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巫天行的實力,管中窺豹,能推斷出小妖女所在的教,勢力很大。

但,從來沒想過,會大到這種程度。

荒教?

他皺了皺眉,仔細回憶了一下。

完全沒聽過啊!

無良師父也從來沒提過這個教派。

當今陰陽界,天師聯盟是明面上當之無愧的扛把子。

可和荒教比起來,竟然是螻蟻和大嶽的區別。

這種等級差距,完全是天塹鴻溝。

這荒教,到底強大到了什麼地步?

巫天行的實力擺在這,荒教這事,他沒必要撒謊。

如果荒教真的如此龐大的話,那所謂的荒教大亂,陰陽界也會受到波及大亂,就一點也不含糊了。

巫天行都有這樣的實力了,那荒教內部的那些大佬,實力肯定也差不離和巫天行一樣了。

一旦蹦躂出幾個,想在陰陽界搞點事情,簡直不要太簡單。

巫天行像是看穿了白小鳳的心思似的。

他深吸了一口氣,平息了怒火,悠悠說道:“荒教的存在,乃是陰陽界的祕辛之一,只有一流勢力才能知道一二,看你這樣,寂寞前輩,應該是沒對你提過吧?”

白小鳳點點頭。

這事沒必要隱瞞,在這之前,他確實不知道荒教的存在。

緊跟着,巫天行繼續說道:“我荒教可以追溯到炎黃時期,當年人主黃帝定鼎九州,執掌天下,爲人族共主。上古時期,妖邪禍亂,陰陽巫術大行其道,荒教也在那時建立,我教的存在,正是爲了維繫陰陽界的平衡。”

“如此,你可知道我荒教的實力?”

“嘶~”

白小鳳倒吸了一口涼氣,神情凝重起來。

上古炎黃時期,完全就是洪荒之末,人神共舞的時代。

隨着黃帝定鼎九州,才漸漸地開啓了人族的時代。

荒教從那時便存在,光是論存在的年月,估計沒哪個勢力能比的過了。

而荒教的存在,也是爲了維繫陰陽界的平衡。

說白了。

荒教,從古到今,扮演的角色就是陰陽界歷史洪流中的掌舵者,而整個陰陽界,便是歷史洪流中的大船。

平日裏,大船上不管出了什麼事。

荒教都可以不插手。

但一旦出現波及大船,可能出現船毀人亡的時刻,荒教,便會出手阻止。

這樣的存在,隱祕得讓普通人不知道他的存在,也在情理之中。

且,身爲掌舵者,如果本身大亂了,那陰陽界大亂了,也就不足爲奇了。

緊跟着,白小鳳忽然咧嘴笑了起來,目露精芒,直盯着巫天行:“巫前輩,你,這是在拿我當槍使呢?”

巫天行瞳孔一縮,心裏大驚。

這小子,心思要不要這麼通透?

他也沒避諱,直接承認了下來:“如果非得這麼說,那老夫也確實在拿你當槍,可事到如今,也只能你當這槍。”

“因爲,我是荒教之外的人麼?”白小鳳擡手揉了揉鼻子。

這一刻,他有種嗶了狗的感覺。

當初就是隨意而爲,爲了拍拍小妖女的屁股,才收了小妖女的。

鬼知道,這丫頭的背景這麼恐怖啊?

這屁股拍的,代價忒特孃的大了啊!

荒教身爲陰陽界的掌舵者,內部絕對不能亂,一亂,勢必會波及陰陽界。

巫天行是荒教的人,哪怕他有實力保小妖女,也不敢動。

這和老教主不敢爲小妖女剷除異端的道理是一樣的。

一旦動了,那荒教就內訌了,後果就變得嚴重了。

那麼,他身爲荒教之外的人。

參與到小妖女這件事中去,並不會對荒教內部造成多大的影響,至少,荒教表面上看着依舊是一團和氣。

相反,還會將荒教內部的勢力擰成一股繩,對他羣起而攻之。

如果他成功,那小妖女獲救,且還能登上掌教之位。

如果他失敗,那也有他來頂鍋,荒教內部也會塵埃落定,唯一的結果就是有別的人出來成爲掌教,小妖女落個悽慘的下場。

巫天行這一手,玩的也真是夠高明的!

不僅保住荒教內部不亂,也讓小妖女有了一個獲救的機會。

只是……

娘希匹的!

本大爺就成了頂鍋俠了啊!

這是要讓本大爺一個人單挑整個荒教吶!

玩的,要不要這麼嗨皮?

“對,就因爲你是荒教外的人,所以你更容易施展。”

巫天行點點頭,事關小妖女的事情,他沒有避諱,也沒有覺得自己這個想法有什麼不妥,甚至可以說是臭不要臉。

“呵呵!”

