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好不容易忍下這一頓晚飯,拿了車鑰匙說公司臨時有事,今晚不知道能不能回來。陳依雲高興的把他送走,還不忘對他說生日快去。

「趕緊把她弄走!」陸雲權發來簡訊。

程染看了眼陳依雲,小姑娘正打開筆記本窩在沙發上刷微博。

「姐姐,我今晚能住這裡嗎?」陳依雲仰頭問,一臉期待。

「不可以,再玩一會兒我送你回家。」知道他倆合不來,程染才不要惹那個彆扭壽星不高興呢。

陳依雲聽后耍賴皮,死活不願意走。

程染看是在沒辦法,決定去找他,臨走前囑咐陳依雲明天早晨自己搭計程車去學校。陳依雲高興的從床上站起來,頭點的重重的。

走出大門卻看見他的車還停在那裡,從車窗里看到他人坐在駕駛座上。程染高興的不得了,一把拉開車門,坐進去環住陸雲權的脖子重重一吻。

陸雲權很快佔領失地,扣住她的腦`袋將她壓~在副駕駛座上,含~著她的唇~瓣輕`輕的`咬,掐著她下~巴逼~她伸~出小~舌回應他。

不多時程染已經呼吸困難,臉也染了粉。這時天也漸漸暗了下來,餘暉沿著車窗緩緩下滑,有一種溫和而安定的觸感。

她緊`著他襯衣領子,喘~息間胸~脯玲~瓏起~伏。

陸雲權不輕不重的捏了她一把,含住她耳垂說,「去我那。」

程染被他`撩的情~熱,伸手去夠剛才進來時扔在他後座準備好的生日禮物。

陸雲權握住她的肩膀讓她乖乖坐好,又給她系了安全帶。

「生日禮物。」她說,著急給他看。


他忍的難受,聲音都啞了,「生日禮物有你就夠了。」

作者有話要說: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我是猥瑣痴漢福。

來找我玩:

阿福微博:「青樹阿福」

阿福微信:afu5200

還有讀者群歡迎你們來各種無節操:256273363

姑娘們收一下我的專欄喲!: 番外

G市陸宅

初春的天氣難免有點涼,可清俊少年站在房間露台處,只一件單薄的襯衣,眉眼俱是倨傲冷漠。

世事涼薄,父親出軌,母親怯懦,他無能為力。

他剛跟母親通過電話,電話里母親對他哭訴,不停的詢問父親近來過得怎麼樣。

她想聽的,不過是父親怎樣後悔與她離婚。

可事實呢,父親離婚後過得相當不錯,心情似是好極了,有時候半夜回來,隱約還有女人嬌~嗔媚~人的聲音。

「他帶女人回來過。」陸雲權對母親說。

電話那頭母親突然哭的很大聲,過了一會兒,漸漸停歇,像是傷心絕望后不再抱有任何幻想。

「雲權,媽媽不是不願撫養你,是你爺爺他們——」

「我知道。」他打斷,「媽,你照顧好自己,今年暑假我會求爺爺讓我過去看你。」

**

「乖染染,快讓清姨抱抱。」

陸震然著急娶俆雨琴,更是猴急的將小程染抱回了家。

「我出去一趟,也讓雲權抱抱她,早晚的一家人。」陸震然邊穿西裝邊在程染軟肥的臉蛋上親了親。

小程染不給面子,頭一扭偎在清姨的肩上,不讓陸震然親她。她小時候沒吃過多少奶,更饞奶了,一歲多了還含著奶嘴。

清姨愛寵的抱著小程染,哄她睡覺,可陸震然電話打進來,讓她今晚好好準備一頓晚餐,說是又重要人物要過來。

她看了看懷裡的小囡囡,又看看樓上陸雲權緊閉的房間,嘆了口氣,終於還是上樓,敲開陸雲權的房間。

「清姨。」陸雲權將門打開,叫了一聲。

清姨在陸家十幾年了,陸雲權對她不可能沒有感情。

他看都沒看一眼小程染。

「雲權啊,我去一趟外面,能不能拜託你看她一會兒。」清姨怕他拒絕,乾脆直接進了他的房間,將小程染放在他床邊的一截沙發上,她又說,「她乖的很,不哭也不鬧,我一會兒就回來。」

