上前兩步,想要扯住周舒的紗布。

“葉倩倩,不要得寸進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