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去救聖美,不是為了僅僅求一個無愧本心,而是要真真正正的將聖美救出來。

這時候,修羅路的空間通道已經打開了。

「走吧。」

墨和澈開口道,他們兩人一前一後,飛向了修羅路,林銘、神夢,林銘的家人緊隨其後。

在空間通道中飛了不知多久,眼前場景一轉,他們便已經來到了一個蠻荒平原上。

這裡是修羅路的大荒。

看到眼前的場景,林銘感慨萬千,他又一次回到了修羅路,這個世界,伴隨了林銘的大部分人生。(未完待續。。)

… 「修羅前輩,就在修羅路?」

林銘原本關於修羅路主人的下落有諸多猜測,甚至林銘都有想過,修羅路主人是否可能在黑暗深淵,或者在魔神之墓。

可是現在才知道,修羅路主人,一直就在他創造的世界中,未曾離開。

墨點頭道:「主人就在這裡,他一直在等待,已經等了百億年了,見了主人,你就知道事情原委了,你心中的疑惑,也都能得到解釋了。」

墨和澈說著,開始飛向修羅海,他們沒有通過傳送陣,而是直接撕裂虛空,橫穿大荒。

修羅路的形狀很奇怪,是一根十分狹長的長條形狀,像是一條路,所以得名,這條「路」的兩端,便是外修羅路和內修羅路,大荒是它們的分界,哪怕是天尊極限的武者都別想逾越,必須通過傳送陣。

可是對澈和墨而言,橫穿大荒卻輕而易舉了。

在兩人不斷開啟空間通道的情況下,眾人只是用了小半天時間,就來到了修羅海。

修羅海,是最終試煉的入口所在地,每次最終試煉開啟,修羅路的各方豪傑,都會在修羅海聚集。

這片海,深不可測,可以淹沒星辰!

傳聞,在修羅海深處,有諸多空間迷宮、漩渦亂流,甚至有真神級凶獸存在,修羅路的武者,沒有人敢深入修羅海。

這片海到底有多深,一直無人得知。

而今天,林銘卻意識到,自己要去修羅海的海底了。

在他身前,墨和澈運轉能量,在修羅海中打出了一條通道。林銘就沿著這條通道,一路向下飛去。

他們的速度極快,林銘不知道下潛了多深,這片海似乎無窮無盡一般。

「修羅前輩,在修羅海的海底?」

林銘問道,澈搖了搖頭。說道:「這麼說也不確切,不過你馬上就知道了,我們就要到了。」

澈和墨的速度放緩了,這時候,透過黏稠黑暗,壓力巨大的厚重海水,林銘終於看到了修羅海的海底。

深灰色的海底,沒有一絲生機,一座延綿數千里的高大山脈。橫卧在這裡。

看到這座雄偉的海底山脈,林銘心中一動,他敏銳的察覺到了,這座海底山脈的異常。

它看似沉寂,其實擁有生命波動。

這不是一座山脈,而是一條被塵埃掩蓋了的大蛇!

「真神級凶獸……」林銘目光閃爍。

「是,它叫『暗』,是這片海域的守護者。如果真的有修羅路武者闖進來,它就會負責驅逐。我們進去吧。」墨說話間,手指在海洋深處輕輕一點,在他們面前,原本沉寂的海水掀起滾滾暗流,扭曲的空間慢慢舒展開來,形成一個海底漩渦。將林銘吸了進去。

隨即,海水消失了。

原本修羅海深處的壓力十分恐怖,現在林銘感覺身上驟然一輕,他來到了一個奇異的空間。

這片空間不大,只有方圓幾十丈。看到這裡的一切,林銘心中一震。

「這樣的空間……這是……」

林銘放眼看到的一切,都是一種紫色晶石雕刻的。

晶石的桌椅,晶石的地面,晶石的床……

這種晶石,晶瑩剔透,如同水晶,林銘卻從未見過,他只是輕輕的觸摸,便從中感受到了浩瀚如海的能量,彷彿他觸及到的這些晶石,就是最精純的能量聚集體。

「紫晶?」

林銘腦海中莫名的閃過了這個名詞,紫色晶石,叫紫晶正合適。


紫晶,本源紫晶……

「難道……」

林銘正想著,就在這時候,一個飄渺的聲音回蕩在這片紫晶空間中。


「你所在的這個地方,是當年我以本源紫晶為根基,煉製出來的洞府,我將它命名為紫晶天宮,然而因為煉製它消耗的能量和天材地寶實在太多了,最終,我不得不將它的尺寸一再縮小,最後煉製出來,就只有幾十丈大小了。」

這個突如其來的聲音,帶著一股古老的威嚴,給人以莫名的感覺,聽了這聲音,林銘感覺自己的靈魂都隱隱的為之共鳴,林銘知道,這是來自於修羅法則的共鳴。

這個聲音,能引起自己體內修羅法則的震動。

林銘深吸一口氣,深深的一拜,他知道,這個聲音的主人,就是今天自己要見的人。

「晚輩林銘,拜見修羅前輩!」

林銘心神激動,這個傳說中的人物,今天,終於出現在自己面前!