清姨走後,他也沒理她,只是經過她去床上的時候瞥了一眼,小小嫩嫩糰子一樣,睡夢裡都含著奶嘴使勁嘬。

那時候他不知道她是誰,還以為是誰家的孩子托清姨帶一會兒。

午睡時候被胸`前濕~癢的感覺擾醒,他睜開眼一看,那個小糰子就趴~在他身上,允著他脖子下面那處的細~肉。

清俊少年皺眉推開她,略微煩躁的去鏡子前查看。他撩開衣服,鎖~骨下竟然被她允出了痕迹。

她這是……把他當什麼了!

**

身後傳來「咚」的一聲,他連忙轉身。

那個小肉團從床上落了下來,頓了頓,也不哭,爬起來要摔不摔的往他這邊走。


「抱抱。」又細又軟的聲音,發音也不那麼准。

程染站在他腳邊,小手揪著他褲子,頭仰的高高的。

他站著沒動,可她黑葡萄一般的水眼睛正暈著淚水。他向來最討厭小孩子的哭聲,沒辦法,只能把她抱起來。

被抱起的小程染立即不哭,白白的小指頭給他指著。他目光看過去,床那頭放著她的奶嘴。

陸雲權彎腰給她拿過來,還沒給她呢,懷裡肉糰子的小嘴就湊上來,啊嗚一口咬住~奶嘴使勁嘬。

她那雙眼睛似乎帶著笑,胖藕一般的小胳膊費力的舉起環住他的脖子。

陸雲權當時也不知道怎麼了,魔怔一般,竟低頭親了親懷裡肉糰子的額頭。

作者有話要說:哎媽呀,初見簡直萌死人啊,小程染,你為森么要允陸哥哥的鎖~骨,你把他當什麼了。乖乖縮奶~嘴就好了,你看,你把陸哥哥都允處印子了。

等你長成鮮`嫩多`汁,跟你允好東東,那根好東東就在陸哥哥身上,自己找噢~

來找我玩:

阿福微博:「青樹阿福」

阿福微信:afu5200

還有讀者群歡迎你們來各種無節操:256273363

姑娘們收一下我的專欄喲!: 第六十一章

**

剛進酒店電梯陸雲權就不老實,程染顧忌到電梯間的攝像頭,只能使勁推開他縮在角落位置。

說實話,他在臨江是沒有地方住的,只有酒店這邊定下的一間長期套房。

陸雲權把她死死圈在電梯角落裡,低頭一點點的親~她,程染避不開,只能垂著頭,兩隻細~白的胳膊使了勁的推在他胸~膛處。

「你別這樣了。」程染被他弄得臉蛋潮~紅,連聲音都軟`軟無力。

「回頭叫他們刪掉就好。」陸雲權一把將她抱`起來抵在冰涼的電梯牆壁上。

程染驚呼出聲,胳膊一揮不偏不倚的打在他下巴位置。

這麼近的距離,力道不可能輕,陸雲權下巴那很快就紅了。

程染趕忙睜開眸子,因為害怕往回縮了縮,見他不吭聲,只能討饒般的去摸~摸他被打到的位置。

她湊過來些,嫣~紅的唇~瓣就像桃~花開得最好的顏色,陸雲權腦子全亂了,貼上去重重的允~她,攪得她天翻地覆,

等他親~過癮了才鬆開她。

程染攀著他肩膀咳嗽連連咳嗽,陸雲權把她抱在懷裡,大手順著她的背輕輕的撫,等她不咳了,手突然往下,探~入的她的裙~底,往那處狠狠的一~按。

程染因為他這樣羞`的不行,嗚咽嗚咽實在可憐。

陸雲權探到了濕~意,咬著她耳~垂笑她小饞貓。


流口水的小饞貓不滿足,在他懷裡蹭`了`蹭,要哭不哭的樣子叫人想把她弄暈過去。

他給了她一根手指,雖然是緩慢的進~出,但程染滿足的不行,允~著他手指吸~住不放,小妖精似的。

電梯剛好到達所到的樓層,陸雲權將手`指一~抽,給她整理好衣服。

他手指撤~出來后濕~漉漉的,程染看到,小手圈`住他那`根進~出自己的手指,不讓他看那上面的濕~意。

「拿好了。」陸雲權讓她拿著房卡,打橫抱起往房間走。

頂層只有兩間套房,一間被陸雲權長期定下,另一間估計是空著的。羊毛地毯柔軟厚重,即便是白天,走廊里依然晦澀不明,這樣程染想起尹尚欽和容心的那個晚上,也是在這樣的酒店,也是在這樣的走廊。