白小鳳冷笑了一聲,皺眉沉思了起來。

巫天行見白小鳳皺眉沉思,眉頭緊皺起來,露出凝重之色。

他的這個辦法,被白小鳳完全看得通透,那利害就完全暴露了出來。

摸着良心說話,巫天行也覺得這個辦法,只要白小鳳不傻,都會拒絕。

這完全就是損白小鳳,利荒教的辦法。

可要是白小鳳拒絕了,那秦司音,就真的沒人能救了。

陰陽界,沒幾個人有白小鳳這樣的本事。

也沒幾個人又白小鳳那麼大的靠山。

也就,沒幾個人有出手的資格了。

就在巫天行忐忑的時候。

白小鳳忽然擡頭,灑然一笑:“我去。”

什麼?!

巫天行目瞪口呆起來,甚至差點脫口問一句:你是不是傻?

但,轉瞬間他就清醒過來,強忍住了這句話。

他激動地一把抓住了白小鳳的手:“你,你真願意去?”

白小鳳點點頭,目光變得深邃起來:“當初,你帶她走的時候,我答應過她,她是我的人,誰欺負她,我就幫她打誰。”

“現在,有人欺負她了。”

白小鳳笑了起來,眼睛眯成了兩輪月牙兒,卻散發着無盡的寒意和豪氣:“雖千萬人,吾往矣!”

“雖千萬人,吾往矣?”

巫天行呆若木雞的坐在沙發上,白小鳳的話,如同重錘,狠狠地砸在了他的心臟上,讓他的心臟狠狠地抽搐了起來,彷彿內心的某個東西,被挑動了。

他眼中精芒閃爍,泛着淚光,注視着白小鳳。

這一刻,巫天行以他將近百年歲月磨礪出的目光,看着白小鳳,依舊有種茫然迷惑的感覺。

彷彿,上一次見識到的那個狂徒小子。

這一次,卻換了個人似的。

完全,看不透了。

看不懂了。

“多謝,多謝你,司音丫頭,終於有救了。”巫天行的聲音變得有些嘶啞,他緊握着白小鳳的手:“小鳳,老夫答應你,此次事情,不管成功與否,最後,老夫定當厚禮報答。”

“有多厚?”白小鳳問。

巫天行一愣,笑道:“你不是要《黃泉寶藏圖》殘片麼?荒教內,有五張,全給你!”

白小鳳平靜地點點頭:“嗯,還不錯。”

還不錯?

巫天行懵了,五張《黃泉寶藏圖》殘片,要不要這麼淡定?

下一秒。

白小鳳揉了揉鼻子:“別驚訝,五張對本大爺來說,確實只是不錯而已,畢竟,本大爺現在,有八張呢!” 講道理。

如果換成別的事,五張《黃泉寶藏圖》殘片確實足夠白小鳳震驚了。

之前天師聯盟舉辦的“真龍召集令”,僅僅一張,就引得整個陰陽界聞風而動呢。

五張殘片,不可謂不是大手筆。

也只有荒教這種隱形的龐然大物能拿出來。

但,這次是去救小妖女。

不管有沒有五張《黃泉寶藏圖》殘片作爲謝禮,他都已經做了決定,巫天行拿出殘片作爲事後感謝,只不過是錦上添花而已。

且。

面對荒教這種龐然大物,白小鳳心裏確實沒底。

能不能活下來都還得兩說呢,哪有心思震驚五張《黃泉寶藏圖》殘片的事?

本身收集殘片就是爲了pò jiě鬼王封印,多活一段時間的。

要是提前嗝屁了,那《黃泉寶藏圖》殘片的事,對他而言,就是可有可無的事情了。

“……”巫天行。

嘶~!

好強烈的裝比氣息!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白小鳳,八張《黃泉寶藏圖》殘片的話恍若驚雷在耳邊久久不絕。

夭壽了啊!

這小子,到底從哪刨出這麼多《黃泉寶藏圖》殘片的?

他怎麼,不上天啊?

身處荒教中,巫天行對《黃泉寶藏圖》殘片的重要性瞭解的很清楚,收集難度也知道很清楚。

即便荒教近些年,盡心尋找,也僅僅湊齊五張而已。

其他勢力,刨除了最近跳出來的鬼盟之外。

他敢拍着胸脯保證,絕對不會超過三張之數。

別的勢力,窮盡一個勢力的力量收集,也僅僅是那麼多殘片而已。

面前這小子,一個人,卻收集了八張!

這消息要是傳出去了……

混蛋啊!

那些大勢力,不要面子的麼?

深吸了一口氣,巫天行努力壓下心中的震驚,他緩緩開口:“你,你哪來的這麼多?”

白小鳳想了想,平靜地說:“不知道啊,就隨便打打怪,搶劫一下,稀裏糊塗就這麼多了。”

巫天行老臉一紅,身軀一晃。

好想吐血哦。

這話說的,讓老夫完全不知道怎麼接下去吶。

白小鳳懶得在《黃泉寶藏圖》殘片的事情上糾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