一個活了百億年的人族領袖,而且在百億年前,他就已經是三十三天第一人!


林銘拜了足足十幾息的時間,才抬起頭來,他眼前還是空蕩蕩的,他依舊在紫晶鑄造的洞府之中,並沒有看到修羅路主人的身影,哪怕一道虛像都沒有。

「不用找了,我的身體,已經大部分融入了修羅路了,你所在的這座紫晶天宮,是修羅路的基石所在,所以我才讓你來這裡……」

依舊是那古老威嚴的聲音,回蕩在林銘耳畔,身體跟修羅路融為一體?

林銘吃了一驚,修羅路主人,竟然跟修羅路融合了!

「前輩,你身體跟修羅路融合了,那你豈不是沒辦法離開修羅路了?」

如果是這樣的原因,就可以解釋為什麼修羅路主人沒有對魂帝出手了,可是修羅路主人為什麼要這樣做?

「我知道你心中有很多疑問,我也知道你今天來這裡,不單單是為了這些疑問,也是為了讓我幫你救一個女子……」

修羅路主人的話,讓林銘心神一震。

他深深的一拜,說道:「修羅前輩,晚輩愛妻被魂帝劫走,還請前輩為晚輩指一條明路!」

林銘清楚,自己無論怎麼做。都很難救出聖美來,擺在他前面的,是一條死路,也只有修羅路主人,有可能給他一點點明示了。

然而林銘的詢問,卻讓那威嚴的聲音沉寂了下去。

林銘咬著牙。默默的等待著。

良久,修羅路主人長嘆一聲,說道:「也許,事情跟你想的不同……魂帝劫持了你的妻子,並不是為了威脅你,讓你自投羅網,而是有其他原因……」

「其他原因?」林銘微微一怔,難道魂帝劫持聖美只是為了報復?

魂帝應該明白,如果殺死聖美二話。除了激怒自己,對他的大業沒有任何幫助。

以魂帝的性格,他應該不會僅僅為了出一口氣而做這樣沒有意義的事情。

「請前輩明示。」林銘的聲音有些焦急。

修羅路主人道:「我現在感知到了本源紫晶的震動,大概……魂帝已經站在了永恆之壁上了……」

「本源紫晶的感應,讓我有了一些猜測,也許魂帝培養你的妻子,原本就抱有一個目的,如果我的猜測正確的話。那你註定救不了她了……」

修羅路主人的話,讓林銘心中一沉。他雙手,不禁輕輕的顫抖起來。

魂帝的目的……

永恆之壁……

本源紫晶……

當魂帝擄走聖美的時候,林銘第一反應就是他想以此威脅自己,而今天,他才意識到,自己可能一開始就錯了!

魂帝。培養聖美有一個目的,這個目的,聖美自己都不知道!

魂帝出關,不光是為了擊殺自己,更是為了聖美!

自己從一開始就理解錯了。也根本……救不了聖美……

救不了……

救……不……了?

林銘失魂落魄,他原本抱著最後的希望來找修羅路主人,然而得到的答覆,卻更讓他絕望。

……

而這時候,隔著層層空間,黑暗深淵——

這是一片蒼茫的大地,無邊無際,不見盡頭。

這片大地上,散落著無數的斷骨,充斥著灰濛和死寂。

這些斷骨,都是億萬年年前的強大惡魔和三十三天雄主留下來的,雖然飽經歲月侵蝕,可是它們依舊閃爍著法則之光。

黑暗、殺氣、死亡,這就是這片大地的格調,這裡是黑暗深淵的永恆之壁!

魂帝站在永恆之壁上,感受著這片天地中澎湃的力量,沉默著。

多日不見,他更加蒼老了,帝骨海的異變,對他造成了重創。

原本的魂帝只是眼睛污濁,瞳仁中有死氣,而他的臉孔卻依舊細膩如少年,只是稍稍蒼白罷了。

而現在,因為帝骨海異變,他的臉上布滿了道道皺紋,脖子上的皮膚干皺在一起,看上去已經行將就木了。

在魂帝的身後,站在一個黑衣女子,這女子便是被魂帝劫持的聖美。

聖美臉色蒼白,體內氣血、真元、法則全部被封印,已經沒有反抗之力了。

魂帝背對聖美,看著這片百億年前的上古戰場,感慨道:「這裡,真是百億年不變了……」

他轉過頭來,看著聖美,蒼老的嘴角泛起了一絲微笑。

「你知道,我當年為什麼要培養你么?」

魂帝繼續道:「我明知道你一直有反叛之心,知道你的前世,就是我百億年前仇人的親生女兒!」

「可是即便如此,我都只是在你精神之海中種下跟蹤用的精神印記,而沒有真正的種下奴印,我控制你的自由,卻沒有控制你的思想,甚至我容許你憎恨我,對我不敬,我縱容你的一切,讓你本心通達,包括當年,你要保住林銘一條性命,讓他以凡人之身度過餘生,我也都依了你……」