心裡難受,就不想去看,閉了眼睛靠在他懷裡。


到了房間門口,陸雲權抱著她騰不開手,就讓她把房門打開。

繞了好幾個走廊,其中經過一個明亮的大廳,半開放式的窗戶,彷彿整片星空就在頭頂,陸雲權察覺到她多看了兩眼,轉而走向那個廳,把她抱放在那截短沙發處。

陸雲權伸手將沙發旁的釣魚燈打開,柔和的光灑在她玉~白的皮膚上,白~生生的晃的他難受。

「不要、不要不開燈。」程染抬手捂住眼睛,感覺到他正在扯她衣服。

陸雲權那燈的角度挪開了些,等程染晃過神來,才發現他把燈的角落調到了她那處。

最羞~人的地方被他高高捧~起,暴露在燈光下,想死的心都有了。


被他撥的只剩一件白色襯衣,襯衣材質~薄,隔著層布料連胸~前的小紅點點都看的到。陸雲權連人帶衣服的咬,將襯衣那塊咬的濕~漉漉,小紅點點也在他啃~咬中立起來。

白色襯衣,唯獨那一塊是濕~的,小點點周圍的一圈粉都看的清。

程染在他的撥~弄間到了一次,那處濕~的不成樣子。

他溫柔的問她「感覺好嗎?」

程染不答,著急想要他進來,力氣小小的把他撲倒,分~腿坐在他腰~上。

她這樣主動,讓陸雲權漲的更大,他伸~手進去試了試,確定她可以受得住,才扶著她的腰~對準,將她一點一點的往下摁。

程染坐在他腰~上好久都沒敢動,太漲太滿了,頂~到她最~深處,她都能感覺到那上面的脈`絡跳`動。

他爽的大呼一口氣,掐著她腰~磨著她動起來,程染哼哼唧唧的,小手伏在他腰~處小幅度的起落,才幾下啊,她就嫌~太深,膝蓋撐在他腰~側坐`起來些,只含~住一點,軟軟的倒在他身~上。

「怎麼了,嗯?」他揉~著她肉~呼呼的小屁~股,腰~下一~挺,給了她~深深一記。

「啊……不行,太深了,我難受。」感覺要搗~進她肚子里了。

陸雲權退出來一些,胳膊撐在她腿窩下面把她抱起來往浴室走。

洗了澡她又來精神了,光溜溜的纏~在他身~上,可愛的要命。

「結婚吧,」他突然說,「跟我結婚吧。」

程染怔住,好久都沒反應過來。

陸雲權沒耐心了,一巴`掌打在她屁~股上。

程染一時間答不上來,撲在他身~上,直重重的點頭,長長的頭髮散在兩人身上,擾的他痒痒的,他也高興,一下一下的給她順著長發。

「我們回G市。」

程染點頭,乖順的不得了。

**

陸老闆床~上求婚成功后神清氣爽,就連脾氣都好了很多,他這樣,手底下的人也過的舒坦多了。

最後兩人商量,結婚後還是回G市生活,陳天源最近外地出差,程染一直沒有機會把這事告訴他。

陸雲權等不及了,找了個周末把人拎去G市領了證,之後又去了陸家老爺子那邊,沒多留,就只打了個招呼。

他想老爺子那個怪脾氣,她應該適應不來,以後能少見面就少見面,怕是只能等有了孩子,這層關係才能緩下來。

陳天源出差回來時聽市政人說程染準備結婚,心裡一急立刻飛往G市,打聽了一番才找到小夫妻的家。

去的時候只有程染一個人在家。陳天源聽後點點頭,說既然是你的決定,那就好。

「我過幾天會把臨江那套房子騰空,到時候把鑰匙還給你。」

**

陸雲權知道陳天源找到家裡的時候立刻趕了回來,找了個理由把程染支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