「這一切,你有想過是為什麼么?」

……(未完待續。。)

… 魂帝的話,讓聖美秀眉蹙起,她心中,一直有一股不祥的預感,這股預感,在她剛剛進入修羅禁地的時候,就已經有了。

原本林銘出事,聖美就以為,自己心中不安的預感,是來自於林銘。

可是現在看來,這預感還是來自於自己,林銘沒有事,自己卻被魂帝抓住。

已經站在永恆之壁上了,聖美心中漸漸的猜到,魂帝的真正目的了。

擺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個必死之局……

「一百億年了啊!這永恆之壁封在這裡,已經百億年了!它不但封閉了黑暗深淵,也將我的身體分割了!」

「黑暗深淵地域太小了,資源又貧瘠,惡魔一族在黑暗深淵之中,就像是被鐵索困住的黑龍,任你傳承千億年的武道文明再輝煌,任你經過千億年篩選和優勝劣汰的血脈再優秀,卻也掙脫不了這個沉重的枷鎖。」

「沒有強大的惡魔,我又去哪裡弄到豐富的祭品,讓魔神之墓的世界,更加完美呢?」

「這永恆之壁,成了我心頭的一把刀,我要把它拔下來。可惜……永恆之壁是本源紫晶化成的,如果單單是本源紫晶還不可怕,這其中還紋刻了修羅留下的大陣,在百億年前,你的前世在這裡血祭自己,將她的所有本源力量,本源神魂都傾注在了永恆之壁上,成了鎖死這裡的最後一把鎖。」

「這百億年來,我嘗試過太多的方法,卻都無法粉碎永恆之壁!那麼退而求其次,粉碎不行,我便想著將它破解!只要將永恆之壁解封,令其重新化成本源紫晶。那麼不但拿掉了我心頭上的這把刀,而且還多了一件神器,那豈不是皆大歡喜?」

「然而解開它。也不容易!我潛心研究了不知多少年,最終才勉勉強強的找到了一個方法。解鈴還須繫鈴人,當年,是你血祭自己,封印了這裡!現在,要重新解開這裡的封印,也需要你的鮮血!」

「本來,你的前世已經死去,但是幸好。她不甘心就那麼灰飛煙滅,留下了第十世轉生,這就讓我找到了你,也看到了我解開永恆之壁的希望!」

「我培養你,從來就不是為了多一個幫手,我不缺幫手,而且我要求我的左膀右臂對我絕對忠心,就像是冥童那樣。」

「比起冥童,你哪有成為我左膀右臂的資格?我培養你等同於養虎為患,我又豈能不明白這個道理?」

「可是。我依舊要傾盡全力讓你強大起來,要你成為絕世天才,因為至少要真神境界的你。而且實力要遠超同級,那麼你的本源精血才勉強具有足夠的威力,去作為開啟永恆之壁的鑰匙!」

魂帝說到這裡,聖美心神巨震,現在,她已經完全明白了。

為了充分發揮出自己的天賦,所以魂帝就不能控制自己的獨立人格,只有這樣,才能最大限度挖掘自己的潛力。因為如果只是一個任人操縱的木偶的話,又豈能達到至高的武道境界?

所以。即便魂帝看出了自己有反叛之心,也沒有壓制。反而利用自己的野心,甚至有意培養、縱容自己對魂帝的仇恨,將他當成一個敵人,激發自己的一切!

魂帝又道:「你以為你有黑暗天使的血統,甚至是黑暗天使一族的遺孤,其實這血脈是我植入給你的,我滅掉了黑暗天使一族,取了他們最精華的血脈,才植入給你,你知道我為你做了多少么?」

「你不知道,你只知道我滅了黑暗天使一族,還以為我是你的滅族仇人,而這也是我有意讓你知道的。甚至,我為了你而讓魔神之墓提前開啟,讓你去進行黑暗祭典,接受圖騰級惡魔的傳承,直接將你的實力提升到真神,乃至真神以上。」

「如果你當時乖乖接受了傳承,我也還是不會控制你的,我要你變強,不斷的變強!然而那場魔神之墓一行的結果卻讓我始料未及,你不但沒有接受圖騰級惡魔的傳承,反而陰差陽錯的將我在你身上留下的精神印記和能量印記衝破了。」


Leave a comment